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枉宿主大大輾轉到這麼多這麼多的地方了。

也不枉宿主大大輾轉到這麼多這麼多的地方了。

其實越到後面小坑就覺得宿主大大越視錢財為糞土。

只是堅持了一件事,就這麼做下來了。

小坑走到了顧靖卓身邊。顧靖卓已經睜開了眼睛。

頭很疼,旁邊站著的兩個人是誰?

穿梭機就這麼失敗了?

這是顧靖卓在有了意識后想到的幾個問題。

「你醒了。」小坑坐了下去。

顧靖卓慢慢的直起了身子。

渾身都很疼,當穿梭機因為高速運轉把顧靖卓弄暈后,顧靖卓就沒空再去想注意事項了。

「這是哪兒?」顧靖卓看了看四周。

起碼不是自己的實驗室了。

不過這也不是極樂桃源里房間的擺設。

還有旁邊的這兩個人。

是做什麼的?

小坑可以認識顧靖卓,但是顧靖卓不知道小坑是誰。

然後,小坑把一套嶄新的衣服遞給看顧靖卓:「你先休息一下吧,完了我們細談。」

顧靖卓接過了衣服。

下床后差點沒有站穩。

穿梭機就在房間的正中間,把地板給砸了一個洞。

這些都不是問題。

問題是,顧靖卓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應該去哪兒。

突然之間就沒有什麼頭緒了。

晚上的時候,在顧靖卓打算下樓去找之前那兩個人的時候,客棧老闆出現,看見了房間里那個巨大的坑以後哭著喊著讓顧靖卓賠。

在樓下的小坑跟戰雨等了顧靖卓許久都沒有等到,於是站了起來決定去房間。

一上樓,兩個人看見的就是手裡拿著現金的顧靖卓。

顯然是被店家的哭天搶地給弄害怕了。

店家截住了顧靖卓的現金,然後道:「這是什麼東西?」

顧靖卓搖了搖頭,「是我的錯。」

在店家馬上就要撕碎現金的時候,小坑趕緊跑到了顧靖卓前面,拿出了碎銀子:「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隨後,小坑看了一眼裡面:「店家,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正好我看見了你這屋子的陳設確實該換了。」

店家瞬間停止了哭泣,從小坑手裡接過了銀子,拿出來數了數后問:「客官說的對,你們想吃什麼喝什麼儘管說,我現在就去給各位準備。」

「茶水就好。」小坑說。

店家應聲后興奮的走了。

「你把你的錢收好。」小坑說。

顧靖卓將現金摺疊好放進了口袋,然後問小坑:「你能知道這是什麼?」

「我本就不是人。」

「什麼?」顧靖卓問:

小坑從門裡跨了進去然後道:「我本就不是這裡的人,你先進來,我慢慢跟你說。」

最後,小坑,戰雨還有顧靖卓圍著穿梭機坐了下來。

「好了,你們不屬於這裡,跟我一樣嗎?」顧靖卓首先開口。

戰雨問顧靖卓:「你花這麼大的精力來這裡是為了做什麼?」

顧靖卓看了一眼穿梭機,好久之後才開口。

「我是為了找我喜歡的人。」

小坑聽見顧靖卓的這話后再次替宿主大大鬆了一口氣。

以往在宿主大大的一些反應里,小坑是可以明確的感受到宿主大大對於顧靖卓的感情的。

所以,小坑還是希望兩個人可以在現實世界里也在一起的。

現在宿主大大被困在這裡的事情促成了顧靖卓從現實世界到這個地方。

小坑問:「那你現在把你之前在這裡的一切經歷說一下吧,或許會有什麼線索。」

(本章完) 「你什麼時候想起來的?」小坑問。

顧靖卓低下了頭,不過下一秒,他便又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破碎了的穿梭機。

現在的顧靖卓害怕的並不是穿梭機的破損,而是這樣的話會導致的一些事情。

本來以為自己這次又是一次失敗的遠行,但是現在,眼前忽然出現的兩個人讓顧靖卓看見了希望。

看樣子,他們或許知道林雪初。

也或許,他們跟自己是一路人。

「那個時候,我剛剛回到實驗室。」顧靖卓開口。

小坑跟戰雨對視了一眼,然後問:「接著發生了什麼?」

「我覺得在一個瞬間之內,一些我本來不知道的記憶就這樣出現。」

這下小坑瞭然,那些記憶就是顧靖卓在各個位面里經歷的那些事。

於是小坑開口道:「你現在應該對我的身份感覺到很疑惑。」

顧靖卓點頭:「是這樣,不過你們認識林雪初嗎?」

小坑聽見林雪初的名字后心就被緊緊的揪了起來,他到現在認為一切都是他的疏忽。

在這個時候,這些他不及時出現的疏忽讓林雪初陷進了這樣一個境地。

只是在下一秒,小坑就覺得自己的鼻子酸了酸。

成為人後,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因為一件事會有這樣的反應。

幾乎在想起這個人的時候眼淚就會出來。

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宿主,雖然事實很殘酷——如果她林雪初就此消失,那這件事便算了。

只要能保住顧靖卓就好。

這是一直以來,主神在分配任務后說的一件事。

一開始的時候小坑信誓旦旦的,覺得自己肯定會保住自己的宿主。

那個時候小坑的自我意識沒有像現在這樣覺醒,但就算是這樣,小坑也覺得自己應該要保護好宿主。

根本不會出現今天的狀況。

但是事情的發展總是猝不及防。

戰雨等著小坑開口回應顧靖卓,後面遲遲未等到后他看著顧靖卓開口:「嗯,我們認識她。」

「你們是通過什麼方式到這裡的?」顧靖卓問。

戰雨輕輕的拍了拍小坑的肩膀然後道:「我們的身份有些特殊。」

「沒關係,既然我們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去找她吧。」顧靖卓說。

小坑緩過來后開口:「你相信我們嗎?」

顧靖卓嚴肅的開口:「我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我也不知道你們的真實身份,但是既然我們可以合作,那麼我會相信你們。」

小坑點頭:「對,我們現在在合作。」

顧靖卓看著穿梭機,給對面的二人說了這台機器的基本功用:「……以前的故障我已經解決,我到的這個地方,是我記憶中出現過的。」

「你有三個身份。」小坑看著穿梭

機開口。

「我可以想的起那些事,只是,你怎麼知道我有三個身份?」

小坑的手放在了穿梭機上然後道:「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我想給你說我現在的身份。」

顧靖卓靜靜地看著小坑,末了開口:「你的身份,跟林雪初有著關係。」

這是陳述句,沒有任何疑問。

顧靖卓已經確定了這件事。

「是這樣,具體來說,我跟林雪初之間是合作關係。」

「怎麼說?」顧靖卓問。

問出這句話是因為顧靖卓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想要對自己說這些事的。

而且他知道自己的三個身份,那麼就說明,在自己的靈魂散落之時,他也是這件事的參與者。

「我是系統225。」小坑平靜的開口,看著顧靖卓。

顧靖卓對上了小坑的眼睛:「系統?」

「是,我的任務是給林雪初發布任務。」

之後,小坑便給顧靖卓說了自己跟林雪初之間經歷的事情,「是宿主讓我知道我可以作為一個人活著,所以我現在一定要找到她。」

顧靖卓理清楚小坑的話后,雖然覺得很震驚,很不可思議,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著跟自己一樣的人是這樣想著林雪初的。

本來顧靖卓覺得林雪初的生活缺少人的關愛。

在她的家裡,跟她的父母之間,林雪初總是在壓抑著自己。

知道這些事是因為前幾天顧靖卓去林雪初的公寓前等林雪初的時候,遇見了一個人。

「你站在這裡是等誰?」那個人問。

顧靖卓點頭,那人又道:「等人就別把路擋住了。」

看著自己並沒有佔多少的路,顧靖卓不想引起什麼爭執,於是往後退了一步。

那人的電話響了,在經過顧靖卓的時候接了起來,然後顧靖卓便聽見了那人道:「林雪初不回來才好,不然我住哪兒?」

對面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這人又道:「她現在不給我錢,我也聯繫不到她,我憑什麼要一直等著她?我就要住這裡。」

在聽見顧靖卓那個人口中的「林雪初」二字時,快步走到了他對面,「你認識林雪初?」

那人收了手機,然後看著顧靖卓:「你等的人就是她?她已經好幾天沒回來了,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吧,我現在看她不順眼……」

顧靖卓掏出了自己的錢包,拿出一張卡:「密碼是215099。」

那人看著顧靖卓的卡,一下沒反應過來,顧靖卓說:「你跟林雪初是什麼關係?」

對面的人接過了顧靖卓的卡,翻來覆去的看了看,「這是真的假的?」

「不信你可以去旁邊的銀行看。」

「那我去看了。」那人揚了揚手了的卡。

顧靖卓伸出手攔住了這人:「你先

告訴我,你跟林雪初是什麼關係?」

「看你態度這麼好,我就告訴你了,不過等等你得跟著我去銀行,騙我的話我讓你……」

「什麼關係?」顧靖卓直直的看著那人。

那人看著手裡的卡,態度散漫:「你問的那個人是我姐,我叫……」

「她什麼時候失蹤的?」顧靖卓沒空接收別的消息。

「你倒是聽我把話說完啊,你知道我名字嗎?」

顧靖卓穩住心態,然後問:「怎麼稱呼?」

「還挺有禮貌,既然你這麼想問,那我就告訴你。我叫林珏,這名字可是很…..」

顧靖卓重複了一遍之前的話:「所以,你姐姐現在在哪兒?」

「誰知道她去哪兒了!我又不是整天都看著她的,我也想問她去哪兒了!」林珏一把推開了顧靖卓,「讓開讓開,別擋道。」

顧靖卓退了一步,心裡一空,不知道自己應該把重點放到哪裡。

這麼說來,林雪初就一直都沒有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