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幾種藥材倒也不必著急於一時,眼下單是這十數種五階靈藥靈草,便足夠秦墨花上數年的時間來處理。

不過這幾種藥材倒也不必著急於一時,眼下單是這十數種五階靈藥靈草,便足夠秦墨花上數年的時間來處理。

而在此,尚有一重要的藥材更需要秦墨培育。

六階的『佛心草』。

當初秦墨得到此草時,便一直以『青木靈力』培育,隨著『青木靈力』的修鍊提增,靈力的品質越純,培育的『佛心草』也就越快越濃郁。

如今這株六階的『佛心草』,經過秦墨十幾年從不間斷的苦心培育,眼下已經有近三十年的葯期,靈性也大有滋增。

不過三十年的葯期尚且不足夠作為主葯的藥引,因此還需要培育。

不過自從煉化『青燈』之後,秦墨發現靈力修鍊越來越精純,厚煉,而且青木靈力隱隱約約更因為煉化『青絲』,有一種奇特的『療育』之效,在增育藥草方面,更是有助增藥草吸收青木靈力之妙,提增藥草吸收的量和質,培育的速度更比以前快了不少。

如此,一邊製作藥材,一面修鍊,修鍊時不忘培育『佛心草』,對秦墨來說,時間充足得甚至有些不夠。

經過近半個月的提煉,『玄陰草』總算提煉出一絲草靈,攝入藥瓶。

又是半個月的製作『琉光紫微葉』。

再是半個月煉化『鳳仙芝』中的火之葯靈。

一個月製作『焰鐵侏草』。

三個月將『青茭北棠』細磨完成。

三個月采『琉光紫微葉』葉上的葯之靈性。

……

轉眼間,竟又是五年匆匆從指尖流逝而去。

十年時光。

匆匆,有如一瞥當下。

秦墨對時間已經完全失去了概念,每天瘋狂的修鍊,製作藥材,忙得前後不停,根本沒有一刻時間閑靜下來仔細去想一想所謂的人生?

他的人生,

很簡單。

修鍊!強大!走向星域世界。

而這一切以前很遙遠。

現在似乎已經觸手可及。

只要修鍊到『元嬰境』,便能夠抵住星域的『無空力』,可以藉助法寶,在星域之中穿行。

如此便可以離開這顆星球,前往更高階的星球,見到真正的修鍊世界,修鍊星球。

又想遠了。秦墨立即掐斷腦子裡片刻的遐想,迅速煉化手裡的五階靈草『雪貝青羅草』。

如此,又經過不知幾年時間。

秦墨總算將身上的五階靈藥靈草大部分製作完成,至於少部分,則是需要與其他靈草靈藥配合調製的,還需要去尋找其他靈草靈藥。

把手裡最後一株五階靈草『紫絮八角葉』製作完成,這個時候,秦墨猛然鬆了口氣,饒有閑心觀察四周變化。

如今魔氣的稀散程度已經從先前的百里迅速縮至了數里,除了『幽淵』之中的魔氣尚且濃郁之外,『幽淵』之外的魔氣幾乎已經如退潮后的潮水,露出整片沙漠表皮。

而前後十年的放養『煉化』,『魔魂』如今的變化更是肉眼可觀。

『魔魂』原本已經凝實的魔氣之體,如今已經徹底實化,魔氣凝化,有如由鐵水澆鑄而成,不再只是一團看上去像是濃霧般的霧影。

伸手摸在『魔魂』的身體上,觸感真實,有如摸在人身上一般。

此外,『魔魂』的實力也達到了一個大的得升。

雖然秦墨也不確定『魔魂』眼下究竟修鍊到了什麼實力水平?不過『魔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的的確確突破了一個『台階』。

不僅如此,『魔魂』手裡的『虛影魔刀』如今也已經凝鍊成實,『魔刀』約有掌余寬,三尺余長,刀體並沒有弧度,筆直的刀身和刀背,看上去像是廚房裡用來砍骨頭的菜刀。

發出藍色靈光的『魔刀』刀體外,纏繞著一圈圈奇怪的黑色魔氣,魔氣滾滾繚繞,從刀中迸發出一股切膚裂肉的霸道鋒芒。這霸道鋒芒是從刀體之中散發出來,給人一種極盡狂暴的氣息,甚至有種『噬戰』之意。

除了『魔刀』的變化,更大的變化便是『魔瞳』。

如今『魔瞳』經過這十年的煉化,徹底與『魔魂』融化成為一體,『魔瞳』之中的藍色瞳光,靈敏異常,即使是在這濃郁的『魔霧』之中,也能夠清淅的觀出幾里之外,若是在外面,更是能夠看觀出數十里。

『魔瞳』入眼,秦墨雙眼立即裹上一層藍色靈膜,眼睛往濃郁的『魔氣』之中看出去,濃郁的『魔氣』在『魔瞳』的雙眼中,清淅有如被洗過一般,絲毫沒有任何霧狀。

四周數里之內的一切盡觀紋在目,五裡外一隻僅有米粒大小的『金尾火蟻』都被眼睛清淅的捕捉到,而『金尾火蟻』尾上的七道火紋,同樣清淅的呈現在眼中。甚至七星外的一條銅環小蛇也同樣逃不過『魔瞳』的捕捉。這條銅環小蛇已有二階,穿行的速度奇快,不過小蛇身體上的蛇鱗縫隙,『魔瞳』都可以看清楚。

秦墨觀察著四周的一切景色,忽的眼睛微微輕眯,第一時間身影一閃,四周滾滾陰氣迅速縮小,化成一枝黑幡,最後被秦墨袖袍一抖,捲入袖袍下,同時,其他幾道靈光也迅速被『納儲袋』收下,做好這一切后,秦墨身影一閃,便化作一道青光,朝著幽淵深處疾遁而去。

就在這個時候,懸浮的百丈玄玉天棺此時也跟著變化,竟迅速縮小,同時跟在了秦身後。

秦墨意外之餘,怪怪一笑,將此棺也迅速捲走。 雖說秦墨現在也不知道玄玉天棺之中究竟封印著什麼?不過到目前為止,此棺並沒有給自己造成太大傷害不說,反而還救了自己幾次,說起來此棺倒也似乎大有幫助。不過秦墨也並沒有要感激此棺,依然對此棺懷著几絲芥蒂。

此棺如今像是吸血鬼一樣纏在他身上,不知道此棺究竟想在他身上得到什麼?

想了想,秦墨將這念頭掐斷。繼續向淵中遁去。

眼下秦墨並不著急第一時間離開此淵,經過這十年的煉化,此淵中的魔氣如今已經淡很多,魔氣中的威壓即使不需要『魔魂』依附,秦墨以自身也能夠承受住。

秦墨所化青光在魔氣中快速遁行,一對湛藍的雙眼靈敏的觀察著前方的任何動靜。

向前遁出約三十里后,青光停了下來。

秦墨站在地上,稍是一遲,便立即召喚出『魔魂』,『魔魂』迅速煉化四周的魔氣,抵擋空氣中越來越沉重的魔氣威壓。

不僅如此,魔氣中的氣息越來越強。

稍是一遲,秦墨再次召出『玄玉天棺』,『玄玉天棺』先是在秦墨面前半浮,過了片刻,此棺才一下衝上半空,迅速漲得百丈大小,遽爾,此棺開始繼續煉化魔氣,對於魔氣中這道強大的氣息似乎並沒有過多在意的意思。

這道強大的『氣息』倒似乎覺察到了『玄玉天棺』的存在,隱隱約約傳出一股不安的情緒,不過,僅僅只是數日後,這道『氣息』便沉靜了下來。

秦墨見『玄玉天棺』和『氣息』似乎並無要交鋒之意,稍是一猶豫,便也不再多遲,繼續埋頭修鍊。

如今秦墨總算勉強參透『魂魄』生『種』之意,三魂七魄修鍊尚算小有成就,但即使秦墨領悟了這此間其意,但要做到,還是非常困難。

兩個月後,秦墨睜開眼睛,眼中閃過几絲茫然。

「『元嬰』一境,確實比金丹修為要難上太多啊。一步青雲上天,這一步,甚至遠比走百步的結丹更難。金丹直接可以凝結靈力,強行結成『靈丹』,而元嬰之玄妙,其中意境,當真是難以堪破啊。這也難怪,整個帝國十幾億人口,能夠修至『元嬰』以上的,也區指可數。」秦墨暗暗輕嘆數聲,稍遲,話不多說,再次閉目潛煉。

三魂聚,七魄凝,『魂魄』相生……

如此,竟已是兩年時間過去。

這天,秦墨從坐定中睜開眼睛,眸中神色凝沉,似乎有一絲疑慮在眼中跳動。大半天後,秦墨恍恍頭,哀嘆一聲,似乎並沒有想通透的樣子,像極了小猴子對未知事物的不解神態,抓耳撓頸。

而接下來的大半年時間裡,秦墨時不時便會作一副苦思躊躇之態。

直到大半年後,秦墨似乎才參悟通透某些玄妙之意。

「應該是這樣了?」秦墨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當下盤腿而坐,從懷裡取出一瓶水白色的水晶瓶子,再從水晶瓶子之中倒出一滴水白色的晶瑩漿液,此漿液正是他先前從『玄陰草』之中提煉出來的『靈漿』。

將此『靈漿』以青木靈力包裹,然後托於頭頂半寸之上,這個時候,秦墨雙眼一閉,神識沉煉,青木靈力立即散開,『靈漿』便懸浮在頭頂半寸高度,並沒有再落下。屆時,秦墨立即神識涌動,三魂先聚,七魄再凝……

一盞茶的功夫后,秦墨立即往頭頂一拍,輕喝一聲,頭頂頓時浮現出一股奇異吸力,浮在頭頂的『靈漿』立即如同熱鍋上的水珠,不斷的滾動,『靈漿』之中散出一絲絲的奇怪水絲,水絲落在濃密的頭髮上,很快便從頭皮浸入頭頂。

屆時,秦墨立即感覺到一股奇異的『陰寒』之氣在頭頂散開,彷彿頭皮都被凍得發麻。

不過手上動作卻絲毫未停,秦墨再次厲喝一聲,神識瞬間浩蕩而起,如今他已將《煉神術》修鍊至第二層,【神獄】第一層『神印』已經修成,神識之力,看似無形,但卻可以令撕裂鋼板。

也就是說,即使不需要動用靈力,不需要動用法寶,僅僅只是看著鋼板,隔空以神識之力侵壓而下,鋼板便會被直接撕裂。

普通人被這道神識之力鎮壓,瞬間能爆腦而亡。

無形的神識壓在四周二十丈內的空間,彷彿空間變成一個離奇的真空。

與之同時,在秦墨腦中深處,此時正上演著肉眼無法觀看的變化。只見三道白影先是相互融化,化成一團白光。七道黑影隨後融化,化成一團黑光。白光先是緩慢與黑光相近,最後兩光相遇,白光與黑光開始逐漸融合。

這變化持續約有一柱香的時間,最後黑白兩團靈光徹底融合。就在融合的一瞬間,秦墨眉頭稍動,疾疾一引,只見四周忽的飄出無數青光,青光如同被揉碎的青砂,從飄出后,迅速融入於黑白兩團靈光之中。

而在黑白兩團靈光融合之時,一股陰寒之氣伴隨而下,原本黑白兩團靈光對青光尚有些逆拒,不過在『陰寒之氣』的作用下,黑白兩團融合的靈光最後逐漸開始融化青砂。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青砂融入於黑白兩團靈光的量越來越多,黑白兩團靈光先前的混合之色,漸漸地被青化。

直到最後,徹底化成了一團青光。

此青光有如揉和的麵糰。

這個時候,秦墨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睜開眼睛,臉上久久的浮過一絲喜色:「成功了!」

「這只是『凝嬰』初期,最多只是你參悟了『種子發芽』最必要的『土囊』之要,將『魂魄』煉化成了一團供養的『土囊』,但要『生種發芽』,凝結出真正的『元嬰』,還漫長得很。只是算得上把半隻腳掌踏在『元嬰』的門檻上,最多,你現在僅能算是『破門』了,根本不算成功。你現在最多就像是看見了肥美的燒鴨,甚至能夠聞到烤鴨的香味,但烤鴨還掛在烤爐里,你要吃到,還得等。」『殘魂』不介意點醒秦墨。

「嘿嘿,只要有肉吃,我的耐心能讓你懷疑人生。雖然只是剛剛堪破,但對我來說,也是難得的一小步啊。破了『元嬰』的門,接下來,就是進門了。而且即使僅僅只是『破門』,我也能感覺到實力小增一截,金丹後期修士對我來說,再無任何威脅。」秦墨嘖嘖嘿笑。 如今經過十多年的演變,整個帝國早已暗中洗牌,先前八大家族鼎立的局面一去不返。伴隨著田家和李家覆滅,歐陽家族退隱,張家依附……端木家族和文家在明爭暗奪了十幾年後,現如今形成帝國兩大家族二虎爭霸的局勢。

端木家族表面上雖說有元嬰後期的端木老妖坐鎮,但十多年前,有傳端木老妖重傷,修為大損。雖說此事一直並沒有被端木家族承認,也無人敢去證實。不過這件事並非空穴來風,文家老妖以元嬰中期修士出山後,一連斬了數位與端木家族交好的元嬰初期修士,但端木老妖僅僅只是傳出一道震怒消息,並沒有直接殺上文家,這讓眾人的猜測紛紛被暗中坐實。

不過事情究竟真假,在意的修士並不是太多,畢竟『元嬰』以上的修士戰鬥,對於低階修士來說,屬於『神仙』打架,低階修士根本沒有實力企及。

反倒是另一則消息,逐漸在帝國擴散開來,引起了不少修士的注意。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籠罩在極西沙漠深處的魔氣逐漸退縮,經過這十多年的歷變,最後全都退回到了那條深淵之中。

先前『魔氣』之中便傳說有不少藏寶,如今消息流傳開來,更是吸引得不少修士趨之若鶩,紛紛前往沙漠深處尋寶。

沙漠深處,前來的修士越來越多。

不過能夠趕到深處先前『魔氣』籠罩之地,除了金丹期以上修為,金丹以下的修士都無法抵擋茫茫沙漠之中的酷熱。

在前往沙漠的不少修士中,有兩男一女化作三道靈光劃過茫茫黃桐桐的沙漠上空,一直向前沙漠深處遁去。

「表姐,他可能真在那裡?」男的說道。

「『紅鴛蟲』的反應越來越激動,他肯定在那。」女子似乎極為肯定,看著芊芊玉指托著的小盒子里的一隻小蟲,此蟲先前本是無精打采之態,但如今越是往前,此蟲子便越是興奮的術子。

「『魔氣』中呆了十多年?雖說我也希望他真的在那,只是十多年過去了,當初端木老妖出山追殺,有傳言,他可能已經被斬殺。要知道,端木老妖可是元嬰後期大修士,而他當時的修為僅僅只是金丹后……」男子話未說完,便被女子水靈雙瞳冷直瞪來,頓時嚇得猛的閉口不言。

突然,男子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冷芒從旁邊傳來,立即激靈的側目看了一眼旁邊被滾滾黑氣化成黑色光球罩住的『黑人』。

當下,男子臉色異常苦悶,不再多言。

女子雙眸柔潤,眼中神色堅毅。

……

『元嬰』雖未徹底大成,不過『魂魄』修鍊已經堪破一小步,秦墨也大為滿意。

眼下雖說修鍊繼續,不過又經這兩年多的時間,『玄玉天棺』和『魔魂』將空氣里的『魔氣』再次煉化得稀薄了不少。

秦墨略是有些輕疑的抬頭看了看身後,稍遲,這才將『魔魂』召回,屆時,五指微微暗扣,四周滾滾的陰氣縮小,迅速化成一枝黑色小幡,被他袍袖一卷,也收了起來。

當下,秦墨直接朝著此淵深處走去。

秦墨走的並不快,並沒有遁行。

頭頂百丈大小的玄玉天棺也並沒有化小追上秦墨,而是隨著秦墨走動,也不斷的向前移動,始終保持在秦墨頭頂。

如果此時有人看見秦墨頂著一尊百丈玉棺在魔氣中形中,必然是大為震驚。

越往淵中深處,魔氣又漸漸地濃郁了起來,不僅如此,空氣中的這道氣息越來越強。

不過這道氣息雖是強大,甚至傳出憤怒的情緒,不過玄玉天棺對這道情緒似乎並不在意,一直安安靜靜的浮在秦墨頭頂上空,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來。

這讓秦墨疑惑之下,並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繼續朝著此淵深處走去。

又走出約二十里后,此淵四周忽的擴大,原本只是一條深淵,此時應該到了此淵的盡頭。在前,乃是一片灰濛濛的偌大空曠之地,『魔氣』翻滾,濃郁無比,顔色都變得灰色。

這裡魔氣雖是灰色的,但卻異常純凈。

即使秦墨以『魔瞳』看出去,能夠看見的前方距離也並不太遠,『魔瞳』之中看出的一片灰茫茫景色。

不過空氣中的氣息倒是更加強大,甚至能感覺到一股股極為強大的『震怒』之意。不過在這道『震怒』的氣息之下,隱約還有一絲絲怯意。

「看來這『魔氣』深處應該封印著某種魔物?至於是魔修,魔器,還是魔獸,這就不得而知了。不過看起來,此物似乎對『玄玉天棺』有些怯懼之態。」『殘魂』小聲說道。

「魔物?你不是說這裡是靈修星域嗎?怎麼會封印魔物?」秦墨略疑。

「魔修星域雖與靈修星域不同,但這世間本就沒有什麼絕對的壁壘,魔修能夠以大法來到靈修星域,同樣靈修也能夠前往魔修星域。在魔修星域,同樣存在著不少的靈修修士。只不過能夠做到的,大部分都不是一般普通人物。」『殘魂』說道。

「嘿嘿。不管這魔氣中封印著什麼?玄玉天棺似乎絲毫沒有怯怕之意,這四周魔氣如此濃郁,對於『魔魂』修鍊也是大有助利。眼下先不探明這魔物,煉化這些魔氣就是。」秦墨當下決定不再前進,立即盤腿一坐,就停了下來。

玄玉天棺浮在頭頂,見秦墨停下,也沒有再上前的意思,繼續開始煉化魔氣。

這個時候,秦墨袖袍一抖,【修羅魂幡】飛出,就落在身旁不遠,不過並未將此幡祭出,只是放在身旁,以便第一時間保護自己。

同時,秦墨再召喚出『魔魂』,『魔魂』對於這裡的純凈魔氣也大為歡喜,立即瘋狂的煉化。

滾滾魔氣之中,突然傳出一道凶烈的咆聲。

此聲如雷,震得秦墨頓時臉色暗變。

「看來應該是一頭魔獸了。」『殘魂』斷定道。

不過魔獸雖是咆哮,但並未衝過來,玄玉天棺依然紋絲不動的安靜煉化,彷彿並沒有覺察到此獸的存在。

秦墨見玄玉天棺安靜,心頭雖有輕慮,但也並沒有要退走的打算。 數月之後。

魔氣越來越淡,原本灰濛濛的魔氣如今變成了灰白顔色,魔氣的濃度也稀薄了不少,不過『玄玉天棺』似乎並沒有要停止的打算,依然瘋狂吞吸著魔氣。

『魔魂』也片刻不停,以最大化的強度不斷瘋狂煉化魔氣,實力又小提增了一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