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芊芊現在是他的老婆了,而且,現在就躺在他的身邊,他的懷裡,腹中還懷著他的孩子,他從未覺得自己的人生這麼完美過。

他的芊芊現在是他的老婆了,而且,現在就躺在他的身邊,他的懷裡,腹中還懷著他的孩子,他從未覺得自己的人生這麼完美過。

他低頭憐愛的在傅芊芊的額頭又親了一下,才擁著她闔上眼睛沉入夢鄉。



第二天一早,鍾平鈞醒來之後,接到了公司的電話,洗漱之後,準備出門。

剛從樓上下樓,他便聞到了一股早餐的香味從餐廳里飄來,令他的眉頭皺了一下。

在走下樓梯的時候,他的目光掃過客廳處,客廳里不見半個人影,原本亂七八糟的客廳,此時十分整潔,是被人刻意整理過的,地面也打掃得非常乾淨。

他走到餐廳里。

餐廳的桌子上保鮮罩蓋著東西,打開一看,便是豐盛的早餐,在餐桌上還放著一張字條。

他低頭瞥了一眼,便把字條上的內容全部收入眼底。

絹秀的字體:謝謝鍾先生的收留,作為感激,我將你家打掃乾淨了,不得不說,你家是真的很亂、臟,早餐我準備好了,再見!蘇米留。

看來,蘇米已經走了。

鍾平鈞的目光四處看去,他的房子很久沒有這麼整潔過了。

看著桌上的早餐,鍾平鈞的面色一冷,伸手將桌上的牛奶和餐具直接端起連同杯子、餐具和杯子餐具中的物什全部扔進了垃圾桶里。

以為這樣是報恩嗎?他鐘平鈞從來不會想要有人感激他,他也不會接受任何人的感激。

自作聰明!

他看也不看垃圾桶里的東西一眼,轉身離開了別墅。

鍾平鈞開車準備出去,別墅的全自動大門剛打開,他就看到在他的別墅門口還站著一個人,似乎等了他很久的樣子。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傅家的管家。

「鍾先生,您這是要出去?」管家一看鐘平鈞開車出來,趕緊迎了上來。

鍾平鈞沒有給他好臉色:「管家有什麼事?」

管家硬著頭皮問:「呃,鍾先生,昨天晚上……沒有發生什麼事吧?」 鍾平鈞邪戾的眼中透著一股陰森:「呵,你覺得,昨天晚上,應該發生什麼事?」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管家愣是感覺到一股陰涼之氣,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就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抵住了自己的喉嚨似的,那種感覺令他渾身一涼。

「呃,當……當然是沒發生什麼事最好。」管家見鍾平鈞開著車:「鍾先生這是要去忙吧,您忙您忙!」

管家說完,就準備折身回傅宅去。

但是,管家才走了兩步,就被鍾平鈞喚住:「等等。」

管家因鍾平鈞的聲音腳步停了下來,腦門一緊,小心翼翼的迴轉過頭去看向身後的鐘平鈞,訕訕笑著:「那個,鍾先生,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管家今年快五十歲了吧?」

管家點頭:「呃,明年滿五十,您問這話有什麼意思嗎?」

鍾平鈞點了下頭:「五十啊,真快,聽說,五十歲之後的人,人的身體器官就會開始衰竭,而且,還極容易發生一些意外,我只是想提醒管家,管家以後最後還是注意著點,因為,你稍一不小心,身體可能就會支撐不住,到時候,如果出了什麼意外,那就不好了,管家你認為呢?」

管家:「……」

他感覺自己脖子上的冷氣更強了幾分。

嗚嗚,鍾平鈞這話分明不是在提醒他,是在威脅他,讓他不要總是為裴燁辦事,到時候,可能他會對他出事,他的小命就不保了。

可裴燁是他家姑爺,他不幫裴燁還能幫誰啊?更何況,裴燁這個人太危險,也太恐怖了,他是不得不為之啊,雖然,眼前這個男人也挺恐怖的。

別看鐘平鈞在傅老爺子面前一副乖順好說話的樣子,這個男人才不好說話呢,而且,面對他的時候,總感覺有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好像那個拿刀的人就是鍾平鈞,他隨時會割掉旁人的腦袋。

管家呵呵笑著:「鍾先生說的是,也謝謝鍾先生的提醒,我已經記下了,我一定會謹聽鍾先生的叮囑。」

「那就好,畢竟……管家才五十歲,如果邁不了這個坎,就虧大了。」

管家:「……」

鍾平鈞說完之後,便搖上了車窗,開著車提速離開了鍾宅門前。

管家哭喪著臉的看著鍾平鈞離開的車影。

他這是招誰惹誰了,怎麼身邊的人一個比一個喜怒無常,而且,還一個比一個更加危險呢?這年頭,想保命可真難啊。

管家好不容易從鍾宅門前回來,傅老爺子見管家一副垂頭喪氣的表情。

「怎麼了?」

看到了傅老爺子,管家心裡一下子就委屈了,剛想要找開向傅老爺子吐槽他現在的處境,卻一眼看到傅老爺子捭機正在通話中,而他手上手機通話的聯繫人名稱是——裴燁。

嚇,裴燁在跟傅老爺子打電話呀。

當即的,管家趕緊搖頭:「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傅老爺子也不多問,把手機遞給管家:「小燁找你有點事。」

「是!」管家認命的接過了傅老爺子遞過來的手機。

剛接通,裴燁的聲音從對面傳來:「怎麼樣了?」

管家忙答:「姑爺,我今天特地去了鍾宅門前等,混進鍾宅里的那個女人,早晨就出門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鍾先生也出來了,鍾先生看起來與平時一樣。」

「與平時一樣?」

管家仔細的斟酌了一下語言:「也有點不太一樣,就是他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裴燁:「我知道了。」

管家聽到手機的話筒中傳來一陣腳步聲,便聽電話里的裴燁說:「芊芊,怎麼起來了,不多睡一會兒?」

傅芊芊:「你在給誰打電話?」

「哦,公司里的電話!」

「那你繼續打電話,我不打擾你。」

說完,傅芊芊轉身準備離開。

「已經打完了!」裴燁毫不留情的掛斷了電話,將傅芊芊拉到自己的懷裡坐下,手臂圈住她的腰,在她紅嫩的唇上啄了一下:「昨天晚上睡的好嗎?」

傅芊芊聲音里有點懊惱:「我從來沒有這麼晚起床過。」

她是黑鷹突擊隊的隊長,身為隊長,她向來以身作則,就算是在家裡時,也絕對不會睡懶覺,早上六點鐘必然會起來晨練,可今天早上,她整整睡到了七點半才醒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餐時間。

她瞪著床頭的鬧鐘,看著鬧鐘上的指針半晌,以為自己看錯了,後來,她確定時間並沒有錯,也不是鬧鐘壞了,確實是她起晚了。

裴燁安慰她:「芊芊,人非聖賢,更何況,你現在是特殊時期,女人懷孕之後嗜睡,起得遲,那是正常的,所以,你不用內疚。」

傅芊芊皺眉。

「身為一名軍人,不管是在什麼時候,都必須要有責任心,明天早上六點鐘,如果我沒醒來,你就叫醒我。」

裴燁:「……」

這是一個艱巨而且艱難的任務啊。

如果她沒醒來叫醒她,看到她未睡醒的樣子,他會心疼的啊,可是,如果他昨兒個早上不叫醒他的話,後果,也不太好。

傅芊芊肯定會生他的氣。

現在他感覺自己騎虎難下。

「芊芊啊,就算是軍人,也允許可以休息一會兒的,適當的休息,才能讓人更好的投入到任務當中,你說對不對?」

傅芊芊皺眉瞪著裴燁。

裴燁嘴角抽了一下:「芊芊,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看著怪磣人的,而且,剛剛他也沒說錯什麼話呀。

「我現在終於理解,拖後腿三個字的意思了。」

裴燁:「……」

難不成,現在傅芊芊覺得他在拖她的後腿?

「芊芊,我真的不能拖你後腿,我是覺得……」

傅芊芊不聽裴燁的解釋,打斷了他的話:「秦杭每天早上堅持六點鐘鍛煉,我給他打電話,讓他每天早上六點鐘給我打電話,叫我起床!」

裴燁:「……」

讓一個覬覦他老婆的人每天早上給他老婆打電話,他是腦子抽風了嗎?

看傅芊芊真的拿出了手機,裴燁黑著臉,伸手將傅芊芊手裡的手機奪了去。

剛要說些什麼,便對上了傅芊芊促狹的笑臉。 話到嘴巴,裴燁呆愣的看著傅芊芊的笑容,十秒鐘后,裴燁的臉更黑了。

「芊芊,你是故意在戲弄我?」

傅芊芊正經臉:「有嗎?」

裴燁將懷裡傅芊芊的肩膀扣的更緊,逼視她的眼睛:「芊芊,你現在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真的沒有在戲弄我?」

「有那麼重要嗎?」傅芊芊的手指戳在裴燁的胸口:「你的心眼,只有針鼻那麼小!」

裴燁大方承認:「我承認,我是心眼小,但那也只是在芊芊你的事情小,老婆就只有你一個,你若是不見了,我到哪裡再找一個去?」

傅芊芊瞪他:「你果然不相信我!」

裴燁趕緊哄媳婦:「芊芊,不是我不相信你,是外面的誘惑太多了,我怕你被外面的那些人給騙了去。」

「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

裴燁:「……」

唉,老婆雖然情商低,可奈何老婆的智商太高,更何況,在他這幾年的調教他,傅芊芊的情商已經有了大幅度提升,想哄騙她,那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傅芊芊的情商提高了,還沒有一下子提高到會反過來戲弄他的境界。

這背後,肯定有其他人為傅芊芊出謀劃策。

而這個出謀劃策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曾月月。

呵呵,曾月月最近似乎過得太悠哉了,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管別人的閑事。

裴燁轉頭繼續哄媳婦:「芊芊,咱們打個比方啊,如果我早上想起床,但是起不來,你又不願意喊我,我給其他的女人打電話,讓她早上給我打電話起床,你會不會心裡不舒服?」

他用的是迂迴戰術,只要傅芊芊回答她會心裡不舒服,他就能順著竿子往下爬。

只是,他低估了傅芊芊的腦迴路。

傅芊芊:「不會!」

裴燁:「……」

兩個字『不會』,他就尷尬了,而且,他的心裡也更鬱悶了。

「芊芊,我是說,我給其他女人打電話!」他特地強調了『其他女人』四個字的音量。

傅芊芊皺眉看著他:「那又怎麼樣?」

裴燁:「……」

扎心了。

他的臉黑了一層。

「芊芊,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與其他女人走得近,你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皇祭 「兩個人結婚,不就是要相信信任?所以,我相信你懂得分寸和距離,有問題?」

裴燁鬱悶的語調:「你就不怕我與其他的女人怎樣?」

「那你會嗎?」

「當然不會!」

「那不就行了?」傅芊芊理所當然:「我們兩個兩情相悅,彼此的心中只有彼此,不管外人怎麼做,也改變不了我們的初衷,更何況,如果你當真會輕易被其他女人迷惑,我當初也不會選擇和你在一起。」

誰說他家媳婦不會說情話的?這情話簡直說的不要太6。

雖然這情話中透著一股直女氣息,還是讓裴燁心裡的鬱悶散去了大半。

「剛起來,餓了嗎?」裴燁體貼的問。

「有點!」

「走,去吃早餐。」

在帶著傅芊芊去吃早餐的路上,裴燁的腦海中隱約有點疑惑,他之前好像是有什麼話要與傅芊芊辯駁的,但是,突然間忘了什麼事。

算了,不想了。

婚法三章 早餐之後,裴燁挑好了時間,選擇秦杭開完會還沒有開始處理Z務的時機,給他打去了電話。

他已經想好了開場白。

但是,電話剛響了兩聲,就被人掛斷了。

裴燁皺眉看著被掛斷的手機,不死心的重播了回去。

電話依然被掛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