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條魚實在有點小,也就兩根手指粗細,身上那點肉還不夠塞牙縫的,蘇北拿著魚在小水晶面前說了句:「你看,幾乎沒有魚的海便,姐夫都能釣上一條來,這釣魚技術很牛吧。」然後就把魚給放生了。 (感謝你本來就很美i同學的月票,感謝腦瓜兒同學的打賞,感謝大家的推薦票和訂閱,謝謝。)

不過這條魚實在有點小,也就兩根手指粗細,身上那點肉還不夠塞牙縫的,蘇北拿著魚在小水晶面前說了句:「你看,幾乎沒有魚的海便,姐夫都能釣上一條來,這釣魚技術很牛吧。」然後就把魚給放生了。 (感謝你本來就很美i同學的月票,感謝腦瓜兒同學的打賞,感謝大家的推薦票和訂閱,謝謝。)

古人云: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不過蘇北現在卻在向小水晶說:學好普通話,看懂劇本都不怕。

釣魚歸來,天色已經黑了,魚是沒法吃到了,還好有牛肉,蘇北又去抓了只野兔,收拾一番之後,烤一半,另一半則用部隊鍋燉上,在裡面加了一些草叢中找到的野薺菜,再加食鹽、味精調好味,很是鮮美,洗乾淨的兔肉一點腥騷味都沒有。

整個牧場都被釋靈陣覆蓋,牧場內的靈氣要比外界弄許多,最主要的,牧場的牧草是經過特殊處理的,更富靈氣,北岸牛肉之所以品質這麼高,就跟吃這樣的牧草有著直接關係,而牧場的野兔也都是吃這些草長大的,兔肉之鮮美,比那些深山老林的純自然野兔肉還要勝過好幾籌。

美美的吃完一頓晚餐,四個人圍坐在火堆旁邊,聽著不遠處的海浪聲,聊著天。

小水晶問起蘇北下午說有好事告訴自己到底是什麼好事。

蘇北一開始並沒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讓她去問貝貝姐。

貝貝姐笑著告訴她蘇北將來要把自己的小說親自拍成電影的事情,然後微笑道:「我已經和小北說了你演技還不錯的,要他以後請你去演電影呢。」

「姐夫要當電影導演?」

不管是小水晶還是傑西卡都對貝貝姐突然說的事情驚訝不已,不過小水晶這個丫頭反應很快,她知道自家這個姐夫可是能量很大的財閥,只要他想當導演拍電影,那就肯定可以做到,而且按照蘇北的個性和平時吃頓飯都要用最頂級食材的格調,拍他自己的作品,這電影的投資規模又豈能小?

韓國娛樂圈競爭相當激烈,可不是什麼藝人當能都能演戲,演員的地位要比其他藝人高,尤其是電影演員。

「怎麼,我就不能當導演嗎?」蘇北側頭躺在貝貝姐腿上,仰望著夜空,今天的天氣很不錯,沒有烏雲,可以看到滿天繁星。

逗弄了一下小水晶,蘇北正色道:「去年我就在好萊塢收購了一家不大的影視公司,而且在華國國內,我投資的一部電影已經開拍了。不過,事實上我並不是想當導演,只是把自己的作品交給別人去弄我有點不放心,所以就打算自己來拍,這些只是做好前期準備,電影還得等到下半年才開始去了。」

蘇北的話讓小水晶和傑西卡有點愣神,怕是只有蘇北這樣任性的財閥,才會為了把自己的小說拍成電影,而去收購好萊塢影視公司。

「我真的能出演嗎?」小水晶聽蘇北越說越靠譜,不由激動地問道。

出演電影,可是她們這樣的女團成員難以祈求的奢望之一了。

蘇北笑著點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不過演什麼角色還得看你自己的演技了。」

「謝謝姐夫!」聽蘇北肯定的答覆,小水晶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開心的不得了。

蘇北說道:「現在還不要高興地太早,到時候要考你的演技呢。而且你最好學會說華國的普通話,到時候才能更好地理解劇本,你應該知道你姐夫我對這種事可是要求很高的。到時候並因為語言問題,讓我在片場訓你。」

「那我現在就開始學習漢語!其實我已經在學了呢,v媽在教我。」小水晶邁著大長腿又坐下來。

「v媽?」蘇北沒聽懂。

「就是她們組合里的華國成員,因為年齡大經常照顧她們所以被她們喊做v媽。」傑西卡幫忙解釋道,她也為自己妹妹高興,甚至有點小羨慕,不過她一直被稱作「演技白痴」,早就放棄演技方面的發展了。

在韓國,一個女團的壽命一般不會超過十年,吃的是青春飯,所以能在有人氣的時候多方面發展,是每一個女團藝人希望的事情,其中演戲又是上上之選,有演技的話,可以一直演到老的。

自己妹妹在演技方面還有一點點天賦,所以傑西卡真心希望自己妹妹能有機會在這方面多試試。

然後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里,蘇北好李貝貝兩個就在向兩個韓國女明星普及普通話,漢語不愧為世界上最難的語言,教了一個小時,蘇北對兩個笨徒弟有點無可奈何,最終索性放棄,感嘆自己不是做老師的料。

「要不我給你找一個漢語老師算了,你這麼笨的學生,我實在是教不了。」

小水晶和鼓著嘴,嘀咕著:「不用你請,公司就有漢語老師,只是以前我沒怎麼用心學,而且我現在還在跟隊長歐尼學。我肯定能學好的,要比你的韓語還要好,哼,小瞧人。」

蘇北不以為意,大手一揮,說道:「你要是能流利的說好漢語,不求你說的比我的韓語好,只要你能流利的用韓語對話,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只怕你做不到。」

蘇北這是很普通的激將法,不過小丫頭就吃這一套,聞言立即眼睛都涼了,大聲問道:「讓我當你電影的女主角都可以嗎?」

蘇北故意斜著眼睛看她,說道:「只要你在我的電影開拍之前做到,讓你當女主角又何妨?」

這時候蘇北沒有提小水晶演技的事,因為在《五行煉仙》整部小說里,女主角的前期戲份不是很多,雖然現在第一部電影的劇本還沒開寫,但根據小說的故事情節來看,第一部裡面,女主角的戲份份量和配三配四差不多,要等到後面的第二部第三部,女主角的戲份才會逐漸增多。

蘇北覺得,即便小水晶現在的演技不夠好,也還有足夠的時間慢慢磨礪。

也逐漸深了,在睡覺之前,小水晶提議唱歌,她自己先唱了一首,唱的是韓文歌,蘇北第一次聽,還算不錯,接下來傑西卡的演唱,讓蘇北有點刮目相看,傑西卡的外表時而冷麵時而天面,沒想到她的歌聲居然有著黑人女歌手的特點,給人一種很大氣的感覺,一首英文歌聽得蘇北入了迷,結束的時候主動鼓了掌。

「沒想到西卡的歌唱的這麼好,看來以後我要變成你的歌迷了。」蘇北笑著道。

李貝貝同樣贊道:「西卡唱的的確很好聽。」

蘇北兩人的稱讚讓傑西卡喜笑顏開。 “好了,那麼等我找到清天壁蒂以後,還要請雲煙兄帶我前去尋找那個至陰至陽之地呢,這個就當是我的謝禮了。”看到雲煙獸和雲自在那頗不自然的表情,聶辰也意識到自己說的似乎有些多了,當即笑了一下說道,說着便從懷中取出了三顆六品血心丹遞給了雲煙獸,而以雲煙獸的眼力自然也不難看出這三顆血心丹的不凡之處,不過只是少愣了一下雲煙獸便反應了過來,並擺出了一副難看的臉色將聶辰的手推了回去說道:“聶少俠這是在看不起我嗎,不說之前你幫自在治好了他的隱疾,今天也因爲誤信雲天奇那老兒對你出手,已經是很對不起你了,只不過是幫你引個路,又怎麼能收此大禮呢。”

“呵呵,看來是我着像了,不過東西既然我已經送出去了,那也就絕無收回的可能,所以這三顆血心丹還希望你能收下,就權當是朋友之間的小禮物吧。”聽了雲煙獸的話以後,聶辰也很快反應了過來,但卻並沒有將那血心丹收回來,而是又推給了雲煙獸微笑着說道,而在聽了聶辰的這番話以後,雲煙獸才笑着將那三顆血心丹收了起來,隨即卻又皺了皺眉頭說道:“對了,聶少俠,這一次我們倆都被那雲天奇老兒給坑了一把,害得我們倆互相殘殺,那你又是打算怎麼處置他呢?”

“嘶……我想這還是交給自在來處理吧,畢竟再怎麼說那也是他的老祖宗。”突然聽雲煙獸提起如何處置雲天奇的問題,聶辰也是露出了一副頭疼的表情,再簡單的思考了一下以後又把問題踢給了雲自在本人,畢竟再怎麼說那也是雲自在的爺爺,就算之前雲天奇再怎麼不看重雲自在,但他們之間的血緣關係卻是絕對不會改變的,所以如果聶辰真的說是要殺了雲天奇的話,那麼在他和雲自在之間也定然會留下一道難以消除的隔膜。

“這,唉……雖然我的心裏特別恨他,但再怎麼說他也是我的老祖宗,這也是永遠都不可以抹去的,所以,老大,如果老祖宗他願意認錯的話,希望您能饒他一命,當然如果他還是那麼執迷不悟的話,那就……”見聶辰將問題推給了自己,雲自在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爲難的表情,最後再仔細思考了一番以後纔有些無奈的說道,只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聶辰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說道:“放心吧,就算你老祖宗不識相,我頂多也就是廢了他的修爲,絕不會殺了他,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嗯,也只好這樣了,至少這樣還可以保住他一條命。”聽了聶辰的話,雲自在不由得苦笑着點了點頭對聶辰說道,畢竟他跟隨聶辰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對於聶辰的性格也算得上是有所瞭解,所知道聶辰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難得了,而在確定了雲天奇的處理問題後,聶辰也就沒有在無盡血海空間裏再待下去了,手一揮,便帶着雲煙獸一同離開了這裏,與此同時,在嗜血領域外,高鶴山等人和雲煙古地獸皇們的戰鬥也已經接近尾聲了……

“呼…呼……該死的,這些傢伙未免也有些太卑鄙了吧,打不過就往土裏鑽,這還怎麼打啊。”看着眼前那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的地甲鼠皇,高鶴山喘着粗氣無比鬱悶地說道,沒辦法,這個地甲鼠皇的戰鬥模式實在是太猥瑣了,本來就算是面對面打的話,高鶴山和他的實力也就在伯仲之間,可真要是打起來的話,這個地甲鼠皇實在是太會躲了,只要自己一準備使用絕招,這個地甲鼠皇就立刻鑽到了地底下,即便是有那麼幾道無影劍罡打到地甲鼠皇的身上,也會被地甲鼠皇身上的那層盔甲擋下來,而且因爲在這片迷霧當中自己的感知能力本來就削弱到了極點,而這地甲鼠皇一遁入到地底下,他就更加感應不到位置了,以至於到現在基本上都是他在捱打,這也讓高鶴山無比鬱悶。

“切,那個可是你當初自己選的,而且還是優先選的,你來誰啊。”在聽了高鶴山的話以後,一旁的五行修羅則是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原來當初在與這三大雲煙古地獸皇交手的時候,五行修羅和雲天奇都是讓高鶴山自己挑選的對手,而高鶴山也不客氣直接將三大獸皇當中氣勢最弱的地甲鼠皇挑走了,結果卻沒有想到,這地甲鼠皇雖然是三大獸皇中境界最低的,但也是三大獸皇當中最難纏的一個。

“好了,我知道了還不行嗎?真不知道聶少俠什麼時候能出來,他要是再不出來的話,我恐怕就撐不住了。”聽着五行修羅那頗具諷刺的話語,高鶴山卻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說道,只是高鶴山的這句話一出,一旁的雲天奇眼中卻閃過了一絲詭異的光芒,隨即突然將所有的魂力爆發了出來,並將其全部注入到了手中的兵器當中,向着自己的對手水系獸皇水雲蛟發出了一道劍氣,而見雲天奇突然對自己發動全力攻擊,水雲蛟也是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躲了開來,不過也就在那水雲蛟剛剛將身子躲開的時候,雲天奇卻突然遁入到了自己發出的那道攻擊當中,接力逃離了戰場。

“雲天奇,我艹你祖宗十八代,你這個混蛋……”原本還在想着雲天奇怎麼改性了的高鶴山,在看到雲天奇的舉動以後,先是一愣隨即眼都紅了,無比暴怒的大罵道,不過也難怪,雲天奇這次做的確實是太缺德了,本來他們和三大獸皇之間的實力差距就不小,現在雲天奇這麼一個半步魂帝級強者突然逃走,自然也使得他們的實力爲之大減,也就更加難以對付這三大獸皇了,而見自己的對手就這麼被放走的水雲蛟也是勃然大怒了起來,隨即便將怒火放在了那些只有魂皇級別長老身上,轉瞬間便殺死了其中實力較弱的兩名魂皇級長老,看的高鶴山瞠目欲裂,那可是兩名魂皇級強者,就算是在五行宗了也是極其珍貴的,結果就因爲雲天奇的逃竄,害得他們五行宗又有兩位魂皇級強者喪命,此時的高鶴山可以說是恨不得親手掐死雲天奇。

“該死的雲天奇,藍炎,快點幫忙,要不然我們就撐不住了。”見雲天奇竟然就這麼逃走了,五行修羅也是頗爲的惱火,但大敵當前,即便以他們的修爲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連忙向一旁負責守護李曉琪和小青的藍炎求助道,因爲真要是算起來的話,藍炎基本上也可以算是個半步魂帝級別的強者,所以就算他打不過三大獸皇,但是硬拖的話,還是可以將其中一位拖住,來給他們提供寶貴的時間。

“好吧,但我先說好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個傢伙還是比較剋制我的,所以你們最好儘快解決那兩個傢伙。”在聽了五行修羅的話以後,雖然有些無奈,但藍炎最終還是衝上前去將憤怒的水雲蛟攔了下來,同時也不忘提醒了一下五行修羅等人,沒辦法,誰讓藍炎的主屬性是火,所以真要是和水屬性的水雲蛟打起來,還是比較吃虧的。 籃壇之氪金無敵 知道了,哥幾個都別留手了,用全力吧。”對於藍炎的擔憂,五行修羅也是能夠理解的,當即便取出了各自的兵器,並迅速結成了五行轉**陣將風影雕皇牢牢的困在了其中,而感應到周圍氣氛不對的風影雕皇也是愈發急躁了起來,兩隻足有丈長的鋼翅不斷的向着五行修羅扇出了足以將金鐵碎裂的罡風……

咳咳,不好意思,這幾天因爲學校斷網的關係,肥貓都沒來及上傳小說了,請各位見諒,少的章節肥貓會盡快補上的 傑西卡唱完,蘇北起鬨說讓她再來一首,傑西卡笑著又唱了一首韓語歌,然後把目光投向了李貝貝和蘇北,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該你們倆了。

貝貝姐想了一想,便唱了一首《遇見》,意外的是貝貝姐唱的很好,居然表現出了不俗的唱功,蘇北靜靜聽著,心想,以後一定要貝貝姐經常唱歌給自己聽。

貝貝姐唱完,又和小水晶和傑西卡兩個不懂漢語的小姑娘解釋了一下歌詞的大意,然後大家就自動把目光投向蘇北,就連貝貝姐也不例外。


「小北,我還從來沒聽過你唱歌,現在我們都唱過了,該輪到你了。」李貝貝看出了蘇北有點局促,更是笑著道:「可是很難得見到你不安的樣子呢?只是唱一首歌而已。」

蘇北有點訥訥地說道:「唱歌是我的死穴,唉,也不知道怎麼了,天生就五音不全,那具流行的話怎麼說來著,別人唱歌要錢,我唱歌要人命。」

在座的都是自己認,蘇北也不避諱,直言自己的缺點。

蘇北試著長了兩句老歌,《眉飛色舞》,一首在華國和韓國兩個版本都流行過的歌曲,就唱了兩句,基本上沒有一個音是準的。

三個女生笑嘻嘻地打斷他,讓他別唱了,小水晶更是故意誇張地捂著耳朵,還給了蘇北一個鄙視的眼神,報復他先前老實捉弄自己。

大家圍著火堆一直聊到凌晨一點多,四個人之間的關係越發親密了。過了凌晨一點,大家才回帳篷里去休息,考慮到小水晶和傑西卡兩個小姑娘在這樣的環境里會害怕,蘇北搭帳篷的時候就把兩個雙人帳篷挨得很近,在帳篷里說話,互相都能聽得很清楚,這樣晚上有什麼事情,就大聲招呼就行。

睡覺之前,小水晶還叮囑蘇北調好鬧鐘,五點多起來看海上日出。


不過睡到凌晨四點多,鬧鐘還沒響,簇擁著貝貝姐的蘇北就被小紅的嘶叫給吵醒了。

小紅如今是一匹很有靈性的馬,蘇北根本沒栓它,它也很老實的,就在營地附近打轉,晚上也一直在兩個帳篷不遠處休息,一直安安靜靜的,忽然像發狂一般嘶叫,驚醒過來的蘇北立即穿好衣服,拿著手電筒從帳篷里走出去。

「小北,怎麼了?」雖然蘇北起來的動作很小心,但是已經用了凝氣一層修為的李貝貝如今五官也特別敏銳,小紅在不遠處傳來的聲音也吵醒了她。

蘇北本來已經出了帳篷,聞言,又探回一個腦袋輕聲道:「還不知道,我去看看,離五點半還有一個小時,你再睡一會。」

蘇北雖然讓李貝貝再睡一會,不過小紅低沉的嘶吼聲不斷傳來,她直接從睡袋中爬出來,穿好衣服,和蘇北一起朝小紅聲音傳來的放下尋去。

這邊靠近大海的碎石灘,昨天還在這裡釣過魚,蘇北和李貝貝兩人到的時候,小紅正站在碎石灘旁邊,對著碎石灘低吼,見蘇北兩人過來,才止住嘶吼聲。

蘇北拿著手電筒往碎石灘里一照,很快感官敏銳的他就發現了小紅嘶吼的原因所在,在對碎石縫隙里,他居然發現了一個五顏六色的熟悉身影。

跟在蘇北身後的李貝貝問道:「那是什麼,好像是一條海蛇。」

蘇北笑著道:「的確是一條海蛇,原來又是這個小傢伙,還記我和你說過那條去竹林旁邊的魚湯偷吃魚苗的六色蛇嗎?」

李貝貝一聽,頓時笑了,說道:「就是你喝蘇歸去海底的時候又碰到過的那條傻蛇嗎?我看看。」

蘇北把手電筒的光照在那條六色蛇身上,五顏六色的皮膚在光線的照耀下,更加艷麗。

「果然很漂亮,不過這種色彩艷麗的蛇,應該有劇毒吧,不然養著觀賞也不錯。」仔細打量了一下六色蛇,貝貝姐隨口贊了一句。

蘇北也盯著第三次見面的六色蛇,想起上次和蘇歸說要是在遇到就給這條傻蛇一個造化,不由道:「養著倒是也可以,劇毒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很麻煩,不過對我們來說很容易解決,給它的毒牙設一個秘法,暫時限制毒性,等以後要是靈智開啟,能像小蒼那樣成為靈獸了,再給它去掉就好了。」

李貝貝眼睛一亮,說道:「那咱們把它給抓回去?對了你不是說上次是在深海遇到的嗎,現在怎麼又跑著來了。」

蘇北想了想,道:「應該還是被牧場散發出去的靈氣給吸引過來的,能夠被靈氣吸引過來,說明這條傻蛇還有點修行資質。以後的成就說不定會比小蒼和小紅還有黑妞高一點。」

「那和蘇歸和蘇槐比呢?」李貝貝第一次聽到蘇北點評家裡這些寵物的資質,不由好奇地問道。

蘇北搖搖頭,說道:「不管是小蒼、小紅還是黑妞,亦或是這條傻蛇,都不能和蘇槐和蘇歸比的,蘇槐和蘇歸在遇到我之前,便已經是神異生物了,已經可以自己吸收靈氣,在地球上,這樣的生物是極少極少的,估計再難遇到第三個了,而小蒼小紅黑妞還有這條六色蛇,都只是普通的凡物,這條蛇資質稍微高一點點,可以稍微感觸到絲絲靈氣,本能驅使它尋到島上來。」

蘇北從准聖空間里「拿」出一個水杯,裡面裝的是他平時喝的水,當然,是靈液,握在手裡,然後帶著李貝貝還有小紅回營地,邊走便說道:「這杯靈液散發的靈氣會讓它自己一直跟著咱們,不用去管它,等明天回到別墅,再讓蘇歸給它設置秘法和安一個家。」

末了,還臭美的加了一句,道:「這條傻蛇還真是有好運,能遇到我三次,既然如此,就給它一場造化吧。」

李貝貝挽著蘇北的胳膊,溫婉地笑著道:「能遇到我的小北,的確是好運,既然這條傻蛇以後是咱們家裡的一員了,要不要給它也取一個名字?」

「好啊,貝貝你來取。」

李貝貝想了想,然後道:「五顏六色,花花綠綠的,就叫小花吧,而且和小蒼還有小紅的名字也正好相配。」

「小花?」

蘇北很滿意地點點頭:「是一個不錯的好名字。」

從此,五顏六色的傻蛇就有了自己的名字,不再是無名之輩。 (感謝randy1331同學的月票,謝了。)

兩人走了幾步,回頭用手電筒一照,果然,那條看上去就「很毒」,如今叫小花的六色蛇正跟在後面爬了過來,在晚上看上去有點獃頭獃腦的。

小紅對這條蛇顯然保持著極高的警惕性,看到六色蛇小花的時候,又要抬起蹄子嘶吼,蘇北怕吵醒小水晶和傑西卡姐妹,連忙拍了拍小紅脖子上的鬃毛,低聲道:「別叫。」

然後指著不遠處地上的的六色蛇小花道:「以後它也是你的小夥伴了,你們要和平相處,知道嗎?」

我在異界造高達 ,不由笑了起來。

很顯然,小紅雖然現在很有靈性了,但是智力還沒高到小蒼和黑妞那個程度,作為動物,對危險的敏銳天性讓它對小花一直保持著警惕。蘇北沒法子,怕這一馬一蛇打起來,只好把小花給扔到准聖空間里去。

打發小紅繼續自己去休息,蘇北才和李貝貝再次回到自己的帳篷里。

「累嗎?」在帳篷里重新坐下,蘇北輕聲問李貝貝。

「一點都不累,也睡不著了,現在離日出時間也不長了,咱們就這樣坐著聊會吧。」


李貝貝自打與蘇北雙休之後,身體素質大大提升,先前雖然睡得時間不長,但是一點都被疲倦。

兩人坐在帳篷里輕聲聊天,等到五點二十分,才把鄭氏姐妹給叫起來,四人來到海邊,欣賞日出。

露營的地方是北岸島觀日出的最佳位置,當一輪紅日從東邊的海岸線緩緩升起時,霞光萬丈,驅散了海平面的黑暗,勃勃生機自天上降臨。

三個女生拍了不少照片,拉著蘇北也拍了不少合照,甚至小水晶還把四個人的合照傳到了sns上面。

「上傳這樣的合照真的好嗎?而且還寫什麼『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這樣的辭彙,雖然上面有西卡,但是還有我這個男生好不,忘了上次的緋聞了?」蘇北笑著說道。

小水晶直翻白眼,道:「上次能一樣嗎,這次是我們四個光明正大的合照,貝貝歐尼也在,怎麼可能再有什麼緋聞,而且上次公司也幫我解釋過了,說是我的親戚,我看姐夫你是不希望貝貝歐尼的照片被人看到,畢竟貝貝歐尼這麼漂亮,嘖嘖,待會肯定有很多男生留言問貝貝歐尼是誰呢。」

李貝貝面帶微笑:「你姐夫是自己不想成為公眾人物,他要做一個低調的富豪。」

小水晶露出詫異地目光,不解地說道:「這怎麼可能?姐夫不是已經漸漸成為華國熱門的網路作家嗎?而且以後還要當導演拍大製作電影,加上姐夫這麼年輕,而且還算帥氣的臉,怎麼可能不出名,不成為公眾人物?那是遲早的事。」

小水晶說的是真心話,旁邊的傑西卡也點頭同意:「姐夫雖然不會成為藝人那種明星,但是要是像水晶說的這樣,出名是遲早的事,想不向公眾暴露自己的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當然,除非姐夫自己實在不願意公布自己的臉。」

傑西卡知道蘇北的能量極大,大到可以影響那個李家的決策人物,加上蘇北本身也是掌握了北岸牧場這樣出產韓國如今最好最貴牛肉的牧場的大財閥,所以要是蘇北以後想堵住媒體的嘴,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