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難怪卡羅琳會擔憂,這個場景實在是太可怕了,就連遠處的戰場也出現了混亂,因為幾道閃電直接劈進了天使陣列,哪怕強大如天使,在閃電下也瞬間化為灰燼。

也難怪卡羅琳會擔憂,這個場景實在是太可怕了,就連遠處的戰場也出現了混亂,因為幾道閃電直接劈進了天使陣列,哪怕強大如天使,在閃電下也瞬間化為灰燼。

星辰之主沒有立即回答卡羅琳,而是看著空中的閃電越來越密集。等了好久,他才說:「沒問題,這是大地之神在復活,孫立成作為他的神選者,不會有任何問題的,而且我敢肯定,他會獲得超乎想象的好處。」

穿成虐文炮灰白月光 聽到星辰之主的回答,卡羅琳頓時鬆了一口氣。

但又在這時,女食人魔猛地聽到星辰之主咦了一聲,登時心又緊了起來。

還沒有等她發問,就聽到星辰之主自言自語道:「不對啊,大地之神只擁有強大神力,但這個情況可比強大神力威勢大多了。難道?」,說完以後就盯著天空久久不語。

閃電不斷劈下,狂風肆虐,大地之神的鋼鐵身軀已經完全化成了灰燼,成為點點金光籠罩在了整個天空中,顯得異常絢麗。

戰場上,天使們實在阻擋不了雷電,紛紛躲開,整個戰場很快平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緊張地望向天空,等待著最後結果。

第一個平靜下來的是孫立成,只見他身上的光芒緩緩的隱去,等白光散去以後,一個身穿黃色戰衣的年輕人出現在了卡羅琳面前。

「你是?」,看著這個黑頭髮黑眼睛的傢伙,卡羅琳疑惑地問。

聽到卡羅琳的話,年輕人的嘴角向上一挑,低聲說:「寶貝,我是孫立成啊。」

聽到孫立成的話,卡羅琳疑惑了,她的丈夫不是一個地精嗎?哪怕變成了精靈樣的地精,可是藍眼睛和金頭髮也沒有變化啊。

見到卡羅琳的疑惑,孫立成笑了,他一邊上下環視著自己的身體,一邊說:「這就是我本來的樣子啊。變成地精,那是因為我取得了星辰之主陛下的身體。」

聽到孫立成的話,星辰之主的電子眼狂閃,顯然滿腹怨念。

聽完孫立成的解釋,卡羅琳激動起來,她雙腳一蹬就飛上天空,緊接著撲進了孫立成的懷裡。

「你身上怎麼有這麼強大的神力?」,但很快,卡羅琳就驚叫一聲。

而孫立成則緊緊地抱住自己的妻子,大笑道:「因為你的丈夫已經成神了,我現在是真正的神祇,可是有中等神力的神祇啊。」

沒錯,孫立成收集完了七個神格碎片,不但幫助大地之神復活,而且自己也成為神祇,更加可怕的是,他的神力直接越過了微弱神力和低等神力,達到了中等神力。要知道,擁有中等神力,在這個神界都可以算是強大的存在了。

得知自己的丈夫成神,卡羅琳一邊高興一邊難受,她現在只是個凡人,哪怕是冶鍊與戰鬥之神的轉世聖女,但夫婦二人的差距實在還是太大了。

「以後我們會幸福嗎?」,女食人魔心中暗自躊躇。

但就在這時候,女食人魔感到自己的身上火熱起來,緊接著,劇烈的光芒將她籠罩住了。

「怎麼回事?」,卡羅琳揚起嬌顏,緊張地問自己的丈夫。

孫立成笑了笑,手輕扶著妻子的小臉,眼中滿是柔情。

「你忘記了,我每取得一顆神格碎片都會獲得獎勵。」,說到這裡,孫立成停頓了一下,緊接著又道:「所以,我讓你也成為了神祇。」

孫立成的話音剛落,一股強大力量就從卡羅琳的身體里迸發而出,緊接著一套金色的戰甲披在了妻子身上。

冶鍊與戰鬥之神再次復活了。

閃電還在劈下,但威勢小了很多,不論神祇和天使們都還在躲避,但天空中卻有一個人矗立在雷電中,顯得異常醒目。

「為什麼會這樣?創世神,我的父親,難道你就這麼不希望你的女兒去尋找你嗎?」,空中的大地之母撕心裂肺地吼叫,面目猙獰,黑色銀邊的法袍在狂風中不斷飄蕩,讓她整個人如同幽靈一般。

而在地面上的秩序之主,則拿著一根細細的權杖,目不轉睛的盯著這個暴躁的女人,眼中滿是嚴峻。

「風暴海之神陛下,我們怎麼辦?」,水神飛到風暴海之神李爾的身旁,大聲問道。幾乎在同時,一道巨大閃電劈了下來,水神急忙躲開,但是他身後的一個四翼天使卻沒有這麼幸運,直接慘叫一聲化為了一道光芒,然後徹底消失了。

風暴海之神冷冷的看了看旁邊的水神,低聲罵道:「還能怎麼辦,已經這樣了,我們只能繼續在大地之母陛下的率領下作戰。」,說到這裡,他狠狠地說:「告訴大家,拚命吧,如果我們失敗,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水神聽到以後頓時身體一顫,他驚恐的掃視了一下遠方的秩序之主,身體又是一哆嗦,這可是常年不出來的偉大神力存在啊。但這時,大地之母的咒罵聲又傳了過來,水神才稍有緩解。

「不過,我們的大地之母陛下也是很厲害的。我們未必會輸!」,水神在心中不住安慰自己。

又過了足足十多分鐘,風暴和閃電都停止了,只留下了地上一片狼藉和無數的武器碎片。

「大地之神陛下!」,突然,孫立成高喊一聲。

大家急忙看去,只見一個外披黃色法袍,內穿金色板甲的強壯神祇出現在了空中。這正是重生的大地之神。

「謝謝你,孫立成。」,大地之神慢慢降落,邊降落邊對孫立成說。

看到重生的大地之神,孫立成的淚水一下子流了下來。太不容易了,為了這個神祇的復活,他和自己的妻子經過了多少苦難。更關鍵的是,大地之神復活了,那麼自己就能夠回家了。

正當孫立成想跟大地之神在說什麼的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了隆隆的戰鼓聲,他趕忙看去,發現海洋神系的大軍又開始集結了。

「大家準備!」 千億狂妻:好想跟你談戀愛 ,見到這種情況,風神馬上大喊,開始集結部隊。

可還沒有等他的話音落下,一直沒有說話的秩序之主緩步走了上來。只見這位老人舉起了手中的權杖,在空中輕輕畫了一個圈。

還沒有等大家搞明白什麼,空中的大地之母突然慘叫一聲,緊接著無數得金光從她身體里鑽了出來,然後飛向了大地之神。

「神職剝離!天啊,竟然是神職剝離!」,雨神驚叫道。

聽到雨神的話,孫立成趕忙問向了旁邊的星辰之主。

「神職剝離就是把大地之母的神職剝奪走,然後付給了大地之神。」,星辰之主回答道。

在這個世界,每位神祇都有相應的神職,神職和信仰之力是神祇的最根本實力保障。大地之母吸收其他神祇,實際上也是神職剝離的一種,而現在,秩序之主利用秩序之輪的力量,把大地之母的神職剝奪,賦予了近似的神祇──大地之神。

看到大地之母的神職被剝奪了,最先發生異動的是海洋神系。海洋神系能堅持到現在,完全依靠著大地之母的威勢。而被剝離了神職的大地之母,實力必然會大幅下降,可他的敵人卻有一堆偉大神力啊,這裡面還包括新近復活的大地之神。

神祇雖然強大,可也是怕死的,見到自己的主子完蛋,海洋神系頓時崩潰了,甚至風暴海之神李爾是第一個跑路的。

海洋神系的崩潰讓大家措手不及,可神祇們迅速做出反應,所謂趁你病要你命,當即眾神聯軍向著敵人殺了過去。

沒有了大地之母的幫助,第一個現出原形的就是魔神軍團。魔神和黑暗天使們迅速被打回了原形──魔神和魔王,這一下,他們還受到了神界的壓制,實力大損。

魔神昆特大吼著手下前去阻擋,自己想迅速逃離,可正在這時,一個身穿金甲的恐怖壯漢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大地之神陛下……」,魔神昆特大叫,可還沒有等他喊出饒命兩次,就見金光一閃,直接被大地之神一劍斬成了兩截。

看著被斬成兩截,斷口處散發出黑煙的魔神昆特,大地之神冷哼了一聲,然後又向著其他魔神沖了過去。

戰鬥進行的很快,沒有一會兒,除了極少的反抗,大地之母的部隊幾乎化為了烏有。

時間三姐妹、秩序之主、大地之神和星辰之主等數十位神祇,緩緩地將大地之母圍在了當中。

可這時,滿臉灰敗的大地之母卻沒有投降,她冷冷地說:「你們以為現在就贏了?我告訴你們,那是妄想!」,言罷就猛然飛上了空中。

看到大地之母的動作,星辰之主頓時驚叫一聲:「不好!」 在書店裡,羅陽把適用於初三年級的課外學習資料都買下了。裝了滿滿一蛇皮袋。

出了書店,洪佳欣笑道:「羅陽,你是真的要用心學習,還是一時衝動,才買了這麼多課外書?」

羅陽正經道:「班長,我要輔導你學習,不買多些資料看,怎麼行?」

她笑的更燦爛了。

「姐不用你輔導,你自己能每科考個合格就算好了。」她含笑道。

當時,班主任蘇雲要洪佳欣輔導羅陽學習,目標就是要羅陽在期末考考進前100名內。

「班長,我看完這些書要半個月左右,到時就有能力輔導你學習了。」羅陽笑道。

「喲!真的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這麼多資料,就是一年都學不完。你只是看完有什麼用?」洪佳欣撇撇嘴。

正聊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電話是安玉瑩打來的,接通了,聽她柔聲道:「牛仔,你中午在哪吃飯呢?我跟秦飄做了飯菜呢,你過來秦飄家吃,行嗎?」

羅陽若帶洪佳欣回家吃午飯,安玉瑩不便過來一起吃。

「可以。」羅陽應承道。

「那你放學了嗎?快點回來哦。」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安玉瑩嬌聲道。

講完電話,剛要和洪佳欣回村子,瞥見街上一個熟悉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方琳。她開著摩托。

「方姐。」羅陽喚了一聲。

總裁令:老婆,你還欠我寶寶 他要聘請她幫忙管理菜棚,魚塘和果園,薪酬未曾談好,中午正好跟她聊聊。

方琳四周搜尋,終於見到了羅陽,便開摩託過來。

「牛仔。買東西?」方琳戴著摩托頭盔。

「買了些書。方姐,你要去哪?」羅陽在她嬌軀透視一遍。

「村委食堂不開灶,我出來吃午飯,順便理個髮。」方琳摘下頭盔,理了理秀髮。

「走,回家吃。飄姐家裡做好了飯菜。我還要跟你談談工作的事。」羅陽邀請道。

於是,方琳便調轉了車頭,還幫羅陽載著那一蛇皮袋的學習資料,3人二台摩托,一起回宏運大隊。

平日晚上一般在秦飄家裡,羅陽便把學習資料都放在她家。

飯菜已做好,羅陽一回來,便可開飯。他坐在飯桌旁,自有秦飄,安玉瑩為他盛飯盛湯,享受大老爺的服務。

左邊是洪佳欣,右邊是安玉瑩,左斜面是方琳,右斜面秦飄。

早上羅陽跟安玉瑩略提了一下會聘請方琳幫忙管理的事,她沒有異議。

吃飯間,羅陽掃視一圈,說道:「方姐,你想要多少錢一個月?」

方琳打太極道:「牛仔,你說了算。」

話雖是這麼說,若給的工資少了,她多半會找理由婉拒做這份工作。

她的正職是村官,算是兼職給羅陽打工。

「給你二千塊一個月,不包吃住。」羅陽說道。

若是全職,他會給三千塊,兼職,按當地的物價,他給二千塊,覺得也合理了。

果然,方琳欣然接受道:「行。那我要做些什麼工作呢?」

菜棚與魚塘都還沒有完全建好,羅陽說道:「過一段時間,由安姐告訴你。」

秦飄忽然說道:「牛仔,我也幫你打工,要嗎?」

兩個菜棚建成后,確實還需要人手幹活,何況日後還有果園需要人打理,羅陽笑道:「行。」

他沒有當場給秦飄講明工資,以免方琳聽了心裡不好受。雖是兼職,若聽到羅陽給秦飄三千塊工資,方琳多半會有點想法。

秦飄卻不懂這個道理,笑問道:「那給我多少錢一個月呢?」

她肯定做不了管理,2個菜棚,已有安玉瑩和方琳,還有羅陽的媽媽做管理,秦飄只能做苦力。

名義上,方琳做管理,那應該比秦飄的工資要高。只因是兼職,羅陽才不會給她高工資。

「飄姐,參照方姐的,怎樣?」羅陽笑道。

他準備給她三千塊的,只是當面不便說出來,讓她猜一猜。

其實,能跟羅陽打工,又是在家裡,每月有二千塊收入,秦飄也是滿意的。

「那說好了。我今晚就去跟踢踢姐辭工,以後跟你混了。」秦飄含笑道。

她幾乎是坐在羅陽對面,悄悄地伸了腳過來,用腳趾輕輕地搔他的腳,以表示感謝。羅陽笑而不語。

這時,廚衛專賣店送貨的打來了電話,說已到了宏運大隊,問羅**體的位置。羅陽詳細告訴了司機怎樣走。

過得一會,屋外傳來車聲,送貨的麵包車開到門口停了下來。

工人抬著浴缸進屋放下,問要不要安裝。羅陽說不用。

待送貨工人出去了,安玉瑩好奇道:「牛仔,怎麼不叫他們安裝好呢?他們更熟手些呢。」

羅陽買這個浴缸,那不是給安玉瑩等美人洗澡的,只給洪佳欣泡中藥澡用的。

原先,在小樹林集市的廚衛專賣店購買浴缸時,就隱隱感到安玉瑩會吃醋。此時聽她這樣問,羅陽更加相信若說是單獨買給洪佳欣使用的,安玉瑩會醋意大發。

洪佳欣早已知道安玉瑩會吃醋,她含笑瞥了一眼羅陽,看他怎麼跟安玉瑩解釋。

「這個浴缸是給佳欣專用的。」羅陽如是道。

果然,安玉瑩聽了,俏臉忽地罩上了一層陰霾,嘴角的笑意也不見了,眼眸里噙著幽怨。

畢竟在宏運大隊里,別人都認為她是羅陽的女朋友。現今男朋友竟買浴缸給洪佳欣,而不是給她,心裡那份失落湧上來,化作淡淡的憂傷。她整個人都蔫了一半。

秦飄與方琳面面相覷,也覺奇怪。她們均想羅陽會不會是要和安玉瑩分手。當著女朋友的面買了浴缸給別的美女,這是什麼意思?

「安姐,上來,我跟你說個事。」羅陽說道。

正在怨恨羅陽,哪裡能跟他上樓?

羅陽便伸手拉住安玉瑩的手,牽她上了二樓,進了那個空房間。他要跟她解釋。

見她紅唇撅得老高,俏臉滿是憂鬱的神色,羅陽將她擁入懷裡。她微微晃著身子,揮舞著兩隻小粉拳,撒嬌也似的輕捶他結實的胸膛。

她飽滿堅挺的上圍摩擦著他的胸膛,那種溫柔的輕撫使人陶醉。又兼聞著她如蘭的體香,他陡地呼吸粗重些了。

隨後,她佯裝要掙扎開去,身子晃得更厲害,卻沒使全力,可見她給機會他解釋。他在她心裡已佔了不可替代的位置。她的世界不能沒有他。 大地之母飛向了空中,其他神祇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第一個衝出去的是美食與享樂之神。這位陛下一反與孫立成見面時候那种放盪不羈的樣子,此時身穿紫金戰甲,手拿斧槍,一臉嚴肅。

作為中等神力的神祇,美食與享樂之神的實力很強,由他打頭陣,其他神祇的心中頓時一松。

可正在這時,只聽到美食與享樂之神慘叫一聲,金黃的鮮血灑滿天空,然後這位陛下如同隕石一般從空中掉落下來。

其他的神祇陛下們心中大叫不好,紛紛要衝向天空,可這時大地之母已經停到了高空之上。

這個瘋狂的女神看了看腳底下如同螞蟻一般的眾神和天使大軍,口中大喊:「讓一切都毀滅吧。」,言罷就開始了高亢地吟唱。

聽到大地之母的吟唱,一直古井無波的秩序之主臉色大變,這位老人暴喝:「快阻擋她。」,言罷,就瞬息發出了最致命的魔法。

隨即眾神有的發出魔法攻擊大地之母,有的則揮舞著武器衝上了天空,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阻攔大地之母使用出禁咒。

可惜眾神的努力都是失敗的,大地之母的身前出現了一道魔法屏障,哪怕強如秩序之主的魔法擊打在上面也並不能撼動其分毫。至於其他衝上來的神祇,則實在來不及了。

終於,大地之母吟唱完最後一個字元,緊接著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