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此地的河邊轉了轉,簡單的探查了一下,這裡面積太大了,要是把每一條河都翻個底朝天,所需的時間太長。而且有幾條河,連他都不敢靠近。

他在此地的河邊轉了轉,簡單的探查了一下,這裡面積太大了,要是把每一條河都翻個底朝天,所需的時間太長。而且有幾條河,連他都不敢靠近。

他走出第二個房間,來到了之前的通道當中,忍不住再次放聲大喊。

「喂?有人嗎?有鬼嗎?有神嗎?家裡來客人了,不出來見見?」

他的聲音在通道中回蕩開來,迴音漸漸遠去。

就在此刻,異變陡生!

一抹寒光突然出現,直奔范浪的脖子而去,他反應過來,立即躲閃,並激發了護體氣罡,周身龍影浮現。

噗!

寒光破開了范浪的防禦,將他的脖子割開,腦袋險些斷掉,幸虧這是一具化身,是能量凝聚而成,傷口隨即合攏。

范浪心有餘悸,定睛尋找攻擊源頭,卻沒什麼都沒看到。

不光是肉眼看不到,連意念探查都探查不到。

他憑空就受了致命傷!

這簡直太可怕了,因為這是一種源自未知的攻擊。

要是能看見敵人,無論是再怎麼強大的敵人,至少心裡能有底。連敵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會讓人為之心虛。

空空如也的通道,忽然響起了笑聲,聲音飄忽不定,來自四面八方,既像是遠在盡頭,又像是近在耳畔,令人毛骨悚然,汗毛倒豎。

今夜,請帶我回家 「哈哈……」

「哈哈……」

范浪聽著笑聲,試圖鎖定對方的位置。

噗!

又是一道攻擊襲來。

范浪的化身遭受重創,徹底破滅開來!

這一擊比剛才那一擊更為強大,那看不見的敵人第一次沒能得手,第二次動了真格的。

化身破滅,連帶著范浪本人都受到了牽連。

他本人仍然坐在神秘星舟的門前,唇角泛起一絲血紅,當機立斷的啟動大門的封印,將大門重新封住。

他已將這扇門煉化,既然能打開,就能鎖住。

剛才的神秘攻擊,實在是太恐怖,他本人不想面對這樣的危險。

哪怕關上了門,他都不能放心,將意念完全放開,還動用了種種防禦手段,身上多出了一層厚重的龍鱗盔甲,將全身都包裹在內,唯獨雙眼等少數部位暴露在外。

氣氛緊繃,就像是繃緊的弓弦,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那未知的危險,似乎並沒有破門而出。

范浪稍稍鬆了一口氣。

「好險!幸虧進去的是我的化身,要是我本人進去,不知道還能否活著出來。裡面的危險太多了,尤其是最後那種看不見的攻擊,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到底是陣法效果,還是某種隱身手段。」

范浪心有餘悸。 這艘星舟不愧來自茫茫宇宙,其中蘊含的各種危險神秘莫測,以范浪現如今的境界,都難以揣度其中奧秘。

連神浩星上的玄武者都有著各種通天手段,更何況是茫茫宇宙,沒人能解讀宇宙中所有的奧秘,連神都不能!

「在有足夠的把握之前,我本人不能冒險進去,只能派化身進去。為了以防萬一,先在門前布置陣法,留下一些防禦手段,再把門上的封印加固一下!」

范浪沒有急著再次進入神秘星舟,而是做了種種預防手段。

門裡面有著各種危險,要是這些危險跑出來,就會威脅到他本人。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布置陣法,加固封印等等,都需要時間。

范浪一邊忙活這些事情,一邊動用系統跟炎龍學院聯絡,掌握天下大勢。

之前的那一戰餘波不止。

范浪斬殺了四名玄神,而且都是各個超然勢力的領袖人物,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些超然勢力全都有了巨變。

有的超然勢力發生了內鬥,一些人為了爭奪領袖之位大打出手,尤其是萬疆王朝鬧的最凶,因為萬疆大帝有很多的皇子,在繼位問題上存在很大的爭議,國境之內還出現了叛亂。

范浪斬殺玄神,展現出令人畏懼的實力,卻也帶來了難以調和的仇恨,這些受損的超然勢力,全都跟炎龍學院斷交。

之前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聯盟,徹底土崩瓦解,騰龍大陸變成了一盤散沙。

這些算是一方面的事情。

還有另外一方面的事情更加嚴重!

梵剎給炎龍學院下了最後通牒,揚言會在三天之後大開殺戒,將炎龍學院上上下下全都殺光。還有范浪的故土大宛國,也是一樣的下場。

之前天縱丹聖一直用懷柔手段來拖延時間,盡量跟梵剎周旋,現在這些手段統統不管用了。

梵剎急於殺死范浪,要藉此逼迫范浪現身,他已經等不及了,就算炎龍學院選擇投降,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田園世子妃,娘子請回府 范浪只有區區三天時間了!

醫聖仁心葉皓軒 他必須在三天之內突破玄神,藉此力挽狂瀾,將梵剎擊敗乃至擊殺,否則許許多多的人都會死!

之前他對梵剎說過,自己永遠不受要挾,不在乎旁人的生死。

但是他真能做到不在乎嗎?

顯然不可能。

得知了這些消息之後,范浪壓力驟增,肩上就像是壓了一座大山,讓他喘不過氣來。

「三天之內分勝負!」

范浪感受到了壓力,也有了巨大的動力。

與天斗,許勝不許敗。

與人斗,同樣許勝不許敗。

敗了,死的絕不是他一個人,而是千千萬萬的人,光是炎龍學院麾下的人口就過億。

時間緊迫,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做到萬無一失了,陣法才布置到一半,他便再次凝聚化身,將其送入門中。

他與化身有著冥冥之中的聯繫,若是將星舟的大門完全封印,就會切斷這種聯繫,導致化身直接破滅。

也就是說,在化身進入探險的期間,不能將大門完全封印,必須留有餘地。

這正是風險所在。

范浪的化身來到星舟內部的通道,亦步亦趨的前進。

跟上次相比,他有了更為明確的目標,這次進來,主要以撈取好處為主,探索還在其次,沒時間給他找來找去了。

「這次只要把紫星曼陀羅採摘回去就算成功!」

范浪加快速度,一路風馳電掣,直接衝進了那有著廣袤田地的大門。

門內還是老樣子,有一大片農田,還有一大片葯田。范浪直奔葯田,來到了紫星曼陀羅的所在地。

「哈哈……」

就在這時,周圍忽然響起了笑聲!

這笑聲透著古怪,似人非人,來自四面八方,讓人難以分辨。

范浪一驚,急忙將土地之中的一株紫星曼陀羅連根拔起。

這植物猶如活物,根莖枝葉劇烈掙扎,噴吐出更多的毒霧,還張開花頭上的獠牙去咬范浪,力道非同小可。

紫星曼陀羅的毒性猛烈,但是力量平平,范浪能夠承受,真正讓他忌憚的,是那正在發笑的神秘存在。

「走!」

范浪看不到對方身在何處,乾脆溜之大吉,選擇了直接離開。他閃身而動,施展出琉璃照天功,移動的軌跡複雜多變,在不同層次的空間之中來回穿梭。

噗!噗!

有攻擊襲來,直接洞穿空間通道,威能摧枯拉朽,無堅不摧。而且這攻擊看不到源頭,完全是憑空出現,教人防不勝防。

范浪現在的移動軌跡不斷變化,僥倖避開了兩道攻擊。

接著又有攻擊襲來,更加猛烈,也更加精準,終於打在了范浪的身上,僅用了一擊,就將這道化身毀滅。

強,太強了!

比梵剎還要強大!

門外。

「他娘的!」

范浪咒罵一聲,急忙封鎖大門,免得遭遇不測。

他有些想不通,從對方的實力來看,應該有能力開啟星舟大門,為什麼之前一直窩在裡面不出來?

百思不得其解啊!

「有那個神秘存在橫加阻攔,我很難從裡面拿到好東西……有了!」

范浪突然靈光一閃,有了計較。

他付諸實施,再次凝聚化身,這次不再注重實力,而是注重數量,直接分化出三個化身出來!

他要試試用多個化身去搶奪寶物,看看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要是連連失敗,他可能就要放棄了,但現在還不到放棄的時候。

嗖!嗖!嗖!

三具化身一同沖入門內,一個沖向「田地」房間,一個沖向「大河」房間,還有一個沖向從沒有打開過的房間,來了個兵分三路。

一具化身是去採藥,一具化身是去挑水,剩下一個用來探索,或者是吸引火力。

很快的,之前的神秘存在又行動了,這次沒有笑,而是發出了怪叫聲,似乎不太高興。

「吱吱!吱吱!」

這聲音奇奇怪怪,不像人言。

范浪心中一動,那神秘存在難道是個獸類?

他來不及深究,讓三具化身儘快行動。其中一具化身遭到攻擊,半路就被滅了。

第二具化身過了一會兒才遭難。

現在只剩下了最後一具化身,是派去採藥的那個,他手中拿著一株剛挖出來的紫星曼陀羅,正在向出口飛奔! 近了,更近了!

范浪本人的心跳猶如擂鼓,感受著第三個分身的位置,這株紫星曼陀羅實在太重要了,可以用來對付梵剎,一旦得到手,會大大增加勝算!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第三具化身一路衝到門口,范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當真有種命運扼住咽喉的感覺。

嗖!

化身終於衝到了門口,這時他的後方憑空多出一道攻擊,正是那神秘存在的攻擊。

要是化身遇襲,必定會破滅。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豈容失敗,范浪把心一橫,冒險打開大門,本人上前一步,揮拳攻出,迎向了那道神秘攻擊。他帶動陣法,腳下的陣法劇烈旋轉,無窮能量爆發開來。

就聽一聲震天龍嘯,一道龍形虛影在范浪的拳頭之上凝聚,猶如真龍下凡,威震蒼生。

雙方的攻擊碰撞到一起,引發一場大爆炸,衝擊整個通道。

化身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做出抱頭防禦動作,護著懷中的紫星曼陀羅,跳到了門外。

范浪當即關上大門,催動封印,將門牢牢鎖住。

轟!

又有一道攻擊從內部打在了門上,令門上的封印劇烈顫動。

這傢伙會不會破門而出?

范浪有些緊張,雙眼死死盯著大門,做好防禦姿態,同時從化身那裡接過紫星曼陀羅,將其封入卡牌當中。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門內漸漸歸於平靜。

那個神秘存在,也不知道是自己不願意出來,還是受到了什麼限制,並沒有要強行破門的意思。

范浪稍稍鬆了一口氣,查看了一下卡牌當中的紫星曼陀羅,心中為之雀躍。

終於得到手了!

得到這株紫星曼陀羅,其意義非同小可,不僅可以用來對付梵剎,還意味著「分頭行動」的方法可行,以後可以再用同樣的方法進入傳送撈取好處。

略有遺憾的是,化身採摘藥材無法觸發七倍採集,采一株就是一株。

「光有一株紫星曼陀羅還不太夠,還得多拿幾株才能配製齣劇毒。除了這個之外,『造化神水』也得弄到手才行!」

范浪貪心大起。

他在原地休息,恢復到巔峰狀態,然後故技重施,這次釋放出多達五個化身,一起進入神秘星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