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什麼!”

這下,武王瞬間就懵逼了,勝敗乃兵家常事,但是!

“天老!少了你的幫助,那無極宗真能戰勝文王的人?”武王驚呼了出來。

“我不確定,但是,無極宗裏有一個非常可怕的存在,絕對不弱於那黑袍,而且無極宗還有全新的武器!那江北的態度很高傲!”

“可怕的存在?新的武器?態度很高傲?看來是錯不了了。”侯鋒微微點了點頭。

……

無極宗內,哀嚎之聲遍佈了整個宗門內的大草坪,有受傷疼痛難忍的地境弟子,也有因爲自己要好的兄長身死而悲傷。

“江北,江北,你醒醒啊!你醒醒,你怎麼了,你別嚇唬我!”侯煙嵐在哭着,但她的實力卻什麼都做不了。

“師傅,師傅你怎麼了!杜老,您怎麼了!”江南的嗓子眼一陣陣發甜,強忍着不吐出這口血。

吐出來了固然爽,但是就最近幾次要死的狀態來說,吐出來了,可能就要暈過去了。

看着躺在自己身前的杜老和徐英洲,還有杜老身旁的二蛋,江南的心也像是要疼的碎掉一般。

二蛋都會修煉了,可是他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冒着身死給江北擋下了那必殺的一擊。

希望你能撐過去,你一定要撐過去啊,二蛋……

“來人!揹着大長老二長老,還有,二蛋,兄弟回宗門修養!”

你是最好的未來

此時的江北覺得很熱,彷彿是在被火烤着一般,五臟六腑之內都如同有了烈火。

又有點爽!大概就是痛並快樂着。

這是一片漆黑的大地,沒有星辰,但是江北彷彿帶着紅外線眼睛一樣,什麼都能看到。

誒!是你呀! “老弟,很久不見,別來無恙。”

江北微笑着打了個招呼,很有禮貌的那種。

俗話說,擡手不打笑臉人,這道理江北懂,對面這魔靈這麼猛。

來自魔靈江北的怒氣值+366


神特麼很久不見,剛剛不是才見完嗎?

“桀桀桀!江北!”

穿着黑色長袍的江北陰森的笑着,額頭之中的紅點和他鮮紅的雙眼讓江北看的有點不舒服。

說實話,其實現在魔靈很慌,不知道說啥,感覺有點語塞,他還是個新生的靈。

“老弟,過來嘮嘮嗑也行,別在那傻站着了,怪累的。”

江北笑着說道,甚至還朝着對面的這勞什子魔靈勾了勾手指。

魔靈身體打了個冷戰,事有蹊蹺,但是,他不慫!

然後就看到江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魔靈也走過去,二人對坐。


“嗯,有點照鏡子的感覺,這小模樣,有鼻子有眼的。”

江北說着,甚至還捏了捏魔靈的臉。


真別說!這觸感!很真實!

“老弟,你是硅膠做的新型玩偶?高智能芯片?

這不對啊,看起來又不太像,嘖嘖嘖,這科技。”

魔靈:???

“少特麼碰我!我就是你!”

來自魔靈江北的怒氣值+466

嗯,很好,是修煉的感覺,這也是江北喜歡的修煉方式。

“你不是我的影子嗎?你自己說的。”江北滿臉的不解。

“是又如何!但是,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從你修煉吞天魔功的那一刻,我就出現了!”魔靈陰深深的說着,甚至還露出了冷笑。

賊尼瑪,早就出現了?

哪知江北突然怒了,直接站了起來,一腳給魔靈踹翻了。

魔靈:???

來自魔靈江北的怒氣值+166

“套嫩親孃嘞,早就存在了你特麼不早出來,多少次你爸爸我身陷險境?差點就死了!”

“你特麼吃屎的嗎!裝逼挺會,現在跟我在這舞舞玄玄的!”

“說話啊!甘霖娘!”

一腳一腳的踢着,江北滿腔的怒火,終於有了宣泄口。

“卵蛋東西!就特麼知道欺軟怕硬!人家猛的時候你等着你爹去收拾,你爹給人家打廢了,你出來裝逼了?”

“嗯?這是誰教你的?你特麼懂不懂尊老愛幼,懂不懂禮貌?”

來自魔靈江北的怒氣值+66

“廢物東西,越來越少,甘霖孃的!”

來自魔靈江北的怒氣值+16

“說你胖,你特麼還喘上了!說話啊!”

又是一腳,正中襠部,江北都咧了咧嘴,看着就疼啊,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對着啥發誓都行,真的……

來自魔靈江北的怒氣值+26

又漲回來了?

“算了,你坐起來,來,我們好好談談。”

江北不踢了,收腳了,這麼一會兒,弄了小一千得怒氣值,也值了。

看着魔靈木訥的點了點頭,坐了起來,江北表示滿意,還能聽明白話,沒傻就行。

他要是沒記錯的話,他不是受傷了嗎?

現在怎麼……

“這是在哪?”江北低頭問道。

“在,在虛無空間。”魔靈弱弱的答道。

“你特麼不會解釋一下?老子懂那是什麼地方?還有,你又是個什麼玩意!”江北說着,又擡起了腳。

“別,別踢了,我說,我都說!”

魔靈屁股嗖嗖的往後蹭,劇本不對啊!說好的自己是那種無惡不作的大壞靈呢!

說好的身體的主人應該很怕自己呢!我可是魔靈啊!

想到這,魔靈的自信心又起來了……

呲着牙,一臉冷笑的看着江北,雙眼的紅光再次濃郁起來。

“賊尼瑪!說話啊,看你爹做什麼!哦不,我沒你這樣的蠢兒子!”

說着,一腳又踢了過去,踹翻了……

可能是踢得疼了吧,江北換了只腳,然後彎腰,上手。

“別,別打了,我說,我都交代,別打了!”魔靈哀嚎着,雙手抱頭。

“呼~趕緊的,別浪費時間!”江北長出了一口氣,也有點累了。

“這,這是你的識海,至於我,我是吞天魔功衍生出的魔靈……”

小魔靈弱弱的說道。

“哦,識海。”江北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

“識海就是……”

“賊尼瑪!老子不懂識海是啥嗎!你真把你爸爸當弱智了?”江北再次站了起來。

“別!沒,沒有!爸爸!我錯了!”魔靈雙腳蹬地,屁股一下一下的往後蹭。

“怎麼跑這裏來了呢?以前也沒感受到過啊?”江北坐在地上,託着腮思考着。

魔靈有點懵,這個,回答還是不回答啊?

“江,江北,是因爲受了重傷,身體陷入了深入睡眠……”還是答吧。

“嗯,原來如此。”江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上次好像都沒這樣。

轉頭看向魔靈,瞬間!

“爸爸!我錯了,我不該回答的!”魔靈很痛苦,想哭。

“賊尼……你說說,你和那幫惡靈是什麼關係?”江北突然問道。

先得把事情搞清楚了,不然以後容易出問題,這小傢伙,就住自己體內?有點嚇人啊。

誒,小系統不也在自己體內嗎,問題不大,得好好治治這魔靈,沒準關鍵時刻還是個助力!

“惡靈?”小魔靈也是一愣,想了一下,明白了。

“江,江北……”

江北擺了擺手,打斷了魔靈的話,一臉深邃的看着他。

魔靈身體顫抖了一下,他該不會又要打自己吧?

“呵呵!你只是一個影子而已!只有我才能引領你走向無上的榮光,你,應該稱呼我爲,偉大無上的主人!”

“桀桀桀!主人!這怎麼可能!稱呼自己軟弱的靈魂爲主,是我們魔靈最不齒的……”

“賊尼瑪!笑是吧?不叫是吧?”

砰砰砰!

“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