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溫玉的話充耳不聞。

他對溫玉的話充耳不聞。

「二皇兄如今是一句話也不肯與我說了么?」溫玉在仙靈縛之內動彈不得,但他的結界並沒有因此消失。

帝淵忽然抬眼看向他,目如寒雪冰涼,讓溫玉心口凍結了又破碎。

就一眼,能把人看絕望了。

帝淵清冷的聲音響起:「你想我說什麼?」

什麼都可以說……

就算絕望還是想聽這聲音啊。

溫玉表情詭異,像笑又像在哭?

帝淵淡漠道:「說這個么?」

話音剛落,只見溫玉籠罩這整個峽谷的黑色結界,忽然都被凍結了。

溫玉這會兒是震驚了:「你……你如何知道?」

帝淵連表情都沒眨動一下,淡淡陳述到:

「這裡根本就不是地煞門,而是你利用玄天鏡的鏡像弄出來地煞門的虛像。虛像與實體是反著來的,所以你的結界看似是在破壞這裡的湖面,但其實正好是反方向。」

「方才你們收集的力量根本還不夠,所以製造出已經夠了的假相,讓我誤以為地煞門就要被開啟,所以源源不斷注入法力想要封印地煞門。事實卻正好相反,我所進行的一切都是在破解玄天鏡的封印。」

所以,他就將計就計,做出了上當的假相,看似是在封印地煞門,其實是……

轟!!!!

溫玉的結界轟然瓦解破碎。

帝淵放下手,雪白的肩上染著紅色血跡,血還在流,顯然他也耗費了很多的法力。他也不是一開始就發現溫玉的計劃的,所以耗費了更大的力量才碎了溫玉的結界。

天地間白雪洋洋洒洒,沒有絲毫停止的之意。

安靜,雪白,冰寒……冰雪一樣的人,冰雪一樣的睿智,這就是他仰慕了數千年的兄長啊。如何能讓他不喜歡不敬?

「皇兄,我承認你的沉著與智慧,但是……你已經沒辦法阻止這一切了。」

帝淵只是看了他一眼,心中惦記地羅殿封印里的花囹羅,看九千流還沒能將她帶出來,不免有些擔心,他丟下溫玉朝著崖壁飛去。。

黑色的蝴蝶忽然竄起,撲向他。

帝淵身前的白雪屏障張開,他向後退,再看仙靈縛法陣內的溫玉,已經消失了。

無數黑色蝴蝶簇擁之間,出現了布滿黑蝴蝶的人形,蝴蝶慢慢飛走,人形越來越清晰。

「二皇兄,我本不想讓你看到我現在這樣的。」

溫玉的聲音,重疊了一個粗噶的男聲。

帝淵眉頭一皺。

蝴蝶飛走之後,出現的人左半身是猙獰的羅剎,右半身是詭異的溫玉,果然在墜仙之後他與羅剎融為了一體。

「但不如此,我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即便如此,你依然什麼都得不到。」

「是么?」溫玉揚起右手扛起長斧,左手張開九頭蛇,「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溫玉,你打不過我的。」

說著他飛躍到半空,掄起斧頭橫空劈下。

非常霸道邪惡的魂魄之力!

帝淵閃身飛走,那斧頭披在地上,嗡的一聲,震得地面轟鳴。而左手的九頭蛇又如惡獸撲食湧向帝淵而去。

轟隆!!!

天上又開始閃電雷鳴,一聲聲都打在岩壁之上,花囹羅醒了?

帝淵皺緊眉頭,天劫再現,花囹羅醒了么?

花囹羅覺得自己似乎死了一次,身體在劇烈的疼痛之下失去了意識,但許久之後,卻又感覺身體在慢慢復甦。

就像是身體的某一處有一個小口子,生命與力量慢慢從那小小的口子里流到她的血液里,身體慢慢就有了知覺。

可力量稍稍回升,意識才驚醒,眼睛都沒來得及張開,天雷又滾滾劈來,雖然沒直擊劈中她,但炸得她渾身麻木疼痛。

她得出去,她必須出去,身體的七大能量場在衝撞,魂魄之力在體內叫囂著要爆發。

纏繞在她身體上的藤蘿,忽然就長出了綠色的葉芽。

妖孽王爺不良妃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她額頭的名印光芒閃動,一陣劇烈的疼痛直擊她的腦仁,又撕裂她的心臟一般。

花囹羅忽然想起帝淵說過的話。

——帝淵之印會給你提示,如果你做的事讓印記發光,那麼你必須停止。

——那要是停不了呢?」

——會停得了的,這個印記連著你的心脈,不停止就會觸動天刑,你會很痛苦。

她觸動地界的什麼東西了嗎?花囹羅猛然張開眼睛。

眼前的景象讓她大驚失色,方才身體混沌沒感覺到,現在才看到九千流正將她抱在懷裡,而那一陣一陣的天雷,打中的都是他的身體。

「九千流……」

光是進封印,他已經遍體鱗傷,何況還有替她擋天雷。九千流嘴角都是血,話都說不出來,可卻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

花囹羅一看九千流受傷,心急如焚,就更想要掙脫束縛,可要掙脫束縛,她體內的魂魄之力又泛濫而出。

名印錐心蝕骨,無限的壓抑著她。

天界更是追擊不止,打著九千流。

越是著急,花囹羅越是抵抗,令兩個人痛苦不堪。

「我不想看你出事,你快出去啊!」她一個人還可以瞎琢磨著來,可連累九千流這事她干不出來啊,「你出去……咳咳……」

花囹羅直接噴了一口的血。

名印的束縛,就是這樣嗎?

九千流無奈將她抱緊,在她耳邊說:「別動,丫頭……別動……你的魂魄之力觸動了封印,才會觸動名印與天劫……」

花囹羅一聽,身子頓時軟了軟了下去。她體內的魂魄之力不是被封印了么?

「乖丫頭……」九千流輕喘一聲,將她抱入懷裡,手抓住纏著她的藤蔓,藍色的力量充斥藤蔓扯斷,身體立即感應到撕裂的劇痛。

當他的手抓到另一側的藤蔓之時。

砰!!

帝淵被溫玉擊飛的身體,狠狠砸在了崖壁之上。

「師父!」

帝淵往封印之內擊了一掌:「呆在裡邊,都不要出來。」

話音剛落,溫玉的斧頭已經砍下來,帝淵閃身躲避,斧頭砍在崖壁上,震得地動山搖。

帝淵白色的身影飄逸在半空,而溫玉的兇猛攻擊又已經緊追而至。

「二皇兄,乖乖聽話,就不必受那麼多苦……」

九頭蛇的攻擊被凍結,粉碎,但立刻又再生。

不攻擊心臟羅剎不會死!

爹地,求你管管你老婆! 溫玉得到這樣的身體,如虎添翼,九千流也沒想到,這樣的溫玉,居然強到如此地步,連帝淵都只是勉強能應付。

「師父丟了一個東西進來。」

九千流低頭,牙關一緊:「帝淵,本宮可不想欠你的人情。」

「那是什麼?」

「御雷聖印。」

御雷?

「可以抵禦天劫的?你趕緊拿起來用啊!」

此刻若不拿御雷聖印,他會在這封印里死去,他還要把丫頭救出去呢。雖然不想欠帝淵的人情,但是……現在沒得選擇。

九千流彎腰拿起聖印。

外頭是電閃雷鳴,是溫玉驚天動地的殺氣,此刻的他們在封印之內,反而相對安全了。

帝淵讓他們呆在裡邊不要出來,是想一個人扛下嗎?

砰!

帝淵被砍了一斧,墜落,閃躲,溫玉以更快的身法衝撞再次給了他一擊,帝淵再次墜落。

雪白的長袍已經染滿了鮮血。

賴上霍先生 「二皇兄,哼哼哼,別擔心。」溫玉殺紅了眼,格外的猙獰詭異,「只要有傀儡煞,就算你只剩下一口氣,我也能讓你完好如初……」

呲——

一斧頭橫劃過帝淵的前胸。

「師父!!」

帝淵卻抓住了那把斧頭,冰雪凍結,揮手斬斷。身形一閃,他再次飛到半空。

「沒用沒用,武器我有的是!」溫玉左手毒牙再攻。

花囹羅看帝淵,沉默的進攻,冰冷的閃躲,忽而就淚流滿面。

對手是溫玉啊,他養著長大又殺過一次的弟弟,帝淵此刻是什麼感受?

——「師父……」

——「何事?」

——「你有喜歡過的人嗎?」

——「沒有。」

——「那師父有做過什麼後悔的事兒么?」

——「沒有。」

——「那,如果我變成了傀儡,你會殺我嗎?」

——「會。」

溫玉是否曾跟他一樣問過這樣的問題,帝淵是否也一樣這樣回答過?說著容易,做著到底有多痛苦?

國民老公抱抱我 九頭毒牙瘋狂吞噬而來,帝淵這次只躲過三個,第四個已經近在咫尺。

轟!

九千流的藍色火焰呼嘯,打碎了惡毒的攻擊。

帝淵見狀,多說也無益,兩人似乎有默契一般,同時使出了大招,想要一次性解決到溫玉。

轟轟!!

藍火白冰的攻擊同時轟出,打在了溫玉身上,轟然炸開。

這力量,震天動地,等力量消散,卻不見了溫玉。 兩人豁然飛離遠處,溫玉的攻擊在下一瞬間在他們之間爆破。

九千流與帝淵分散兩側。

溫玉身上的力量熊熊燃燒,黑色蝴蝶蜂擁飛翔,毒、粉瀰漫,像下著黑雪的,落入了山谷,樹葉立即枯萎,動物立即死亡。

帝淵與九千流身上的法力張開了一白一藍防禦的盾牌。

咻!

溫玉落在半空,大斧扛在肩上,九頭毒牙巨蟒狀的羅莎攻擊隨時待命。

「二皇兄,你已經消耗了太多的法力,淬仙石打造的巨斧,是專門對付天界的兵器,你現在的法力最多不過剩下三成。」

「三皇兄,也難為你還能活著從封印里出來,不過就算你跟二皇兄聯手,也不能勝了我,除非你墜仙啊……」

九千流冷哼,斜睨帝淵,冷嘲熱諷說道:「帝淵,看你養的好東西,當年你就該讓他被打入永死門,現在就清凈了。」

帝淵不語,只是目光淡泊清冷看著溫玉。

溫玉被這樣的話,這樣的眼神,激得氣血倒流,怒吼一聲,殺血沸騰大開殺戒。

確實就如他所言,現在的九千流與帝淵聯合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對戰無數個回合之後,九千流被打飛,帝淵也被打落到地上,溫玉接踵而至,帝淵此時真的是無力反擊。

溫玉按著帝淵,手上的蝴蝶就要種上他的耳根。

花囹羅持著輓歌劍殺了過去。

「傻丫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