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是有伴侶的,你還主動倒貼,豈不是被人看輕了?

人家是有伴侶的,你還主動倒貼,豈不是被人看輕了?

詩音連忙低頭掩面,頭也不回地衝出了酒吧。

倪靜秋笑著說道:「其實很多時候,不需要你見義勇為,別人一樣能處理好自己的事情。」

蘇韜訕訕笑道:「我知道了,以後盡量減少做濫好人的次數。」

古麗搖頭,不屑道:「那女的長得挺漂亮,是男人都會有同情心,你也不要隱藏自己的內心,勇敢追求嘛。不過,你很有可能跟主動搭訕的男人一樣,碰一鼻子灰。」

蘇韜被氣得不行,他很認真地重申道:「剛才她可是主動搭訕我的。」

古麗聳了聳肩道:「你別這麼著急嘛,為了展示自己的魅力,偶爾是允許說大話的。」

蘇韜腦門滿是黑線,憋屈得差點拍桌子讓古麗還錢。

在酒吧呆了兩個多小時,除了古麗這隻野貓子,蘇韜與倪靜秋都有困意,好說歹說勸古麗今晚作罷,畢竟要在船上住好幾日,有的是機會享受郵輪上的各種服務。

豪華艙的浴室裝修不錯,面積堪比一般的內艙,蘇韜好好地泡了一個澡,身上的倦意稍微減緩,預計明天清晨到公海區域,然後顧隱會安排遊艇將天聖銅人送上船,為了確保無誤,蘇韜到時候要親自過去檢查和監督。

船長杜子謙和顧隱的關係不錯,天聖銅人入倉之後,就不會有問題了。現在主要擔心,在交接的過程中,會有人掉包。

蘇韜正準備躺下休息,隱隱約約聽到外面有爭吵聲,猶豫一陣,最終還是沒忍住好奇,打開了門。

他朝旁邊望去,一個女人蹲在地上輕聲啜泣,她身邊有一個行李箱,頭髮亂糟糟的,衣服也有些凌亂。

「你沒事吧?」蘇韜擔心地問道,暗忖這女人不會是被人凌辱了吧?

女人抬起頭,看了一眼蘇韜,眼中閃過異色,連忙掉頭就走。

蘇韜認出這女人,暗忖還真有緣,一晚上這是第三次相遇了。

「我是老虎嗎?你看到就跑?」蘇韜啞然失笑道。

「我不想被你看不起。」詩音咬牙道。

蘇韜嘆了口氣,試探道:「是不是被你男朋友趕出來了?」

「胡說!」詩音轉過身很認真地說道,「是他死乞白賴地住在那個房子里,我不想再見他,所以主動搬出來了。」

蘇韜提醒道:「你可以跟郵輪管理人員申請,重新開一個房間。」

詩音面色一變,低聲道:「不用你管。」

言畢,她抹著淚,繼續往前走。

蘇韜嘆了口氣,道:「是不是沒錢?」

詩音停下腳步,落淚道:「那個混蛋把我的錢包和手機都拿走了,他威脅我,如果不跟他和好,就別想在這個郵輪上活下去。」

「還真是人渣中的戰鬥機啊。」蘇韜唏噓道,「要不,我現在借你點錢?」

詩音終於轉過身,盯著蘇韜看了一眼,道:「你不怕我騙你?」

蘇韜嘆了口氣,道:「你都慘成這樣了,我如果還懷疑你,只能說你演技太高……我也願意為我的善良買單。」

詩音輕嘆了一口氣,道:「借我點錢吧,等我回國之後,一定會還給你。如果你要利息的話,那也是可以的。」

蘇韜擺了擺手,道:「借錢一定要帶著要不回來的心態,所以你不還也沒關係,就當我送給你的了。」

詩音很認真地說道:「我肯定會還給你的。」

蘇韜搖頭苦笑,走入艙內,轉過身,望了一眼詩音,道:「你要進來坐坐嗎?」

詩音猶豫了片刻,拉著行李箱,跟著蘇韜進了房間。

蘇韜平時身上不帶現金,正好今晚在賭場贏了不少錢,索性將錢全部交給詩音,道:「這些錢全部借給你,足夠你這幾天在船上的花銷……」

詩音猶豫半晌,從蘇韜手中借過錢,吞吞吐吐地低聲道:「我能不能在你這兒借住一宿?」

「啥?」蘇韜皺眉,驚訝地望著詩音,懷疑自己聽錯了。 詩音指著外面的沙發,低聲道:「我可以躺這裡對付一宿,不會影響你正常休息。」

蘇韜無奈苦笑道:「我這不是收容所,借你錢已經最大的限度了。」

詩音盯著蘇韜說道:「難道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蘇韜搖頭苦笑道:「如果我討厭你,我會借給你那麼多錢嗎?我看得出來,你是一個本性單純的小女孩,現在感情受挫,所以處理問題有點糊塗。幸虧你是遇見我,如果遇到別人,恐怕會遇到危險。」

詩音貝齒輕輕地咬了咬嘴唇,低聲道:「在你的眼裡,我是不是特別的下賤?主動倒貼?」

蘇韜嘆了口氣,道:「你這是為了報復你男朋友嗎?其實沒必要,保護好自己,讓自己活得精彩,這才是對他最大的報復。」

詩音有些失神,自己的小算盤被蘇韜看穿,她咬牙道:「沒錯,我是想讓他知道,沒有他我一樣能過得很好。」

蘇韜搖頭嘆氣道:「不好意思,我沒法答應你,我們素不相識,我不喜歡這種快餐式的感情。」

詩音面色泛紅,盯著蘇韜,又羞又怒,拉著行李箱就朝外面走。

再次被蘇韜委婉拒絕,讓詩音的自尊心遭到雙連擊。

詩音也不是隨便的女人,只不過現在情緒失控之下,想要暫時放任一下自己,沒想到被蘇韜連番拒絕,以她的姿容,並不缺少追求者,但在蘇韜的面前,她沒有一點驕傲,覺得自己有些卑賤。

等詩音走出房間之後,蘇韜無奈地搖了搖頭,他識人無數,知道這女人並非很隨便的性格,要求住在沙發上,也只是一時興起,倒也沒有勾引自己的想法,蘇韜說得那麼嚴重,是為了和她劃清界限。

蘇韜現在欠下的情債太多,輕易不會再亂心,否則,不僅害人,而且害己。

越智淺香意外懷孕,對蘇韜的觸動很大,蘇韜總覺得有種沉甸甸的壓力,從道德角度壓制自己,努力讓自己做一個不偷心的男人。

不過,人太優秀了,你朝那兒一站,就特別的招蜂引蝶,很多時候反而覺得是累贅了。

人是伴隨著生活環境的改變而成長,蘇韜在改變周圍的同時,他自己也在悄無聲息地發生變化,思考問題更加縝密,處理事情更加穩重,對待感情更加細膩與慎重。

詩音找到負責住宿的工作人員,因為她的錢包都被男友陳亮給拿走,裡面有個人身份資料,所以工作人員也沒法給她辦理入住手續。

詩音覺得特別委屈,蹲在地上,抱著頭痛哭起來。

「美女,出什麼事了嗎?」一個溫和的聲音從身邊響起。

詩音抬起頭,朝男人看了一眼,是在酒吧有過一面之緣的張勇。張勇剛從酒吧散場,喝了不少酒,微微有些醉意。

詩音對張勇沒有好感,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銳,會先入為主。她對蘇韜很信任,對張勇充滿排斥,這是第一印象造成,無法解釋,但會一直存在。

所以當男人迷戀上一個女人,被拒絕一次之後,就要學會及時地收手,你通過死纏爛打讓她回心轉意的概率很低,你最多只能以備胎的身份存在,當女人沒有選擇的時候,才會勉強考慮你。

「不用你管。」詩音抹掉淚水,皺眉與張勇道。

張勇微微一笑,與工作人員說道:「她這是怎麼了?」

「她想要申請一個房間,但無法提供資料。」工作人員無奈地聳肩道,「我們都是有嚴格的流程,不能隨便給沒有身份證明的人辦理入住手續,如果你丟失了資料,可以聯繫旅行社,還請你見諒。」

詩音如果能聯繫上旅行社,能這麼費勁嗎?她的通訊工具被陳亮給扣留了,此刻不想把自己的落魄樣子,展示給更多人看。

張勇心花怒放,不動聲色,與詩音說道:「要不,你到我的房間對付一宿吧。」

「不用,謝謝你的好意。」詩音嚴詞拒絕。

張勇微微一笑,道:「別這麼敏感,我等會去朋友房間對付一宿,你一個人住在我那個房間,如果你覺得過意不去的話,到時候把房間費用給我,相當於我還省了一筆錢。」

詩音猶豫不決,蹙眉道:「我得考慮一下。」

張勇拉起行李箱,笑道:「還考慮什麼,我帶你去我房間,位置很不錯,明天早上起床,你還可以看到陽光,我當時可是專門挑選了這個位置。」

詩音見張勇這麼熱情,雖然心情不安,但還是跟著張勇來到了艙房,張勇進入艙內,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服,笑道:「你隨意吧,我這就先離開了。」言畢,張勇拿著衣服,哼著小曲,走到外面,敲了敲隔壁的房間。

「你咋過來了?」同伴疑惑道。

「一個人睡不習慣,借住一宿。」張勇嘿嘿笑著,將同伴推進了艙房。

詩音聽到張勇的話,忍不住笑出聲,這男人好像沒那麼討厭,說話蠻幽默,對待人很熱情,比起冷冰冰、不近情理的蘇韜,顯然要好了不止一籌,看來還是不能憑感覺看待人,要相處久了,才知道人的真實性格。

張勇走到艙房內,壓低聲音,得意的笑道:「運氣實在太好了,你知道我剛才遇到誰了嗎?」

「別跟我打岔。」同伴不依不饒地打著哈欠,「我提醒你,等下你趕緊給我滾蛋,如果你是個女人,我或許還會考慮一下。我可不喜歡抱著個大老爺們睡覺。」

張勇得意的笑道:「酒吧里遇見的那個女的,現在就在我的艙房,真是運氣不錯,原本還找不到機會呢,現在是得來全不費功夫。我先借你的地方洗個澡,等下過去就辦了她。」

同伴皺眉道:「記得正事要緊,別把事情鬧大了。如果那女的不樂意,你強行辦了她,那可是會惹出麻煩的。」

張勇獰笑道:「放心吧,這女人就是砧板上的肉。反正明天就行動,這艘船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我將她一直困在艙里,肯定神不知鬼不覺。」

同伴點了點頭,皺眉道:「我也不勸你了,反正也攔不住你。」

張勇這傢伙身手不錯,腦子動得也快,處理問題很有手段,心狠手辣,唯一的缺點就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張勇洗完澡之後,穿著寬大的睡袍,來到隔壁,敲了敲門。

詩音也剛洗好澡,用浴巾將自己裹好,然後走到門邊,低聲問道:「誰?」

張勇咳嗽一聲,道:「我把剃鬚刀落在房間里了,我進來拿一下就離開。」

詩音皺了皺眉,猶豫半晌,還是打開了艙門,張勇上下打量著詩音,頓時看呆了。

詩音全身上下就裹了一件浴巾,露出上下兩截白嫩的肌膚,浴巾的上端恰恰擋住敏感部位,浴巾的下端抵達膝窩,花白的手臂如同粉軟的玉藕,修長筆直的玉腿纖細修長,雖然臉上卸了妝容,少了一分妖冶,多了幾分清純,張勇忍不住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張勇順手將門帶上,拉了拉睡袍,露出結實的胸肌,似笑非笑地看著詩音。

詩音皺眉,連忙往後退,暗叫:「糟了!他露出狐狸尾巴了。」

張勇健步如飛,快步上前,一把摟住了詩音,動作霸氣而直接。

「不要!」詩音大聲驚叫一聲,嘴唇便被張勇給封住,鼻子里充滿了酒精和煙草的氣。

她的身體漸漸酥軟,兩隻手無力地捶打張勇,繼而鬆弛下去,宛如從河裡撈上來的魚,一開始還有些力氣,離開了水之後,活力慢慢失去。

張勇將詩音推在了床上,詩音只能捂住上下的要害部位,連續地說著不要。

然而,在張勇看來,這個動作顯得特別有誘惑力,這女人肯定是在誘惑自己。

張勇俯下身,親吻詩音的每一寸肌膚,從耳垂、脖頸、臉頰、鎖骨,隨著他嘴唇的移動,詩音心驚肉跳,僵硬的肌肉變得鬆弛下來,竟有種如在雲端的錯覺。

詩音雖然和陳亮談戀愛多時,但一直都沒有突破那一層,這也是為何陳亮背著自己偷吃的原因之一。

詩音不是基督教徒,但她總覺得最珍貴的東西,要在結婚那一晚交給心愛的人。

之前對蘇韜主動拋出引誘,也是詩音為了報復陳亮,她痛恨陳亮招蜂引蝶,所以決定將珍貴的東西交給一個陌生人。然而,當這一刻真正到來之時,詩音骨子裡是反抗的。

張勇對待女人很有耐心,如同辛苦耕耘了一年的農夫,慢條斯理的收割著莊稼,他的舌頭很長,也很靈活。但凡被自己馴服了的女人們都說,被舔過的部位有觸電的感覺,就算是修道院貞潔的修女,面對如此靈活、柔軟、又磨砂的舌頭,也只有淪陷的份兒。

「住嘴!」詩音只覺得噁心,如同被惡狗用吐沫弄濕了身體一般,只覺得想要趕緊洗澡。

張勇抬起頭,嘿嘿一笑,他最喜愛吃的食物就是木耳,小小的抵抗阻止不了他對美味的執著尋覓。

詩音剛洗完澡,內褲都沒來得及穿上,她只能死命地摁住浴巾,淚水嘩嘩地順著眼角滑落。

正當張勇準備掰開雙腿要下舌頭的時候,浴室的門被人撞開了。

蘇韜沖了進來,皺眉道:「我後悔了,你跟我回去吧。」

等看清楚裡面發生的一切,蘇韜頓時愣住了,朝張勇走過去,將他從詩音的身上踹飛,「狗賊!給我死開!」

福利色色漫畫,各種言情!你懂的!(記得自備紙巾)長按複製xlmanhua搜索>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1022章狗賊給我死開

瀏覽閱讀地址: 【34.】,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這就是你那個人渣男友嗎?」

蘇韜揪住被打得動彈不得的張勇,左右開弓扇了他兩個耳光。

原來蘇韜等詩音離開之後,總覺得不對勁,琢磨著詩音沒有身份資料,肯定沒法重新開房間,所以就到前台詢問一番,沒想到被自己猜中了。

然後蘇韜又追問工作人員詩音的下落,工作人員如實說明,一個男子將她帶走,蘇韜便麻煩讓工作人員查了一下那男子的資料,然後尋找到了這個艙房。

在蘇韜看來,這男子肯定是詩音的男友,不然詩音怎麼會貿然跟他一起離開呢?

蘇韜正好撞見張勇強行進入艙房,擔心詩音會出事,所以用力踹開了艙門。這艙門其實特別結實,但蘇韜現在的力量遠非常人可比,所以一腳就能踹開。

見到張勇壓著詩音在床上亂啃,詩音表情看上去很絕望,蘇韜沒有絲毫猶豫,衝上去就將張勇暴揍一頓。

其實張勇倒也不是弱不經風之輩,主要注意力都放在詩音的身上,精*蟲上腦之下,沒想到有人破門而入,頓時被打蒙圈了。

張勇半晌才回過神來,看清楚蘇韜的樣子,惱羞成怒道:「你是誰啊?給我他媽的出去!」

詩音清醒過來,她如同被一桶涼水從頭澆到腳,連忙整理浴巾遮住自己的身體,瑟瑟發抖,不僅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無地自容。

蘇韜站在原地暗嘆了一口氣,沉聲道:「你不是說好跟這個人渣男分手了嗎?怎麼還重新返回,被他羞辱?」

詩音眼角噙著淚水,這其中的誤會,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女人面紅耳赤,浴巾勉強擋住了要害部位,頭髮濕漉漉的,一雙玉腿光潔白膩,果然是個尤物。

「這事兒我沒法解釋,我先穿衣服。」詩音顫抖著聲音說道,此刻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跟我走吧,像這種人渣,他配不上你。」蘇韜朝張勇看了一眼,見這小子回過神來,瞪著自己,氣不打一處來,朝張勇狠狠地又踹了一腳。

張勇雖然反應變快,早有準備,但胸口還是實打實地被踹中,他眼睛一翻,差點暈死過去,意識到面前這傢伙不是善茬,論身手在自己之上,一對一的話,怕還不是對手,索性不再羅嗦,悶在旁邊,心中暗自冷笑,等你猖狂一時吧。

蘇韜回頭朝張勇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剛才揍他的時候,對方的睡袍被扯了一下。蘇韜看到他胸口有一個圖案,是一個很古怪的紋身,這紋身總覺得有點古怪,與正常的紋身不一樣。一般的紋身都是用針刺的辦法弄出某種圖案,但他身上的紋身有點像是燙傷。

當然這其中的區別,也只有蘇韜這種專業人士,才能分析出其中的差異,一般人的觀察力不會這麼仔細,對傷口的辨別也沒有那麼精準。

詩音在衛生間里很快換好了衣服,臉上還掛著淚痕,蘇韜暗嘆了一口氣,兩人走出了艙房。

張勇半晌才從地上爬了起來,踉蹌著走進衛生間,用手指刮掉了嘴角的血跡,拉開睡袍一看,那一腳鑽心踹留下一個紅色的拳頭大小傷痕,晚點就會變成淤青,他覺得胸悶,咳嗽了一下,如同針刺一樣疼痛,恐怕是得了內傷。

張勇憋屈無比,煮熟的鴨子到嘴邊飛走了,坐在馬桶蓋上休息了足足十來分鐘,才恢復了一些力氣,然後用力拍了開了隔壁同夥的門。

同夥見張勇跟丟了半條小命似的,臉上有傷,喘著粗氣,吃驚地問道:「你玩什麼變態招式了,弄成這樣。是不是被那小娘們打的?她怎麼力氣這麼大啊?」

張勇擺了擺手,咬牙切齒地啞聲說道:「她哪有那個本事,我他媽是被人偷襲了。」言畢,他將情節大致描述了一番,冷聲道:「你得給我查查,那小子究竟是什麼人,明天等辦事的時候,順便就把他給處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