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耐煩的神色湧上來,兩人說著,便出手推向沈傾。

不耐煩的神色湧上來,兩人說著,便出手推向沈傾。

在他們看來,沈傾這麼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肯定是一嚇唬就跑了。

誰知道沈傾只是往旁邊一躲,避開他們的手,根本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兩人面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小公孫和趙大哥直接走上前,一把將那兩人推人。

就如同他們兩人之前想要推開沈傾的動作一般。

「識相點,給我滾去通報!」

「要不然,你的命只能到今天了!」

小公孫和趙大哥每人一句,很是囂張的話。

兩人一時不察,被推了出去,「你們是來鬧事的!」

頓時,便做好了防禦和攻擊的準備。

「來人,這幾人是來鬧事的!」兩人在準備的時候喊了出來。

便有其他巡邏的人,向著這邊圍了過來。

「還真是稀有人來咱們千古派鬧事,哈哈哈,你們是那個宗門的弟子?」

看到沈傾四人被圍了起來,千古派巡邏中的領頭人,如同看著盤中餐一般,戲問著。

「我們只是下域來的人。」

沈傾笑著回答。

「下域?哈哈哈」

「哈哈哈」

眾人大笑了起來。

「下域來的賤民,居然也敢來我們千古派鬧事?大概是不知道我們千古派的聲名和地位吧。」

「姑娘,你長的似乎也不錯,我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放過你們這一次,但是你必須陪我們兄弟玩玩/」

「嘿嘿嘿」 不少人用淫–hui的目光盯著沈傾,似乎要將沈傾剝光一般。

「咦,這個姑娘也不錯,雖然比第一個差一些,但是也勉強湊合著陪大家了/」

領頭人身後的一個少年,看著柳青青說道。

柳青青的心裏面那是一個氣啊!

自己怎麼處處都要被沈傾壓一頭,修為也就算了。

美貌也就算了。

如今在這些人的眼中,就連以色侍人,也覺得自己不如沈傾!

……

柳青青覺得自己要入魔了/。

不如不是正好如了意,怎麼還糾結了?

她平日里,可是最討厭這些臭男人了。

有多少男子求著自己看他們一眼,柳青青都不願意。

現在,這是怎麼了?

柳青青狠狠的甩了甩自己的腦袋,想要讓自己清醒一些。

自己依舊是高高在上的無人谷仙子。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不去通報,那你們往後都不用通報了/」

沈傾古井無波的臉上,此刻帶著微微的笑意。

「喲,小妞,你還威脅我們?往後不用通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要時時刻刻侍候我們嗎?」

「哈哈哈哈哈」

這些人肆無忌憚的笑著,消遣著沈傾。

沈傾很是淡定的看了小公孫和趙大哥一眼。

兩人便出手了。

頃刻之間,一波溜的人,躺在地上/。

「現在去不去?」

沈傾笑眯眯的問道。

「去去!」領頭的人忙不迭的點頭,一邊說一邊爬著顫抖著離開。

「好好的走路通報,你們不去,非要爬著去,也真是奇葩啊。」

小公孫很是無奈的感慨著。

不消一會兒,便有人走出了大門。

「是你們!」

「你們居然還敢來我千古派的駐地1」

「簡直是不知死活!「

「來人,給我抓起來!」

領頭的男子,發布著命令。

「嘖嘖嘖,你說你們能不能換個花樣啊,整天都放肆啊不知道死活啊你居然敢啊,還來人抓起來啊,真是沒有見識。一看就是一群死腦筋,估計都快趕上腦結石了。」

沈傾嫌棄又無奈的說著。

「好吧,估計以你們的智商來說,完全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那我就長話短說了,把趙無極交出來!」

一臉懵逼的男子,這才換上了得意的笑容。

「想找那個冒牌的趙無極啊,去找我們長老啊,前提是你能進得來嗎?」

男子一邊說,一邊得意洋洋的看了看沈傾,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後。

那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誰告訴你,我進不來?」

沈傾說這話的人,整個人都快貼到男子的臉上了。

這身形這速度簡直是快如閃電。

男子一個踉蹌,便後退了幾步。

「怎麼?不是大言不慚嗎,我這都還沒靠近你,就害怕了?」

男子定了定神,給自己壯了壯膽子「你可別忘記這是什麼地方?這是我千古派!不是你逞威風的地方!」

「我偏偏就要逞威風,讓你看看。」

沈傾很是威風很是得意的一步步踏了進去,圍著想要抓她的人,全部在後退。

「退什麼!別忘了我們是千古派的弟子!還不給我抓起來!」

男子退在一旁,指揮道。

那些人才清醒了過來,完全不記得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事情。

似乎按照平常練過的隊形,這些人將沈傾圍了起來。

因為系統給的任務,沈傾這次無法速戰速決,必須清楚的看看他們的功法。

「沈傾,讓我幫你解決?」

小公孫站在沈傾的身旁,想要立個功。

「也可以,不過不能速戰速決,最好讓他們使出自己的功法,我有用。」

聽著沈傾的囑咐,小公孫垮了垮臉色,覺得好為難啊。

卻還是只能照辦。

這些人圍攻的時候,小公孫儘可能的開始躲避,通過各種身法,比他們使出自己的絕招。

一招、兩招、三招……二十招!

每過十招,小公孫都會回頭看一下沈傾,有沒有結束的指示。

幸好,三十招的時候,沈傾對著小公孫打了一個手勢。

小公孫便從原本的守,開始轉變為攻。

僅僅三招,所有圍攻的人都躺下了。

唯有指揮的那人,應該是精英弟子吧,站在一旁。

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場景。

「你們到底是哪個宗門的人?」

男子很是煩躁的盯著沈傾和小公孫。

「都說了我們只是來自下域的小人物而已。」

「不可能!區區一個下域的賤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打敗我千古派的弟子!」

「或許是你們太自大了吧!」

「你要想清楚,如果你敢對我出手,那麼你便是挑釁我整個千古派!你們二人之力,能敵得過我整個千古派嗎!」

男子依舊很是硬氣!

「我還以為我剛才已經是挑釁了……原來只有挑釁你才算啊……這些這些人,都是什麼玩意兒?」

小公孫說著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人。

那些人聽到小公孫的話,頓時臉色一變。

男子看到情形不對,很是著急,「你胡說什麼!每一個都是我千古派的弟子,豈容你挑撥污衊!」

「這話好像是你自己說的,如果對你出手,就是挑釁千古派。可我之前分明已經對這些人全部出手了啊,按照你的意思,並不算是挑釁千古派,那麼他們自然也就不是千古派的人了。」

「你簡直是胡說八道!各種師弟,千萬別聽這個人妖言惑眾!我這就稟告內院,必須把他們繩之以法!」

男子說完,便打算轉身離開。

「別走啊,我是不是妖言惑眾,在場這麼多雙眼睛都是雪亮的,難不成你覺得只有你一個人認為的才是真想,大家怎麼想,對你來說,都無所謂?」

沈傾這是第一次發現,這個小公孫的口才啊,簡直是說死人不償命!

賤!

放在現代面對那個整天說段子的人,也是不逞多讓啊。

男子才不管小公孫說什麼,轉身便跑掉了。

「你們看到了啊,不是我打跑的,是你們的師兄完全不顧你們的死活,自己跑掉了。」

小公孫做出了很是悲傷的表情。

「你胡說,師兄分明是去找救兵了!」

躺在地上的人,其中有人怎麼說道。 零零散散的聲音,大約有三五個之多。

而其他的人,似乎在想什麼。

但是今日發生的事情,的確在他們的心裏面印下了一道裂痕。

沈傾四人就這般跟在那人的身後,走了進去。

慢悠悠的如同閑庭散步一般。

根本不像是來鬧事或者尋仇。

在沈傾閑庭信步慢悠悠走進去的時候,系統已經灌輸給她了許多千古派失傳心法。

每一種心法都是這些人在對戰的時候使出來的。

還有這些心法所衍生出來的絕密心法,都在此列。

沈傾一目十行的闞澤腦海中閃過的心法,心裏面樂滋滋的。

「長老,就是她們來鬧事的!」

只見之前跑掉的少年,此時站在兩位老人身後。

一隻手指著沈傾幾人。

沈傾一看,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