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后,有護士要進去查房,保鏢便趁機把食盒帶了進去。

不久后,有護士要進去查房,保鏢便趁機把食盒帶了進去。

大概是有東方玉卿的提醒,所以即便知道是醫院的護士例行工作,這兩個保鏢也全程留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少頃,秦菲是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的。

電話是郁林俊打來的,說他在門外,而保鏢不讓他進。

秦菲笑了,故意說,「沒事,就憑你的身手,我家那些門神壓根攔不住你。」

因為郁林俊開了免提,所以秦菲的話一字不落地被圍著郁林俊的保鏢聽得一清二楚,兩人頓時有些臉紅。

他家夫人竟然稱呼他們為「門神?」,感情是把他們當成「花瓶」啦?

郁林俊在掛斷通話前,沖著電話說,「等著。」

然後就看到兩個保鏢自動讓開,而郁林俊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進了病房,其中一個保鏢還體貼地將病房門關上了。

郁林俊大步流星的朝著秦菲走來。

秦菲已經下了床,她的眼神是帶著笑意的,看在郁林俊的眼裡卻是格外刺眼。

隨著郁林俊的靠近,秦菲竟然有些緊張,說不清究竟因為什麼。

郁林俊一把抓住了秦菲,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緊緊的抱住,聲音都有些沙啞,「你這個女人還真是能折騰!你老公清醒了,是想再把我這個當哥的嚇死嗎?」

郁林俊的控訴,讓秦菲的眸子濕潤了。

是的,東方玉卿清醒沒多長時間,就又遇到這麼多煩心的事情。如果可以迴避的話,她也不想鋌而走險!

「大哥,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寵你入骨,寶貝休想逃 「別說廢話,再敢有下一次,看我不替阿卿教訓你!」郁林俊的聲音不大,不過秦菲卻微微的愣住了。

看樣子她哥已經知道真相了,否則不會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說教,怎麼著也會先詢問她的傷口。

不過怎麼聽郁林俊這說話的口吻,像是丈夫在教訓恨鐵不成鋼的妻子呢?

想到這,秦菲手腳慌亂地從郁林俊懷裡掙扎著出來,「哥,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秦菲看到郁林俊的眼中有淚光閃動著,頓時有股別樣的情愫蔓延在五臟六腑,讓她感受到了來自親人間的呵護。

「哥,你怎麼哭了?」

郁林俊苦笑著說,「你看錯了,沒有的事兒……男人流血不流淚!」

接著就看到郁林俊彆扭地轉過身去,裝作打量著房間。

也正是這個時候,郁林俊看到了放在床頭柜上的食盒,心想著該看著秦菲吃點東西了,也算是變相的掩飾他的心虛。

其實他在來醫院之前,從東方玉卿那裡了解過秦菲的詳細病情,自然也知道了這其中的隱情。

東方玉卿說他要是忙的話,就不用過來了,畢竟部隊里的紀律嚴明,這大半夜開車趕過來也著實讓人擔心。

即便如此,郁林俊還是不放心,想親眼過來看看秦菲。

「菲菲,餓不餓?這裡有雞湯,要不你先喝點?」

「哪裡來的雞湯?」秦菲微蹙眉頭,想知道是誰又來醫院看她了。

「我也不知道,還熱著呢,不如你多少喝一點?」

郁林俊說著,就手腳麻利地從食盒裡倒出了一小碗,遞給了秦菲。

其實秦菲壓根不怎麼想喝這麼油膩的東西,畢竟她現在偶爾還會孕吐,再說她剛剛睡醒,沒有半夜吃東西的習慣。

可是這湯是郁林俊借花獻佛的,她不好推辭,只能放到嘴邊抿了一小口。

說來也奇怪,秦菲視線所及的地方都是油膩膩的,讓她冷不丁聯想到了曼珠沙華。

傳說曼珠沙華是一種極為不詳的花種,它們生活在彼岸—黃泉之中,就像是受到詛咒的戀人一樣永遠不能相見。

因此秦菲感覺自己的喉嚨跟著一緊,胃裡頓時有些噁心。

郁林俊大概是看出了秦菲的牽強,笑著打趣道,「你要是不想喝就算了,別勉強!」

秦菲來不及解釋,將碗遞給郁林俊后,就快速跑向了衛生間,吐得稀里嘩啦。

「怎麼回事?」郁林俊怔愣在原地,還以為是秦菲的孕吐反應。

郁林俊後知後覺地跑到洗手間門口,就看到秦菲蹲在馬桶邊乾嘔著。

察覺到有人靠近,秦菲按了一下馬桶,將裡面的嘔吐物沖乾淨。

郁林俊輕輕地拍著秦菲的後背,「菲菲,你沒事吧?這都幾個月了,怎麼還這麼大的反應?」

秦菲沒有及時回應,緩了一會兒才說,「哥,我難受,你抱我。」

此刻的秦菲難受得要死,感覺頭昏腦漲的,幸好有郁林俊在場,否則她肯定會暈倒在地。

「嗯。」郁林俊小心翼翼地將秦菲以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哪裡不舒服?之前不是還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覺噁心、頭暈。」秦菲閉著眼睛,虛弱地回應著。

等郁林俊抱著秦菲走出洗手間的時候,恰巧看到東方玉卿從病房外走進來。

東方玉卿頓時有些緊張,「菲兒怎麼了?你怎麼……」

抱著她那三個字怎麼也開不了口,但東方玉卿知道他心裡有芥蒂,不希望其他男人碰他的女人。

好婚不怕晚 「她剛吐過,說是噁心、頭暈。」 方昊天走到一塊石碑的面前,正當他要觀看時突然有人飛射而至,然後清冷的女聲響起:「你最好不要看石碑上的內容。那是亂神碑,世上能看完碑上內容還能保持清醒沒有變成瘋癲的人曲指可數。」

方昊天嚇了一跳,退後兩步轉身看向來人。

這是一個女人,她黑衣裹身,黑紗蒙臉。但從她的身材以及剛才說話的聲音,方昊天覺得此女肯定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

「謝謝你的提醒。」方昊天道。

「你若不是蒙山宗弟子,我才懶得管你。」黑衣女人突然飛出紅石廣場,轉眼便沒入莽林當中。

「她跟蒙山宗有淵源。」方昊天從黑衣女人的話中想到了這一點,然後他看向石碑,頓時間他感到心神微亂。

嚇得方昊天趕緊閉眼,暗道這亂神碑果然厲害,如果不是黑衣女人提醒的他,他肯定會中招,但他最終會不會真的迷亂倒是不敢確定,畢竟方昊天對自已的定性還是有很大信心。

但有信心並不代表就敢嘗試,他身形一動就要飛出紅石廣場。

但下一刻,石碑一團黑霧突然涌動將他籠罩,強大的力量一下子將他拉進石碑。

方昊天大吃一驚,但他來不及反應就被拉進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他看到了一座城堡。

「哼!」

方昊天渾身一震便將身上的黑霧震散,然後降落到城堡的大門前。

「這個小傢伙居然能掙脫三堡主的黑霧鏈,我們一起上,一定要將他捉住。」城堡的大門是開著的,數十名初仙境衝出來,帶頭者一到就大手擒拿,其身的人也是毫不猶豫的將殺招向方昊天轟殺而來。

「找死。」

方昊天大巴掌就拍了出去。

轟!

這些初仙境全部被拍死。

方昊天一出手就如此狠辣,是因為他看出這些初仙境並不是真正的人類,都是一種傀儡。

拍死這些初仙境傀儡,方昊天四周看了看,再看向虛空。

嗖!

他突然衝天飛起,但不管他怎麼飛都無法穿過虛空,以他真仙境的修為居然都無法將虛空撕裂。

「奇怪……」

方昊天落到地面上來。

既然不能自行離開,那離開的方法自然就落在城堡中了。抓住那個什麼堡主應該就知道離開之法。

方昊天舉步踏入城堡的大門。

「有強敵!」立馬有聲音高聲喊。

整個城堡騷動了起來,身影閃動。

「轟隆!」

一塊重達數萬斤的巨石突然從上面砸落下來。

方昊天瞬間暴退。

砰!

巨石落下,形成了一個巨石門擋住了方昊天的去路。

方昊天冷冷一笑。

砰!

巨石門被方量在不在打碎,碎石瘋狂前射。

「啊啊啊……!」

數十個傀儡被碎石撞得粉碎。

以方昊天現在的實力,初仙境在他的面前就是弱小的螞蟻。

「這裡竟然有機關,但擋得住我么?」

方昊天緩步上前,如入無人之境。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不斷有傀儡衝殺上來,偶爾也有機關攻擊。

「死。」

一個真仙境七重的傀儡出手了,一出現就凶威無限,強勢碾壓。

但方昊天一拳打出就將其打爆,然後繼續前行。

「麻煩大了,三堡主怎麼會讓這麼強大的人類進來?這絕對是真仙境中真正強大的存在。快,快啟動所有機關,快!」城堡中一名真正人類的老者臉色慘白,他僅有真仙境三重的修為,目睹了真仙境七重傀儡被方昊天一拳滅殺後知道進來了真正恐怖的存在。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任何攻擊都無法阻擋方昊天。

總裁的小萌妻 方昊天一路以摧枯拉朽之勢向城堡的核心地帶走來,他的目標很明顯,就是城堡中間那間大廳中的那三個氣息最為強大的堡主。

大廳中,三位堡主看著方昊天,臉龐都浮現驚色。

所有擋路的機關被毀,所有出現的傀儡被殺,彷彿進來的這個年輕人類天生殺戮,他的出現就是為了毀滅,無法抵擋,所有東西遇上他都只有被毀滅的下場。

「老三,怎麼回事,這麼強大的人你怎麼也動手?」二堡主頓時怒了,「他根本沒有被迷亂碑掌控。」

「我,我……」那三堡主臉色慘白,「我看到他沒有被迷亂碑掌控是因為一個女子提醒他,而他的樣子這麼年輕又不像是什麼厲害人物,所以我就想強行將他抓進來。」

「你……」

二堡主氣結,身上氣息涌動,真想一掌就將三堡主拍死。

「現在說這些沒有意義,對方能輕易毀滅七重傀儡已非我們所敵,趕緊想辦法殺了這個傢伙。」大堡主說話了,但他說話的聲音都有點發顫。

二堡主和三堡主不說話,因為他們知道這個進來的傢伙不是他們三人所能抵擋得了了。

三堡主更是一臉悔恨與絕望,他知道自已一個判斷失誤惹下了潑天大禍。

「走吧,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器靈了。」大堡主咬了咬牙,突然站了起來。「我去將他引到器靈那裡去。器靈這些年吞噬了不少強者,已經恢復了許多,說不定已有對付真仙境巔峰的實力。」

「大哥。」二堡主和三堡主大驚,同時說道:「我們陪你去,我們三人聯手機會更大。」

「不用了。」那大哥擺手,「我已覺醒九命血脈,已經擁有九條命,簡直殺不死,應該能將他成功引到器靈那裡去。你們不一樣,你們的血脈天賦還沒覺醒,若被他殺死那就真的死了。」,話音落下他已經出了大廳之外,轉瞬消失。

「是我害了大哥。」三堡主痛恨。

二堡主怒瞪了三堡主一眼,但事已至此怪責無用,只好出聲道:「大哥已經覺醒我們神貓一族的九命血脈,保命手段第一,他應該沒事的。」

「希望吧!」三堡主仍然為自已的過失而沮喪。

外面,那大堡主終於現身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人類小子,你好大的膽子。」大堡主一出現便直接現出本體居然是一隻黑色的巨貓,其雙眼泛著可怕的黃芒涌動,戾氣重重。「如果你投降我可以饒你一命,讓你當我的傀儡護衛。」「死。」

方昊天直接出手,一拳打出。

大堡主變回本體,實力大增,能媲美真仙境八重,全力防守之下方昊天一拳居然打不死他,只是將其他打得倒飛,撞爛了城堡中許多東西。

「倒還有點實力。」

方昊天手腕一翻,赤霄炎龍劍亮出,然後一閃就追上倒飛中的巨貓,一劍斬出。

噗!

巨貓雖然竭力抵擋,但還是敵不過方昊天含怒一斬,將其斬成了兩半。

方昊天舉步就要前行時卻突然發現前面一團黃光涌動,那巨貓竟然再度出現。

這一次巨貓轉身就跑,迅速的竄進了另一邊的通道。

「居然沒死?」

方昊天很是奇怪,當則提劍追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