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簡單的一句話,卻是把蘇菲菲給聽的,頓時感覺心頭暖暖的,都特想踮起腳尖馬上親陳浩一口。

不過他簡單的一句話,卻是把蘇菲菲給聽的,頓時感覺心頭暖暖的,都特想踮起腳尖馬上親陳浩一口。

於是眼下,她又抱緊些陳浩的胳膊,再次朝大金鏈子看過來,就從嘴角劃過一絲絲壞笑。

該死的大金鏈子,讓你欺負本小姐!

我姐夫來了,我姐夫可厲害著呢,看我姐夫一會兒怎麼把你打哭!

「哎王八蛋,你怎麼不說話了,剛才不挺牛的嗎。」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蘇菲菲沖他眨眨眼,粉嘟嘟的小臉上都是得意。

「小姑娘你,就算你姐夫是交警,也不能喊我王八蛋吧。」

「你就是王八蛋,王八蛋就是你,這是咱倆商量好的!」

「商量好的?小姑娘你可真行,我跟你商量好,讓你喊我王八蛋?」

「當然了,難道你忘了……咱倆剛才可是說,誰不報警誰就是王八蛋,是本姑娘抱的警,你沒報警就是王八蛋。」

陳浩猛聽到這兒,見蘇菲菲嘟著小嘴兒,還一臉的嬌蠻,都差點兒沒給樂出聲。

「哎哎哎,你倆別吵吵了,說說這事怎麼解決吧。」

「姐夫我說我說,我先說。」蘇菲菲跟個學生似的,晃著小短裙舉手道,「姐夫,今天這事都怪他。」

「我開車從這經過,他一直衝我吹口哨,還是那種特流氓的口哨,我看他不爽,就一踩油門兒把他車屁股給撞了。」

「哎哎哎警察叔叔,你都聽見了吧,她是故意撞的我車屁股,這屬於故意製造交通事故。」大金鏈子驚喜道。

「故意你大爺!」陳浩猛瞪他一眼,脫口就罵了出來。

「看你激動的熊樣,我是聽見她故意撞你了,但也聽見你對她吹流氓哨,故意撞車頂多扣分罰款,可你當眾耍流氓是要蹲局子的!」

「啊?交警叔叔,光明正大的徇私情不好,旁邊群眾眼睛都是雪亮的。」

「跟我提群眾是吧,那好,我就給你看一個雪亮的群眾。」陳浩話音未落,就朝旁邊一堆電動車走了過來。

「這些電動車,私停亂放屬於佔用公共資源,一輛電動車罰款200,就是這麼多電動車,不知道身上罰款單夠不夠。」

他這一邊走,一邊故意摸口袋。

群眾的眼睛,果然都是雪亮的,一看陳浩摸口袋,嘴裡還嘀咕著罰款,那還顧得上看熱鬧啊。

前後不到一分鐘時間,原本還裡外好幾層的吃瓜群眾,全都騎上自行車跑了個沒影兒。

蘇菲菲站在原地,看他們一個比一個跑的快,生怕陳浩會追著貼罰款單似的,頓時就給捂著肚子大笑了起來。

她是笑了,可眼下這大金鏈子,一看這畫面都差點兒沒哭出來。

「交警叔叔,交警叔叔你說咋辦,那咱就咋辦,我絕對沒有二話。」

「要我給你說多少遍?我不是交警,就是這小姑娘她姐夫,少給交警臉上抹黑。」陳浩一本正經的說完,扭頭瞄了眼賓士車屁股。

「嗯這樣吧,我看你倆的車都沒大事,頂多就是蹭掉點皮,咱也別走正規程序了,這點錢你拿上趕緊走人。」

陳浩話音未落,就從兜里掏出5塊錢,朝大金鏈子遞了過來。

「交警叔叔,你是認真的?」大金鏈子看看5塊錢,看看陳浩吃驚道。

「幾個意思?5塊錢還嫌少啊,身上就這麼多錢,愛要不要。」

「要要要,咋可能不要,錢雖然少的像打臉……我開了這麼多年車,都是給交警罰錢,還是頭回見到回頭錢兒。」

「哎等等,想要錢也行,咱先把話說清楚。」陳浩見他伸手拿錢,快速把錢收了回來。

「交警叔叔您啥意思?不會給我5塊錢,再罰我500塊吧。」

「滾蛋少在這兒貧嘴,你一旦拿了這錢,就等於追尾的事和解了,明白吧?」

「明白明白,反正我也占不到你便宜,給5塊錢總比罰500強,從交警手裡要5塊錢,都夠我吹牛吹一輩子的,那交警叔叔這錢……」

「哦這錢給你吧,還有我身上這衣服,也順便送你做個紀念吧。」陳浩這說話間,就脫下外套跟前一起,全塞到了大金鏈子懷裡頭。

這時,大金鏈子猛的一愣,看看懷裡的交警衣服,再看看衣服上的5塊錢。

「不是交警叔叔,您把衣服給我,回頭怎麼罰別人錢?」

「兄弟哈哈,我再跟你說一遍,哥們兒不是交警,就是她姐夫。」

「啊?那你這衣服……」

「哦這衣服,旁邊勞保店95塊錢買的,你手裡那5塊錢,就是人找給我的零錢。」

「好啊你小子,竟然冒充交警糊弄我……」

「哎孫子,少跟爺爺耍橫的,你剛才可是親口同意和解,還承認對菲菲吹口哨耍流氓,我這拿手機錄著音呢。」陳浩蹭的掏出手機,指向他鼻子道。

要不咱到派出所聊聊?問問人家警察同志,看大庭廣眾耍流氓盤不判刑,反正我是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承認自己是交警,還一直跟你說不是交警來著。」

「行行行,哥們兒認栽,咱們等著瞧!」大金鏈子惡狠狠的,把衣服和5塊錢摔到地上,開上賓士跑了個沒影。

這時,陳浩看看蘇菲菲,又見蘇菲菲朝自己看過來,倆人全都噗嗤樂了出來。

「老公,你真厲害!」蘇墨雪的聲音。

「小雪?哈哈你怎麼才過來,好戲都演完了。」陳浩見蘇墨雪拍著巴掌,還面帶微笑的走過來,頓時便在心頭樂出了一朵花。 「有些亂,不過地方夠用了,那個綠色的是恢復身體用的,紫色的是增強體內的,陣眼在旁邊,放入荒石即可了」古狼跟趙信介紹道。

這不是趙信第一次見到弟子的房間了,上一次見到的就是自己殺掉的那個冷武的冰川房間,雖然這裡和冷無的房間不能比,不過這裡看起來卻十分的舒適,趙信感覺很滿意。再看白澤和姒萌萌則滿眼的羨慕之意,在這罪孽學府中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她們想不羨慕都難。

「好了,你就在這裡吧,我們先走了」古虎也是一個急性子,似乎不願意再多等了,準備轉身就離去。

「那她們就交給你了」臨走前,趙信還是忍不住囑託道。

「放心吧」古虎揮了揮手,算是做了臨時表別,而古狼也跟趙信打著招呼,跟了上去。白澤於姒萌萌回頭看了趙信一眼,相視點了點頭,緊跟古虎古狼的步伐遠去。

送走了幾人之後,趙信提著的心也安穩了下來,這或許就是所謂責任的擔子,卸下了擔子之後趙信終於能安心的開始自己的修行了,將自己的封印完善。

自己現在擁有冰火兩種血脈,目前要做的就是將兩個血脈融入到封印之中,這樣的話使得原本沒有任何攻擊性的封印威力更加的大了。依照穆胖子所言,封印是自己的專屬,那樣的話自己想要在裡面加入任何的東西都是可行的,只不過這件事情沒有人實踐過,趙信也只能自己摸索著來。

「煉體的,恢復的……」趙信在房中的那個陣法面前走了一圈,最終選擇了紫色的煉體陣。坐在陣中之後,趙信拿出一些荒石放在左側一拳大小的陣眼之中,頓時陣法之內紫芒大盛,將整個房間映射的十分的耀眼。

在陣法被激活的一瞬間,趙信頓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要被撕裂了,皮膚全都崩裂,鮮血四溢,趙信就勢脫下了衣衫露出精壯的身體。隨後這股壓力越來越大,就連眼珠都已經布滿了血絲,感覺下一刻就會崩開。這下別說完善封印了,就連生存都是個問題了,但是當趙信想要起身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被這股壓力壓制著,根本就起不來。

「怎麼辦?」趙信心中登時便亂了,自己的做法絕對是有些冒失了,但是現在不是埋怨自己的時候,只能想辦法堅持下去,自己可不想再重塑一次身體。因為身體就像是一個生靈一樣,越熟悉越好,每一具新的身體都需要用時間來熟悉。這個時間跨度還說不準,有可能是幾年,有可能是十幾年,也有可能是一輩子。所以,趙信不想自己剛剛適應的身體再次失去,那樣的話自己的境界可能會再次滑落,這對自己來說可是致命的打擊。

「喝」

想到這,趙信大喝一聲,血脈根源的精血洶湧而出,化為無盡的力量,來撐住自己的身體,冰精氣內放,將心脈凍住,讓自己生存能力加強。隨後恢復自己的破損的身體,並努力控制身體起身。

而這一切說起來簡單,想要做到的話卻十分的困難,光是自己的不斷破裂的冰晶就消耗著大量的精血,而修復身體也要精血,掌控身體起身也需要精血。所以說趙信現在時刻都需要精血,而自己的精血很快就出現了竭盡的狀況。被逼無奈趙信只能選擇暫時不去管被摧殘的身體,只護住心脈,想辦法脫離這個陣法。

足足一個時辰,趙信幾乎是毫無進展,並且這股壓制還在不斷的增大,敵盛我衰趙信越來越難抵抗,眼看就被逼入一個死胡同當中了。

「怎麼辦?」趙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倒霉,每次修行都要出點事情,並且不出則以,一出事就要危及生命。何曾幾時趙信認為天道已經放過自己了,但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找回來了,並且事情的引發源越來越小。這次只是進入了一個相對安全的修鍊陣法,沒想到都會這樣,簡直就是一個饅頭也能引起一場血案。

「嗡……」

趙信已經能夠聽到自己的身體發出不堪重負的嗡鳴聲了,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自己只能「重回老路」,那個結果是趙信不想看到的,現在只能進行殊死一搏了。

「拼了」

趙信將體內所有的精血集中在一起,冰火交融,吞噬血脈和融合血脈時開啟,精血瞬間就消耗了五分之一,加上之前所消耗的,只剩下不足六分之二的精血量了。趙信這麼做其實就是一個找死的做法,冰火雙脈自古就勢不兩立,而吞噬血脈和融合血脈原本代表的是玄囂和昌意。雖然血脈之間並沒有什麼太多衝突的地方,但是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兩者原本各司其職在趙信的體內,互不相干,但是現在同時出現,就難免對起衝突了。

萌妻送上門:BOSS,請簽收 血脈的相互衝突是非常嚴重的,這也是趙信為什麼擁有四個血脈卻不敢融合在一起,一個是因為靠不上邊,另一個也是最重要的,那完全就是水火不容。如果兩個不相干的血脈強行融合在一起的話,只能產生強大的衝擊波。當然這個衝擊波不是用來對敵的,而是來自毀的。而現在就是要自毀,自己就是要憑著這能夠自毀的衝擊波,將自己脫離這個陣法之內,這也是趙信目前能想到的,唯一最有效的辦法。

這原本只是趙信自己的一個想法,但是效果有些出乎自己的所料,因為自己才將冰火雙脈的精氣外放,冰火精氣就立刻出現了排斥的現象。隨後這種能量碰撞無限擴大,天地間的震顫越來越嚴重,房中的能量平衡被打破,巨大的衝擊波瞬時爆開,趙信首當其衝收到了能量的傷害。

「隆」

一聲悶響在陣中響起,趙信的胸口一癟,雙眼布滿了血絲,身體皮膚如同被引爆的炸彈,整個爆開。並且最重要的是這股能量不僅沒有向外釋放,反倒不斷的侵蝕著趙信的身體,趙信的雙眼越來越紅,特別是陽炎眼,五芒星閃爍著金芒,異常的耀眼。(未完待續。) 眼下,天色已經黑透了。

陳浩給蘇菲菲抱著胳膊,站在這廣場邊上,看蘇墨雪拖著一襲黑色長裙走過來……

「菲菲看見沒,你姐這氣質,整個東南市都找不到第二個!」

重臨王座:國民帝少被套路 「當然了,我老姐可漂亮著呢,就是比她妹妹差那麼一點點。」

陳浩猛的一愣,低頭朝她看過來,見蘇菲菲怒著個小嘴兒,還一臉洋洋得意的調皮模樣,差點兒都沒樂出來。

嗯也對,菲菲也挺好看!

就是再好看看的菲菲,也抵不上我喜歡小雪!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看她這一身白色短裙套裝,小長腿上還套著黑色絲襪,真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清純小蘿莉。

「咳咳,老公你眼珠子,往哪兒看呢。」蘇墨雪的聲音。

「啊?哦哈哈沒看啥,沒看啥,就是菲菲剛才說你沒她好看,我對比一下。」

「哎呀姐夫你,你個叛徒……哎不對老姐,你剛才喊我姐夫什麼?」蘇菲菲剛撒嬌一半,才恍然反應過來,吃驚著盯著老姐追問。

「死丫頭,我能喊什麼,當然是喊老公了,難道你姐夫不是我老公嗎。」蘇墨雪偷偷看陳浩一眼,就抿嘴巴竊喜。

「不對啊,老姐你前兩天,還把姐夫當仇人一樣,怎麼現在都秀起恩愛了?」

「什麼叫秀恩愛,不用秀他也是我老公,那親愛的菲菲同學,你現在能把我老公還給我了吧!」

蘇墨雪這抿嘴笑著,快速瞄眼正給妹妹抱著的陳浩胳膊,就半開玩笑的拿開妹妹小手,自己摟上了陳浩的胳膊。

「行了行了,不開玩笑了,咱們今天不回家吃飯,在外面吃火鍋怎麼樣!」

「吃火鍋?呵呵好啊好啊,我最喜歡吃火鍋了……哎不是等等,老姐你幹嘛把我拽開,自己抱著我姐夫胳膊。」

「因為你喊他姐夫,我喊老公,這個理由怎麼樣死丫頭!我還沒找你的事呢,竟然逆行開車還撞車,看吃飯的時候怎麼收拾你。」

蘇墨雪這抿嘴笑著,伸手刮妹妹一個鼻尖,就又故意抱緊些陳浩胳膊,得意的邁開高跟鞋朝旁邊火鍋店走了過來。

陳浩也說話,只是任由給蘇墨雪抱著胳膊,看看旁邊嘟著小嘴的蘇菲菲,再想想她姐妹倆剛才的對話……

「小雪,你剛才吃醋了?」陳浩忍著憋笑,邊走邊看她道。

「笨蛋,你可是菲菲的姐夫,整天都跟小姨子黏糊,也不怕人笑話。」

「哎哎哎小雪同學,咱可不許打岔的,我問你有沒有吃醋,幹嘛跟我說這些。」

「陳浩你呵呵,是是是,你老婆承認吃醋了,這總行了吧……以後再敢給菲菲抱胳膊,看過幾天怎麼讓你難受!」

陳浩聽到這兒,就沒再說話,只是美滋滋的點了點頭。

小雪說的過幾天,顯然是她來例假的事,因為再過幾天,她的例假就該結束了。

難道小雪她,也在期待第一次的洞房花燭夜嗎?

「老姐,姐夫你倆吃吧,我回家了。」蘇菲菲的聲音。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嗯?菲菲你剛才不都還說,最喜歡吃火鍋的嗎。」陳浩猛緩過神兒,就站在火鍋店門口,盯著蘇菲菲皺了皺眉頭。

「是啊菲菲,你又刷什麼小孩子脾氣,大不了姐姐不罵你了還不行嗎。」

「哎呀老姐,人家不是怕你罵,反正早就給你罵習慣了……嗯哦對了,我姐夫剛耍了那個大金鏈子,咱還在旁邊吃火鍋,萬一找人報復咱們怎麼辦。」

這時,蘇墨雪輕啊了聲,抬頭就朝陳浩看了過來。

「老公也對,要不咱換個地方吧,那大金鏈子看著不像好人。」

「他不像好人?我就是好人了……哦不是,我是說你們身邊有個退伍軍人,還用怕他一個小流氓?」

「行了行了,咱們就在這裡吃,大金鏈子不來最好,要敢帶人過來找茬,那今天的飯錢就有人出嘍。」

陳浩嘴裡是這麼說的,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他別的本事沒有,但要論起來打架……這麼多年的當兵經歷,曾經靠射擊、格鬥拿下一級軍士長的頭銜,真就不是火車吹的。

還有就是蘇菲菲,她所謂的害怕別人報復,陳浩是太清楚什麼意思了。

菲菲,我知道你喜歡我!

可我是你姐夫,也真的喜歡你老姐,咱倆根本不可能的!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抬頭朝蘇菲菲看過來一眼,見她還嘟著小嘴不吭聲,絲毫沒有進火鍋店吃飯的意思。

他現在就算是個傻子,也明白蘇菲菲現在生氣,是因為小雪剛才拽開她胳膊,自己抱上了他的胳膊。

於是眼下這時候,陳浩也沒多說什麼,伸胳膊摟上蘇菲菲的肩膀,裝作沒事人一樣邁開了步子。

他也沒看蘇菲菲的表情,更沒敢看蘇墨雪,反正蘇菲菲這丫頭沒再多說什麼,只是乖乖的跟隨上了自己腳步。

哈傻丫頭,果然是在吃醋!

你們姐妹倆,這吃起醋,我怎麼還有點小得意?

陳浩在心裡樂著,左邊給蘇墨雪抱著胳膊,右邊摟著蘇菲菲的肩膀,剛走進火鍋店就注意到一雙雙眼珠子……可勁兒盯著自己看。

火鍋店,三個小時后。

這頓火鍋是怎麼吃完的,陳浩完全沒有一點印象,光是知道自己喝了好多白酒,甚至是為什麼喝酒都忘了。

眼下他光是知道自己,正給蘇墨雪還有蘇菲菲倆人,一個攙著一個胳膊往火鍋店外面走。

陳浩感覺頭重身子輕,滿嘴裡頭都是酒精味兒,耳朵也不怎麼好使了,光是聽小雪埋怨自己,說幹嘛喝這麼多白酒。

菲菲好像還在幫自己辯解,說今天教訓了大金鏈子,是她蘇菲菲的大英雄,多喝一點沒關係。

然後,陳浩就感覺自己給她倆塞到車上,什麼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反正時間挺長的。

眼下,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白花花的天花板,還聞見一股子嗆鼻的消毒水味兒,忙就折身坐了起來。

「嗯?我怎麼在病房裡頭!」陳浩看病房裡沒人,自己手面上還打著點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