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在這片大陸之上,有十四個人能輕鬆碾壓他。

也就是說在這片大陸之上,有十四個人能輕鬆碾壓他。

只不過,是程度不一樣而已。

不過,燕雲天認為。劉俊之提出的方法可行。

既然這個方法可行,他們所有人便都運動了起來。

對於騰龍軍團的士兵來說,製作陷阱是他們的特長。

而石家的子弟在一旁輔助著。

劉俊之看了看城主府的地形,決定在這裡布下一個幻陣。

而這座幻陣,並不是他從系統手中得到的。

而是通過陰陽雙生鏡的碎片,以及多手一族所製造的幻陣。

通過自己的理解,慢慢加以梳理。

所形成的幻陣。

至於作用,劉俊之只是希望他們能阻擋一下那些強者們,至於別的他一點想法都沒有。

因為他知道,這些幻陣也只能阻擋他們一下。

除了能阻擋他們一下之外,其餘的作用並不是很大。

因為通過雕爺傳回來的信息,劉俊之了解。這些人很大,一部分妖族,都是他們剛剛打敗的那些人。

現在這些人捲土重來,應該殺意更濃。

所以劉俊之只希望這些幻陳能阻擋他們一下。

然後自己在實施自己的計劃。那麼就會減少很多的麻煩。

而且會削弱他們的戰鬥力,大大的削除他們的戰鬥力。

從而達到劉俊之想要的效果。

而這個較果就是減少他們一半的戰鬥力,雖然只是一半的戰鬥力,只是暫時性的。

不過,這已經達到了劉俊之想要的效果。

只要減少一半的戰鬥力,劉俊之就可以實行自己的計劃。

這個計劃,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只要這個計劃成功。

他們才能擺脫這個死局,這個必死之局。

不過一切一切的前提是,幻陣必須能困住人。 ?要想讓幻陣起到應有的作用,劉俊之就只能將陰陽雙生鏡的碎片投入幻陣之中。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最大的發揮幻陣的作用。

只要發揮幻陣應有的作用,就能最大限度地困住,困住這些武聖。

只有這個樣,才能讓這些人在幻陣裏手足無措。方寸大亂。

從而達到牽引他人的目地。

剛才如果把劉玉寧留在身邊就更好了。

只要將她留在身邊,沒準會更好一些。

因為她十分的精通幻陣,如果有她出手,現在到情況,應該能好一點。

而是劉玉寧現在在另一個隊伍當中,就算有通信石,也無法讓她做出任何幫助,因為布置幻陣,她必須親自在場才可以。

石昊天等人現在面臨的平衡被打破了,因為多手一族的援軍到了,不僅僅有妖族強者,還有佛門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劉玉寧充分發揮了她斗聖的力量。

在這裡實力都相當於武皇的層次,可是她帶的東西並不少,而且有一些還相當有用。

比如說聖兵,星宿羅盤。

雖然劉玉寧擁有聖兵。可是她手上的聖兵。和神武大陸的聖兵有些不同。

因為這件聖兵根本無法化形,會一直保持聖兵的模樣,直到它成為神兵。

才可以化形而出。

劉玉寧強橫的實力,讓石家家主石漫吃驚不已。

剛才這個女子,與人交戰的時候還中規中矩。

而現在完全換了一種風格。

這種風格已出現后,到時讓他的壓力大減。

因為現在所有的武聖,都被她吸引過去了。

而且那女子手中像羅盤一樣的東西,從中所釋放出的劍光,竟然能斬殺武聖,基本上武聖一重的武者,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就被這劍光攔腰折斷。

死得不能再死。

雖然這些劍光對於武聖二重的武者來說,作用微小,僅僅能讓他們受些輕傷。

達不到想要的效果。

不過對於石漫來說,這就夠了。十分的足夠了。

沒有那些武聖一重的武者纏鬥,他可以騰出手對付那些武聖二重的武者。

雖然有五六個武聖二重的武者,可是有一件上品聖兵的器靈,在一旁輔助石漫,也讓石漫,施展武技起得心應手。

雖然沒有佔據任何上風,可是保持平局就已經足夠了。只要能保持住平局,他就有翻盤的機會。

因為有一個人已經在路上,因為渤海王已經在路上。

用一個武聖二重的強者,見久攻不下。

於是轉變了策略,向劉玉寧攻去。

劉玉宇在應對那些武聖一重的武者,無法顧慮太多。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的背後露出了破綻,才被這個武聖二重的人盯住。

這名多手一族,武聖二重強者。

悄悄地來到劉玉寧的身後。準備施行雷霆一擊。

將劉玉寧擊殺。

只不過十分可惜的是,他的四隻手掌還沒有到劉玉寧身前。

就被一把劍截住,被一把赤色的劍截住。

這名多手一族的強者一愣神。

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人既然用火銅玉做武器,而且這麼一大塊火銅玉,竟然能被人打造成武器,這怎麼可能。

火銅玉質地堅硬。

甚至超過了一些能夠製作鋒利武器的玉石。

竟然有人能磨出這麼一大塊。

不過看來這塊會成為自己的囊中之物。

面前站著的這個少年,不過是武者層次。

不過卻擁有這樣的重寶,十分值得讓人懷疑。

實力不高,卻有如此珍貴的寶物。

肯定有問題。

而且問題肯定不小。

要麼是這個少年隱藏實力,要麼就是這個少年有十分奇特的地方。

但是就在他遲疑之後,這把劍已經掃向他的左肋。

這名多手一族的強者輕鬆的躲開了。

而不是硬接石寧的寶劍。

因為他知道,火銅玉這種東西。

上面溫度的熱量超過一千度,它擺在你面前,你甚至感受不到一定的熱度。

但只要拿在手中,你就知道它的熱量是有多麼的可怕。

能夠瞬間將一個人燒成灰燼。

就算是武聖修為的強者,不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都不敢接觸火銅玉。

這個少年不是武聖,而且距離武聖的實力也相差甚遠。

但是他能握住火銅玉,很能說明問題。

不是他掌握了特殊的方法,能完全消除火銅玉的溫度。

就是他本身天賦異稟,能夠消除火銅玉的影響。

所以,這名多手一族的強者是十分的小心。

而且小心的有些過頭。

處處躲避著石宗的劍光,而且在躲避的途中,不斷的攻擊著石宗的要害部位。

不過他居然發現了一個事實,一個他都不願意相信的事情。

這個少年哪裡是什麼武者?

速度和力量都遠在武帝之上。

其實,石宗也是打紅了眼。

看著自己的一方不斷的有人倒下,石宗身上的封印,被他強行的突破了一道。

而且又是僅僅突破了一道封印,他的實力也高於武帝的境界,達到了武聖的層次。

但是他的實力卻沒有任何的改變,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

所以這名多手一族強者,吃了一個大虧。雖然沒有被劍光掃到。

可是卻挨了一掌。

這一掌將他打得吐血。

他十分驚訝的看著這個少年。

在中掌之後,他了解了一個事情。

這個少年根本就不是什麼武者,而是確確實實的武聖。

而且實力與他齊平,是武聖二重的修為。

這究竟是什麼個情況,一個不到20歲的武聖二重,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說出來都不會有人相信。

可是,這種天方夜譚,偏偏被他趕上了。

而且他還受了傷。

雖然這多手一族的強者吐血不止。

可是你才知道,他根本並沒有做什麼嚴重的傷。

只是受了一些輕傷,可是為什麼會吐血不止呢?

這讓他十分的想不通。

不過,他再也沒有機會想通這個問題。

因為自己的遲疑,便成了他最大的破碇。

也就是因為這個破綻,他的頭顱被砍下來了。

死在火銅玉之下。

他這一死,立刻引起很多人的注目。

這死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武聖二重巔峰的強者。

那可是武聖二重,竟然和一個少年短短接觸之後。被斬斷了頭顱。 ?石宗在斬殺一名武聖之後,來到了劉玉寧身後。

並且很自然的和她背靠背。

對於石寧的這種做法,劉玉寧沒有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