上完自來也的忍術理論課之後,小櫻又和鳴人對練了幾場,自來也一一做了點評。三忍的境界比卡卡西高出一截,在實戰方面,自來也的指點字字珠璣,讓她受益匪淺。

上完自來也的忍術理論課之後,小櫻又和鳴人對練了幾場,自來也一一做了點評。三忍的境界比卡卡西高出一截,在實戰方面,自來也的指點字字珠璣,讓她受益匪淺。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小櫻覺得對自己未來該走的方向有了清晰而遠大的目標。

最讓小櫻激動的還是自來也對風遁性質變化的介紹。

漫畫後期有提到三代土影已經認識到了世界是由原子構成的,對於有餘力也有閑心去研究科學理論的忍者們來說,利用查克拉的力量將分子擊碎並非不可想象的事情。

當然,在微觀世界里,不能把「擊碎」想象成粉碎宏觀世界里的一塊磚頭。簡單說來,分子由原子通過成「鍵」而鏈接起來。通常有三種鍵:離子鍵、共價鍵和金屬鍵,對應於原子們不同的結合方式。而擊碎分子,即是查克拉提供較高的能量來撕裂分子鍵,使分子蛻化成原子形式。

把風遁性質變化練習到極致或者簡單學會塵遁,便能做到這一點:切斷分子。準確的說法,是切斷分子內部的化學鍵。

小櫻此前並沒有想過查克拉還能做到這麼神奇的事情。不過,說起來,跟查克拉還能肉白骨、活死人相比,這點小事又不算什麼了。

自來也的指導給小櫻打開了一扇新大門,大門的背後,是小櫻夢寐以求的極純水批量供應。

通過反覆蒸餾法把水提純到一個極限之後便再也無法繼續提純下去了,小櫻現在用查克拉加強版的反滲透法來進行最後一步提純,這種方法費時費力效率又低下。有了新思路之後,小櫻相信她能開發出效率大大提高的提純方法。

在回家的路上,她已經開始腦補極純水大成之後她大殺四方的場面了。

腦子裡填滿了修鍊的東西,以至於打開家門后,發現迎接她的不是母上大人時,小櫻竟然足足愣了好幾秒鐘。

門后,站著穿著一身家居服的絕美麗人。

鵝蛋小臉上,粉紅的嘴唇、小巧的鼻子以及顧盼有神的眼睛,勾勒出小櫻熟悉的絕代容姿。

「歡迎回來!」

水無月白嫣然一笑。如綻開的白蘭。

明媚的陽光照在她白紙若曦的臉上,幾近透明的皮膚下,粉色的血管和淡淡的絨毛微微可見。

眉黛春山,剪瞳秋水,笑若夏花。

艷陽照在小櫻的後頸上,照得少女暖暖的,熱熱的,從身子,一直暖到心裡。

「白……」少女仔細打量著白的如花笑靨。

似乎更瘦了。

臉頰更清麗瘦削,眼神卻依舊如秋日清空般溫柔明凈。

「歡迎回來!」

小櫻迎上去,緊緊擁抱,久未謀面的好友。

是的,歡迎回來。

自從白跟隨卡卡西班來到木葉,已經快三個月了。

這段時間裡,他們幾乎沒怎麼見過面。

白的履歷不算太好。從未在任何忍村中登記過,屬於忍者中少見的黑戶。跟隨S級叛忍再不斬多年,對再不斬忠心耿耿,也是極大的污點。

因此,當她申請登記成木葉忍者時,受到了嚴格的隔離審訊。

白心無歹意,自然順利過關。對於可能的未來同伴,木葉忍者們不會下黑手。

但光是那對待犯人般繁瑣而叫人疲憊的審訊過程,也極為耗費受審者的心神,叫人身心疲憊。

過關之後還沒結束,還有一個半年期至一年期的監視觀察過程。這段時間,白只能住在指定的地方,接受木葉的忍者上崗培訓。為了避嫌,這期間白也不能跟小櫻他們經常見面,只是偶爾碰頭。

若不是近期木葉各方面人手極其吃緊,又有精英上忍卡卡西做擔保,白才不會這麼快就被允許加入木葉醫院——她不願做打打殺殺的外勤忍者。

在津貼發放下來之前,囊中羞澀的白沒有太好的選擇,小櫻便邀請白暫時寄住在她家裡,這一點也得到了小櫻的媽媽的欣然同意。

只是,這麼快就能見到白,倒是給了小櫻一個驚喜。

同時她也明白了卡卡西說的,給她找了一個老師是什麼意思。

水無月白,是冰遁的佼佼者。

兩人正說話著,小櫻的媽媽也從客廳走了出來。

看了一眼小櫻,笑著說道:「小櫻,你回來啦!歇一會,馬上就可以吃飯了!」

「老媽,你自己搞衛生就算了,白可是客人,你怎麼能讓她也來幹活呢!」小櫻眼尖,一下子發現了白和媽媽腳下的拖把、抹布。

成為正式忍者之後,小櫻在家裡提出過要求,一般的家務就交給她用水分身解決就行了。

被老媽堅決反對。

母女倆在這點上分歧很大。

小櫻看來,這種無聊的活交給水分身解決就行了,消耗一點查克拉,能節省很多時間,樂得輕鬆,母親也能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

母上大人卻嫌棄水分身幹家務活毛毛糙糙。畢竟不是真人——雖然她們的本尊做家務時也好不到哪裡去。用她們來幹活還要再返工一次,解決手尾,收拾殘局,還不如自己來呢!

更重要的是,作為家庭主婦的媽媽,如果家務活都讓女兒(的水分身)幹了,她會覺得自己無所事事。

女兒與丈夫出勤的時候,家裡便更顯寂寞。

此外,作為一個比較傳統的女性,媽媽希望女兒能成為一個溫柔賢淑的女子,至少家務活要認真做好。

——而不是召喚出一堆分身們來幹活,然後就躺在一邊坐享成果,對分身們馬馬虎虎的工作得過且過,毫無責任心。

「你這孩子!白可是一過來就主動幫媽媽幹家務活的,你看白多勤快!」小櫻媽媽嗔罵了一句,「你得多向白學習學習知道嗎?每天就知道嘻嘻哈哈沒個女孩樣!」

小櫻嬉笑著脫下鞋子:「我也有用水分身幫你做家務啊,你就是不喜歡而已!偏見!偏見!」

「水分身幹活哪裡能搞得乾淨啊,小櫻,以後你成家了,家務活就交給分身們幹嗎?那家裡豈不是亂七八糟的!說出去多難聽啊,春野家的孩子,連個家務活都干不好!那你還有男孩子喜歡嗎?以後就嫁不出去啦!」

老媽子開啟了嘮叨模式。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溫柔賢惠的自己,卻教育出了一個大大咧咧、渾身男孩子氣的孩子。

從小就跟附近的孩子打架,接到的投訴數不勝數,長大后又熱衷於殺人放火的忍術研究。

女孩子有這個時間,不應該去學習插花或者研究怎麼打扮自己的嗎?

明明底子這麼好,稍微收拾收拾就是個小美人,結果每天都訓練得灰頭灰臉、一身泥土才回家,再好的美人胚子,也要蒙塵啊!成天打打殺殺的女孩子,哪個男孩子想要呢?

這以後不是嫁不出去了嗎?

老媽子已經為這事操心了好多年了。

而小櫻,也聽了老媽這樣的嘮叨很多年了。

她已經熟練掌握左耳進右耳出的技能,腳下把鞋子一甩,東丟一個西落一個,湊近白的耳邊偷偷說道。

「別介意,我媽就是有點愛嘮叨。」

然後隨性的甩鞋行為又被老媽訓了一頓。

看著母女倆有趣的互動,白噗哧一聲輕笑起來,大大的眼睛彎成了一輪月牙。

長長的睫毛下,碧波般清澈的眸子流光盈盈,笑意都滿溢了出來。

這溫馨的日常,讓她打心底地覺得感動。

ps.【日常寫不好啊】 第六十二章

皓腕輕轉,小櫻的查克拉將鞋子歸位。

櫻媽一份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真是懶得你,彎下腰都不肯……」

小櫻厚著臉皮只當聽不見。

嬉笑著解除變身術,對練過後一身水一身泥的樣子便展露在媽媽面前。

沒等她生氣,小櫻便扎進房間里。

身後留下媽媽生氣的聲音。

「你這孩子,說了穿這身衣服出去就別訓練了,又皮癢了是吧!」

「一會我自己洗衣服,不勞您老人家動手!」

「你洗得乾淨,還不是又要我再洗一遍!又不穿拖鞋就踩進去,我才剛剛抹乾凈地板!」

「我的腳比你的地板乾淨多了!」

「還有,衣服濕得都貼身上了,這麼大的人了也不害臊!」

「我用變身術了!看不見看不見!」

「什麼術都不行!女孩子家家的……」

「啦啦啦,我洗澡了,我什麼都聽不見~!」

……

以及白銀鈴般清脆好聽的笑聲。

家裡的浴缸很寬敞。

溫熱的水漫過肩膀,蜷縮在水中,被溫暖包圍著,感到一陣愜意。

一直以來,擔心著白的際遇的那顆心放了下來。

和鳴人連續高強度的對練,讓她消耗了很多體力。這些日子,從中忍考試以來一直綳著心神,也藉此機會放鬆了下來。

就這樣躺著,反而不想動了。

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撥弄著浴缸里的水。哼著不明所以的小調。

放空了腦袋,不去想大蛇丸、中忍考試、修鍊、木葉顛覆計劃,等等煩惱。

直到水轉冷,媽媽在門外催了幾聲,才起身擦水。

透過鏡子可以看到自己的半身,容貌漸漸張開,清秀的眉宇間帶有一股英氣。

那雙碧色的明媚眸子,洋溢著悠然的慵懶。

隨意裹上浴巾便推門出去,家中只有女人,倒也無須介意。

輕佻的行為自然又被老媽嘮叨了幾句,她厚著臉皮照單全收,直接坐到了餐桌前,拿起筷子偷吃了幾口菜,笑眯眯地哄了老媽幾句,什麼這個菜超級好吃之類的。

便把老人家誇得不好意思再教訓她。

「像個饞貓一樣!有客人在也不知道遵守點禮儀!「媽媽笑斥道。

小櫻空空如也的肚皮已經在唱空城計了,顧不上鬥嘴,只埋頭吃飯,白在一旁看得暗笑不已。

下午沒有訓練。

鳴人被自來也帶走訓練了,佐助在接受卡卡西的單獨輔導,接下來的一個月,小櫻的修鍊可以自己安排。

可以選擇自己研究新忍術,或者跟白學習冰遁。

魔鏡冰晶那一招,她心儀很久了。

不過這個下午沒有時間。

白剛剛回來就拉著她去修鍊,這就太不近人情了。

何況,還要陪白購置個人用品。

毛巾、牙刷、衣物等等。白回來的時候審訊部門那邊可是什麼也沒有給她留下。

櫻媽列了一個長長的單子,小櫻仔細看了看,才發現一個女孩子需要這麼多私人物品。小櫻並不知道她也有一套,只是被忍具們壓在最底層,從來沒用過而已。

出門之前還給白化上了淡妝。媽媽那興奮的樣子,好像要把自己多年來在女兒身上吃的癟,都在白臉上得到發泄似的。

略施粉黛的白美得驚人。小櫻嫌太過娘氣而不穿的裙子,穿在白身上恰到好處。

過膝的裙子下露出白生生的小腿。

白靜靜地站著,便恍如遺世而獨立的蘭花。

絕代有佳人,空谷而幽居……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走在街上,回頭率極高。

忍者也有七情六慾,不是絕情滅欲的機器人,看到美女,也會有所留心,不自覺放慢腳步多看一眼。

意志力薄弱一點的平民們,更是頻頻回頭。

白沒見過這架勢,臉色悄然泛起了微微紅潤。

煞是可愛。

雖然白的年齡還大小櫻三歲,但一方是溫柔軟妹,另一方卻是穿越人士,獨處時,反而更像是小櫻在照顧妹妹白。

兩人都沒有閑逛的習慣。

照著單子,利索買齊了單子上的東西,過程中也沒太挑剔。妹子們喜歡在逛街時漫無目的地到處看,這一對倒是照單辦事,乾淨利落。

看著天色尚早,小櫻便拉著白去看忍具街了。

媽媽給的單子雖然詳盡,卻沒有忍者們用的東西。雖然就職之後會發放標準套裝,但是合格的忍者多少都會再補充一些額外的裝備和護具。

比如白的千本。

白雖然不願做太多打打殺殺的事情,仍然需要一些基本的自衛武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