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空間里又過去了兩個月,夏初雪除了吃辟穀丹何不用提升靈力的丹藥,除此之外都是在製作符篆,毫不停歇。

不知不覺間,空間里又過去了兩個月,夏初雪除了吃辟穀丹何不用提升靈力的丹藥,除此之外都是在製作符篆,毫不停歇。

「姐姐,我們現在出去嗎?」

玫瑰看見夏初雪已經從小竹樓上走下來,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問道。

她到現在為止,都還沒開始吃那妖丹,就已經感覺自己的那道屏障蠢蠢欲動,如果再極力的對上一戰,估計進階也不是不可能的。

「等一下,我去看看傳說中的紫竹,聽說它銷鐵如泥,防禦性極好,要是能夠削下來做成武器,就再好不過了!」夏初雪朝著一片紫色海洋走去。

紫竹已經生長了一大片,據說這東西極難成活,而且種子也非常難得,卻沒有想到這些在外界難以成活的紫竹,卻在空間里生長得相當茂盛,佔地面積越來越多,生長迅速,如果不加以制止的話,恐怕連那些葯田都給佔領了。

她站在紫竹林的邊緣,拿出手中的飛劍那紫竹的根部狠狠的看不下去,夏初雪他手都震的發麻,可是紫竹也只不過搖晃了幾下,連一個刀印都沒有出現。

夏初雪不信那個邪,將法力運至巔峰,朝著飛劍涌去。

「嗨…」

嬌喝一聲,帶著劈天斬地的氣勢橫空劈下,可是紫竹也只不過比剛才晃動的更加劇烈一些,仍然沒有留下一個刀印子。

夏初雪不禁有些氣餒,一屁股坐在地上生悶氣。

「姐姐,這紫竹若是用一件中品法器就能看這段的話,那它就怎麼可能會這麼珍貴,這麼難以培植?」

「那怎麼辦?」

小樹搖晃著樹枝奶聲奶氣的鄙夷說道。

「平時看你挺聰明,怎麼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你不是有一把上品靈器匕首?哪怕你們之間沒有完成契約,但它很鋒利,隔斷紫竹應該不成問題。」 夏初雪一拍腦門。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一邊在身上儲物袋裡面翻翻找找,一邊嘴裡嘀咕著。

「我當初把那玩意放在哪裡來著?好像就是這個儲物袋,怎麼就沒有了呢?奇怪」

說著,又將脖子上的那個戒指取下來,精神力探測進去,在裡面翻翻找找。

她平時也不想這麼麻煩,把寵物戒指一直掛在脖子上,難免會被有些高階修士發現,不過自從發生了上次空間將所所有東西都吞噬乾淨之後,夏初雪就變得小心翼翼,儲物戒指里放的可都是她保命的東西,要是哪一天空間又抽風的重組,那簡直就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在這裡!」

終於發現那把身為上品靈器的匕首,它此刻正靜靜地躺在角落裡,甚至上面還落了一層灰塵,可能是夏初雪經常把裡面的東西隨便轉移,這才造成外界的灰塵也給帶進去了吧?

這樣充分的說明夏初雪還真的沒有吧這把上品靈器給放在心上。

東西是好東西,可沒有用處的東西在她手中和廢物又有什麼區別?

這次夏初雪學乖了,直接拿起匕首走向紫竹林,根本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劍柄上那深淵眼眸般的珠子。

「我就不信了,用上品靈石還砍不倒你?」

夏初雪氣哼哼的高舉匕首用力的往下刺了過去。

結果匕首的尖遇到紫竹的表皮邊緣現在沒有穿透,還直接滑從一邊滑了過去。

夏初雪由於用力太大,慣性的就朝前方栽了過去。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鼻子剛好碰到紫竹,疼的她齜牙咧嘴。

「咣當」一聲,她一轉手就把那匕首扔在地上,輕揉了自己的鼻子。

「好在我現在是修士,要不然鼻子非得流血不可,什麼破匕首?還是上品靈器呢!如果上品靈器都是這樣的德行,那麼就太讓人失望了。」

說著,夏初雪好像想到了什麼,一副懷疑的目光望著躺在地上的那把匕首,問小樹。

「小樹啊,你說這玩意該不會不是上品靈器吧?我們那個世界仿造得很多,我看這玩意也就是個冒牌貨,什麼上品靈器?不過就是些騙人的把戲!」

夏初雪嘴中這樣說,眼睛卻不經意間從那柄匕首上略過,發現匕首輕微的發出一聲嗡鳴,眼睛一眯,輕描淡寫的轉開。

心中確實樂得不輕。

看來無論是人還是器靈,只要他是驕傲的,就肯定經不起別人的編排和刺激。

果然這靈器就有反應了。

於是乎夏初雪繼續再接再厲。

「小樹,沒想到你這個不知生活了多少萬年的變異生命樹,居然也有看錯的一天,想當初我剛得到它的時候,就是一個銹跡斑斑的傢伙,也不知道店老闆在哪個糞坑裡捯飭出來的……」

「胡扯,本尊才不是糞坑裡捯飭出來的!」

一聲怒吼從匕首中傳了出來,夏初雪和小樹,甚至玫瑰小蜜都跑過來看看這個突然出現的不屬於空間裡面任何人聲音的傢伙。

「姐姐,這玩意怎麼說話了?你不是說她就是和破玩意嗎?還說雖然是個假貨,但好歹樣子好看,之後當成玩具送給小孩子玩耍呢!今兒個怎麼突然說話了?到底是不是他說的話?或者我聽茬了?」

夏初雪聳了聳肩,「估計你是聽錯了,一個玩具而已,怎麼可能會說話?」

小樹彷彿也感覺到夏初雪心中的想法,也跟著諷刺。

「哎呀,可能是我真的眼拙吧,我到底從來沒有出過空間,是不是靈器還真不好說,你不是說要把這玩意送給世俗界一歲的小侄兒當玩具嗎?怎麼拿它來砍伐竹子?這不是胡鬧嗎?」

冷王的至尊毒后 得,這一個個的,簡直都是戲精附體。

不過這一招還是蠻管用的,早知如此,夏初雪早就用這一招了。

終於,匕首實在忍受不住自己尊貴的身份居然被如此鄙視。

之間匕首柄上的那顆黑色竹子慢慢升起一絲黑氣,越來越多,然後空中的黑霧居然慢慢的變成了一個人形。

高大的身形,精壯的身體,劍眉星目,高挺的鼻樑,微抿的薄唇顯得她此刻非常不悅。

一身黑色長袍無風自動,一頭墨發隨意披散在腰間,慵懶,霸氣,帶著睥睨天下的氣勢。

不說別的,光是看著一身的氣度就知道他曾經的身份修為定是不凡。

「好帥啊!」

這是夏初雪的第一反應,也下意識的說出了口。

結果引來那個黑衣男子的不悅。

直接將頭轉向一邊,好像多看他一眼就污了自己的眼睛似的。

嘿!我這暴脾氣。你不願意看我,好像我很願意看你似的。

「喂,冒牌貨,你怎麼會住在那個小黑色竹子裡邊?」

「本尊不是冒牌……」

黑衣男子伸手就要給夏初雪一個教訓,結果就被眼前的光景給震撼住了。后又狐疑的望著她。

沒錯,是鍊氣期修士不假,怎麼這種地方也是她能夠接觸到的?想當年上古時期,也沒有這樣靈氣的地方?難道實在秘境當中?

也不對,他雖然一直住在靈器裡面看不到外界,但是能夠清清楚楚聽到外界的對話,根據他們之間那麼輕描淡寫的談話,這裡肯定不是秘境。

「生命樹?靈液?那是……天靈水?」等等,還有好多上古時期都極為罕見的東西,如今在這片地方居然隨處可見,隨便一樣東西拿出去那都是絕對的價值連城。

不對,非常不對,他雖然沒有具體估算過時間,但是能夠確定的是,自己以靈魂體在靈器裡面呆了不止百萬年,這外界的靈氣不是應該越來越少嗎?怎麼還濃郁至此?

簡直太不可思議。

「怎麼樣?這裡是不是很好?」夏初雪望著這個上品靈器裡面的器靈看空間里每一樣東西都帶著震驚,心情非常好,當初玫瑰可就是因為看上了空間裡面的修鍊環境,所以才不費吹灰之力里被收服了。

夏初雪打算還用原來的辦法。

只可惜她太小看了這器靈的眼界,不過瞬間,滿眼的震驚就恢復原樣。

「還可以!」他如實說。

確實,這裡和上古比起來確實是好那麼一點。 「什麼?」還可以?

夏初雪嘴巴張成o型,自信的望著空中的那道虛影。

「難道你還見過比這裡更好的地方?」夏初雪很想知道還有什麼地方的靈氣能夠與它的空間相提並論。

「當然是本尊生活的那個時期!沒想到千百萬年過去了,如今的靈氣居然不減反增,不錯,是個修仙的好地方。」

夏初雪忍不住一笑,然後試探性的問道。

「哎,你想不想一直在這個地方修鍊?」

「你可以叫吾莫邪天尊,還有,吾現在是器靈,平時不修鍊!」莫邪冷冰冰的回答。

剛才出來就是想要證明他並不是贗品,也怕自己會真的被送給一個小孩子放玩具,那樣就真的沒做出頭之日了。

可儘管這樣,也不代表莫邪會認夏初雪為主,他好歹是堂堂天尊,要是被因為好友知道淪落到如此地步,非笑掉大牙不可。

莫邪心中驕傲的想著,可夏初雪卻呆愣住了。

莫邪天尊,莫邪…莫邪…怎麼感覺這個稱呼好像在哪裡聽過?仔細一想,卻又什麼都想不起來。

對了!

莫邪這個名字她曾經閑來無事在小竹內的古籍中看到過,至於什麼身份確實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不過天尊這兩個敏感的字眼卻是讓夏初雪又疑惑起來。

「天尊?你是天尊?你認不認識雷……」話剛到嘴邊,就被夏初雪給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照這樣說來,莫邪天尊和她那個便宜師傅雷霆天尊有可能是一個時期的同階修士,萬一說出來他們倆是死對頭咋整?還是過些時候再從他口中套話吧,現在沒那個時間,也沒那個精力。

「雷什麼?」

莫邪顯然不知道夏初雪想要問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對了,之前在靈泉水裡泡著,你為什麼還會散發黑色氣體?該不會是邪惡之徒吧?」

「胡說八道,現在還沒找你麻煩呢,你倒是先問出來了,以前你把本子收在什麼地方?居然能夠強行把本尊身上的元素之力的抽取,這本尊有些虛弱!說,要不然本尊殺了你!」

莫邪天尊被這一提醒,突然是想起之前無比鬱悶的事情,本來呆在那一方天地裡面,時間一長靈氣就消耗得越來越多,結果我只被生在了什麼地方?體內的黑暗之氣還不停的被抽取,而且就算想要出去一探究竟居然也出不去。

好在不知為何又停止了對他黑暗之氣的抽取,才方能保住靈魂體,要不然那就魂飛魄散了。

「啊?你是說靈泉…靈液嗎?我就把你扔那裡了,怎麼靈氣被抽取乾淨了?」

夏初雪本是詢問的話,不知牽動了莫邪到哪根筋?直接一團黑暗之氣從手心發出,就對著夏初雪而去。

「喂喂喂,好歹你也自稱天尊,一大把歲數的人了還這麼脾氣暴躁,還來真的?」

夏初雪一邊躲一邊說,反正莫邪天尊現在只是靈魂體,而且看起來極其虛弱,你也不咋地,她倒是遊刃有餘。

這股襲擊自己的黑暗之氣,夏初雪最是熟悉不過了。

因為只有擁有暗靈根的修士才能釋放出黑暗之氣,又被稱為毀滅之氣,所到之處殺傷力是極大的。

但目前看來,夏初雪是不必要擔心這樣的問題。

「哎呀,可能是在冷氣裡面呆的時間太久了,瞧瞧,這準頭不咋樣不說,就連實力軟弱的令人髮指,該不會真的是個冒牌貨吧?」

毒醫狂妃有點拽 正在被對方攻擊,夏初雪可沒打算口下留德。

「胡說八道!」莫邪氣急,又是一團比剛才更大好幾倍的黑色霧團直射而去,這次的速度突然轉快,分分鐘就把夏初雪給包圍了。

莫邪冷笑著,甚至嘴角還沒來得及勾勒出一個開心的弧度,就直接石化當場。

之見此刻的夏初雪非但沒有被那一團黑色霧氣給慢慢吞噬,反而那片黑色霧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

就像是黑色霧氣的中心,有一個專門吸收霧氣的存在,不停的吸納著。

「這…你也是黑暗屬性?」

待到黑色霧團全部被吸收殆盡后,夏初雪居然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能夠吸收黑色霧氣,反正就是感覺渾身舒適就對了。

「什麼?」還可以?

夏初雪嘴巴張成o型,自信的望著空中的那道虛影。

「難道你還見過比這裡更好的地方?」夏初雪很想知道還有什麼地方的靈氣能夠與它的空間相提並論。

「當然是本尊生活的那個時期!沒想到千百萬年過去了,如今的靈氣居然不減反增,不錯,是個修仙的好地方。」

夏初雪忍不住一笑,然後試探性的問道。

「哎,你想不想一直在這個地方修鍊?」

「你可以叫吾莫邪天尊,還有,吾現在是器靈,平時不修鍊!」莫邪冷冰冰的回答。

剛才出來就是想要證明他並不是贗品,也怕自己會真的被送給一個小孩子放玩具,那樣就真的沒做出頭之日了。

可儘管這樣,也不代表莫邪會認夏初雪為主,他好歹是堂堂天尊,要是被因為好友知道淪落到如此地步,非笑掉大牙不可。

莫邪心中驕傲的想著,可夏初雪卻呆愣住了。

莫邪天尊,莫邪…莫邪…怎麼感覺這個稱呼好像在哪裡聽過?仔細一想,卻又什麼都想不起來。

對了!

系統之快穿遊戲 莫邪這個名字她曾經閑來無事在小竹內的古籍中看到過,至於什麼身份確實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不過天尊這兩個敏感的字眼卻是讓夏初雪又疑惑起來。

「天尊?你是天尊?你認不認識雷……」話剛到嘴邊,就被夏初雪給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照這樣說來,莫邪天尊和她那個便宜師傅雷霆天尊有可能是一個時期的同階修士,萬一說出來他們倆是死對頭咋整?還是過些時候再從他口中套話吧,現在沒那個時間,也沒那個精力。

「雷什麼?」

莫邪顯然不知道夏初雪想要問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