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身上都帶著傷,個個渾身鮮血。

他們的身上都帶著傷,個個渾身鮮血。

「老高,這是怎麼回事?」老藤問道。

「這兩個狗雜種,幾天以來一直在暗中跟蹤我們,還勾結了其他人,偷襲了我們!」老高怒氣沖沖,說了一句,然後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嘔出不少鮮血,顯然內傷受的不輕。

「哈哈,兩位,我就知道你們肯定藏了貓膩,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啊!」一聲興奮的聲音傳來,然後那之前兩名離開的老頭飛了過來,他們的身後是一大批人,歐家,武侯府,幽蘭谷等等,之前聚集起來的實力,現在基本上都齊了。

「你們這兩個混蛋,你們跟我們窩裡斗也就罷了,我們不跟你們計較,你們竟然勾結外人來坑害我們,還是不是雪域高原的人啊!」老藤痛心疾首的吼道。

「呵呵,其實我們也不想這樣,誰讓你們藤氏一族一直不肯歸屬格爾汗部落。」一個老頭說道。

「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讓你們在這勇者之墓不但沒有任何收穫,最好全部都死在這裡,尤其是這個叫藤欣的姑娘,只要她死了,藤氏一族,呵呵,失去了睿智的繼承人,自然就會慢慢的削弱下去了。」另一個老頭也是說道。

「你們難道就沒有聽說過卸磨殺驢,飛鳥集良弓藏的道理嘛。你們這樣搞,只是在被格爾汗部落利用。當他們搞垮我們藤氏一族之後,你們兩人也就沒有了利用的價值,你們覺得你們會有好結果嗎?」老藤喝道。

「你們也不是不了解格爾汗部落的做事風格,對於沒有用處的人,哪怕曾經對他們再有用,他們也不會再留著了,與虎謀皮,終究會玩火自焚的!」老高也是罵道。

「不,不會的,格爾汗部落答應了我們,會讓我們幫忙他們管理藤氏部落,呵呵……」

兩個老頭的話沒有說完,他們身後的那些勢力的人卻忍不住了,紛紛竄了上來,盯著這個石門通道議論紛紛。

「真是沒有想到,咱們居然還能遇著這樣的機會啊。」

「嗯嗯嗯,意外之喜啊,這石門通道通往的地方決計不是普通地方,也是通道的盡頭就是一個巨大的寶庫!」

「這個巨大的寶庫也許會把我們每個人的腰包裝滿,但依然還帶不走,我們幾乎都可以不用火拚了。」

「呵呵,那樣最好了,和氣生財嘛。」

……

見著這精心藏匿下來的機會被諸多勢力給霸佔了,老藤和老高的心情那是相當的鬱悶,也沒有心情再和那兩個狗老東西浪費口水了,畢竟再怎麼罵,也改變不了眼前的情景了。

「算了,這俗話說福禍相依,也許這石門通道里有著致命的危機呢,既然這些人來了,那麼就讓他們先去打頭陣吧。」周寒走到老藤和老高面前。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藤欣也很無奈,而那兩個出賣了他們的老頭,也沒有顧得上他們,湊到那石門通道那裡去了。

「老高,你懂一點機關術,你看這通道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老藤暗暗給老高道。

「這個不好說。」老高看了一眼那通道,搖著頭。這石門通道表面上看上去沒有任何異常,但誰知道人的腳踏上去,會不會觸動地面隱藏的機關。

「高爺爺,藤爺爺,我突然有個想法,不知道該不該跟你們講?」藤欣雖然自認不是那些人的對手,但她可不想讓這些人白白搶了雪域高原的果實。

「什麼想法?」老高問道。

「要不我們現在出去吧,然後把那洞穴口給封死,把這些人徹底的困死在裡面。」藤欣說道。

「額……」周寒率先一愣,沒想到藤欣居然會說出這麼一個惡毒的法子。

不過轉念一想,任憑是誰,突然被搶了機會,都會報復的。

「沒可能的。」老高直接就搖著頭。

「怎麼不行?」 絕世傾妃惑君心 老藤問道。

「這些勢力都在洞穴那裡留了人手,就是防止有人封死洞穴。」老高說道,他剛從洞穴那裡進來,和這些勢力交手了,當然清楚洞穴口的情況了。

「卧槽!」老藤無奈罵道,這些龜孫子真特么的精明。

「我想我們還是別先灰心喪氣,現在那通道的情況不太清楚,誰現在也不敢先進去呢,咱們先等等再說吧。」周寒安慰道。

周寒倒是不擔心這些勢力,惹毛了周寒,直接全部幹掉就是。不過現在這通道的情況還沒有搞清楚,慢慢來。

但令人沒有預料到的是,那兩名狗老東西這時候確是笑眯眯的走了過來:「老高,老藤,我剛剛跟他們商量過了。「

兩名狗老東西指了指幽蘭谷武侯府的那些人,然後補充說道:「我跟他們說了,我們不能太不近人情了,既然這地方是你們先發現的,所以理應讓你們優先進去。這不,他們都覺得這話非常的有道理,現在大家都願意把第一個進入通道的機會讓給你們,現在,你們抓緊時間進去吧,也許第一個進去,能夠拿到最好的東西呢。」

「我呸,你這個混蛋老不死,你這是把我們往死里坑呢!」老藤頓時罵道,這通道的情況誰也不清楚,貿然進去估計就是一死,這是在把他們當炮灰呢。

「別別別,我這是在替你們著想呢,怎麼就是把你們往死里坑呢,你們不能把好心當成驢肝肺啊!」兩名老頭狡詐的辯解道。

「去去去,磨蹭什麼呢!」歐家的領頭老者走了上來,一把推開兩名老頭,然後直接就沖著老高和老藤幾人瞪眼:「兩位,還愣著做什麼,趕緊請呀!」

「這不是已經被你們給佔了嗎,我們哪裡還敢跟你們搶,這茬我們沒福氣了。」老藤直接就拒絕了。

「兩位,我想你們現在還沒有鬧清楚眼前的狀況吧,現在你們就這麼點人了,難道還以為能夠有拒絕的可能嗎?」歐家的領頭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就是,兩個老不死的,你們再裝糊塗,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歐家領頭人身邊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直接威脅道。

這女孩容貌長相清純,瓜子臉蛋,眼睛大大的,只是嘴唇看上去有點薄,再加上這副蠻橫無理的架子,讓她的形象一落千丈。

周寒見著這女孩以及歐家領頭人的神情,心中暗暗搖頭。怪不得之前歐雅對他蠻橫,跟著這樣的人在一起,怎麼不被影響啊。

還好後面周寒跟歐雅接觸了,發現歐雅的秉性並不壞,陷入並不深,還有救。

也不知道現在歐雅在那火神之墓裡面倒騰的怎樣了,不過現在這不是周寒需要關心的事情。

那少女罵了老藤和老高之後,周寒直接就是一巴掌打了過去:「你們歐家的後輩都是這麼沒教養的嗎?」

啪!

誰也沒有料到,周寒居然會突然給那少女一巴掌,頓時間所有人都有些懵。

很快,那被打的少女反應了過來,捂著腫脹起來的臉蛋,搖晃著歐家領頭人的胳膊:「爺爺,你要給我做主啊,把這混蛋那隻手砍下來!」

這少女乃是爆氣境的實力,周寒卻是命丹境實力,她不是對手,自然就要讓長輩幫忙出氣了。

歐家的領頭人臉色自然也是相當的難看,這雪域高原的小兔崽子膽兒不小啊,居然敢伸手打人,還罵沒教養,這是在打歐家的臉啊。

「小子,聽見歐麗麗說的話了嗎?你現在自己把手砍下來給她賠禮道歉,不然別怪我倚強凌弱了!」歐家的領頭人臉色黑青,不過身為一個長輩,他不好直接就動手。

但如果這小子不識趣,那麼就不同了。

「對不起,我做不到……」周寒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老藤給打斷了:「周寒,別無禮!」

然後老藤就陪著笑臉對著那歐家老頭子:「不好意思,我沒管教好他,這小輩之間的事情,咱們這些做長輩的就不要太計較了,給他一個機會吧。」

「是啊,我替他道歉行不行?」老高也是陪著笑臉。

「呵呵,兩位,其實我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歐家老頭子笑了笑,頗有點笑面虎的意味,補充說道:「但我這孫女這一巴掌不能白挨啊,要不這樣好了,那小子的手臂呢,也不砍了,你現在就讓這小子打頭陣,第一個進入那石門後面的通道,如何?」 這姜果然還是老的辣,那歐麗麗只想要周寒的一條手臂。而這老傢伙這一張口,要的可是周寒的命。

其他那些勢力見狀,也都個個持著觀望的態度。

「這雪域高原的小子還有幾分膽,不過在我們看來,這只是一種愚蠢的莽撞罷了。」

「呵呵,其實這怪得了誰,他們雪域高原內部的人不團結,鬧內訌,這就給了我們機會啊!」

……

歐家老頭子的話頓時就令老藤和老高臉色慘白的很,心中那是相當的懊惱,這周寒看上去挺穩重一個人,怎麼偏偏做出這等莽撞的行為來。

是的,那歐麗麗的行為是挺可恨的,誰都想要抽她幾巴掌,但也要看場合啊。

眼前老藤老高這點人太少了,勢孤力單,怎麼能為周寒做得了主。

「這樣吧,我替他吧。」老高立即站了出來,再怎麼說周寒也是藤香的選擇,他的天賦和潛力不錯,必須把周寒保住了。

情愛在何方 更何況老高也還懂得一點機關之術,進入那石門後面的通道,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老高……」老藤想要說話,被老高阻止了,老高扭頭看著歐家領頭人:「我替他,行不行?」

「可以,沒問題。」歐家老頭子直接就點頭了,只要這雪域高原有人肯當炮灰就足夠了。至於這打了歐麗麗的少年小子嘛,等會再慢慢找機會收拾不遲。

打了歐家的人,這仇是不可能放下的。

「周寒,記住了,以後別再莽撞了。」老高囑咐了周寒一句,然後就要走過去,被周寒伸手攔了下來:「高爺爺,謝謝你了,不過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雪域高原插手。」

周寒說完,扭頭看著歐家老頭子:「我想你誤會了,其實我根本不是雪域高原的人,我的事情跟他們沒有關係。」

「周寒……」藤欣還想要阻止周寒,周寒直接無視了,看著歐家老頭子:「我還是那句話,你的要求我做不到!」

不止歐家老頭子,歐家所有人聞言,神情都是相當的憤怒。這小子真他是一個棵蔥啊,真以為他區區命丹境小成實力,能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啊。

「呵呵,你說你不是雪域高原的人,我就相信你啊。」歐家老頭子冷冷一笑,「本來我還想要給你一個機會,既然這樣的話,那可別怪我這個長輩欺負你這個晚輩了!」

說完,歐家老頭子還真的就動手了,那雙枯如雞爪的手閃電一般朝著周寒抓來。

但這雙手在距離周寒的咽喉要害還有一寸的時候,卻再也無法向前一點點了,周寒那無形的精神力,擋住了。

眾人見狀,紛紛都驚住了。

周寒就那麼站著不動,而歐家老爺子居然無法威脅到他,這實在是匪夷所思啊。

「這少年命丹境小成的實力,這歐家老爺子命丹境圓滿實力,而且估計還被壓制了的,居然拿不下這少年。」

「很明顯,這是少年的精神力強大的表現啊。」

「僅僅憑著精神力就能夠擋住命丹境圓滿實力的力量,這簡直就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啊!」

「這等天才估計是來自聖地,雪域高原決計是不可能培養出這樣的天才來的。」

「嗯,也許這少年的話沒錯,他不是雪域高原的人。」

「有道理,不然他敢那麼明目張胆的打人!」

「看來歐家的老頭子踢到了硬茬上啊,幸好不是我們去當這個出頭鳥!」

……

雪域高原的老高老藤等人也是愣住了,全然沒有想到,周寒居然會這麼強。連動都不用動,僅僅依靠著精神力的力量就擋住了歐家老頭子。

而那兩個雪域高原的狗老東西見狀,神情驚愕。真是沒有料到,這本來根本不入他們法眼的少年,原來竟然是一個強者。

這下有點難辦了,這少年跟老藤老高他們混在一起,他們的計劃恐怕不好實施了。

周寒面不改色,看著歐家老頭子:「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敬你是長輩,就不跟你動手了。既然你認為那通道是一個機會,那麼這個機會就給你好了!」

周寒的話音一落,精神力催動,然後歐家老爺子的身體憑空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撞了一下,朝著那通道飛了進去。

歐家老爺子的身體在空中無法借力,但他的精神力可不弱,立即想要依靠精神力來穩住身體,但他卻驚駭的發現,他的精神力在周寒的精神力下,竟然無法撼動絲毫,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飛入了通道裡面。

轟的一下,歐家老頭子的身體撞擊在通道壁上,然後摔了下來,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彙集在他的身上,看這通道裡面是不是有危機。

結果歐家老頭子什麼事情都沒有,從地上爬了起來,通道裡面安靜的很。

歐家老頭子神情還沒有穩定下來。那個少年居然都不用動手,然後他就失敗了,這一跤摔的可不輕啊。

歐家這些人也都個個表情凝重,不敢再直視周寒了。那個要砍周寒手臂的歐麗麗,更是嚇的哭了。

而周寒雖然不是雪域高原的人,但他和雪域高原的關係決計不會淺了。僅僅只是周寒露了這麼一手,其他那些勢力紛紛重新審視了眼前的局面。

雪域高原有這神秘少年幫忙,雪域高原自然就不再是任由他們拿捏的軟柿子了。

「喂,歐家老爺子,既然你進去了,麻煩你幫忙探索一下這通道的情況吧。」武侯府的小侯爺開口了,也許歐家老爺子落地的那地方正巧沒有機關,所以他並沒有中招。

於是,一干勢力依然不敢貿然闖入進去。

歐家老頭子站在原地沒有動,也不敢亂動,他對機關不懂,不知道下一步踏出,是不是就踏著了機關。

「高爺爺,你覺得那通道裡面會有機關嗎?」威懾了一下眾人,周寒像個沒事人一樣,神色如常的看著老高。

「咳咳……」老高有些尷尬的咳嗽一聲,原本他還要替周寒去冒險,現在才知道,這個少年的實力強悍如斯,真是出人意料啊。

也難怪藤香這孩子要跟他私奔,咳咳,藤香這孩子的眼光真是不錯啊,也許藤氏一族真有救了啊。

老藤和藤欣以及其他雪域高原的歷練子弟也都個個神情激動,對周寒大為感激震撼的同時,也多了幾分親切感。

這是藤香公主的夫君,這就是咱們藤氏族長的乘龍快婿啊,也就是俺們真正的自己人啊。

這幾個子弟裡面,其實還有一些人仰慕著藤香,對於周寒這個人其實是有些排斥的,不過他們都沒有表現出來。

現在見著周寒這露了一手,頓時間他們個個都打心眼裡折服了,這個少年,他配得上藤香公主。

「一般情況來講,機關都是環環相扣的,既然歐家老爺子沒有遭遇到危險,也許那通道是安全的。」老高分析道。

「那你的意思,我們可以現在進去了嗎?」藤欣問道。

「這是當然,有周寒在這裡,那些勢力誰敢搶第一!」老藤的神情頓時就中氣十足了,目光朝著那些勢力望了過去,這些勢力果然個個都不敢貿然行動了。

周寒連手不用出就敗了命丹境圓滿實力的歐家老爺子,要是他真出手了,那還了得。

「我先進去看看吧。」老高自奮告勇。

一干勢力紛紛都給老高讓出了道,然後周寒和藤欣等人跟在了老高的身後。

來到通道入口,那歐家老爺子依然待在原地不敢動。

老高讓周寒等人等在外面,然後他一個人就慢慢的走了進去,慢慢的觀察,摸索。

老高的動作很快,沒多久就確認了,通道是安全的。

然後那歐家老爺子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大的鬆了口氣。他就怕老高說這通道裡面有機關,然後他還得求老高把他帶出來。

但剛剛他直接威脅了雪域高原,這茬怎麼好意思開口。幸好這通道是安全的,他不用這麼尷尬了。

不過這氣是鬆了,面對周寒這個少年,歐家老頭子唏噓不已,這少年隱藏的太深了,幸好他沒有對自己痛下殺手,不然的話,咳咳……後果不堪設想。

這時候,歐家老頭子也在感慨和羨慕,雪域高原的勢力居然能攤上這個強大的少年,一下子扭轉了不利的局勢。

要是歐家也有這少年的幫忙的話,那……

唉,只可惜這是不可能的。

「走,我們先進去吧。」藤欣率先走入通道,然後周寒等人跟上了。

最後那些武侯府幽蘭谷的人也要進入,藤欣並沒有阻攔。若是現在把他們給趕出去了,回頭他們把洞穴口一封的話,那雪域高原的人就悲劇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