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很快就有人反應過來,凡是被召集的人,都是之前追殺過李瀟的玄尊!

並且,很快就有人反應過來,凡是被召集的人,都是之前追殺過李瀟的玄尊!

「輪迴古城召集令,凡是被召集的人,都要去輪迴古城,鎮守輪迴海!」

「無人可以例外!」

「誰都不可反抗!」

……

這一刻,天元大陸的人心驚了。

要知道,從古至今,三族便會不斷的派出玄尊強者,前往輪迴海邊緣的古城輪迴古城內,鎮守輪迴海。

沒人知道他們在鎮守什麼,也沒人知道他們的敵人是誰。

那些從輪迴古城內回來的人,從來不會對外講述關於輪迴古城內的一切,更是不會談及他們遇到的事情。

但有一點,世人皆知,那就是凡是被召集的人,不可不去!

「這是在針對那些追殺過李瀟的玄尊,還是輪迴古城遇到了大麻煩?」

「若是針對那些追殺過李瀟的玄尊,這倒沒什麼大事,但若是輪迴古城遇到了大麻煩……那這件事怕是嚴重了!」

……

這一天,天元大陸人心惶惶,乃至天魔兩族的人,都心情沉重了起來。

同時,被召集的人,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在當日動身,前往了輪迴古城。

第二天,天元大陸突然傳出了一道消息。

那就是在當天夜晚,天魔兩族所在的領地內,同樣出現了召集令,大批天魔兩族的玄尊,動身前往輪迴古城!

「這……輪迴古城怕是遇到大麻煩了!」

「這是要變天了!」

「輪迴海,十荒大地中的第一禁地,古來長存,那裡面到底有什麼,為何需要三族歷代鎮守?」

……

很多人疑惑,然而不入輪迴古晨,終究是不知道輪迴海內的一切事情。

而此刻,對於輪迴古城的變動,李瀟渾然不知。

他在進入幽冥海后,便一直漂泊在海上。

幽冥海,相傳是距離九幽之地最近的地方,海底深處,便是九幽之地的邊緣。

這裡,常年充滿著死亡之氣,更是有九幽之氣瀰漫,侵蝕著生靈的生機。

甚至在這裡,天地靈力都變得稀薄,根本就不適合生靈修鍊。

而這裡,又被稱為牢籠,曾經有犯下大錯的人,被流放到了這裡,最終化作了枯骨,葬身與幽冥海中。

李瀟走在海面上,到現在都已經看到了不少屍骨。

但是,唯獨沒見到妖族!

這讓李瀟有些疑惑了,妖族百族,整個群族都被封印在了這裡。

那麼,為何現在沒看到一個妖族?

「有古怪……」李瀟暗道,仔細琢磨了一下后,便朝著幽冥海的東方飛去。

半天後,前方一座巨大的島嶼出現在李瀟的眼前。

島嶼上,枯木連片,亂石叢生,墨綠色的九幽之氣,伴隨著黑色的死亡之氣,在島上蒸騰,宛若一片濃稠的黑霧一般。

但是,在這片黑霧中,卻有五彩神曦在閃爍,那像是一種瑞霞。

「麒麟一族的居住地。」李瀟輕語道。

當初,李瀟將妖族封印於幽冥海內后,曾來看望過麒麟一族。

而對於這一族,李瀟對其頗有好感。

甚至,當初若非麒麟一族,以李瀟的性格,早已將妖族滅族了!

「來者何人!?」

「人族!?」

……

此刻,李瀟登上島嶼,當即便被兩個頭生龍角的少年攔了下來。

這兩人境界不弱,乃塑身九重,並且身上瑞霞蒸騰,將四周的黑霧隔絕在了體外。

「李瀟。」李瀟輕語,嘴角一列,笑道:「麒麟族在這裡生活的如何?」

「李瀟?」

「聽起來有些耳熟。」

這兩個少年相互看了一眼,隨即突然瞪大了雙眼,眼中出現了驚駭之意。

「人皇!?」

「你是人皇!?」

……

這一刻,這兩個少年面色陰沉了下來,甚至眼中都出現了殺意。

只因,李瀟對於妖族來說,乃敵人!

「你把我們害的好苦!」

「將我妖族封印在幽冥海,你可知這些年,我妖族過的是什麼日子!?」

這兩個麒麟族少年怒喝道,同時也察覺到了李瀟的境界,竟然比他們要低!

這一下子,這兩個麒麟族少年的眼中,殺意頓時暴漲。

轟!

轟!

……

幾道爆響下,只見兩人出手,一道道瑞霞蹦騰而起,化作了五彩神雷,朝著李瀟蓋壓而下。

「年輕人,脾氣就是大。」李瀟輕笑道,抬手一揮之下,漫天五彩神雷被一掌掃滅。

「好強!」

「你想要做什麼!?」

這兩人心驚,五彩神雷之力,堪比一般的天劫落下的雷霆。

結果,卻被李瀟輕輕一揮手,就掃滅了。

這一刻,兩人不敢妄動了。

「帶我去見麒麟族的族長。」李瀟說道。

「族長不再!」

「這裡不歡迎人族!」

這兩人沉聲道,雖然忌憚李瀟的實力,但這裡可是麒麟一族的棲居地。

他們有自信,李瀟若是敢亂來,族內的長輩們,肯定會出手的。

「按照麒麟族的年紀來算,你們兩人,怕是還未成年吧?」李瀟笑道:「未成年人,可不能說謊哦,快帶我去見你們的族長。」

「不帶!」

「你給我滾!我麒麟族不歡迎你!」

這兩個少年怒了,幾聲叱喝之下,又是幾道五彩神雷落下。

這一刻,李瀟看似有些怒了,一掌探出,將五彩神雷震碎后,手掌趨勢不減,轟然落在了兩個麒麟族少年的身上。

砰!

砰!

伴隨著兩道悶響,只見這兩人當即被震趴在了地上,渾身抽搐,感覺肉身差點被李瀟這一掌給打碎了!

「敵襲!」

「有人擅闖我麒麟族地!」

兩人眼中出現了一絲驚恐之色,更是大喊了起來。

「何人敢擅闖我麒麟族地!?」

就在此刻,島內,一道衝天的瑞霞閃爍而起,眨眼間便落在了李瀟的身前。

仔細看去,這是一個中年男子,一身氣勢磅礴,身邊更是有聖人法則在閃爍。

「你是……人皇李瀟!?」

然而,這中年男子,當看到李瀟后,神色頓時大變,提起地上的兩個少年,便朝著後方退了幾步,看向李瀟時,眼中更是充滿了忌憚之意。

怕你們等急了,就先更三章,剩下的還在寫,寫完了立馬就發出來

(本章完) 「你倒是認識我。」李瀟輕語,道:「帶我去見你們的族長。」

「你不好好的當人皇,來這裡做什麼?」這男子皺眉道:「你這狀態……」

「三千年前隕落了,後來意外重生了,就成現在這模樣了。」李瀟苦笑道:「行了,有些話和你說也沒用,趕緊的。」

這男子聞言,卻是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擔憂之意。

只因,麒麟族族長,如今一直在閉關,並且壽元將盡,一般情況下,不會見外人的。

甚至這幾年來,麒麟族長已經陷入了沉睡當中,很少醒來。

若是去打擾,麒麟族長一旦醒來,其體內的氣血將會流逝的更快,壽元枯竭也會加速。

「帶他來吧。」

但就在此刻,島內傳來一道十分虛弱的聲音。

似乎,這聲音的主人,以是遲暮,將死。

「是。」這男子聞言,當即點頭,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瀟,道:「莫要打擾族長。」

「他不是還沒死嗎。」李瀟笑道,自然知道那聲音的主人,正是麒麟族長!

很快,在這男子的帶領下,李瀟進入了島上的一個山洞中。

這裡,布滿了陣法與禁制,更是有一個凈化大陣,將外面的九幽之氣和死亡之氣都隔絕在了外面。

而在洞內深處,一頭渾身雪白,皮肉褶皺的老麒麟,正躺在地上。

他看到李瀟到來后,並沒有起身,而是有氣無力的睜開了雙眼,道:「妖族要大亂了,你來這裡做什麼?」

李瀟聞言,當即苦笑,道:「被逼的。」

「哦?看來你在外面混的也不好。」麒麟族長輕語,隨即翻了個身,仰面躺在地上,悠悠的說道:「上次一別,如今算算時間,怕是有三千多年了吧,麒麟族被困在這裡,也有三千多年了,何時才能出去。」

「快了。」李瀟輕語道:「封印妖族三千年,這是對妖族的懲罰,如今算算時間,也該放你們出去了。」

說罷,李瀟卻是一臉尷尬,更是老臉一紅。

麒麟族長見狀,也是鼻孔中冒出一縷白煙,似乎是生氣了。

「你也看到了,以我如今的狀態,解不開這封印……」李瀟尷尬道。

這封印,是李瀟布下的。

但是,當初李瀟是以玄尊巔峰之力,布下的封印。

如今,以他天地境的修為,根本就破不了這封印。

麒麟族長似乎也清楚,鼻孔中冒出的白煙更多了。

「解不開封印,還有臉來見我……」麒麟族長沒好氣的說道:「怎麼?外面混不下去了,所以來我麒麟族避難了嗎?」

「您老猜的可真准。」李瀟笑道,隨即一屁股坐在了麒麟族長的身邊,嘆息道:「這世道啊,真是混不下去了,要不然我就在這裡,默默的呆一輩子算了。」

「你敢!」

麒麟族長聞言,原本看似奄奄一息,有氣無力的他,頓時從地上跳了起來。

嗡!

……

隨即,一道震鳴之下,只見其化作了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

「你在這裡默默的呆一輩子,那誰來解開幽冥海的封印!?難不成,你想讓整個妖族生生世世都被封印在此!?」

「可是……我現在也沒辦法啊。」李瀟一臉無奈的聳了聳肩,道:「這裡不適合修鍊,而我境界又這麼低,一時半會的,也回不到當初鼎盛時期的狀態,這封印……怕是沒機會解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