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捏捏她滑膩的小臉,勾唇:「所以才顯得我們高尚,我們是為愛。趕緊寫,寫完就給你睡。」疼愛的摸摸她犯困而出水的眼角。

他捏捏她滑膩的小臉,勾唇:「所以才顯得我們高尚,我們是為愛。趕緊寫,寫完就給你睡。」疼愛的摸摸她犯困而出水的眼角。

她不情願的提筆在他胸前寫上。

他雙手雙腿纏著她,黑眸也纏著她,繼續:「由於我太過愛他,過於濃烈的愛生生世世難消,又看了英俊瀟洒的他深情放的愛情煙花……」

她停筆,不滿抬頭打斷:「都不對,而且你不是說賣身煙花?這裡應該改為『又看了逼良為娼的他硬是給放了賣身煙花,導致……』」

她話還沒說完,粉唇就被咬出牙印,痛得她丟了筆捶了他胸口,本來犯困水潤的眸更加晶瑩了。

他凶:「醉離渦,你說誰逼良為娼,我看你今晚是不是不想睡了?重新寫又看了……」

兩人吵吵鬧鬧一直寫到了快天亮,離渦寫著寫著眼皮再也抬不起來倒在他胸前睡了過去。

騰曳黑臉捏著那張她寫完就差簽字和指紋的賣身契,懲罰咬了她粉嫩臉頰一口,還沒放開就不舍的輕輕舔過他咬的地方。

他轉身將賣身契寶貝的放進柜子里,又輕柔的抱著她轉了轉身,就這樣面對面的摟著她睡。闔眼,薄唇纏人的貼在她粉嫩的臉頰上,眷戀的呼吸著她的淡香。

其實,宴會上怕是沒有人留意到沒有提到屏蔽信號前元羽沁一直沒有提過醉離渦的名字,而梨渦也一直靜默不語。

而他還敏感的感覺到呂一說了屏蔽信號后醉離渦才沒有阻止他靠近她,這是……認為有槍危險所以不讓他上前?

不,在那個噁心女人一進來的時候她就不讓他上前了,那時候還不知道有槍呢!

那麼就只剩一個原因了,那就是——不讓他露臉,可是為什麼?

騰曳閉著的眼皮上眼珠不斷滑動,眉間微微鎖緊。

良久,他緩緩睜開眼睛,幽邃的眸泛寒,鬆開圈著離渦的一隻手慢慢摸上自己的左耳耳垂。那上面是一隻墨綠色的『Z』耳釘,形狀線條極其卓殊,神似古老的貴族字體。

他不輕不重的摩挲著耳上的這隻耳釘好久,森冷的眸微轉,入目就是她安然純凈的睡顏,寒眸只一瞬就緩和下來。專註看她半響才慢慢闔眸,將她調了個姿勢讓她的臉貼在自己砰砰跳動的心口處,俊臉埋進她發間才安心睡去。

……

還在睡夢中的騰曳皺眉,只因胸口處有人捶他、摟著心愛嬌軀的手也被試圖掰開。

他無奈睜開惺忪睡眼,一睜眼就是心愛的她有些嬌怒的瞪他。

「怎麼了,一大早就打擾你男人睡覺,以後該怎麼當賢妻良母?嗯?」他聲音低沉沙啞又帶點疼寵的笑意。將她提了提,俊臉埋進她香香暖暖的頸間,唇貼了上去,閉眼滿足的喟嘆。

離渦手抵在他胸口推他,微微抱怨:「不是一大早,現在都中午了。而且你抱太緊了掰都掰不開,我要上洗手間,騰曳。」說到這她有些羞。

貼在她頸間的薄唇上揚順便啄了口:「嗯,我錯了我不該抱太緊,讓你連洗手間都去不了。」抱著她翻了翻身,懸在她上方,親昵的咬著她粉唇。

他漆黑的眸深深淺淺鎖住她:「上完洗手間要回來。本來昨晚不打算放過你、要疼你的。結果你這隻白嫩嫩的豬,賣身契都還沒寫完就睡了。正好,睡了一覺我精力、體力更足了,能好好折騰你了。」

『噌』的一下,她小臉滾燙,烘得瓷白嬌嫩的小臉泛起剔透的櫻粉色,漂亮得不可思議,她用力捶了他胸前一下瞪他。殊不知,這瞪眼不凶也就算了,還嬌憨意味濃重卻不自知。

他揪住因為剛睡醒所以捶下來也是軟綿綿的小手,又愛不釋手的去舔她瓷玉面上的淡粉色,笑聲低沉渾厚又有點性感的沙啞,極具力量線條又野性的胸腔微震。

性感勾人得一塌糊塗!讓離渦小臉的滾燙不斷攀升。

上完洗手間后,她躲著不肯出來,被狡猾的某人拿了備用鑰匙從浴室里生生揪了出來,逮回床上密密疼愛。

極致憐惜疼寵,卻又狠戾驟起,所以分外的柔,而又兇狠佔有。極端的疼愛瘋狂汲取她的氣息,一點一點驅散平復他昨晚到現在體內隱隱躁動的暴戾。

她輕柔的縱容安撫,讓他漸漸又是那個愛得濃烈深沉、對她極盡深情憐愛的騰曳。

然後用盡所有力氣汲取對方氣息的兩人一覺又睡到了下午。

------題外話------

婦女節快樂! 自然女神十分爽快的就簽訂下了惡魔契約,在大地女神提供的信息中,自然女神也知道惡魔契約的力量,只要是上面制定好的契約,不管是她還是張碩,都必須要執行。

自然女神簽訂下了名字后,惡魔契約立即成立,成為了張碩的手下,而精靈族也得到張碩的庇護。

「頭兒,我們去其他世界看看吧,特別是你說的那個生物世界,能夠適應所有生物生存的世界。「戰神瓊斯對著張碩道。

惡魔契約的簽訂,讓張碩要庇護精靈族,而精靈族在這個世界是不可能完好的庇護的,至少只要人族在,那麼精靈族就會一直被迫害,所以只有遷移到生物世界才是最好的。

這一點所有人都能夠想到,只要張碩所說的生物位面真的能夠讓所有生物都好好的生存,那麼比起這裡就更加適合精靈族了。

「把所有精靈都集中起來,我們去生物位面,有段時間沒過去了,看看他們發展得怎麼樣了。」張碩說道。

在生物位面,除了本土的那些生物之外,也只有張碩手下的3個種族了,變種人、汽車人與美人魚。

自然女神立即召集整個精靈森林中的精靈,所有精靈一起在自然女神的調動下將精靈族中的存活都搬入了自然之樹上。

在自然女神的指令下,整個精靈族都知道,自然女神要帶他們前往到另一個世界去生存,不在這裡受到人類的攻擊了。

精靈族中不少精靈有高興,有忐忑,有期待的,而自然女神在恢復了實力后,也得到了張碩提供的死神修鍊方式,只是此刻自然女神忙得不行,根本沒空去修鍊覺醒屬於自己的斬魄刀。

用了兩天的時間,當精靈族將能夠帶走的都搬上了自然之樹后,張碩也發動了位面交易網開啟位面之門直接籠罩了整個自然之樹。

自然之樹比起在它身上的主神們以及精靈們感應更加強烈,那種突然被挪移的感覺,讓它的根直接脫離的泥土,而這樣的情況讓它非常的不適。

當這一瞬間的不適后,自然之樹馬上就感應到了地面,所以立即想要將樹根都紮根下去。

「不要紮根在這裡,我們去另一個地方。」張碩開口阻止道。

而自然女神也是立即安撫了下,用自然法則調動自然之力灌入自然之樹內。

張碩帶著這麼一棵可以衝破雲霄的巨樹出現,自然也引起了極大的震動,不過X教授以及弗萊爾兩名領導者還沒來得及見到張碩,自然之樹就在張碩開啟的任意空間門籠罩,直接前往到了基地島上。

基地島是張碩在生物位面的大本營,這裡環境優美,物資充足,就是周圍都沒有任何危險的敵人。

而一到基地島上,自然馬上引起了島上的探險隊留守成員極大的注意,不過在看到張碩之後他們都放心了。

「在島嶼中央紮根。」張碩指引道。

而島嶼中央的區域並沒有建築,這片區域因為地形不適合當基地,所以一直都空著,此刻正好讓自然之樹紮根下來。

「好舒服,這裡比精靈森林都要好。」自然之樹發出了極其舒坦的意念。

這種感覺,就是自然女神都想不到,不過自然女神自己都很清楚,在來到了這個世界后,她也感受到了極其舒坦的感覺。

「這就是生物世界嗎?這裡的元素好豐富,而且還帶著一種非常奇特的活力,果然是能夠適合任何生物生存的地方。」自然女神感嘆道。

大地女神也在調動大地的力量鞏固自然之樹的根,同時也在自然之樹周圍整理了一下地形。

「頭兒,這些人是新來的同伴嗎?」

X教授與弗萊爾兩人很快就從大陸那邊的基地趕過來了,有了張碩建立起的固定傳送門,兩個基地之間也能夠順利通過,不用跨越一個長距離的海洋。

「是的,這是新來的精靈族,你們好好的交流交流。」張碩點頭說道。

自然女神也將這裡的情況告訴給了精靈女皇,讓精靈女皇帶著精靈族與張碩手下的3個種族進行好好的合作。

不管是變種人、汽車人還是美人魚,都是嚮往和平的種族,而張碩讓他們聯合在一起開拓這個世界的資源,雖然有一定的危險性,但他們基本上都做了很多保護,而且都很小心,至少傷亡都沒有出現,只要有危險性的,基本上都停止探查。

「今晚就舉行個宴會吧,歡迎精靈族的加入,還有擎天柱呢?他帶著隊伍去哪裡了?」張碩問道。

「擎天柱帶著一支探險隊與獸人進行一些物資交易去了。」X教授回答道。

對於一個愛好和平的種族,X教授自然也是非常歡迎的,而最主要的一點就是精靈族的人手很多,一個大種族的加入,至少可以讓整個生物位面基地有了人手缺乏的緩解。

雖然探險隊奴役了地精,但地精只能做苦力,隨著探險隊在這個世界獲取的資源越來越多,人手的需求自然是越來越多的。

「這個世界也有獸人?」戰神有些意外道。

在奇幻世界里,獸人可是獸神的信徒,而這個世界明顯是沒有所謂的主神的,那麼這個獸人一族應該就是自然生成的了。

「是啊,你們那邊世界也有獸人嗎?」X教授還不清楚戰神等人的情況,但作為思想開放的X教授,對任何人都是可以交流的。

「嗯,我們那邊的世界有獸人,不知道這邊的世界有精靈嗎?」自然女神回答道。

連獸人都有,那麼看有可能有自然形成的精靈一族,而在奇幻世界的精靈族,可是自然女神通過自然之樹生出來的一個種族。

「這就沒有了,至少目前我們還沒有遇上,而這個世界有多大,我們現在都沒弄清楚,只是弄清楚了一小部分而已。「X教授搖頭道。

「真是個有意思的世界,頭兒,這個世界有主神級別力量的存在嗎?」戰神有些躍躍欲試道。

「這個有吧,以前我們探索過的一個魔獸森林,內層的魔獸很強,剛進去就遇上了一頭可以和你們世界的神獸相比的魔獸了。」張碩點點頭道。 騰家大宅的傭人們經過樓梯間總是面紅曖昧抿笑,只因某段對話。

「我抱你下去怎麼了,嗯?誰敢笑、誰敢說什麼?」樓梯間,男人摟住軟綿綿的女朋友就要打橫抱起她下樓。

女孩臉紅粉粉的,一手抓住樓梯扶手、一手去推他:「不要、不要,你一抱誰都知道怎麼回事了,而且還睡到這個點。」

騰曳好笑摟住酸軟無力的她:「你是我的女人,我們是正經的男女朋友,不久后還要結婚的,上……」立刻被她含羞帶怒的瞪一眼,床字只好吞回肚子里,「愛愛是天經地義的事,難道我們不在人家面前說、不在人家面前抱,大家就不知道了?」

「而且,」他笑著低頭啄了口她粉得嬌嫩的漂亮小臉,「我們越是愛愛,不就證明我越疼你愛你?你該感到驕傲的,該炫耀時就炫耀。應該到哪都讓我抱著,嫉妒死別的女人。」

她面上酡紅得更厲害了,氣急張嘴就咬上湊到她嘴邊的寬闊肩膀,個沒臉沒皮的!

他低笑任由她咬,密密實實圈住她倚在樓梯扶手。

好一會兒她才鬆口,撥開擋路的他,慢吞吞往下挪。剛挪了一個樓梯階全身酸軟的她已經想坐下了,羞怒得她氣不過又瞪旁邊無奈好笑的他一眼。

「都是你、都是你騰曳,我沒臉呆下去了。」想到等會舒瀰漫他們的曖昧眼神,離渦捶他肩膀的力道更重了。

不顧她掙扎他笑著將她摟回懷裡,低聲下氣的哄:「嗯,都是我,我錯了。我不該往死里折騰你,讓你軟綿綿的連下樓都沒力氣。那現在我抱你下去好不好?我不讓他們笑你。」

埋在他胸前實在又餓又累,她只好有些委屈的點頭,答應讓他抱下去。

他勾著唇,先是捧起懷裡那張漂亮小臉用鼻尖疼寵輕柔的蹭蹭她奶白又香香的臉蛋,才男友力十足的將嬌軟又可憐的小情人打橫抱在懷裡下樓。

「你啊,真是死要面子。」他輕笑。

她在他頸間若有似無『哼』了聲,「是你太不要臉,所以才襯得我要面子。」

他悠閑反駁:「遇見你才不要臉的,所以你是罪魁禍首,你還惡人先告狀。」

聊著已經到了樓下,離渦一被放上沙發,抬眸沒有失望的對上三雙曖昧揶揄的眼神。舒瀰漫更誇張,還捂嘴偷笑覆在騰天煜耳邊指著騰曳兩人說著什麼。

離渦騰地臉又燙了,推推身旁的人,他不是說不讓人笑話嗎?怎麼還不行動?

「渦渦起來啦?」騰見軍放下茶杯笑問。

坐在沙發上,離渦燙著小臉揪住旁邊人腰間的衣服,要點頭不點頭,可愛得讓騰曳直想親。

舒瀰漫笑眯眯:「也是,昨晚受到驚嚇確實要睡久一點,睡得腰酸背痛是不是?爸,要不咱們買張按摩椅回來,每次他們回來,渦渦大概都用得著。」

騰見軍認真點頭:「這個當然好,天煜你趕緊看著買張回來。」

「好的爸,買回來是讓阿曳報銷嗎?是他害渦渦腰酸背痛,該他買單。」騰天煜摟住笑倒在他身上的老婆,也認真問。

離渦羞得拖鞋裡的嫩白腳指頭都蜷縮了起來,再也忍不住埋進騰曳懷裡,抓起他外套遮起紅得跟煮熟的小紅蝦一樣的臉和脖子。

騰曳摟著她,掃了眼大笑的幾人,閑閑開口:「買啊,等下就訂一張回來。我們就是因為濃情蜜意的愛愛所以才睡到現在,不是因為驚嚇,只怪醉離渦太軟嫩可口了。」

「而且,爺爺您和我奶奶激烈的閨房秘事證據是我爸。爸您又和我媽火熱羞人的房事證據是我,算下來我最可憐,我還沒」證據「呢,就被你們調戲、還被摁著買按摩椅。」

兩句話,紅了一客廳的人的臉,都紅著臉惱羞成怒瞪他,卻也沒再說下去,大家五十步笑百步不是?而且誰都沒他城牆厚的臉皮。

而離渦坐直身子,小臉面無表情看他,他開口第一句話她已經想拿抱枕摁死他。

騰曳挑眉拉回她,這不是已經不笑話了?女人真難伺候。他搖頭感嘆,一邊夾起桌上熱乎乎的豆沙薄餅喂她,一邊輕柔的給她揉按酸軟的腰間。

「等會兒就能吃飯了,先吃這個好不好?」他低柔問,嘴上問著人、手上已經喂到人嘴裡了。

嘴裡咬著皮薄軟糯的熱燙豆沙薄餅,酸軟腰間是剛柔相濟的按摩,舒服得她軟綿綿倚在他懷裡享受五星級服務。反正已經被他弄沒臉了,再遮下去就矯情了。

飯後,訂的豪華按摩椅就送來了,而且還是兩張,就放在大廳。

騰曳將離渦抱了上去,調好模式和力度。沒幾秒他就看到她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好像被順毛的貓咪,他笑著啄了下她眼角。

舒瀰漫走了過來,好奇:「咦,怎麼買兩張?」

騰曳直起身,斜他媽一眼:「我錢多,不行?我看著大廳空曠,就多買一張塞塞佔佔位。」

舒瀰漫:「……」她在思緒,如果她說『你錢多給你媽』會不會顯得為老不尊?

「媽,你不坐嗎?你看醉離渦多喜歡。」他站在旁邊牽著離渦的手,誘餌無聲無息放下。

舒瀰漫聽了有些心動,手指珍惜的摸了摸按摩椅扶手,遲疑又期待問:「渦渦,舒服嗎?」

離渦眨了下眼睛,看看旁邊的他又看看舒瀰漫,點點頭,舒服。

舒瀰漫咬唇,覺得有詐,可是又看不出哪不對。有些懷疑的看了轉性的混兒子一眼,可是又止不住對按摩椅的心動,還在猶豫。

「你有什麼好懷疑的?我椅子都買回來了款也付清了,送貨的人也走了,難不成還能找你要錢?」騰曳鄙視他媽一眼,『切』了一聲。

好像也是,舒瀰漫點頭,就要坐上去:「那你幫我調。」

「你又不是我的女人,自己弄,我很忙沒空。」騰曳坐在按摩椅扶手上,給離渦按摩手,忙得很賢惠。

舒瀰漫頓住要坐下的姿勢,「自己弄就自己弄,你說生兒子來幹什麼,下輩子我生渦渦算了,我要是你丈母娘,你一來我就關門放狗。」邊蹲下來研究說明書邊嫌棄感嘆。

騰曳鄙夷她一眼,動動嘴差點想說『你這歪瓜裂棗想生出我女人這樣漂亮的女兒?下輩子都不可能。』想到自己的盛世美顏就是她生的,立刻閉嘴,如果說了就扯低自己的顏值了。

十幾分鐘后,舒瀰漫終於放下說明書,興沖沖的泡了茶放到手邊,打算邊按摩邊喝茶好好享受。

舒瀰漫一臉興奮笑坐上離渦旁邊的按摩椅,正要擺弄調模式,誰知……

「歡迎光臨,請掃碼!」

奢華的大廳頓時寂靜無聲,下一秒騰曳像個神經病一樣笑得東倒西歪。

所有人:「……」

騰見軍、騰天煜好笑。

辛辛苦苦研究了十幾分鐘說明書,到頭來面臨收錢的舒瀰漫石化在按摩椅上,機械的轉頭看向旁邊,對上離渦一雙有些好奇又純凈漂亮的大眼睛。

由於她還沒給錢,按摩椅感應到舒瀰漫的蹭坐,所以滿客廳響亮的重複。

「歡迎光臨,請掃碼!」

「請掃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