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從剛開始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馬上意識到,這個可惡的法師肯定又在騙他。

不過,從剛開始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馬上意識到,這個可惡的法師肯定又在騙他。

他雖然不曾駐守國境線,但是那邊情況他也了解。將近八萬的兵力再加上天險地勢,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被攻破?

因此,他冷冷地說:「夠了,連這種謊話都能編得出來,你……」

本傑明卻直接打斷了他。

「不信是吧?好,跟我走一趟。」

終究是愛 雷斯特將軍還沒反應過來,就只見本傑明一招手,強烈濕熱的氣流席捲而來。那一刻,房間的窗戶直接飛吹開,氣流將他吹出窗外,直接卷到了天上。

「……你、你要做什麼?」

飛在半空中,地面的一切迅速遠去,耳畔傳來呼嘯而過的風聲。雷斯特呆住了,有些驚恐地問道。

他可從來沒有飛行的體驗。

本傑明卻飛在前方,回過頭,漫不經心地答道:「帶你上天,讓你看看伊科爾的軍隊到底有沒有打進來。」

雷斯特瞪大眼睛,啞口無言。

對於格羅瑞發來的公文,他一直深信無比。王室的正統不容質疑,流匪出現,盜走王冠和徽章,國王陛下此刻一定很懊惱。自己又怎麼能被流匪所欺騙,反而給陛下徒增麻煩?

因此,在他的眼裡,本傑明一夥就是一群精於騙術的匪徒。

可是當國王站在村口,指名道姓地把他的家族數落了一遍時,他的想法開始有些動搖。關於陛下的模樣,時隔多年,他已經記得不怎麼清楚了,但是那種感覺……雷斯特有些熟悉。

不過很快,他便把這種熟悉歸咎於對方的騙術。模仿一個人不是難事,只要翻閱足夠多的書籍,也能了解到王室的淵源和自己的家室,說明不了什麼。

因此,他反而對自己的動搖感到羞愧難當,對於這群流匪的恨意也變得更強。

然而,現在……

且不說飛行給他來到的衝擊力,就看對方如此肯定的樣子,雷斯特也難以抑制地懷疑起來,難道他們說的是真的?伊科爾真的打過來了?

如果是真的話……他不敢想。

卡瑞特斯的山川大地,從他的下方匆匆略過。雷斯特低頭看去,腦子很亂。

他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本傑明也很沉默,沒有半點要說話的意思。兩人在高空之中,逆著落日的餘暉,一往無前地飛向東方。

這樣的沉默大概保持了五個多小時。

「看看吧,那些都是從國境線逃出來的難民。」本傑明忽然開口,將雷斯特從沉默中驚醒。他回過神來,發現他們已經落到了地面,此刻已經是夜晚,捆著他的麻繩也早就消失不見。

他愕然地活動了一下四肢,然後往前方看去。

只見,前方的道路上,不少人背著行李推著車,也有人坐在馬車裡,朝著他們的方向匆匆走來。他們的樣子看上去疲憊極了,背著小孩,拉著妻子,清苦的面容像是蒙上了一層土灰,彷彿已經走了很久,卻被什麼東西驅使著他們不得不繼續趕路。

那一刻,雷斯特也愣住了。

「愣著幹什麼?找個人去問問啊。」本傑明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去問問看,我們到底有沒有騙你。」

雷斯特回過神來,捏緊拳頭,咽了咽口水。

他轉頭看了本傑明一眼,然後便朝著前方走去,拉住了一個正在趕路的行人。

「你們……要去哪?」

那個行人似乎被嚇了一跳,打量了雷斯特兩眼,才開口道:「什麼到哪去?到能活命的地方去啊!伊科爾的人都打過來了,太可怕了,到處都是火,還有血……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緊跑!傻子啊?」

說著,行人從雷斯特手中掙脫,拖著沉重的行李,繼續往前趕去。

雷斯特卻只是呆立當場。

或許是他愣了太久,本傑明不得不來到他面前,對他說:「你也該意識到了吧?當伊科爾揮著大軍入侵這個國家,你卻因為私人恩怨,帶著不屬於你的軍隊,包圍自己人的村莊。」

「我……不是為了私人恩怨。」

「真的嗎?」本傑明發出一聲輕笑,「你捫心自問,帶著人包圍村莊,和我那天潛入你的營帳一點關係都沒有?真的是這樣嗎?」

雷斯特再次陷入沉默。

本傑明卻接著道:「所以……你所謂的忠誠到底是什麼?是你想要守護這個國家的信念,還是你用來粉飾自我的借口?」

「我……」

本傑明搖了搖頭。

「雷斯特將軍,你真是配不上你父親掙來的榮耀。」

「夠了!」終於,雷斯特忍無可忍,開口道,「我要去格羅瑞。我要去找陛下,等我見到陛下,一切就都清楚了。」

「愚蠢。你要是進了格羅瑞,你覺得自己還能出的來嗎?」

「出不來又如何?我要用我自己的眼睛,確認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陛下。」

「是嗎?」本傑明冷笑道,「如果我說的都是真的呢?如果王宮裡的是假國王呢?你會被留在王宮,被教會用某種手段控制起來。於是,你曾經發過的誓言就像爛泥巴一樣被踩在腳下。你會為教會服務,為那個假國王服務,而真正的國王將會因為你的固執和愚蠢陷入生死危難的困境。」

「我……不會的。」

「你如何保證?」

雷斯特深吸一口氣,忽然摘下了腰間的令牌,用力地甩給本傑明。

「這是指揮軍隊的信物,我會再給你寫一封親筆信。五天後,如果我還沒有出現,你便可以用它們指揮我手下的那支軍隊。」

本傑明拿著令牌,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那你……」

「放心好了。」雷斯特揚起下巴,露出一種固執而驕傲的神情,「如果格羅瑞的陛下是假的,我會死在他們控制我之前。」 本傑明親眼看著雷斯特將軍走進了格羅瑞的城門。

如果愛情可以輪迴 對方執意要去送死,他攔不住。況且,就算他能攔住雷斯特將軍,將軍與國王之間已經結下了嫌隙,以後他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相應的,如果雷斯特死在王宮,日後國王複位,起碼會給他們家族保留一點榮譽。

因此,本傑明搖了搖頭,轉過身,帶著令牌和親筆信迅速離開了這裡。

「戰爭開始了……」

他在心中默念道。

選擇在這樣一個時機進攻,本傑明也不了解伊科爾的計劃。但他很清楚,卡瑞特斯的局勢將會因此天翻地覆。

他需要更多信息。

伊科爾到底帶了多少人進攻?他們佔領了那些地方?教會的反應如何?整個卡瑞特斯……究竟是會在轉眼間淪陷,還是能堅持個一陣子?

什麼都不知道的話,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因此,他拿出了傳音令牌。

「邁爾斯,國境線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你能調查到多少東西,統統告訴我。」

把消息發出去,本傑明的臉色看上去也有些凝重。

漆黑的夜色下,他一邊思考,一邊趕路,又花了好幾個小時飛回克爾村,把令牌和親筆信交給了駐紮在附近的軍隊。

「五天後……如果將軍五天後沒有回來,意思就是他會死在格羅瑞嗎?」

本傑明不想說得那麼直接,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頭目似的士兵收起親筆信,然後把令牌遞給本傑明,「五天後,如果將軍真的不再出現,我們將會聽您指揮。」

本傑明也收起令牌,轉身離開。

一支軍隊啊……

希望國王能有養活這群人的辦法吧。

回到克爾村中,他手下的法師和學徒都暫時借住在這裡。國王更是住進了村長家,各種禮遇。畢竟情況有變,他們放棄了從前不停轉移的行動方針,沒有急急忙忙地往下一個村子趕,反而像是在這個村子里住下了。

而接下來的行動,他們也必須慎重考慮才行。

本傑明找了個民家借宿,睡上幾個小時,天已經亮了。他只能揉揉眼睛,帶著疲倦起床,然後啟動傳音木片,接收邁爾斯給他傳過來的消息。

「伊科爾派出的軍隊相當多,幾萬人應該是有的,還有不少法師。他們在當天就擊潰了國境線上的守軍,現在駐紮在西面的山地,第二天應該還會繼續行軍。這一帶卡瑞特斯的軍隊全撤了,連影子都見不著,似乎沒有和伊科爾正面碰撞的意圖。」

本傑明聽完,也不由得皺起眉頭。

全撤了?教會想幹嘛?

作為這個國家的實際掌權者,有外敵入侵,躲在王宮裡的那幾個主教應該更著急才對。可是從目前的信息來看,教會的姿態十分保守,連那一塊的軍隊都直接撤走了。

——把守軍從西面撤走,就等於把那一片的國土拱手讓給伊科爾。

這可不是教會的作風。

他們在想些什麼?

「你要是有條件的話,試著潛入一下格羅瑞,調查王宮裡是個什麼情況。最好……可以查到他們下一步打算做些什麼。」於是,本傑明對著木片這麼說道。

他可以想象到邁爾斯聽到這句話的反應——「你真當我是神啊?要查你自己去查!」他也知道這個要求有點過分,可是除了拜託邁爾斯,也確實沒什麼別的辦法了。

教會的打算……這他媽是真的難猜。

收起木片,本傑明把村子里的法師學徒還有國王都召集起來,開了個重要會議。關於他們接下來的行動,關於卡瑞特斯的未來,他們有太多東西需要商量了。

「我們可以接著去下一個村子。伊科爾打過來了,就先讓教會頂著,反正坐在王宮裡的人是他們的假國王。等他們打得差不多,我們再出手也好。」這是以托尼為代表的法師們的意見。

「不行,萬一教會的人根本頂不住怎麼辦?要是格羅瑞被他們也打下來,那我們就完了。我們必須得阻止伊科爾的軍隊!」這是國王的意見。

「真的打起來了嗎……我、我想回家看看。」這是以瑞恩為代表的學徒的意見。

本傑明感覺有點頭大。

國王肯定不能容忍自己的國家被侵略,知道雷斯特將軍的軍隊可以為他們所用后,立刻提出要率軍抵擋伊科爾。而在本傑明回了他一句「好啊,陛下您帶著軍隊親自出征吧」后,他頓時蔫了下來。

開什麼玩笑,教會都還沒動,他怎麼可能自己跑去當急先鋒?

至於那些學徒……他們是卡瑞特斯本地人,遭受侵略本來就不好過。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還是從西部山地出來。家鄉正處於戰區,他們心情複雜也很正常。

因此,本傑明只好先把這些學徒解散,讓他們回去尋找自己的家人。

真要說的話,他的意見和十位法師的想法比較類似。但是別忘了,他們在伊科爾也是上了通緝令的。萬一教會打不過女王,拍拍屁股躲回霍里王國,把整個卡瑞特斯拱手讓人,那他們該怎麼辦?

因此,他們也不能放任兩方這麼鬥爭下去,只想著獲取漁翁之利。

最終,在一系列思考之後,本傑明問出了這樣一個問題:「陛下,國內所有握有軍權的將軍都在哪?我們務必得跑一趟了。」

國王聞言一怔,隨後露出比較激動的神情:「果然,我就知道你不會袖手旁觀。卡瑞特斯另外還有三位將軍,國難當頭,他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

本傑明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結果會如何,他們也沒人知道。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必須帶著國王,鼓動這些人與伊科爾交戰。否則……萬一教會有點什麼小陰謀,卡瑞特斯真的可能會完蛋!

於是,會議結束后,本傑明便帶著國王出發了。

學徒們各回各家,十位法師也離開克爾村,前往更多村莊,也不拚命博取民心了,只是在當地繼續他們尋訪魔法人才的行動。

至於瓦利斯帶著的百人隊伍,此刻也回到了草原,積蓄力量,伺機而動。

帶著國王飛在空中,本傑明望著下方的蒼茫大地,心情有些複雜。

這個國家……真的要亡了嗎? 「等等……這就是上面給你的命令?」

營帳之內,本傑明深吸一口氣,忍不住反問道。

這是他對眼前這位將軍的反應。

今天早上,與國王一起從克爾鎮出發,他們在當天下午便抵達了離他們最近的一個營地。他們還是利用打地道的方式潛入了營帳,幸好,這一次他們遇到的將軍不像雷斯特那麼不講道理。

事實上,在國王站出來之後,這位將軍很快就認可了國王的身份。

「果然,我就覺得格羅瑞那邊傳過來的命令有些不對勁。 頂級神豪 現在終於見到了陛下,實在是屬下失職,才讓陛下淪落到這樣一個地步。」

沒花多少工夫,這位將軍似乎就把人給認了出來,單膝跪地,這麼說道。

國王頓時就感覺很舒服。

「嗯,看在你醒悟得早的份上,我就暫時寬恕你了,起來吧。」好不容易有個將軍承認了他,他當然要擺擺國王的譜,慢悠悠地說道。

將軍也恭敬地點頭,站起身。

本傑明倒是注意到了將軍話里的另一個信息。

「格羅瑞那邊……給你傳過來了什麼命令?」他這麼問道。

將軍答:「之前的表現還很正常。只是昨天,伊科爾都已經打進來了。我剛寫完請戰書,格羅瑞那邊就忽然發來一封公文,讓我……一定要按兵不動。」

說著,他揮了揮拳頭,似乎很不甘心。

本傑明聞言,也不禁有些愕然,便有了開頭的對話。

「等等……這就是上面給你的命令?」

伊科爾的人都已經打到了家門口,教會不作反擊也就算了,居然還特意發出公文,讓境內的將領也要按兵不動,不對伊科爾的進攻作出任何抵抗。

主教的腦子裡糊了翔吧?他們在想啥?

別忘了,伊科爾的女王對教會基本上是仇視的態度。之前瑞吉納的政變,也被女王設下陷阱,把教會的棋子掃了個七零八落。這要是讓伊科爾打了進來,教會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

那麼……教會是在醞釀什麼大招嗎?

本傑明也不由得陷入深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