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笑著說道:「你這小日子挺瀟洒的嘛,前幾天我還見你跟陳雨菲卿卿我我呢,今天就勾搭上另一個了?」

他冷笑著說道:「你這小日子挺瀟洒的嘛,前幾天我還見你跟陳雨菲卿卿我我呢,今天就勾搭上另一個了?」

說完,他又轉頭對洛雲說道:「美女,找男人可得擦亮眼睛,這傢伙就是個花心大蘿蔔,不信你問他認不認識一個叫陳雨菲的女人!」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在這個女人面前,把林飛腳踏兩隻船的事情給抖摟出來,拆林飛的台,噁心噁心林飛。

「你說陳雨菲啊,我認識啊。至於林飛和他的關係,我也知道!」洛雲聞言淡淡地說道:「不過我不介意,你有意見么?」

呃?

西磊差點沒被洛雲這句話給噎死。

他瞪著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洛雲的反應,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西磊此時對林飛的嫉妒,已經突破天際了。

他真想問一句憑什麼,憑什麼林飛就能擁有這種相貌完美,又不介意自己男人有其他女人的極品女人。

「你還有事嗎,沒事的話就趕緊滾吧!」林飛冷冷地開口了。

他和陳雨菲和好之後,並沒有瞞著洛雲。所以,洛雲確實是知道他現在和陳雨菲之間的關係的。

但是儘管洛雲表現的不在意,他心裡對這件事依然很是愧疚。

所以,對特意過來提起這茬的西磊,他很是不爽!

聽到林飛直接讓他滾,西磊的火氣又騰地一下起來了,捏著拳頭,像一頭憤怒的公牛一般,喘著粗氣,怒視著林飛。

然而,瞪了林飛半天之後,他卻只是丟下一句:「我不跟你這種人一般見識!」

說完,他居然就這麼轉身離開了。

林飛也有些傻眼,這傢伙現在怎麼這麼慫?

這堂堂的西家少爺,這麼不要面子的嗎?

其實,西磊轉身離開的時候,也是一肚子屈辱。

但是他現在面對林飛的時候,已經有了心理陰影。

之前他和林飛發生衝突,吃虧的都是他。

這沒啥,關鍵是,每次他的下場都非常慘,非常丟臉,完全是顏面無存。

他真怕自己這次要是和林飛衝突起來,會歷史重演。

所以,他慫了!

西磊轉身離開后,徑直離開了酒吧。

而羅玉龍見狀,也立刻跟了上去。

酒吧外面。

西磊見到從後面跟上來的羅玉龍,臉上閃過一絲不快。

剛才他去找林飛麻煩的時候,羅玉龍居然就遠遠地看著,一點兒也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這讓他心裡很是不痛快。

羅玉龍卻沒有注意到西磊的臉色,他走到西磊旁邊,急切地說道:「磊少,我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是嗎?」西磊依然拉著臉,反應很敷衍。

羅玉龍向來喜歡大驚小怪,所以他對羅玉龍口中的重要事情,沒有什麼興趣。

「這事你絕對會感興趣,是關於林飛身邊那個女人的!」羅玉龍察覺到西磊的敷衍,連忙說道。

「嗯?」聽到羅玉龍這麼說,西磊確實一下子有了興緻,追問道:「那個女人怎麼了?」

羅玉龍先是左右看了看,然而才把嘴巴湊近西磊的耳邊,小聲地說了一通。

而聽他說完,西磊的眼睛立刻瞪大了,滿臉興奮之色地問道:「你確定你沒有看錯?」

「非常確定!」羅玉龍很肯定地說道。

「哈哈,太好了,對我來說,這可真是個好消息!」西磊顯然很是開心。

他對羅玉龍的態度,立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還破天荒地親熱地拍了拍羅玉龍的肩膀。

兩人回到他們開來的車裡,又在車內嘰里咕嚕地密謀了一陣,這才開車離去。

酒吧內,林飛和洛雲依然有說有笑。

他們的心情並沒有受到剛才西磊的影響。

兩人繼續愉快地享受著獨屬於他們的二人世界。

忽然,林飛的眉頭輕皺了一下。

「怎麼了?」洛雲敏銳地發現了林飛這個蹙眉的表情。

林飛有些疑惑地搖了搖頭,然後才說道:「沒事!」

他剛才心頭忽然泛起一絲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很難描述,反正是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類似於不祥的預感那種。

自打望氣術到了第七境界后,林飛的感知變得非常敏銳,就時不時會捕捉到一些奇怪的感覺。

比如他現在碰到危險,在危險到來之前,就會提前有所感知。

不過這次的奇怪感覺稍縱即逝,而且很模糊,所以他也沒有多想。

他不知道的是,他頭泛起那種奇怪的不適感的時候,正是西磊和羅玉龍在酒吧外面密謀著什麼的時候。 這天早上,林飛慢悠悠地往學校趕去,手裡還拿著一個透明的文具袋。

文具袋裡面裝著幾支筆,還有林飛的准考證。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林飛這自然是要去參加高考。

林飛之前上學的市一中,正是考場之一,他也恰好分到了這個考場,所以倒是熟門熟路。

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林飛才發現,平日里熟悉的校門口,此時熱鬧的很,全都是人。

考生已經陸續進校園,站在門口大部分都是家長。

每個家長臉上都混雜了期盼和緊張,翹首往校門內看去,儘管根本看不到自家的孩子,但他們還是忍不住這麼做。

看到這一幕,林飛多少有些黯然。如果養父母依然在世,肯定也會像這些家長一樣,帶著期盼和緊張等在這裡吧。

恐怕這麼多考生當中,他是唯一個獨自來考試的人!

林飛來的算比較晚了,考試很快就要開始了,他苦笑著嘆了口氣,不再多想,拿出准考證走進校園。

不過剛進大門,他就聽到身後有家長在議論。

「這孩子一看就成績不好,這都幾點了,走路還一步三搖,一點兒也不著急,肯定是成績差,自暴自棄了!」

「就是,剛才我看到他搖頭嘆氣了,估計也是對考試沒有任何希望!」

「我猜他一個人來的原因,就是他父母嫌他成績差丟人,不願意送他過來!他肯定考不好!」

……

林飛聽到背後的議論,頓時滿臉黑線。

這都什麼仇什麼怨啊,好端端地咒他考不好是幾個意思。

不過他也懶得和這些腦補能力過強的叔叔阿姨們理論,按著准考證上的考場號,尋找起自己的考場來。

等他終於找到自己的考場時,監考老師已經開始髮捲子了。

「這位同學,你怎麼來這麼晚,下次早點過來,快進去吧!」監考老師放林飛進考場之前,沒忘提醒林飛一句。

林飛聞言只是敷衍地點了點頭,就走進了考場。

他一點兒也沒覺得自己來得遲,來得早了也只能在這兒乾等著。

髮捲子的時候到這兒,不是剛好么。

進了考場后,林飛簡單掃視了一下考場,想看看有沒有同班同學和他在同一個考場。

結果一個都沒有看到。

不過,這裡沒有他的同學,但他也並不是一個都不認識。

他還是發現了一個熟人。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他以前房東的兒子,杜軍!

杜軍此時也正意外地看著林飛,顯然他也沒有料到會在這兒碰見林飛。

兩人對視的時候,杜軍眯了眯眼睛,對林飛做出一個兇狠的表情。

真是個白痴!

林飛無語地翻了個白眼,然後走到考場唯一的一個空位坐了下來。

他剛落座,試卷也發到了他這裡。

第一場考的是語文,林飛簡單看了一下試卷,就開始動筆了。

對他來說,這試卷實在是太簡單了。

而且他現在無論是思維速度還是手速,都是常人的數倍。

這使得他的答題速度快的驚人。

剛過去十分鐘,他就把除了作文以外的題目全部搞定了。

接著他看了一下作文題目,又刷刷刷地在試卷上書寫起來。

一行行漂亮的行書,好像是從他的筆尖流淌出來一般,迅速填滿試卷上的格子稿紙。

花都開好了 這個速度任誰見了估計都會看呆了眼,電腦打字也達不到這樣的速度。

監考老師終於注意到了林飛這不正常的手速。

她皺著眉頭走了過來。

她可不覺得林飛是在答卷,就林飛那手的動作頻率,看上去更像是在試卷上瞎塗瞎畫。

在她看來,正常答卷不可能有那樣的速度。

聽到監考老師的腳步聲,林飛稍微放慢了一點速度,不然他真怕嚇著這個年輕的女老師。

然而,即便是他把速度放慢了很多,還是驚得這位老師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此時,她看林飛,簡直像是看怪物一般。

她自己盯著林飛看也就罷了,還示意另一個監考老師過來,一起觀看。

另一個老師先是疑惑地走了過來,接著也徹底傻眼了。

林飛被這兩個老師詭異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他很是鬱悶,他是來考試的,又不是馬戲團的猴子,都盯著他看個毛線。

好在,兩個監考老師還是比較有職業素養的。

看了一會兒之後,就繼續認真地監考了,沒再來打擾林飛,只是還時不時地往林飛這兒瞟一眼。

很快,林飛的卷子就答完了。

此時距離半個小時的提前交卷時間,還有很長時間。

他只好百無聊賴地趴在桌子上等著。

誰都不會相信,半個小時沒到,就有人把試卷全部做完了。

如果是其他科目還有那麼一絲可能,關鍵這是最費時間的語文。

所以在其他考生看來,林飛這明顯就是自暴自棄,放棄了這場考試。

半個小時一到,林飛立刻迫不及待地交了卷。

這下考場里的其他考生,更是斷定,林飛就是個成績超爛的差生,所以才自暴自棄,不認真答卷,到點就提前交卷。

就連杜軍都有些不屑地想到:「原來一中的學生,成績也未必就好啊!」

林飛倒是沒有想那麼多,試卷做好不交,那不是浪費時間么。

……

等到下午,林飛再次踩著點回到考場的時候,忽然發現,考場里不少人看他的眼神都帶著一絲輕視。

特別是坐在他前面的那個黑皮膚的小個子,等他坐到位置上后,還特意回頭對他露出一個輕蔑的表情。

林飛有些納悶,這傢伙難不成有病,沒招他沒惹他,幹嘛這個表情?

他搖搖頭,懶得去搭理這種神經病。

下午考的是數學。

入暮知歸途 對林飛來說,語文試卷恐怕還要費些時間,畢竟語文很多題目沒有標準答案,還是要斟酌一下的。

而數學試卷,他十來分鐘,就能寫完。

事實上,他也確實這麼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