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等到新的一批白蟻工蟻孵化出來,快速成長以後,秦旭這個打算,就沒什麼價值,還有些多此一舉。

不過,等到新的一批白蟻工蟻孵化出來,快速成長以後,秦旭這個打算,就沒什麼價值,還有些多此一舉。

「這兩天,你還可以餵食它們普通的菜葉,過兩天,你就需要增加一些特別的東西,給它們修建巢穴使用了。」

老秦師父從秦旭背後漂浮出來,認真地盯著異化蟻后,建議說道。

「額,是木材什麼嗎?」秦旭想到普通白蟻的啃咬範圍,問道。

「包括,但不局限於此。」老秦師父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你任何材料都可以給它們試試看,你們文明生產出來的塑料袋,塑料盒,廢棄的舊衣服,不知道如何處理的舊棉花被,淘汰的電子產品,你家裡有的垃圾都可以給它們試試看。」

秦旭聽完老秦師父的描述,無言以對,想了半天,只能吐槽一句:「牙口真好。」

「是的,蟻後身上的靈氣圖陣目前看起來一切正常,那麼,按照這幅靈氣圖陣的作用,它異化后產下的白蟻,比異化前的普通白蟻,擁有更強的啃咬能力,同時,它們伴生的披毛蟲,也同樣提升了消化各類物質的能力。」老秦師父的知識水平,與現代社會的生物學融合程度越來越高了。

至少現在以秦旭的水平,別想在他面前顯擺現代文明的優越性。

當初,第一眼看到汽車,對這種怪模怪樣的鐵皮疙瘩,充滿鄙夷的修仙者,在源源不斷的閱讀量的支持下,已經能侃侃而談,不同汽車生產商製造水平的優劣。

如果說唯一沒有變化的事情。是老秦師父還是不愛坐在沉悶的汽車裡,喜歡坐在後視鏡或者車頂上。

上仙抱得美男歸 「好吧,」秦旭奇怪地撓了撓頭,說道,「這個異化方向太奇怪了,為什麼進化成了習喜歡吃奇怪東西的胃口呢?新鮮的植物葉子不好嗎?吃什麼塑料袋,破布這樣的東西,不會消化不良嗎?」

老秦師父對秦旭這個笨學生提出的問題,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說道:「誰告訴你這些東西是用來吃的?」

「你呀!」秦旭瞪眼,耿直地回答道。

這不是老秦師父一分鐘前剛剛說的,過兩天要給它們喂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嗎?

老秦師父吸氣,呼氣,揪著本命兔子的耳朵,讓自己保持平靜。

「我說將這些東西給它們,並不完全給它們食用的。」老秦師父耐下心解釋,「它們篩選走可食用的部分,剩下的東西,會成為構建蟻窩的材料。」

「噢!」秦旭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它們這樣亂吃,真不會吃壞肚子嗎!這樣就合理多了。」

「老朽之所以選擇白蟻,作為異化的對象,正是因為就算是普通白蟻,也擁有超越許多昆蟲的強悍消化能力,正是這種能力,讓它們在人類眼中,變成人人喊打的害蟲。」老秦師父眯著眼睛,飄在秦旭面前,指著已經將紙箱啃出一些小圓洞的白蟻工蟻說道,「但是,在仙獸師的眼中,這種能力突出的生物,比起平庸者更值得培育。」

「所以,它們的異化方向,還是跟它們的非常好的牙口有關係吧?」秦旭猜測,難道是老秦師父指揮著它們,在木樁子上,咬出一隻一隻肥兔子的模型?

「唔,既算是,也算不是。」老秦師父想了一會兒說道。

秦旭反正早就習慣了老秦師父話說一半的風格,也沒繼續追問。

從個人喜好來說,秦旭對這些白蟻沒有太多的興趣。

他從小到大的玩具,不是木棍就是玩具槍支,還有各種各樣的小汽車,就連作業紙,都能摺疊成手槍,跟鄰居夥伴「砰砰砰」地玩槍戰遊戲。

而玩偶這種東西,他一向沒什麼興趣。

他現在更關心的是,控獸心則。

今天蹲在倉庫里等老秦師父的時候,他就見縫插針地琢磨,什麼樣的動物,適合作為控獸心則的明獸。

太胖不行。

太溫順不行。

戰鬥力太差不行。

體力太差不行。

壽命太短不行。

太難飼養更不行。

珍稀保護動物?那還是不行。

他希望能找到一隻能陪伴基層民警同行們的好夥伴。

凶的時候,能把人嚇住。

發飆的時候,能作為一個有效的戰鬥力,配合民警圍殲嫌疑犯。

遇到襲擊者的時候,能敏銳覺察。

按照這種標準,秦旭將網路動物百科大全打開,一個一個篩選排除。 老秦師父沒有打斷秦旭難得的研究狀態,即便他心裡已經有最佳的選擇對象,但是看到秦旭一心尋找的認真模樣,老秦師父倒是覺得不用自己多嘴。

一夜無眠,秦旭一邊磕辣椒,一邊翻看資料,選定了幾種似乎比較合適的動物以後,寫在一旁的本子上,準備花時間跟老秦師父討論討論。

第二天早上起來,秦旭先看了看擠在一起的小粉紅蛛們,然後給隨身的異獸們餵食,最後才走到白蟻生活的紙箱中。

秦旭不知道普通蟻卵孵化的時間是多長,可是,昨天異化蟻后剛剛產下的蟻卵,已經有一半都有幼蟻離開蟻卵。

普通工蟻在忙碌著,似乎將處理過後的食物,投餵給這些身上還很透明的小幼蟻們。

「它們生長的速度真快,說實話,培育這種生物,讓我有些擔心,這麼強悍的生存能力,會不會造成某些影響。」秦旭從柜子里找了一條不用的舊毛巾。

那種已經從洗臉巾,淘汰成為擦桌子抹布,還破了好幾個大窟窿的毛巾。

按照老秦師父所說,在幼蟻出生之後,就將毛巾剪成小塊,丟置在新生幼蟻附近的空位上。

秦旭暫時沒放其他的東西,想先從較為柔軟的毛巾試試看。

跑回去修養神魂的老秦師父,沒有解答秦旭的疑問。

處理完這些,秦旭就要去上班了。

就算白蟻在靈氣圖陣的作用下,產生了異化的能力,但蟻群的發展,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定時間的生長和繁育,才能達到一定的規模。

不過,白蟻蟻后修鍊靈氣圖陣,對靈氣的消耗比同等大小的動物來說,多了至少四五倍。

秦旭看著塑料盒裡,另外兩隻一動不動的蟻后,囤積靈氣的壓力,迅速增加。

而且,秦旭總有一種預感,這三隻白蟻蟻后,似乎並沒有讓老秦師父感到滿足,他還會給秦旭弄來更多的白蟻蟻后。

秦旭記得老秦師父昨天說的話,以他的判斷力,似乎認為秦旭近期能力培育出的蟻后,還是有許多缺陷,需要通過一段長時間的練習,才能達到他所要求的效果。

這就催促秦旭,不得不增加馭獸訣的練習時間,勤能補拙,收集更多的靈氣,為另外兩隻蟻后的異化做準備。

秦旭一晚上沒有睡,還不到早上七點,就吃過早餐,跑去長陽分局簽到打卡。

一進局裡,秦旭發現接待廳里十分熱鬧,應該說是人聲鼎沸。

根據秦旭的經驗,通常還沒上班的時候這麼熱鬧,都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秦旭站在接待廳外張望了一眼。

昨天夜班的民警,於世新和另一個新民警潘禮謙,正被人圍在中間。

周圍的人應該是涉案家屬,他們態度非常強硬,好幾個人沖著都咄咄逼人的說話,逼得於世新和潘禮謙不得不面紅耳赤,大聲的吼叫,對案情進行解釋。

他們一吼,涉案者的家屬也跟著放大音量,完全控制不住情緒,場面一度要失控。

秦旭忍不住想起黃正浩告訴他的,基層民警雖然嗓門都大,但要以吼服人,也要吼得有理有據,而不是隨便亂吼。

那種瞎嚷嚷式的爭辯,不但不利於交流,反倒在手機攝影遍地開花的形式下,很容易成為網路熱門話題候選人。

要知道,在如今的輿論環境下,警察和平民對吼,執法者這一方遭受到的質疑和輿論壓力,絕對要大於普通群眾。

所以,雖然秦旭很愛用大嗓門震懾全場,但絕不是蠻力亂用,聲嘶力竭的亂吼,而是聲音大,道理硬,三百六十度攝拍攝,也很難挑出毛病。

秦旭看到於世新和潘禮謙吼得臉紅脖子粗的模樣,搖了搖頭,打算上前幫忙。

他昨天與於世新交談,雖然對這位新同事的許多想法,很難合拍,但這種關鍵場合,秦旭絕不會幹出背後看熱鬧的行為。

穿越之相生不悔 都是同一戰鬥的戰友,平日里再怎麼不對眼,現在這種情況,也要站在他們一邊。

可惜,還沒等秦旭開口,站在於世新身後,一個光頭青年,已經控制不住心情,紅著眼睛,順手抄起辦公室電腦桌上的四角煙灰缸,狠狠朝著於世新頭上砸去。

「砰!」

這幾乎不留手的一砸,直接將於世新頭上砸出血了。

還在大吼大叫的於世新,被這一下背後偷襲,完全給砸懵了。

於世新平日里看新聞也看到有警察被人反打的案子,但他完全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秦旭站得遠,看到那人將煙灰缸舉起來的時候,臉色一變,立刻往裡沖,大喊提醒於世新。

可惜秦旭的距離太遠,於世新又一晚沒睡,頭腦被吵得不太靈光,儘管聽到秦旭的提示,卻沒能及時反應躲避。

那個光頭青年打完人之後,一扭身,還想逃跑。

秦旭那個氣啊!

敢跑到警察局撒野!

真讓他跑了,那秦旭就沒臉見人了。

「別跑!」秦旭眼明手快,在那個人即將跑出門時,迅速抓住他,一把將他撂地上,扣上手銬,反手按在地上。

這伙不知道因為什麼糾紛,圍著長陽分局的人,也紛紛回神,注意力轉移到抓住人的秦旭身上,準備一致將矛頭對準秦旭。

「此人妨礙公務罪,並構成故意傷害罪,必須要拘留。」

秦旭回復很乾脆利落,甭管這群人七嘴八舌怎麼說,但是秦旭的嗓門技壓群雄,一時間,整個空間都回蕩著秦旭的說話聲。

「你們的言行,已經涉及到極為嚴重的妨礙公務罪,造成執法人員受傷。我們分局有權利對相關人士進行拘留。」

用力一扭,秦旭板著臉,將手下這個腦子發熱的青年,直接帶到審訊室做筆錄。

古人有句話,叫人云亦云。

也有一句話,叫殺雞儆猴。

在鬧市的時候,占著人多勢眾,還以為能以勢壓人,對警察施加壓力,影響辦案過程。

而當看到同伴被有理有據的帶走,腦子也逐漸冷靜下來,一個激靈想起自己現在所作所為,一時間冷汗滴答滾下來。

他們這是在警察局啊?

不是說好了據理力爭,怎麼就見血了?

秦旭一走,扶著指縫流出鮮血的於世新,心頭怒火燃燒,正想挽起袖子豁出命打一場,突然圍了他們將近一個小時的人,突然就離開了。 接待室內,除了在職民警於世新和潘禮謙,還有兩名輔警在場,他們當時在外圍維持。

不過,在有人突然襲擊之下,對方又占著人數優勢,就算有四名警察,也很能佔據局面優勢。

民警只是普通人,不可能如武林高手一般,做到空手奪白刃,還能像電影主角那樣,擁有敏感的反應速度,躲避突如其來的襲擊。

秦旭能大喝之下,徒手制敵,除了他本身格鬥課程優秀,還有五六層練習風刀卷帶來的加成效果。

想要其他普通民警達到他的狀態,無異於痴人說夢。

隨著鬧事者離開,另外兩名輔警送於世新去醫院治療檢查,潘禮謙則帶著滿心的屈辱和憤怒,去找將光頭青年進審訊室的秦旭。

「秦爺,謝謝你。」潘禮謙前陣子也偶爾聽說過秦旭的能力,能被分局年青一代心悅誠服地稱為「秦爺」,必然有其過人之處。

「這件事情,先彙報領導吧!」秦旭看了看手機時間說道,「戈局也快要上班了,咱們兄弟在警局裡被打了,這事說起來不小,聽領導怎麼說吧!」

「我說?」潘禮謙有些猶豫。

秦旭挑了挑眉,不說話。

「額,好吧,我給戈局打電話。」潘禮謙想了想,也知道這件事情是在他和於世新當班的時候發生,自然要自己來解決。

秦旭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他不知道這件事情後續會怎麼處理。

如果是前些年,警察工作經常處於輿論下風,很多領導為了避免找來更大的麻煩和媒體,往往會採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

這兩年,隨著警界適應了新媒體的環境,逐漸有了自己的發聲渠道,面臨這種情況,越來越多的各層領導,支持維護民警的合理正當權益。

領導怎麼處理,秦旭插不上手。

他更覺得尋找到一種合適的動物,成為警察辦案時的助手,可能比手中的槍支,身邊的戰友,或者事後的領導更為可靠。

「老秦師父,你覺得什麼動物,適合作為心獸呢?」秦旭看到潘禮謙面色緊張向戈一華解釋剛才發生的事情,垂下眼瞼,無聲詢問老秦師父。

老秦師父沒有在他肩膀上出現,而是細嫩的聲音傳進秦旭耳朵里,說道:「心獸的性情,同樣也會影響到明獸的性格。一隻性格羞澀膽怯的心獸,如果控制一隻兇猛暴躁的明獸,它們很難契合,在後續的成長中,會出現很多問題。」

「老朽看到過你列出的幾種動物,以我對它們的簡單了解,你要選擇一種有敏感視覺,行動靈敏,獵食兇猛的昆蟲,作為心獸。否則,是無法對這些明獸進行控制。」

「我明白了。」知道老秦師父不會給他明確的答案,秦旭決定繼續去翻昆蟲百科大全。

有了一定的選擇範圍,秦旭相信比他昨晚挑選明獸更簡單一些。

至於確定之後,如何捕捉到昆蟲,秦旭倒是不用擔心。

自從認識了麻路平,秦旭發現網店是一個寶藏。

在這裡,他能夠買到任何一種昆蟲。

只要他願意付錢,就算是大洋彼岸遙遠的熱帶雨林里的珍稀昆蟲,也能從這些網店的店主手中買到。

當然,這種現象對自然界的生態平衡來說,不是好事,但確實給秦旭很大方便。

潘禮謙與戈局打完電話,向秦旭走過來,彷彿鬆了一口氣,說道:「戈局馬上就到,他說,這件事情交給他,讓我們安心。」

「戈局人很不錯,放心吧,裡面那小子腦子讓紙糊了,逃不掉的。」

不過,秦旭沒說的是,按照沒有襲警罪的華國法律,就算走完法定程序,按照妨礙公務罪和故意傷害罪處理,此人判刑不超過三年。

刀戈弄影 實際上別說判刑,據秦旭所知,前兩個月花城市一名輔警,在執行公務時,受到某個耍橫老人攻擊要害,相關分局將人拘留處理,已經將各大警方門戶平台感動得熱淚盈眶,高聲叫好了。

說秦旭年輕氣盛也好,說他鑽牛角尖也好,反正秦旭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就是對這種現象看不順眼。

既然從政策上改變不了這種局面,他弄幾隻小動物來保護自己的同行們,就可以吧?

秦旭沒有參與那個光頭青年的審訊,他把黃正浩的活全部攬了過來,催促他去看醫生。

黃正浩疼痛的那邊臉腫得更大了,而且只能依靠止痛藥緩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