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小雨可沒那麼傻,就在二哈即將砸中蕾娜把她手廢掉的時候,小雨後發先至再次抓住二哈硬生生止住了下墜的慣性。

不過小雨可沒那麼傻,就在二哈即將砸中蕾娜把她手廢掉的時候,小雨後發先至再次抓住二哈硬生生止住了下墜的慣性。

「真是個有趣又刺激的遊戲,什麼時候小希露要是不聽話了就讓她體驗一下好了。」楚雲腹黑的想著。

酒店裡正在專心煉藥的希露突然打了個噴嚏,好不容易快要做好的藥劑頓時脫手而出……

小雨將二哈的「屍體」丟到地上,士兵們想要上前抓住它卻害怕小雨不敢靠近。如此龐大的魔物,要是不小心發狂他們的小身板肯定要被撕碎。

蕾娜知道這是楚雲的寵物,更清楚楚雲的實力,看到士兵不敢上前乾脆拿起鐵鏈走上前去將變回人形的「野狼」捆成麻花。

「沒想到蕾娜你的捆綁技術如此高超……不過他是德魯伊會變身術,你還是儘快把他關到牢房鐵籠里比較好。」楚雲友情提醒道。

「嗯,我會好好盯著他的。」蕾娜繼續說道,「楚雲你放心,我會向城主稟報你的功勞,到時候會給你抓捕野狼的賞金的。」

「這傢伙真是野狼?怎麼這麼容易就被你給抓到了?」楚雲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夜宴組織這麼多年來都沒出事,怎麼蕾娜一來就被抓?這未免太過巧合,說不定還是個陷阱。

「抱歉,具體的情況我不方便向你透露,等審問完后把夜宴的人全部抓住后我再告訴你詳細的情況。」蕾娜現在畢竟公職在身,不能對外泄露太多機密。

「你自己小心點,抓了野狼,夜宴的其他人想必不會輕易罷休。」

楚雲看了眼周圍,倒是沒有發現可疑的人。

「我是個孤兒,又沒什麼朋友。他們想要報復我的話就儘管來吧,正好把他們全都抓住!」蕾娜有些心酸的說道。

蕾娜沒想到孤家寡人居然也成了自己的一大優點。

昨晚夜宴襲擊士兵隊長后,城衛軍就有些人心惶惶的,生怕下一個輪到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城衛軍對夜宴的追捕行動有些敷衍,好在蕾娜這個新生力量扛起了重任。

蕾娜還想再說些什麼,這個時候一群城衛軍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其中不少人還攜帶著弩箭,看到小雨後紛紛將武器對準它。

看樣子應該是把小雨當作入侵的魔物了。

「等等!不要攻擊!」

蕾娜急忙制止這些士兵,倒不是擔心小雨受傷,而是怕這些士兵會被團滅。

「蕾娜,這是怎麼回事?」一名身穿長官鎧甲的男子走了出來。

從鎧甲上的徽章來看,他的職位似乎比蕾娜高上一級。 「艾薩克大隊長,這位是幫助我們抓捕到逃犯的楚雲先生,獅鷲是他的寵物。」蕾娜上前解釋。

艾薩克看了眼楚雲,又看下對自己虎視眈眈,隨時都有可能撲過來將自己撕碎的獅鷲。

小雨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主,在磐石山的時候,那些敢用武器指著它的冒險者不知道被它殺死過多少個。

若不是楚雲吩咐過不能亂殺人,這些士兵怕是已經血濺當場。

艾薩克作為領頭人,承受的壓力更大。

雖然內心慌得一比,不過艾薩克表面上還是一臉平靜。

「塞卡城內禁止大型寵物外放,你還是先收起來吧。」艾薩克雖然不認識楚雲,不過考慮到對方的寵物都這麼強了,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吼!」

「鏗~」

小雨聽到這話憤怒的朝著他吼了一聲,艾薩克手中的長劍應聲而落。

艾薩克雖然是大隊長,不過等級其實和蕾娜差不多,只有Lv27級,在面對Lv35的領主級魔物時真要打起來毫無勝算。

「小雨,你先回去吧,嚇到小朋友可就不好了,呵呵。」楚雲揮了揮手,小雨瞬間化作白光消失不見。

眾人鬆了口氣,有這獅鷲在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

這聽起來似乎有些誇張,可當一個人真的站在四米多高的獅鷲面前時,就不會覺得這有任何誇張成分。

被楚雲稱作小朋友的艾薩克急忙撿起地上的長劍,臉上滿是尷尬之色。

此時小雨被收回,他反倒是硬氣起來了,不滿的對楚雲說道:「你已經違反了塞卡城的治安管理法……」

蕾娜不等對方說完上前攔下對方:「艾薩克,楚雲他是為了幫我抓捕犯人才召喚寵物的。」

聽到這話艾薩克不滿的瞪了蕾娜一眼:「蕾娜,別以為你有城主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城主現在自身難保,以後的路可還長著!」

艾薩克是副城主的人,對於蕾娜這個新上任的中隊長帶有不小的敵意。

「城主不會有事,我會把夜宴盜賊團的人全部都抓來!」

「而且就算要懲罰楚雲,也是我來!你還是管好自己的手別伸太長,免得長劍連都握不住。」蕾娜的態度和以前那個被排擠被當作魔女的時候判若兩人。

其實這些士兵雖然對蕾娜的名號有些擔憂,不過更多的還是尊敬,守護塞卡城戰鬥的時候沖在第一線的不是那些職業者和冒險者,而是他們這些士兵。

蕾娜用自己的行動守護了塞卡城,救下了許許多多士兵的生命,這讓她在士兵中有著極高的威望。

蕾娜在發現士兵們對自己的態度后不由信心大增,對於抓捕夜宴的決心也變得更加堅定起來。

艾薩克聽到蕾娜的諷刺惱怒不已,不過他這次來還有其它目的:「他交給你來處理沒問題,不過為了防止這逃犯逃走,還是先交給我吧。」

蕾娜有些警覺:「這是我抓到的逃犯,你是要搶功?」

「哼,這點功勞我才不會和你搶。我是大隊長,我的部下都是精英,由我帶回去比較安全不至於滿街亂竄。」艾薩克看了眼地面上的罪犯強硬的說道。

蕾娜卻不吃這套:「我的中隊直屬於城主大人麾下,你沒有資格管我。我會把犯人親手交給城主的,你若是有意見的話就去找城主大人理論去。」

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艾薩克做夢也想不到,被稱作魔女、被處處排擠的蕾娜居然會變得如此強勢。

艾薩克揮了揮手,士兵們上前將蕾娜等人團團圍住,似乎準備動手搶人。

他看了眼楚雲說道:「閑雜人等不要在這裡妨礙公務。」

楚雲有些無語,他皺起眉頭問道:「蕾娜,他為什麼這麼執著於這個逃犯,難道他知道逃犯的身份?」

「這次的任務十分隱秘,其它隊伍應該不知道才對。」蕾娜的心中也有些疑惑。

楚雲繼續問道:「這傢伙貌似不把城主放在眼裡?現在城裡是什麼情況?」

蕾娜嘆了口氣:「城主大人在之前的魔物入侵中受了重傷,這段時間其實大部分都是副城主在管事……」

周圍的民眾此時已經被士兵驅趕到遠處。

艾薩克聽到兩人的對話,毫不掩飾的說道:「我當然知道他是夜宴的人,城主成立獨立隊並且任命你為隊長,若不是為了夜宴盜賊團還能是為了什麼。」

金庫失竊后大部分人都已經站到副城主這邊,現在若是副城主提前一步將夜宴的麻煩解決,到時候恐怕塞卡城就沒有城主什麼事。

蕾娜的心中沒有太多想法,她只是想要報答城主的知遇之恩抓住夜宴盜賊團。

此時的情況有些不容樂觀,艾薩克是大隊長,手底下的三名中隊長正往這邊趕來,而且士兵的實力、數量和武器裝備都更加精良。

雖然城衛軍之間的內部戰鬥不會真打起來,但是想要保住逃犯不被搶走卻是不大可能。

艾薩克對於逃犯勢在必得,不過當他看到楚雲依舊沒打算離開的時候有些不淡定了。

「你叫楚雲是吧?這裡是塞卡城,就算你實力強大,若是再不離開的話,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艾薩克以為楚雲是馴獸師之類的職業者。

即便懼怕獅鷲的強大實力,但只要先行擊敗楚雲的話寵物再厲害也沒用。

現在雙方距離很近,他有把握在一瞬間將面前的年輕人擊倒,法系職業者的近戰能力可弱的不行。

「我沒聽清,你剛才說什麼?」楚雲笑了笑來到艾薩克面前。

艾薩克強忍怒火再次說道:「若是再不離開的話,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是這句,再往前一小句。」

艾薩克皺起眉頭:「就算你實力強大……」

「沒錯沒錯,就是這句,這句話我愛聽。」楚雲來到艾薩克面前直視對方。

「既然知道我實力強大,那就別再為難自己了。」楚雲輕輕的拍了拍艾薩克的肩膀,隨後朝著逃犯走去。

萌妻還小,墨少請關照 落堂春 艾薩克還想說些什麼,可是很快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

「噗通」一聲,艾薩克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朝著跪了下去。

白光亮起,小雨再次出現。

楚雲騎上獅鷲順手把不解的蕾娜也拉了上來,等到兩人坐好,小雨那鋒利的爪子再次抓住逃犯騰空而起。

「逃犯是我抓的,人我就帶走了,不服的話歡迎來搶。」

看著楚雲囂張離去的身影,艾薩克氣得發抖。他猶豫了許久,最終還是放下了從士兵手中奪來的弩箭。

「走著瞧!」 「楚雲,這樣真的不要緊么……」蕾娜身為城衛軍的人,看著底下因為獅鷲的出現陷入混亂的塞卡城有些不安的問道。

「沒事的。」楚雲漫不經心的說道,「反正你是城主的手下,有什麼事他會幫你扛著的。」

「……」

「你現在要去哪?城主府?我送你過去吧。」楚雲繼續問道。

「不,還請你帶我到雷克斯大隊長那邊去,他也是城主非常信任的人。」蕾娜說出了一個楚雲有些耳熟的名字。

「雷克斯好像和雷蒙子爵有點關係吧?」

蕾娜點了點頭:「雷克斯是雷蒙子爵的大兒子,目前在城衛軍擔任大隊長。現在城主重病在床,還是先審問完再向他彙報吧。」

蕾娜指了個方向,楚雲讓小雨朝著目標位置前進。

小雨的速度很快,驟然加速之下坐在前方的蕾娜不由往後靠去緊貼在楚雲身上。

今天的蕾娜可不是穿著冰冷的鎧甲,楚雲看著蕾娜粉嫩的脖頸不由吞了吞口水,差點沒忍住咬下去。

年輕貌美的少女血液可是吸血鬼的最愛。

「對不起,沒撞疼你吧……」蕾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唔,沒事,我身體結實的很。」

楚雲的嗅覺很強,坐在蕾娜身後可以聞到她身上散發的體香。

「也不知道她用的是什麼款的沐浴露,或許可以推薦給小希露。她整天在草藥堆里身上都是難聞的草藥味。」楚雲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自己的傻徒弟。

另一邊的蕾娜則是回想起剛才楚雲把她拉到獅鷲上的舉動,不由奇怪的問道:「楚雲,你不是鍊金術師么?怎麼力氣也這麼大?」

「這個嘛,其實我魔武雙修。」楚雲指了指背後基本沒發揮出任何用處的長劍說道。

這把火焰流光劍實在是太憋屈了,被打造出來這麼久都沒能派得上任何用場。

蕾娜有些羨慕的看了眼火焰流光劍,身為一名騎士武器和鎧甲是最為重要的夥伴,可是她的夥伴已經快要撐不住了,騎士長劍上滿是缺口和裂紋。

雷克斯所在位置距離不遠,兩人閑聊間小雨就已經來到目的地。

「剩下的事我不方便參與,你自己小心點吧。」

「好的,謝謝你!」

楚雲將小雨收進寵物空間,隨後返回酒館,他還有好多事要做沒空在這瞎逛。

看著楚雲離去的身影,蕾娜的神情有些複雜,這一次又是楚雲幫助了自己。

如果不是楚雲別說是從艾薩克哪裡逃走,就連這「野狼」或許都抓不住。

想到這裡,蕾娜一把拉住鎖鏈將野狼拖走,今天必須從他口中找到失竊的金幣!

————-

另一邊的楚雲回到了酒館,此時的希露已經成功製作出了一瓶賣相稍微好些的體力藥劑。

看到楚雲回來希露急忙上前邀功:「老師你看,這是我製作的藥劑,比之前的好多了!」

現在希露使用的是高級設備,要是還和以前一樣那才有問題。

楚雲看了下藥劑的屬性點了點頭:「還不錯,繼續努力努力就能賣錢了。」

「可是我覺得……現在這瓶藥劑和市面上的已經差不多了啊?」希露有些沮喪的說道。

「這可不行,要賣就賣品質高級的藥劑,如果連最簡單的體力藥劑都達不到要求的話,以後其它藥劑是不可能做的好的。」楚雲從空間里取出一大堆體力藥劑的素材交給希露。

「花費十倍時間製作出來一瓶品質好的藥劑,價錢往往不止十倍。」

看到希露有些失落,楚雲取出一瓶魔力藥劑問道:「你知道今天這種魔力藥劑一瓶賣出去多少錢么?」

希露搖了搖頭,高級藥劑的價格她並不清楚,那離她太遙遠。

楚雲伸出一個手指,希露猜測道:「一枚金幣?」

「有點接近了。」

「難道是十枚金幣?!」希露瞪大了眼睛問道。

「一瓶的價格只有一枚,不過……是紫金幣。」

「這麼貴!?」 皇上,非禮勿擾 希露不由咂舌,心中再次燃起煉金之魂。

只要做出一瓶這樣的藥劑就足以抵得上她辛苦冒險一整年了都。

不過楚雲卻打斷了她的熱情,對著她和剛從房間出來的希爾說道:「今晚帶你們到貴族家吃飯,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吧。」

如果是普通貴族家楚雲可不會這麼重視,現在既然要把希爾寄養在雷蒙家那就得重視一些。

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艾薇兒不喜歡希爾的話,楚雲也不勉強、

「呀~老師你要帶我們去誰家吃大餐啊?難道他們的飯菜做的比老師還好吃?」希露有些期待的問道。

楚雲打算等到晚飯過後真正決定了再告訴她們,萬一不合適的話到時候也不用白高興一場。

「今天順手救了個人,她父親十分感激我,所以邀請我去他家吃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