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位日後大名鼎鼎的D社的創始人似乎天生就適合當狗仔,他的理念已經追到了朱子仁對狗仔的中層認知。

不得不說,這位日後大名鼎鼎的D社的創始人似乎天生就適合當狗仔,他的理念已經追到了朱子仁對狗仔的中層認知。

要知道,朱子仁可是領先這裡所有人十年網上經驗啊,所以能達到朱子仁的中層認知完全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但是朱子仁想要更多,他覺得現在的李明九以及後來的D社都不太夠。

「關於公司的設想我們已經討論的足夠多了,我認為這種程度已經夠了。現在,我想了解一下你的野心有多大。」

朱子仁搖晃著咖啡杯,悠哉悠哉的說道。

「野心?還要什麼野心?」李明九甚是不解,「如果我們的設想全部成真,D社就會成為南韓最大的花邊媒體新聞社,哪裡還有更進一步的空間啊?」

「你就不想試試掌握一下娛樂圈的話語權嗎?就算不能完全掌握,你就不想成為圈內人人懼怕的角色嗎?」

「甚至說,有可能的話你願不願意給自己破個圈,讓自己的影響力變得更大一些?」

「比如,干翻那些官方新聞社?」

朱子仁循循善誘。

「哈哈哈哈,因為你是外國人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想法啊,南韓的現實跟你來的地方可不一樣。」李明九壓低了聲音,「只要有人覺得你過界了,你立刻就會死的很慘。」

「那就找個厲害點的靠山或者自己強大到讓別人不敢輕易出手嘛,你們不都是這麼發展起來的嗎?」朱子仁輕輕轉動眼珠,「而且我們可以找替身啊,找個別人輕易不敢動手的替身。」

「米國人還是華夏人?兩個爹你選一個吧。」朱子仁不緊不慢地說道:「只要做到有不俗影響力的地步,某些人就不敢隨便動作了,畢竟引起糾紛的責任誰來擔誰的整個家族跟著遭殃。」

「很有可行性…不不不,我覺得還是不太靠譜,你得給我時間讓我再想一下。」李明九有些心動,旋即又瘋狂搖頭。

「你當然可以想,想多久都行。但是我希望你在思考的時候能把D社的事情準備一下,不管你要不要往更高的地方去走,這個公司做起來總不會錯的,就用我教你的那些東西去做。」朱子仁認真說道。

「知道了,我會好好去做的。」李明九起身鞠了一躬,「那麼,在下告辭。」

……

「嘖嘖嘖,沒想到咱也有一天能裝大佬啊!」

李明九走後,朱子仁坐在原位瘋狂深呼吸,靠著未來的東西進行詐騙這種事情還是太刺激了,尤其是拿別人的東西當場詐騙本人,這簡直…

唉,沒法說。

自從想到別人電視台可能會來搶走自己的節目后,朱子仁就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覺。

雖說作為外國人,只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影響力就能在某種程度上保證自身的安全,但還是沒辦法阻止自己的所有物被搶走,資本的力量不是可以輕易想象的。

於是朱子仁就打算培養一點自己的勢力,想來想去也就D社是靠譜的答案了,所以他就去做了。

筆杆子是可以鯊人的,輿論也是可以鯊人的。

能鯊人自然就能保護人。

而且朱子仁對D社的期望並不止當第一娛樂花邊新聞社那麼點,他希望D社成為有巨大影響力的媒體。

畢竟關於南韓高層圈子的那麼多爛事朱子仁都記著呢,上到總統下到議員、大商人,哪個不是黑歷史一抓一大把?這就是資本與保命符。

只可惜李明九沒有那麼大的魄力,不願意一開始就做那些危險的事情。

不過這個不能怪他,這要是給朱子仁忽悠成了那朱子仁都要懷疑自己會催眠術了。

「不管怎麼樣,拿下未來D社百分之十五的所有權還是賺的。」朱子仁還是挺開心的。

本來這種合作應該是五五,但因為朱子仁要求隱藏自己所以變成了六四,又因為朱子仁既不出錢也不打算怎麼出力所以又變成了八二,最後因為朱子仁要求D社成功之後給自己免費提供一系列便利…

所以最終結果是八點五對一點五,很公平。

等一下?不會有人覺得用嘴皮子騙來一點五的所有權很菜吧?!

技術入股?

哈,可真的是…給你一拳!

……

收拾東西回家,等著過兩天李明九拿著合同來拜訪就行,現在朱子仁要做的是…回絕其他娛樂公司。

跟林允兒的新聞,其他娛樂公司要是再猜不到傻帽公司找朱子仁打算做點什麼那他們就是真正的蠢蛋,無可救藥的那種。

但就算他們現在找上門來了,朱子仁也不會接他們的單子。

時間緊不緊工作累不累先不說,朱子仁也想看看下一期《全知干預視角》的效果。

效果不好的話那就想想辦法改進一下,好的話,那就….漲價!

「不過傻帽公司會什麼會讓最近都不會有什麼活動了的林允兒出演啊?不應該是函數團嗎?」

朱子仁有些好奇,所以他立刻就去問了本人。

林允兒的回答有些模稜兩可:「可能,因為我是少女時代的允兒?」

「真是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啊,這不什麼都沒說嗎?」朱子仁吐槽道。

「公司決定的事情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嘛,我就一個打工仔哪裡有的選!」林允兒撒嬌道:「你非要我自己說出來這悲傷的事實嗎?」

「嗯…是挺悲傷的。不過我好像明白為什麼會是你了!」朱子仁發現了盲點,「你說的沒錯,就是因為你是允兒!」

「什麼意思?」現在有點暈的反而是允兒了,「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朱子仁哈哈大笑:「因為你抗打耐揍啊!不選你選誰?!」

「哈哈哈哈哈,我就當你是在誇我了!」

傻帽公司選擇林允兒的想法也很簡單,她血厚,從人氣、形象各方面來說,就算節目失敗了允兒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這種類型的真人秀以前很少出現,傻帽公司謹慎一點也是正常的。

考慮的真是周到啊。

……使臣驛館,齊彧靠坐在床頭,看着玉體橫陳的絕色美人,思緒有些複雜。

雖然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可這就是事實。

蘇悅一直在騙自己!

蘇悅眼睛緊閉着,看似在熟睡,可修長的睫毛在輕微的顫抖,證明她其實是醒著的。

只不過她現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齊彧,所以她只能裝睡。

《我的魔教聖女大人》第一百七十六章坦誠相見 月色透過窗子悄悄的溜進了房間,葉心夏躺在床上接受着月光的洗禮,猶如一件絕美的藝術品。

沈明躡手躡腳的一步步靠近了床邊,猥瑣的動作和這絕美的意境完美的衝突了起來。

「怎麼看,怎麼漂亮啊!」沈明輕嘆了一聲。

來到葉心夏的床前,沈明那雙邪惡的大手,輕輕的伸向了此刻毫無防備的人兒。

「翼魔具應該需要的只有三圍吧。」沈明看着熟睡中的葉心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沈明發誓自己絕對不是藉著機會故意站葉心夏的便宜,只是為了給對方一個驚喜,才沒有直接問的。

「該死,老婆太漂亮了,也是件麻煩事兒!」沈明最終還是沒下的去手,又將手伸了回來。

沈明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趁著人家睡着幹這種事情也太無恥了!要是莫凡或者是其他認識沈明的人直到此刻沈明心中的想法,恐怕會驚的跳起來!

你這個傢伙也會知道自己無恥嗎?蒼天哪大地啊?「階就四耐」的力量嗎?

想了想,沈明從系統空間中取出了一根繩子。

問沈明為什麼會帶着一根繩子?

別問!

問就是因為愛情!

沈明輕輕地將那隻罪惡的手伸進了葉心夏的被褥,瞬間沈明就如觸電了一般,猛然縮了回來。

深吸了一口氣,沈明不可思議的看着熟睡中的葉心夏。

這妮子還有裸睡的習慣?不對呀!前幾次開房,不是都穿着睡衣嗎?

沈明看着自己剛才伸進去的那隻手,似乎還有些回味,那絲滑柔軟的觸感。

「喵了,這是在考驗我!難道不知道老子最經不起的就是考驗嗎?」沈明頓時有些騎虎難下了,到底是禽獸還是禽獸不如呢?

這哪裏是個選擇題呀?這根本就是直接罵自己!

就在沈明糾結不已之時,躺在床上的家人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沈明糾結的模樣,葉心夏感覺有趣極了。

沒錯,她就是故意的,就算沈明不來,她也會自己製造以外。

「帥哥,你拿這個繩子,在幹什麼呢?」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沈明差點沒原地蹦起來,一臉懵逼的看着,此刻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葉心夏。

葉心夏看沈明彷彿石化了一般的模樣,竟然起身做了起來,雙手勾住了神明的脖子。

被子滑落,露出了一片潔白,那場景,讓沈明直接鼻血狂噴!

這丫頭竟然這麼有貨?天神啊!你這是要讓我犯錯誤啊!

葉心夏此刻小臉也是紅撲撲的,如此大膽的行為,讓她也是十分的羞澀,但她此刻眼中只有沈明一個人,再沒有其他。

小妮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地一拉,沈明腳下一個站不穩,直接就趴在了葉心夏的身上。

沈明此刻大腦一片的空白,他用最後一絲理智推開了葉心夏。

「你……你!還我清白?」沈明已經慌張到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雙腿發軟的感覺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沈明哥哥,我……」葉心夏也是羞到了極點。

葉心夏害羞的用被子蒙住了腦袋,想當這一切事情都沒發生過。

沈明拿着個繩子站在床邊,既不知道自己該回到沙發上繼續躺着呢,還是該繼續在這裏站着。

沈明寧願現在和黑教廷的人來一場生死較量,也不想發生這麼尷尬的事情!

雖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就是尷尬呀!

葉心夏都已經這麼主動了,擺在神明面前,只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禽獸,一個就是禽獸不如啊!世紀大難題,這應該是每一個清純小處男都會糾結的問題吧!

沈明最終還是鼓起了勇氣,今天無論怎麼說也得把尺碼這件事給搞定了!反正尷尬都已經尷尬了,還能更尷尬不成?

況且,現在都這麼尷尬了,要是拖到明天明天,還問人家要三圍?那不就是假正經,真禽獸嗎?

沈明猶豫了許久,就在沈明彎著身子轉身,準備回到沙發上的時候,腳底一個打滑,竟然直接摔到了床上。

沈明當即就要逃跑,哪知道小妮子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既然反掀開蓋被子將沈明裹了進來。

「沈明哥哥,其實……你做什麼都可以的!」葉心夏說出這句話,彷彿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整個人都攤在了沈明的懷裏。

「丫頭啊!你不要逼我犯罪好不好?咱們有話好好說啊!這是……幹嘛?」沈明此刻是欲哭無淚啊,一動也不敢動,生怕一個激動,自己就真的犯錯誤了。

「沈明哥哥不喜歡嗎?還是說嫌棄我?」葉心夏心中突然有些沒落,有些失望。

她今天晚上用盡了20多年積攢的所有的勇氣,但沒想到退縮的不是自己,卻是沈明?還是說自己的沈明哥哥對女人沒興趣?

難道說沈明和莫凡的那些傳言是真的?

天吶!葉心夏突然感覺三人之間的關係一下子複雜了起來。

沈明並不知道葉心夏心中所想,他哪能猜到此刻比他還要緊張的葉心夏已經到了胡思亂想的地步了。

再這樣下去,葉心夏恐怕要懷疑沈明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心夏,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如果你再這樣,我保證我絕對忍不下去了。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個機會,把美好留在對的時間好嗎?」

沈明感覺自己這番話,完全就是一個禽獸可以說出來的,甚至都想抽自己。大好的機會放在眼面前不知道珍惜。

可沈明真的不願意,葉心夏和自己做出如此草率,如此不負責任的事情。沈明承認自己現在已經想瘋了,但是必須克制。

禽獸不如就禽獸不如吧,沈明就做一回柳下惠就,做一回正人君子吧!

葉心夏聽到沈明的這番話,也終於是冷靜了下來。抬頭望着沈明那掙扎的表情,竟然忍不住笑了起來。

「沈明哥哥還真是個正人君子!」

沈明內心已經哭死,他哪裏是什麼正人君子?他兩世的純情小處男,根本就是慫!當然大部分的原因還是替葉心夏着想,兩人的年紀還是太小了。而且這的確不是一個完美的時機。

隨意的時間,隨意的地點,對葉心夏來說根本就是不公平的一件事。

「既然沈明哥哥不願意,那就算了吧?但是……你能抱着我睡嗎?」葉心夏也放棄了心中的想法,甚至感覺十分的幸福。他能感受到沈明憋的很辛苦,但還是強忍衝動。

「行,!」沈明苦笑着說道,心中一直重複著四個字:禽獸不如!禽獸不如啊!

沈明不知道今天過後會不會後悔,但眼下必須克制住!

「沈明哥哥好像很辛苦的樣子!」葉心夏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事了,有些心疼的看着沈明。

「別!現在千萬不要叫我哥哥,你要是再叫下去,我的海綿體就要炸了!」沈明真心感覺太刺激了,當真是造孽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