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口中所說的月心師姐,便是冰谷寒月心,相比于田風,他的天賦更加的妖孽,年紀輕輕便達到了武皇的層次,可以說是毫無爭議的年輕一代第一人。

他們口中所說的月心師姐,便是冰谷寒月心,相比于田風,他的天賦更加的妖孽,年紀輕輕便達到了武皇的層次,可以說是毫無爭議的年輕一代第一人。

只可惜,現如今的她年紀已經超出了三十歲,雖然才一兩個月的時間,但是就是這一兩個月的時間導致他無法進入到玄帝之墓當中。

如若不然,今日恐怕沒有人能夠和冰谷的人爲敵了。

面對三宗和炎宗之間的激戰,冰谷的人沒有出手的打算,而是在一邊觀望。同樣在觀望的還是有另外兩大宗門飛星軒,昊天塔!

飛星軒,昊天塔,冰谷,炎宗,重劍門,黃泉閣,銀槍殿,這便是大陸之上所謂的七大宗。

七大宗的實力一直以來都不相伯仲,彼此之間一直存在着爭鬥,也正因爲如此,一直如處於之中平衡之中。

沒有任何一宗門能夠覆滅了另外一個宗門,畢竟每一個宗門能夠在大陸之上屹立如此長的時間,都是有着極其深厚的底蘊的。

夜無悔緊趕慢趕,也終於在這個時候趕到了玄帝之墓,看到面前的這道禁制,夜無悔想都沒想,直接衝進了玄帝之墓當中。

正好看到田風等人和三宗的強者交戰,於此同時,還有不少的強者站在一邊觀戰。說是觀戰,實際上更貼切的說應該是坐收漁利之利。

不過當夜無悔看到田風以一人之力對抗對方十名強者的時候,着實爲之驚訝了一番。因爲夜無悔看的出,田風的修爲不過武宗六階,可是他的對手當中,雖有七人的修爲比他差,但是卻也有三人和他一樣乃是武宗六階的實力。

這種情況之下,田風居然還能夠支撐這麼久的時間,不得不多,這田風確實是一個天才。 “有些不妙!”


龍軒突然之間發力,原本躲在田風視覺盲區之中的他,暗中出劍,一劍朝田風的背後刺去。

田風剛剛回頭,但是卻爲時已晚,因爲這個時候龍軒的劍已經到達了田風面前。

關鍵時刻,一道人影突然之間閃現,擋在了田風的面前,替田風接下了這一劍。

“你是何人?”

夜無悔突然的出現,讓龍軒田風等人皆是一驚,但是發問的卻不是龍軒等人,而是田風。

“炎宗的人!”

夜無悔將目光瞥到自己腰間那塊代表着炎宗核心弟子身份的令牌之上。

這個令牌代表着夜無悔乃是炎宗核心弟子的身份,有着這塊令牌足以說明問題。

“區區一塊令牌,就能夠證明你的身份了麼?炎宗核心弟子我都認識,沒有見過你這號人物!說,你是不是重劍門的人,殺了我炎宗弟子,奪取的令牌!”

對於夜無悔剛纔擋下龍軒的一劍,救了田風一命,田風似乎絲毫不領情,反而懷疑起了夜無悔的身份來。

也難怪,現在夜無悔身穿着一身的黑袍,手中持着的又是無雙重劍,從衣着打扮上來看,像極了重劍門的人。


此外,讓田風懷疑的是,他之前像炎宗求援,炎宗怎麼可能就派一人來援?這似乎太不合情理了。

田風意外,龍軒更加的意外。因爲他根本就不認識面前這人,確定他不是重劍門的人,如果是重劍門的人的話,那也不會幫田風擋下這一劍了。

可是爲何,田風會懷疑夜無悔來?這倒是讓龍軒納悶了。

“在下剛剛從內門弟子升爲核心弟子,田風師兄不認識我也不奇怪,但是想要證明我的身份不難!”

夜無悔輕笑了一聲,此番前來,夜無悔雖然是一個人,卻帶來了一樣重要的東西,這件東西,絕對能夠證明夜無悔的身份。

只見到夜無悔一翻手,赤火令便出現在了夜無悔的手中。見到赤火令,田風毫不猶豫的接了過去。

“是赤火令?”

田風微微一愣,赤火令在炎宗有着很高的地位,當田風接過赤火令,確認其真假之後,也確認了夜無悔的身份。


這赤火令對於別人來說或許沒有什麼,但是對於田風來說卻是極其重要的東西,有了這赤火令,田風就能夠解開自己的封印。

“剛纔多有得罪,看來我炎宗真是人才輩出,不知道師弟姓甚名誰?”

田風確認了赤火令之後,對夜無悔的態度明顯好轉了不少,當即對夜無悔問道。

“在下武悔!”

夜無悔輕笑一聲,隨即回答道。

“武悔?就是那個剛剛興起的夜盟盟主?”

聽到夜無悔的自我介紹,田風一愣,隨即反問道。

雖然田風常年在外闖蕩,但是炎宗內門之中的一些大事還是知道的,對於這個夜盟也有所耳聞,田風曾經也是炎盟的人,炎盟和夜盟之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

“正是!”

夜無悔笑了笑,沒有否認,而是直接承認道。

“現在是你們炎宗的人嘮家常的時候麼?炎宗就來了你一個人,看你怎麼力挽狂瀾!”

龍軒看到夜無悔的身份被確認,也明白了夜無悔的立場,是敵非友,所以龍軒說話自然沒有好氣。

在龍軒說話的同時,重劍門,黃泉閣,銀槍殿的諸多強者也都圍了上來,將包括夜無悔田風在內的炎宗六人圍了起來。

“你以爲就只有你們炎宗有援軍麼?”

將炎宗衆人包圍起來之後,龍軒冷笑着說道。

“你說的你們重劍門援軍不會是洪星等人吧?”

聽到龍軒的話,夜無悔不由眉毛一挑,笑了起來。

“洪星?”

這個名字,在場衆人都聽說過,洪星被譽爲大陸年輕一代的最強力量,也就是說他的力量在大陸年輕一代之中可是登頂的存在。

而且大家都知道,龍軒和洪星兩人乃是重劍門的雙子星,他們兩個武王六階的強者聯手配合,甚至能夠擊敗武王八階的強者,從中就可以看出兩人配合是何等的厲害。

“你見過洪星?洪星這傢伙也真是,見到炎宗的人居然沒有殺了,還放他來這裏!”

龍軒的嘴巴一撇,聽他說話的口氣似乎是在埋怨,但是實際上卻透着他淡淡的自信,若是洪星真的在這裏,那麼重劍門的實力將遠遠壓過其他各方的勢力。


“很可惜,龍軒你這輩子沒有機會再和洪星聯手對敵了,因爲他已經死在了我的劍下!”

夜無悔搖了搖頭,看上去好似很無奈的樣子。

“你說什麼?你殺了洪星?這不可能!”

夜無悔的這句話,好似晴天霹靂一般,令龍軒瞪大了眼睛。

洪星是什麼樣的實力,龍軒很清楚,武王六階,加上他無與倫比的力量,一般人想要擊敗他根本就不可能。

當然,龍軒也知道,力量是洪星的一大優勢,但是速度卻是他最大的劣勢。如果說夜無悔從洪星的手中逃脫,還在情理之中,但是將洪星擊殺也太不可思議了。

別忘了,在洪星的身邊還有兩名同樣是武王層次的強者,這樣的陣容,三人怎麼可能被夜無悔一人擊殺?

“可能不可能,你以後會知道的!”夜無悔笑了笑沒有要辯解的打算。

“混賬,諸位,先殺了炎宗的這幫人再說!”

不管夜無悔的話是不是真的,但是很明顯,他的這些話已經動搖了龍軒的心。現在的龍軒完全處於暴怒之中。

“武悔師弟你先退一邊,這裏交給我一個人吧!”

看到重劍門等人的陣勢,似乎是打算動手了,此時田風對夜無悔說了一句,隨後一個人大步朝前一邁。

“田風師兄,你一個人恐怕對付不了他們,不如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剛纔田風的實力如何,夜無悔看到很清楚,雖有能力以一敵十,但是一着不慎卻可能被擊敗,更何況現在聽田風的口氣似乎是要以一敵十五。

如此一來是不是太託大了?田風一個人打十個都已經顯得吃力了,更不要說是一個打十五個。

在夜無悔看來,田風一定是以爲夜無悔剛剛成爲核心弟子,實力不怎麼樣,所以纔會有這樣的想法。

“放心,武悔師弟,看師兄的好戲就行!”

田風微微偏過頭看了夜無悔一眼,在夜無悔的眼中,滿是自信之色。

還沒等夜無悔反應過來,這個時候,重劍門,銀槍殿,黃泉閣的衆多強者已經一擁而上,衝了上來。

夜無悔正欲上前幫忙,但是這個時候,田風手中的赤火令亮起了一道火紅的光芒,這道光芒落到了田風的身上之後,田風身上的青色魂力才釋放而出。

“好強!”

夜無悔不由朝後退了一步,從田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強大程度,遠超夜無悔的想象,很明顯,現在的田風實力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

武王九階,沒錯,就是武王九階,現在的田風實力恢復到最巔峯的時候,原本的封印已經解除,在場的衆人沒有一個人會是田風的對手。

“這傢伙!”

龍軒看到田風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不由微微退後了一步,不僅僅是龍軒,其他人也同樣如此。

“飛星軒,昊天塔,冰谷的人,你們還在等什麼?如果我們敗了,你們以爲你們有能耐對付田風麼?”

銀槍殿的滕飛羽,見到事情不妙,當即對遠處還等着坐收漁利之利的飛星軒,昊天塔已經冰谷的強者喊道。

滕飛羽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起初飛星軒,昊天塔,冰谷的人不出手是因爲什麼。但是現在不出手,就晚了。

因爲田風的實力已經到達了他們無法抗衡的程度,飛星軒,昊天塔,冰谷的人再不出手,將喪失最後的機會。

之前田風還只是武王六階實力的時候,就能夠以一敵十,現如今實力達到武王九階,別說是以一敵十,以一敵三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飛星軒,昊天塔,冰谷的強者見到這種場面,繼續按兵不動就顯得不明智了,隨即,他們三宗的強者也一同朝田風殺了過來。

一共三十一名強者,聯手對田風進行了圍攻,只見到田風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焰鳳凰幻影,下一秒變融合到田風的身體之中。

在田風的身體上跟着出現了微妙的變化,整個人被燃燒着的火焰包圍,手中的圓月彎刀,也帶上了灼熱的火焰。

“好強大的武魂!”

夜無悔見到田風的武魂,不由感嘆了起來。

田風的武魂乃是強大的邪火鳳凰,既是頂級獸武魂,又是可怕的邪火元素武魂,兩種特質的武魂合二爲一,使得田風的實力加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相比於夜無悔自己的白虎武魂,這邪火鳳凰武魂絕對是要上一個檔次,根本就無法比擬。田風真不愧是被譽爲年輕一代第一人。

這邪火鳳凰武魂對於田風來說是一大利器,但是有時候卻是田風最大的障礙。一旦控制不好,田風就有可能邪火攻心,喪失意志。

上一次,便是因爲田風失控闖下大禍,在被炎宗宗主封印了修爲的同時,還封印了武魂。 各方強者看到從田風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一個個不由眉頭皺了起來,現在的田風實力絕對是空前的強大。

武王九階也就罷了,還有一個強大的邪火鳳凰武魂,兩者合一,別說是單打獨鬥,就算是在場所有的強者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所以此刻在場的所有強者,除了炎宗的幾名強者之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看家的本事,也都一個個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一時間,清一色的青色魂力釋放而出,充斥着整個空間。三十一名強者同時對田風出手,解禁全力之下,居然隱隱有壓制田風的趨勢。

田風也真是厲害,面對三十一名武王強者,居然還能夠抗衡,沒有出現敗勢。雖然他們之中的大部分只有武王二階三階,但是也有將近十名超過了武王五階。

修爲達到了武王的層次,想要提升一階都十分的困難。尤其是到達武王五階之後,想要提升到武王六階更是困難重重。

所以武王五階,和武王六階之間有着一個巨大的鴻溝,雖然這道鴻溝沒有武王一階與武宗九階這麼大,但是也着實不小。

不過現在戰鬥的狀況倒是讓夜無悔有些納悶,以田風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有能力能夠先擊殺對面一些實力比較弱的強者。

可是看田風的陣勢,似乎完全沒有要擊殺對手的打算,而是一直處在僵持當中,這就讓夜無悔有些不太懂了。

田風乃是武王九階的強者,他的戰鬥經驗應該相當的豐富纔對,絕對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所以夜無悔心想田風這麼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