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個計劃真的是非常的瘋狂。

不得不說,這個計劃真的是非常的瘋狂。

這樣將這些如蛆蟲一樣的大大小小的家族全都連根拔起,所需要的可不僅僅只是魄力,還需要龐大的力量。

恰好的,掌控了整個彩虹火箭隊的青木,就擁有這樣的力量!

同時,他也擁有這樣的魄力!

最主要的事,這件事不用聯盟親自動手,只要將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推到你彩虹火箭隊就行。

三界淘寶店 並且,彩虹火箭隊也不是做無用功,在掃蕩了這些家族后,雖然多多少少自身的實力受損,甚至這個損失還不小。

但這些如吸血蟲一樣的家族,他們家族內所隱藏著財富和寶藏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而得到了這些財富的彩虹火箭隊,也並不吃虧。

當然,彩虹火箭隊的只是帶走了那些他們能帶走的財富,至於那些固有財富,比如說房產地產等等這些東西則再次回到了聯盟的手中。

可以說是兩邊都不吃虧。

不過青木也並不是所有家族都一股腦的全部滅!滅!滅!

其中一些口碑比較好的,樂於助人的這些家族都沒有下手,畢竟人家並沒有做錯什麼。

甚至就算是那些被滅掉的家族,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十惡不赦之輩,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不錯的人,一些不錯的訓練家,這些人也不能一棒子打死。

這些也是聯盟的寶貴財富。

正是為了確定哪些家族需要被覆滅,哪些家族需要被保留,那些要被滅掉的家族中,又有多少人需要解決,有那些人可以被放過一馬。

這些,才是青木耗費了一年時間的主要原因!

在這一年中,不論是彩虹火箭隊,還是聯盟都在默默地收集著這些情報。

聯盟收集到的情報,就由御龍潛轉交給青木。

所有的準備,都是為了這一刻。

「在今天結束后,整個聯盟等於是重生了,而我答應閣老所做的事情,也就都完成了!」青木伸了一個懶腰,大聲道。

想到當時,在神教入侵的那天,在御龍潛被捕后,青木和閣老在白銀山的山頂交流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當時閣老就直言不諱地點出了青木的身份,但青木卻站在不同的角度,站在他當時所處的身份,分析了聯盟現在的情況。

在當時,兩人初步定下了現在執行的這個計劃。

所以閣老就算知道青木的身份,也並未揭穿他,甚至還在暗中幫助他保守秘眯,幫助他坐上了豐緣冠軍的位置。

其實,在當時青木主要是和閣老打了一個賭。

因為青木知道坂木身為火箭隊的首領,在超夢成型后必定會對聯盟發起攻擊,如果連火箭隊的攻擊都抵擋不住,所有的一切就都成為了笑話。

所以青木和閣老立下了一個約定。

在火箭隊的坂木對聯盟發起攻擊的時候,看閣老能否將坂木阻攔。

如果能將坂木阻攔甚至是擊退,那麼青木就實行他和閣老的計劃,幫助聯盟肅清這些毒瘤,但如果當時的坂木戰勝了閣老,將聯盟的高端戰力全都擊敗,那就代表著聯盟沒有存在的必要,彩虹火箭隊代替聯盟就是天命所歸,青木也不能逆天而為。

這是屬於青木和閣老兩個人的賭約,也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這也就是閣老為什麼幫青木保守秘密的原因。

也是閣老為什麼在和坂木的戰鬥中,哪怕是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召喚出阿爾宙斯,利用阿爾宙斯的力量正面將坂木擊敗。

其實在閣老和坂木在戰鬥的時候,青木隱藏在人群中,閣老是知道了的。

而在後面的聯盟會議中,閣老特意對青木強調坂木的處境,也是他和青木的暗號,代表著他已經按照約定將坂木擊敗,之後的就要看青木。

女孩也能這樣酷 當時的閣老已經是風中殘燭,就算青木不履行和他的賭約,也沒人會來追究他,甚至除了他們兩人外,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一點。

但閣老在他的人生末尾,選擇了無條件地相信了青木。

他已經錯過了一次坂木和御龍潛,不想再錯過青木。

如果青木真的不按照和他的約定進行,那麼也只能算是他真的沒有識人之能,精靈聯盟就衰敗在他的手上,他也認了。

甚至為了幫助青木能更好地執行他們的賭約,閣老還把坂木給弄走了,讓青木能沒有壓力地接管火箭隊、接管彩虹火箭隊。

這是閣老對青木的信任,閣老給青木鋪的路。

其實,在這一年時間中,青木也有過掙扎,但他最後還是按照和閣老約定的東西去做了。

知道這個計劃的,只有閣老、青木以及閣老選擇的傳人,青木的老師柳生剛和御龍潛四人。

但這些人中,青木代表了整個精靈世界地下勢力,柳生剛代表了整個聯盟一方的勢力,御龍潛則是兩人之間的連接紐帶。

大部分的人在看到閣老所選擇的人後,都以為是為了他的孫女做鋪墊,還有比較少的一部分人認為這個是在為青木做鋪墊。

其實看成是為青木做鋪墊的人,是真的看出了一些門道,但也看得不夠全面。

選擇柳生剛作為繼承人,真正的目的,也算是為了青木,不過卻不能算是為青木鋪路,而是應該看成,為了讓青木能更好的利用聯盟的資源,達成這次目的,完成這次計劃。

由此可見,為了讓聯盟完成蛻變,閣老也是不余遺力地幫助青木去完成這次的事情。

這個為聯盟奉獻了一生的老者,在最後的時刻,選擇了相信青木這個火箭隊的成員。

因為只有在青木的身上,閣老才感覺到了擁有改變世界的能力,所以在最後他選擇了一次豪賭。

事實證明,最後他賭對了,雖然他沒有機會再看到了。

青木簡單地將他和閣老打的賭,以及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的原因和過程全都講了一遍。

站在他對面的人就感覺自己像是在坐過山車一樣。

「所以我和老師約定,當我什麼時候再次出現在公眾面前的時候,就是這次行動的開始。」青木最後攤攤手朝眾人說道。

柳生剛躲在一旁規避了一次正面衝擊,現在青木再次把他拉了出來和自己一起承擔。

果不其然,在柳生剛被青木提起后,那些年紀比較大的人,和柳生剛比較熟的人,都在第一時間朝著他看去。

不過還是有一部分人依舊將注意力放在青木的身上。

當然,就是大吾這幫人。

只是此時的大吾有些愣神,或者說,失了智。

青木略帶抱歉地走到大吾的面前,他知道自己的這個摯友這一年受到的打擊的確不小。

通過柳生剛的關係,大吾等人的消息基本每天都會被送到他的辦公桌上,確定他們的安全,確認他們的成長。

「大吾…」青木略帶歉意地開口。

但是他才剛剛開口。

嘭——

突兀的,僅僅站在原地的大吾突然猛地揮拳,朝著青木打去!

雖然青木有超能力,反應過來了,但他在零點一秒的猶豫后,並沒有選擇阻擋。

嘭——

狠狠地摔在地上。

但大吾卻是不依不饒,直接一屁股坐在青木的身上,左右開弓…

「臭小子!!!讓你瞞著我們!!!」

成人之美 「混蛋小子,你覺得告訴我們,我們會成為累贅嗎?!!」

「臭小子!!你這個….」

嘭——嘭——

到最後不說話了,反正就是一拳一拳地朝著青木的臉砸去。

站在後面的渡和希羅娜等人都不忍心看了,捂住眼睛,只是偷偷地看一眼,又覺得太過兇殘。

大吾在這一年的時間裡,除了精靈實力的提升,他自己的身體可是也沒有落下鍛煉,現在揍青木的時候真的是拳拳到肉!

本來青木放棄超能力抵抗,也是覺得有些對不起大吾,但是看看大吾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這還得了?!

大吾這是要毀容啊!

這是要毀了自己英俊的容顏啊!!

肯定是羨慕自己長得比他帥!!

青木不能忍了,幾拳下來,已經讓他覺得臉上有些火辣辣的疼!

瞬間,超能力遮擋住自己依舊英的臉。

然而大吾還是沒有停止,青木只能使用絕招了。

「渡,希羅娜,你們不是還答應我一件事嗎?現在快給我把他拉開!!」青木朝著渡和希羅娜喊道。

當初在時空大陸的時候,給兩人超進化石,也讓他們答應了為自己做一件事,現在正是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本來還在一旁看戲,心中不斷喊著加油的渡和希羅娜兩人對視一眼,心中甚是無奈。

打得正爽的時候,居然被青木用這個條件讓他們拉開大吾。

說實話,要不是因為事先答應了的緣故,渡和希羅娜還真的不願意拉開大吾。

他們在知道青木真正的時候,所受到的震撼不要太大,就連他們都這樣了,可想而知,大吾受到的打擊有多大。

他的變化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變得沉默寡言,變得非常熱衷於戰鬥,就算是戰鬥的風格都變得兇狠起來,所有人都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就是為了把青木帶回來,好好地揍一頓!

所以在渡和希羅娜對視后,他們決定…

慢慢靠近,動作非常緩慢地挪動腳步,盡量給大吾爭取更多的時間。

看到他們的動作,青木也認命了。

「…」

嘭——嘭——嘭——

——————————————

我也是服氣了,兩天居然都沒審核結束,也不知道審核員在忙點啥。

新書的事情,等我通知吧,手動哭。 正如大大家所看到的,我們黑暗崛起差不多快要完結了,雖然暫時還沒有,不過也快了。

槿木是一個閑不下來的主,既然快完結了,那麼我的新書也差不多可以上了。

其實知道我的人應該知道,我本來有三四份大綱,都是我平時沒空的時候腦子裡閃過的靈感寫下來的東西,雖然不太完整,不過也差不多。

最後選了《木葉養貓人》還是因為這樣的題材切入點寫的人很好。

從早期追黑暗崛起的朋友們應該知道,槿木前期被一些噴子噴抄襲差點自閉不寫了,最後還是在起點爸爸封了書評章評一個月才堅持下來的。

所以我選了這樣的題材,就是希望能寫出我自己獨一無二的感覺。

新書《木葉養貓人》是從火影世界的二戰時期切入的時間線,主角舍人(不是大筒木舍人啊!)在醒來之前就成為了二尾人柱力,同時居然還是木葉根部的成員,擁有舌禍根絕之印!

地獄難度的副本開啟模式,後面怎麼發展大家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新書還是按照槿木一貫的寫法,盡量寫實,然後會穿插一些小幽默,應該會比黑暗崛起中的幽默點稍微多一些。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一下!

《木葉養貓人》新書求收藏!求推薦!

對了最後重點說一句,因為已經內投,簽約流程已經開始了,所以如果要投資的話,希望趁早,畢竟穩賺不賠的東西對不?

最最後!槿木更新有保障,寫書從未斷更,日萬已是日常,質量有保障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終於,實在拖不下去的渡和希羅娜將大吾從青木的身上拉了起來。

雖然後面一段時間青木用超能力保護了自己,但前面的幾拳可是結結實實地承受了的。

所以現在青木的樣子….emmm

有點慘。

看到起來后青木的模樣眾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就連大吾,將他這一年的鬱悶全都發泄出來后,現在也跟著眾人放聲大笑起來。

過了許久,眾人心中的鬱結都得到了緩解,再次將事情帶回正題。

「所以說,青木你是覺得我們沒能力承擔這麼多,所以才不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嗎?」渡問道。

青木連連擺手。

「唔呀系正抗布氣擬么…」青木承認,自己的嘴巴好像有些漏氣。

看到青木說話的模樣,眾人再次大笑。

爽朗的笑聲已經有許久未從他們的身上出現。

「說人話!」大吾沒好氣地瞪了青木一眼。

滿臉的無奈。

青木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支特殊的治療噴霧,再結合自己的超能力,對面部的傷做了一個簡單的處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