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月份的最後一天了,那個月票明天就過期了……

今天是2月份的最後一天了,那個月票明天就過期了……

要不……

給我吧~

另外,三月份咱們會有大更新,具體時間我還在等編輯通知

瘋狂存稿中,希望到時候讓寶貝們開心一下~

期待吧,到時候跟我一起熱鬧熱鬧~ 顧萌萌和伯格帶著四小隻在草地上野餐,雖然只有一隻豺狗,甚至不夠小狼崽子們吃飽,更別說還有一個成年的伯格。

這點肉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少太少了,但這是兒子獨立獵殺的獵物,吃個心意也就是了。

伯格生了火,將孩子們處理好的肉架在火上烤著。

幾個人倒也相處融洽,有說有笑的。

而遠處,一黑一白兩道影子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那邊的人兒,卻不能更靠近一些。

萌萌一定知道他們在這裡,因為她已經幾次回頭沖他們微笑了。

以伯格的實力,他們雖然故意封死了自己身上的獸壓,但再靠近的話,他們身上的氣息就會被伯格發現了。

爾維斯皺眉,目光深邃而冰冷,道:「你覺得,萌萌還要這樣和伯格相處多久,克厄才會有所行動?」

萊亞嘆氣搖頭,道:「不好說。」

遠處的伯格將一塊烤好的肉送到了顧萌萌面前,距離太遠,聽不見他說了什麼,只是顧萌萌欣然的接過了那串肉,然後還衝著伯格笑了笑。

萊亞的手捏在樹榦上,喀嚓一聲把樹榦捏碎了一塊,在樹身上留下了一處粉碎性外傷。

「豺狗的肉又酸又硬,萌萌吃了胃會不舒服的!」萊亞說著,便往前走,這是要去把顧萌萌帶回來了。

爾維斯握住萊亞的肩膀,將他拉住,道:「這是萌萌的決定,我們必須遵從。」

萊亞回頭,冷笑,問:「你就不怕那個長得和柳時鎮特別相似的伯格,成為咱們家的第三個雄性?」

爾維斯皺眉,看著顧萌萌在伯格身邊溫柔恬靜的樣子,胸口像是被棉花死死的堵住,收不回眼眸里滔天的殺意,卻還是艱難的點了點頭,道:「如果萌萌喜歡,我可以接受。」

萊亞甩開了爾維斯的手,冷聲道:「你可以,但是我辦不到。萌萌現在已經有了獸王的實力,不再是一個需要很多實力強大的伴侶才能保護的普通雌性。所以,我不會允許咱們家裡再多一個人來跟我爭寵的,絕不!」

說著,萊亞闊步朝顧萌萌的方向走去。

爾維斯一個箭步擋在了萊亞面前,冷著臉,道:「無論是你還是我,都沒有資格阻攔萌萌跟喜歡的雄性結侶。如你所說,萌萌是獸神使者,她有資格得到這個世界上一切她喜歡的雄性。」

萊亞昂頭,冷眼和爾維斯對視,道:「今早瑪雅的話,你也聽到了吧?」

爾維斯皺眉,沒有回答,可那一閃而過的陰騭證明萊亞的猜測沒有錯。

早晨伯格帶著顧萌萌和四小隻離開的時候,正巧經過瑪雅暫住的地方,她和她的伴侶說「伯格恰巧也是狼獸,這樣一看,還以為他才是顧萌萌的伴侶,小狼的父親呢。」

擺了擺尾巴,萊亞說:「你就真的那麼甘心,讓他取代了你在萌萌身邊的位置?」

爾維斯眯了眯眼,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咬牙道:「他代替不了,我才是小萌的第一伴侶。」

------題外話------

三月的第一個問候

寶貝們,早上好~

這個月,我們也要相親相愛哦~ 萊亞冷笑一聲,道:「你要守著第一伴侶的稱謂過日子你就自己守著吧,我只是一個從寵獸爬上位的伴侶而已,我不需要那些好名聲,我只要萌萌。」

說完,萊亞化身為狐,鑽了一個空檔從爾維斯的胳膊底下沖了過去,直奔顧萌萌。

看著跑走的萊亞,爾維斯的眉頭緊緊的鎖著。

其實,萊亞說的沒有錯,他也一樣嫉妒,一樣想發瘋,一樣想衝過去把顧萌萌帶走。

而且,第一伴侶應有大度似乎也沒那麼重要……要不然,萊亞怎麼可能從他面前輕易鑽了空子跑去搗亂?

嘆了一口氣,爾維斯闊步跟上了萊亞,朝著顧萌萌的方向走去。

萊亞已經把顧萌萌圈在懷裡了,毛茸茸的大尾巴取代了池軒的位置霸佔著顧萌萌的懷抱。珂德懷裡抱著池軒,一臉無奈的看著一邊跟顧萌萌膩味一邊瞪著伯格的萊亞,無奈的拉了拉迦略和戡武,道:「咱們去那邊吃東西吧。」

迦略和戡武無奈的看了顧萌萌一眼,搖了搖頭,沒有說話,跟著珂德走到火堆旁開始分食烤肉。

爾維斯走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萊亞抱著顧萌萌,親了又親蹭了又蹭,似是在替換顧萌萌身上殘留的伯格的味道。

伯格就站在三步開外的地方,靜靜的看著萊亞向顧萌萌無理取鬧一般的撒嬌和顧萌萌毫無原則的接受,說不羨慕,是騙人的。

爾維斯從萊亞懷裡接過顧萌萌抱在自己的懷裡,然後轉身看向伯格,道:「謝謝你照顧了小萌一上午,我們來接她回家吃飯了。」

伯格的目光落在那串顧萌萌只吃了兩口就被萊亞衝出來撞飛了的烤肉,有些失落,卻沒有資格阻攔什麼,只能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爾維斯抱著顧萌萌轉身離開,萊亞經過伯格身邊,輕笑一聲,道:「你這背上的傷也好的七七八八了,打算一直這樣讓小狼崽子們狩獵你吃現成的?」

伯格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顧萌萌逐漸遠去的背影。

萊亞的瞳仁閃過一抹紅光,只是一瞬便消失了,微笑,如高嶺之花一般的微笑。透著疏離和冷漠,在顧萌萌已經走得足夠遠,不會再聽到他的話的時候,萊亞才說:「不管他讓你接近萌萌的目的是什麼,我都不會讓你得逞的。好好籠絡著戡武吧,萬一哪一天他發現了你的真面目跟你翻了臉,我會讓你重新認識聖納澤的巫醫萊亞。」

說完,萊亞飛身跑了出去,追著爾維斯和顧萌萌的身影而去。

「萌萌,我今天給你燉了一隻飛禽。」

「萌萌,你今天上午有沒有想我?」

「萌萌,叫聲萊亞爸爸聽一下~」

伯格站在原處,一動未動,靜靜的看著顧萌萌消失在地平線之下,握緊了的拳頭才緩緩鬆開。

那個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就連伯格自己,也都不知道。

他能感覺到那個人不是在單純的幫助他追求顧萌萌,他一定別有用心。

可伯格卻還是忍不住照著他的話做了,別無其他,他只是想更靠近她一點點……而已。 回到自己的樹洞,萊亞卻沒有去烹飪,而是趴在顧萌萌的膝蓋上,仰臉看著顧萌萌,道:「我不喜歡伯格,討厭他頂著一張和柳時鎮相似的臉借著戡武來接近你。」

顧萌萌捧著萊亞的臉,在他的鼻尖輕輕親了親,然後笑道:「我和伯格是不可能的,你明知道,我只不過是照著克厄的劇本來演,把他引出來然後解決掉而已啊。」

萊亞一隻手摟住了顧萌萌的後腦,不准她輕易逃避,加深的一個吻霸道而且纏綿,一雙迷離的眼睛滿是痴纏,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滿意於唇齒之間屬於她的香甜,這讓他的心情好了許多,但卻不能讓他釋懷伯格的事情。

「我們不照著克厄的劇本走,他也會出現的。」親吻之後的萊亞溫柔了許多,聲音輕緩卻不容拒絕,道:「我受不了你跟伯格站在一起的畫面,太刺眼了,我會忍不住撕碎他的。」

顧萌萌看著萊亞,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萊亞這幾天有些奇怪,似乎很偏執,而且醋意大漲。

他會因為爭著抱自己而對爾維斯呲牙,露出攻擊性的表情,這是一件很難理解的事情,畢竟他當初可是冒著失去她的風險把她推進爾維斯懷裡的呀。

顧萌萌撫著萊亞的臉,問:「你是不是有心事啊?我覺得你最近怪怪的。」

萊亞的手輕輕覆在顧萌萌的小手上,狹長的眸子里滿是多情,凝望著顧萌萌,道:「想要佔有你,就是我全部的心事。 吃出個星辰大海 所以,你要成全我么?」

顧萌萌輕笑,環著萊亞的脖子,道:「不用占,我是你的。」

萊亞輕笑,邪魅撩人,附在顧萌萌左耳邊,輕語:「我是說……獨佔。」

顧萌萌一愣,下意識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爾維斯,嗔怪地皺了皺眉,道:「萊亞。」

萊亞訕訕一笑,身體後仰,彼此之間拉來了一些距離,輕嘆,道:「如今,連騙我一句都不願意了?」

顧萌萌無奈,她也不知道萊亞這是怎麼了,怎麼會跟一個伯格就較上勁了?以前跟爾維斯明明處得很好,後來的斯內勀他也是遊刃有餘,圍在她身邊的奧力汀和伊恩也沒見萊亞這麼在意過,怎麼伯格就有這般殊榮,讓他酸成這樣?

萊亞拂了拂手,道:「爾維斯也就算了,但其他人不行。如果你再跟伯格單獨出去,我就把他當做情敵「處理」掉了。」

顧萌萌無奈,雖然她覺得順著伯格這條藤一定可以摸到克厄這個瓜,但如果家裡男人真的太介意,她也就只好做罷了。

聳了聳肩,道:「好了好了,不要為了一個不相關的人那麼緊張。你要是實在不喜歡,我就不跟伯格接觸了,克厄的事情我們再想辦法,反正就算我們放過他,他也不會放過咱們的,所以……總會有其他法子。」

萊亞勾了勾顧萌萌的下顎,獎勵性的在她的小嘴上親了親,然後柔聲道:「乖。」

顧萌萌被萊亞這種哄孩子的語氣弄的心頭一癢,呵笑一聲沒有說話。 放棄了利用伯格套出克厄的計劃,已經整頓的差不多的族人就沒有必要繼續原地修養了。

奧力汀和伊恩把一切事情都按排好,第二天一早,所有人便整裝待發,隨著顧萌萌的一聲令下繼續向聖納澤出發。

伯格每天早晨都來邀請顧萌萌跟跟他一起去陪戡武兄弟三個狩獵,可是顧萌萌再也沒有答應過。每次只是回答一句「你們去吧,我不去。」,連搪塞的借口都沒有一個。

可儘管這樣,伯格依然堅持每天早晨出現在顧萌萌面前,說著今天大概會在什麼區域為戡武兄弟幾個訓練,大概會是什麼程度的兇猛野獸,有可能會看到孩子們什麼樣的英勇表現。

一開始,顧萌萌都是拒絕的。

可是參與孩子們的進步,這對顧萌萌來說是不小的誘惑。

但是,每當她幾乎被伯格說動了,想跟著一起去的時候,萊亞就會突然躥出來,一把將顧萌萌抱在懷裡,然後毫不客氣的對伯格呲牙恐嚇,有時會伴著一爪子的攻擊,有時候會是那大尾巴狠狠的在伯格身上抽一下。

伯格就像一塊木頭,被打了也不反擊,也不生氣。

呵,顧萌萌知道,這是所有雄性在追求雌性時必經的過程,在得到雌性認可成為家族成員之前,單身的雄性靠近雌性領地,自然是會被當做入侵者驅逐的。

這結果無非有三:要麼追求者強大,原有伴侶拿人家沒辦法;要麼原有伴侶強大,把追求者打跑甚至打死;要麼就是雌性被感動,收了追求者成為伴侶。

只有上述三種情況,才能結束這場紛爭。

伯格和萊亞一樣是三級獸,他雖然不到巔峰狀態,說起來確實未必是萊亞的對手,但也不至於是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可他就是這麼站著單方面的在挨打,為的是擺一個屈從的態度,以便成為「一家人」之後比較好相處。

顧萌萌嘆氣,看來這個伯格是對她動了真格的了。

有了這層認識之後,伯格再來邀請她的時候,顧萌萌索性就避而不見了,為了避免最近醋勁大發跟伯格勢同水火的萊亞一個失手真的打死了伯格,顧萌萌總是纏著萊亞抱著她,讓爾維斯去回絕伯格的邀請。

帶著十八個雌性的隊伍行動的速度如同蝸牛一般緩慢。

五天之後,才終於到達了聖納澤附近。

「整頓休息。」爾維斯抱著懷裡的顧萌萌,抬了抬手,發號施令。

簡單的四個字,從他的嘴裡說出來,就像是不容抗拒的聖旨,所有人都只有屈從的份。

伯格再度走了過來,這是他今天第二次來找顧萌萌了。

「照這個速度,今天晚上應該就可以回到聖納澤了。」伯格站在顧萌萌五步開外的地方,目光深深的凝視著她,道:「你們回到聖納澤以後,我就要返程回斯奧得繼續照顧我的族人了。所以,今天是戡武他們三個最後一次跟我學習……我們會有一個配合的狩獵行動,獵物會是老虎或者角獸級別。對孩子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你……要不要一起來?」 畢業典禮的概念么……

顧萌萌其實很心動,孩子們每天都在堅持訓練,這幾天他們就連晚上都不回來吃飯了,而是跟伯格一起吃自己的獵物。這讓顧萌萌心裡很不是個滋味,有一種孩子被人搶了的感覺。可是她又不強把孩子捆在自己身邊,他們的心智和年紀並不相符,他們有判斷能力,知道自己願意和誰在一起。

鐘山紀事之屠龍 萊亞上前,一把扼住了伯格的脖子,長長的指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生長出來,掐住了伯格脖子上的肉里,有血蜿蜒而下,滴答`滴答的順著伯格的脖子掉落在地上。

「在我殺了你之前,安安靜靜的滾開。」

伯格也不懼怕,申請平靜的看著顧萌萌,絲毫也不把萊亞的恐嚇放在眼裡。

他這樣的態度成功的激怒了萊亞,萊亞的手指如鐵鉗一般扼住伯格的咽喉,一寸一寸的收緊。

伯格明明已經漲紅了臉,眼球里遍布血絲甚至有凸起的現象,可卻仍是緊緊的握住拳頭,抗拒著逃跑和反擊的本能與天性。

逃跑就等於放棄,而反擊……就算顧萌萌接受了他,以後也就再不可能和萊亞好好相處了。

顧萌萌那麼喜歡萊亞,他不能得罪他。

顧萌萌趕忙從爾維斯懷裡跳了下來,整個人撞進了萊亞的懷裡,背對著伯格,連一個眼神都不給他。

仰著小臉用一雙清澈的眼睛看著萊亞,道:「要抱抱。」

萊亞低頭,對上顧萌萌撒嬌的小模樣,身上的戾氣逐漸消散,緩緩的手回了自己的手,化成狐狸爪子然後又幻化回人手的狀態,上面的血漬就全部沒有了,乾淨得一塵不染,彷彿從沒沾染過什麼血腥。

一把抱起顧萌萌,連一個眼神都沒再施捨給伯格,轉身就走了。

走出許遠,遠到就算是顧萌萌這樣的耳力都再聽不到族人的任何信息,萊亞才滿足的將找了一棵樹倚著,將顧萌萌圈在懷裡,緩緩閉著眼睛。

萊亞的大尾巴環在顧萌萌的腰上,她的側臉貼著他的胸膛,而他的下巴輕輕地擱在她的頭頂。

「我覺得……我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萊亞的聲音透著一股疲憊,帶了一絲無奈,道:「你對我來說,一天比一天重要,我對其他接近你的雄性,容忍度就一天比一天更低。再這樣下去,我真不敢保證伯格再來邀請的你的時候,我還能不能收得住手。」

顧萌萌也感覺到了萊亞最近的變化,他雖然沒再對爾維斯做出過攻擊性的表情,可她總能看到爾維斯抱著自己的時候萊亞憤恨的樣子。

這就是為什麼她從一開始就不願意接受兩個伴侶的原因。

齊人之福不是誰都能享的啊。

顧萌萌自問,在感情的世界里她是虧錢了萊亞和爾維斯的,所以明知道萊亞最近情緒不對,她卻無法做到像其他雌性一樣苛責萊亞甚至拋棄萊亞。

「沒關係啊,今天晚上咱們就能到聖納澤了,到時候伯格就走了。」 「你的溫柔,會讓我變得更加貪婪的。」萊亞把顧萌萌摟得更緊了一些,臉上的疲憊被對她無可奈何的寵溺沖淡了。

很多時候,雄性不是不嫉妒,而是因為怕被拋棄,所以將心裡的嫉妒強壓了下來。

如果萌萌直接警告他「如果你再這樣,我就會拋棄你」,或許,他就不敢再對顧萌萌的追求者表現出那麼明顯的敵意了。

可是怎麼辦呢?萌萌連一次都沒有對他發過脾氣,只有在他幾乎失控要殺人的時候才會撒著嬌把他帶走,讓他冷靜一下。

這種默許甚至是縱容的態度讓他這樣的迷戀,那是一種難言的優越感,彷彿在告訴每一個顧萌萌的追求者:本宮不死,你們永遠是奴婢。

顧萌萌輕笑,道:「吃醋是因為你在意我啊,難道要我因為你的在意而發脾氣么?」

萊亞:「我要是真的殺了伯格,你也不生氣?」

顧萌萌想了想,道:「可能會有一點生氣吧。」

萊亞眉頭一緊,道:「怎麼?被伯格感動了?你當初對我那種狠勁呢?怎麼到伯格這兒就這麼心軟了?」

顧萌萌抬頭,伸手戳了萊亞的腦袋一下,道:「說什麼呢。我的意思是,伯格好歹是聖納澤的族人,你和爾維斯不是早就立過規矩了,聖納澤的人不會屠殺自己的族人。如果因為我沒能給你足夠的安全感而讓你破壞了這個規矩,我可能……會有一點生自己的氣。」

萊亞愣了愣,又將顧萌萌攬回了懷裡,繼續用下巴抵著顧萌萌的小腦袋,道:「萌萌,等咱們抓住了克厄,救醒了池軒,咱們就去找海洋之吻吧。」

顧萌萌身子一僵,鎖眉,垂目,聲音都有一絲顫抖,道:「你……知道海洋之吻?」

萊亞是那樣的敏感,怎麼會沒有發現顧萌萌的異樣呢?

他扶著顧萌萌的肩膀,看著她閃爍的目光,道:「我父親曾經告訴我,海洋之吻是大海的精華,可以洗滌和包容一切。所以我在想,如果找到那個的話……或許可以洗去你身上斯內勀的毒,這樣我們就可以交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