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了看自己崑崙宗的眾弟子,此刻仰仗著人多勢眾,並沒有離開小廣場的意思。而天昊宗的實力明顯也不弱。李岩知道只有趁亂才會讓最少的人注意到自己!!當下,他也沒有和別人打個招呼,趁著所有人崑崙宗弟子都在關注著外面的戰局,李岩悄悄的帶上玉佩,打開從宗主那裡得到的一張隱身符,繞了一個彎兒進入了邊上不遠處的黑森林之中。剛剛一進入黑森林之後,李岩立刻以全速遁飛了一個時辰,之後轉了二次方向,這才在一處樹洞之中屏氣凝神,停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隱藏了起來。

他看了看自己崑崙宗的眾弟子,此刻仰仗著人多勢眾,並沒有離開小廣場的意思。而天昊宗的實力明顯也不弱。李岩知道只有趁亂才會讓最少的人注意到自己!!當下,他也沒有和別人打個招呼,趁著所有人崑崙宗弟子都在關注著外面的戰局,李岩悄悄的帶上玉佩,打開從宗主那裡得到的一張隱身符,繞了一個彎兒進入了邊上不遠處的黑森林之中。剛剛一進入黑森林之後,李岩立刻以全速遁飛了一個時辰,之後轉了二次方向,這才在一處樹洞之中屏氣凝神,停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隱藏了起來。

就在李岩剛剛作完這一切,就聽到一陣細微的風聲響過,前後有四撥子人,竟然也已經到了此地。最後一撥人還是二人結伴。「師兄,我們明明看到那個崑崙宗的雷靈根弟子往這個方向跑了,怎麼一眨眼就沒有蹤影??」

「唉,雖然他的修為不高,可是畢竟帶著一張隱身符,我們追他也是根據他的氣息外露而來。奇怪的是這小子怎麼沒有什麼靈力波動,似乎是個凡人。哎,畢竟人家出自崑崙宗,又是極為罕見的雷靈根。你以為他身上的寶貝少的了嗎??我想各派都不希望看到崑崙宗的勢力不斷擴大,所以打他主意的人不在少數,我們還是先觀望吧,不要為了領賞,枉送了性命!!當然,如果有機會的話,也絕對不能手軟!!」

「恩恩恩。師兄所言極是,那我們快點往前去吧,應該可以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

就在他們走後不久,只聽到天空中響起了幾聲炮聲,看來小廣場之前的戰鬥己經結束。傳音符發出令人壓抑的聲音:

「百獸宗弟子韓鵬,張三玲,李斌,以被滅殺。昊天宗,王煦,姜天涯,吳凌坤,以被滅殺。。。。」

李岩仔細的數了一下,這才多一會,就己經有十幾人被殺!!不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而且八大門派的弟子由於依仗人多勢眾,有恃無恐的呆在小廣場上,最後這八個門派火拚起來,竟然死傷比中等門派逃命去的弟子還要多!!這裡果然是一個險地,在外面處處受人羨慕的傲人光環,在這裡很可能就是一張催命符!!

畢竟沒有哪一個人可以完全的不得罪人。那些在外面沒有辦法去解決的矛盾,很有可能會在這裡得到一個了結,自己近日在崑崙宗備受重視,難免不會遭人妒忌。。。李岩不敢多想,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儘可能的保存自己,觀察形勢。

又悄悄的換了一個方向行了一段路,在李岩的前方出現了一個中年漢子。看裝束應該是哪一個小門派的弟子,只見他小心翼翼的湊到一處水池邊。那裡正好有一株靈草。

那漢子猶豫了半天,又是往水池裡面丟石子,又是東張西望的裝著膽子喊:「我,我看見你了。出來吧!出來吧!別跟爺爺藏默默!」折騰了許久,在確定四周無人之後,那漢子迅速的將靈草採下。神情一松,臉上剛剛露出笑意,轉身準備離開水池。一道水劍突然從背後將他的身體洞洞穿!!一個青衣男子從水中躍出,迅速的將屍體上的乾坤袋和靈草收好。

看來那青衣男子修行的是水系功法,在此埋伏多時了,就為了殺人奪寶。李岩正巧躲在樹上,這一切看的清楚。不由得暗暗心驚,自問如果是自己也一樣會被他擊殺。

因為靈草到手的時候,正是一個人最興奮也警惕性最低的時候,這個時機掌握的非常巧妙,可見也是一個殺人越貨的老手了。那個剛剛擊殺一人的修士,疑惑的向著李岩這裡觀望了半天。他的靈識能感知到那裡有一個什麼生物,應該是人,可是卻絲毫沒有靈力波動。

要知道這裡可是在黑森林之中,有各種各樣的東西也是正常的。沒有太過留意,將東西收好,把那一株靈草重新栽在了水池邊上,又重新潛藏進了水池埋伏。

李岩後背涼颼颼的,如果他剛才被那青衣男子發現了,絕對難逃一死!!!看來這隱身符並不是真的可以隱身,至少是逃不過對方的靈識感應,還好有了玉佩替自己隱藏了修為。這下更是打起十二分小心,再次向森林內部摸去。

這一路之上,陸陸續續的不斷有炮聲響起,傳音符傳來叫人窒息的聲音:

「玄天宗,王浩被滅殺。」

「流雲宗,韓明被滅殺。」

「七霞宗,周霞被滅殺。」

……

看似這大宗派的集合在一起走,反倒是沒有中等門派那些藏起來的弟子安全。畢竟沒有哪個大宗派可以獨領**,兩三個大宗派的弟子們碰到了一起,一通混亂的廝殺一下子就會喪失眾多弟子。一段時間后,八大宗派的帶隊的長老竟然用傳音符告訴自己的弟子,分頭行事,不要扎堆。

至於李岩,有好幾次差一點被人發現,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現在他己經完全確定了,這隱身符只能對自己同級及以下的修士才起作用,而進入到秘境之中的修士,起碼有三分之二的修為都遠高於自己!!!

想到這一個事實,讓李岩不由得一陣苦笑,感覺自己真的是把事情想的太過簡單了。總以為不過是吃點苦,受點難,也就完了。只要親身經過那種生死瞬間的洗禮,才真正的明白到了這秘境內之中的險惡。

而且讓李岩感到不安的是,到現在他還沒有再遇到崑崙宗的人!!雖然傳音符並沒有通知有崑崙宗弟子身亡的消息。可現在李岩真的有些懷念那種和本門師兄呆在一起的安全感了。不過轉念一想,和眾師兄弟呆在一起,就真的安全了嗎?假如其他宗派的弟子為了領賞,想要滅殺自己,和眾師兄弟呆在一起的目標反而會更大,更鮮眼一些。

李岩其實不知道,在他們進入秘境之後,谷一平急的都快發了瘋!!為什麼發瘋??因為自從進入到了秘境之後,崑崙宗有二個人的子球和母球就失去了聯繫!!而這二個人偏偏就是李岩和周徑!!!你讓谷一平如何不瘋??他甚至想到會不會是別的門派偷偷的搞了什麼鬼,兩隻眼睛不時地狠狠盯向了其他門派的帶隊。

不要看谷一平天天好像瘋瘋顛顛不幹正事,其實心裡明鏡一樣。王倫和他一說,他就知道這一批人中,最不能出事的就是李岩和周徑。他們二人可是崑崙宗以後的希望呀!!!

可現在最不能出現的二個卻偏偏全都出了事,一個也聯繫不上,也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在急的轉了幾個時辰,那顆母球都快被摸碎了也沒有一點改變之後。谷一平終於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一切只能看他們的造化了。

如果真的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就算事後崑崙宗想要替他們作點什麼也沒有足夠的線索。谷一平可不認為有哪一個門派在滅了其它門派的核心弟子之後還會出去到處宣揚!!!

現在李岩可不敢再往水池邊上靠了,也儘可能的讓過那些突起的石壁山峰,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其它的埋伏??李岩現在明白了,自己提升修為可真的是很重要啊,好在此刻他己經忽的有了一絲明悟,感覺自己已經完全可以突破練氣的瓶頸了,無奈身在奪丹大會,你也不可以回去重新修鍊不是嗎?

就在這時,空中再次傳來一個聲音:「崑崙宗弟子鞏玉明身死!!!」

這是第一個在秘境之中死去的崑崙宗弟子,李岩心中一緊,知道時間無多,不能再耽擱了。於是開始一邊小心躲避著其它門派弟子,一邊尋找著可以用於閉關的地方,一是可休息一下,養一下神,二是可以看看剛才那一絲明悟是否可以在短時間幫助自己的修鍊真的突破瓶頸,當然了,他可不敢就那麼明目張胆的隨便找一個地方打坐!!

突然前面出現了一個小土山,不知道什麼原因,使得這一片之內寸草不生,到處都是亂石成堆。因為極為空曠,只要用眼睛一掃就可以看的一清二楚,什麼也隱藏不住,

可是這樣的地方正是現在李岩所有找的最佳地點!!!也只有這樣的不毛之地才不會引起其它人過多的注意。看上去最危險的地方卻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李岩迅速的跑到小土山下,一陣疾走之後終於發現了一個小小的洞穴。洞穴極小,也就將將夠他盤坐在其中。可是這就夠用了!小心的移過一些碎石將洞口掩蓋住。儘可能的不用靈力,不留下任何痕迹。

作完這一切之後,李岩又側耳傾聽了好一會,確定沒有什麼動靜,這才長出一口氣,知道自己暫時性的安全了。可是如果想要有所作為,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練氣期的瓶頸!!!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可是要怎麼才能儘快的突破呢??李岩又犯了愁,在崑崙宗的時候,什麼靈藥仙丹沒吃過??可一樣沒有太好的效果。在這裡更是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地方,總不可能讓自己去強取那些天材地寶吧??估計那就可以直接去和閻羅王喝酒了!!!

正在李岩苦苦思索如何才能提升自己實力的時候,遠遠的傳來一陣腳步之聲。在離李岩藏處不遠的一處碎石堆後面,出現了二個人影。也是極為小心的四下探查了一番之後,這才再次躲在了碎石堆後面,小聲的商量起來。

「劉風師兄,你說我們這麼做合適嗎??將子球藏在入口的廣場那邊,雖然是可以躲過外面的監視,可要是我們有什麼閃失,門派也不知道呀??那我們多委屈??」語氣中似乎有一些不安。

「唉,我說楊光呀,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密洛宗根本就是讓我們來送死的!!!就沒有在意過我們的生死!!!」劉風恨恨的說道:

「你看一下其它的門派,那都是什麼陣容??就連低於鍊氣期大圓滿的都少之又少!!!再看看我們密洛宗,名為八大門派之一,可是卻只派出我們二個鍊氣期十級的弟子進來!!!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楊光喃喃的道:「這也是沒有辦法呀,其它的師兄弟,要不正是閉關,要不都有公幹,讓我們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嘿嘿,師弟,你太天真了!!!」劉風對根光的說法極其不屑:「你也不想想,以密洛宗的底蘊,就算是再不濟,還用的著二個在雜事房混了十幾年的弟子來參加奪丹大會嗎??這就是明知自己奪丹無望,又不想讓自己那些所謂的核心弟子折損,這才讓我們二個進來充一下門面,給人送菜的!!!」

楊光也是一陣沉默:「可是,我們進都進來了,還能怎麼辦??」

「唉,我們是不得不進來呀!!如果我們膽敢揉搓,恐怕在外面就被密雲宗的長老給滅了!!」劉光的語氣之中也帶著絲絲無奈。

「不過,既然進來了,那麼我們就一定要鬧出點明堂來!!別看我們二個只有鍊氣期十級的修為,可是全力一擊也能達到鍊氣期十一期的攻擊。只要我們二個配合得當,也不是不可能保住小命,甚至還有可能在這裡發一筆橫財!!」

「哦??師兄有何高見,小弟洗耳恭聽!!」楊光聽劉風這麼一說,也有一些心動,畢竟沒有哪個願意白白送死。人,只有在被逼入絕境的時候才能爆發出最強的潛力。

劉風再次悄悄的起身,看了看四周的動靜,壓低了聲音說道:「我這裡有一本當年斬殺一名魔宗弟子的《化元**》!!雖然是魔宗功法,卻另有蹺蹊。可以讓人直接吸收其它修士體內的靈力提升自己的修為!!!」

楊光聽后一驚人:「師兄。。。你是從哪裡得到的這種歹毒功法??還是快快丟掉,不要再練了!!!」

劉風一聲長嘆:「師弟,你以為我想嗎??為兄也一直以正派弟子自居,如何會想用這等功法??可是現在生命攸關,隨時都有送命的危險。。。為兄不想死的這麼不明不白!!!」

楊光又一次沉默了,劉風的話深深的打動了他,和生命相比,什麼正道、什麼魔宗,全是浮雲!!!命都沒了,還說那些沒用的幹什麼??

「師兄說的極是,是小弟愚鈍。可是這裡哪有比我們修為再低的了??又有哪一個願意心甘情願的讓我們去吸他們的靈力??」

劉風看著楊光,淡淡的說了一句:「有!!!就是那些死去的屍體!!!」

「什麼??屍體???」別說楊光震驚了,就連李岩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方。

「是的,就是那些屍體。」劉風細心的給楊光解釋道:「人本身也是一種靈物,體內自己也有大量的靈力。雖然是屍體,可是只要時間不長,體內還是有大量的靈力停留。而這種修士身上的靈力是最容易被自己身煉化吸收、利用率也最高的!!」

看著楊光那目瞪口呆的樣子,劉風繼續說道:「只是不能死的時間過長,如果超過一個時辰,靈力就會消散三分之一,超過二個時辰,靈全就會消散一半!!要是超過三個時辰,就是拿來也是沒用了。」

楊光這次是有些心動了,一咬牙:「好!!反正我們兄弟二個都是有死無生,不拼一把也再沒機會!!我幹了!!!」

先不說他們二人繼續在那裡商量一些細節,李岩心中卻是難掩蓋激動之情。這可真的是剛要瞌睡就有人來送枕頭呀!!!一直困擾著李岩的問題一下子就迎刃而解了!!

雖然那個什麼《化無**》,聽上去的確不怎麼樣,可只要它能實實在在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它就是最好的功法!!現在李岩的想法和劉風、楊光他們一樣。就是要先保住小命!!小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其它的???

自己現在雖然修為只有鍊氣期十一級,可他們二人也才只是鍊氣期十級!!看來自己有必要搏上一搏。想到這裡,李岩控制自己的血液流動減緩,看上去病病懨懨的,這才輕輕的將門口的碎石推開,走了出來。

輕微的聲響引起了劉風和楊光的注意,各自將飛劍拿在手中,發現了李岩的身形。李岩故意行動遲緩,時不時的咳嗽兩聲,再加上臉上因為供血不足有一些蒼白,給人一種受了重傷的感覺。

劉風和楊光之前還是一陣緊張,可看到最後心中狂喜。這一看就是在之前不知道和哪個打鬥之時受了重傷,想躲在此處療傷。一看衣服還是崑崙宗的人!!那掛在腰間的乾坤袋將二人的曝光牢牢的吸引住了。

二人對了一下眼色,暗自點頭,這才分左右向李岩靠了過去。李岩裝作才發現他們二人的樣子。猛一抬頭,先是一驚,隨後露出喜色:

「啊。。。原來是密洛宗的二位師兄!!在下崑崙宗李岩。因為之前和人鬥法,受了點小傷,故此在此地療傷。不行二位師兄可否替在下護法??等日後回山,一定重謝!!!」

劉風和楊光發現在李岩的身上並沒有了現子球的痕迹,也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以為是在之前的打鬥之中失落了。這下更是有持無恐了。一臉的獰笑:

「嘿嘿嘿,原來是崑崙宗最近名氣大躁,如日中天的變異雷靈根李岩師兄呀!!既然是師兄有命,我們兄弟自是不敢不從。只是我們兄弟手中最近手頭有些緊,想要向師兄借一點東西!」

李岩一隻手悄悄的摸向了風雲劍,一邊蘊力一邊裝作不解:「哦??二位有何難處儘管說來,小弟一定全力相助!!」

劉風狠聲道:「好!!我們兄弟要的就是你的命!!!休走!!拿命來!!!」

劉風和楊光二人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他們可不敢拖延太久,更沒有打開任何的防護罩什麼的,這要是被其它人發現了就沒有他們的份了,卻不曾想李岩也是同樣的想法,氣勢猛漲,一下將他二人的攻擊擋住,風雲劍上閃出絲絲雷電,一下子就將他們二個電了個渾身酥麻,動彈不得。

一擊得手,李岩迅速的回到之前的小洞穴,將洞口擴大,並將他們二人扔了進去,自己才坐了進去將洞口重新掩蓋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在劉風的身上一通翻找,乾坤袋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有發現那本《化元**》。李岩心裡一涼,轉身又在楊光的身上找了一遍,可還是一無所獲!!!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既然他說了,就一定是有,那會放在哪裡呢??二人的乾坤袋都翻過了呀??」李岩有些困惑,他可不信這種東西劉風敢放在密洛宗內。這要是被人發現了,那是難逃一死。

李岩的目光在二人身上來回掃視著,忽然心中一動,想自己在沒有修真之前,那可沒有乾坤袋這種寶貝。所有值錢的東西,貴重的東西,全都是貼身收藏的!!難道這劉風也反其道行之,將秘籍貼身收藏了??

想到這,將手中的乾坤袋丟到一邊,在劉光的身上來回翻找,果然在他的胸口衣服內層,發現一個暗袋,裡面似乎放著一本小冊子。李岩心中一喜,急忙將之取出,拿在手中一看,上面赫然寫著《化元**》四個大字!!

「哈哈,果然在這裡,這小子還真的是狡猾!!!」要知道修真之人都有一個誤區,那就是全副身家全放在乾坤袋中。一般搜查都會重點放在乾坤袋上,反而忽略了最原始最基本的攜帶方法。

沒有心思去理會這些,李岩心中一陣掙扎。雖然之前己經決定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提升修為。可是修鍊這種魔宗心法,萬一被人發現,那以後。。。

「罷了!!管他什麼正道、魔宗,還是先保住小命重要!!」李岩長吸一口氣,慢慢的將手中小冊子打開。只見開篇寫道:

「何與正??何為魔??一切由心!!大道無常,各有千秋。以奇門入正途,為何成魔??。。。」

字句之中透著絲絲不甘,原來這位創立功法的前輩,當年好像也是正道中人。卻因此功法而被定為魔宗餘孽。從此妻離子散,亡命天涯。李岩一陣噓唏之後,再往下看,就到了介紹正篇:

「修為提升,無外乎積累靈力、感悟天道。而修真者體內靈力,雖得於天地間,卻經自身轉化歸為己用。因而最易被再次吸收的正是這種成型靈力,效果遠勝丹藥!!」

李岩看的暗暗心驚,這位前輩的理論實在是過於叛逆,怪不得當時受到整個修真界的追殺。小冊子上的內容並不多,將它全部看完之後,李岩緩緩的合上手中的《化元**》陷入了深思。

按照書上記載,要在對方靈力潰散之時才可以通過自身的吸力,將之收到體內。對於自己靈根不同的靈力,巧妙的利用內五行化解最終可為己用。雖然這樣一來消散的靈力過多,可卻是極期便利。

只是手法過於殘忍。除了將人殺死之後靈力自動渙散,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將對方的紫府氣海擊潰!!同樣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還可以保住一條性命。

李岩現在可不會再心慈手軟,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小命重要。一伸手將楊光提到近前,封了他的神識,一掌擊在他的氣海紫府之上,只見楊光的身體一陣抽搐,體內靈力立刻不受約束,在他體內亂竄。

感受到他體內的狀況,李岩連忙按化元**上面所記,掌力變吐為吸,頓時感覺到一股精燉的婁力順著自己的右掌進入到自己的體內,運行一周之後最後在他的氣海紫府之中安靜了下來。

這樣足足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從楊光體內傳來的靈力越來越少,最終一絲全無。僅僅是這麼一會,就讓李岩的修為快要接近鍊氣期十一級的頂峰了!!

「成功了!!!」李岩激動莫名。僅僅是吸了楊光一個人的功力,就讓自己快要看到鍊氣期十一期的頂峰!!這還是在自己的運用不熟練,浪費太多的緣故。那要是再將劉風的靈力吸了,不是就可以突破到真正的鍊氣期項峰??

壓下心中的激動,在自己的乾坤袋中一通翻找,找到一粒紫元丹。這還是當時從宗主那裡得到,給自己提升功力用的。現在既然要衝過鍊氣期大圓滿,就要將它備著了。

別看僅僅是差了那麼一線,卻不是容易做到的,作好準備以防萬一。再次如法泡製,開始吸收劉光體內的靈力。不得不說這劉風還是要比楊光強上不少。可就是這樣,眼看劉風的靈力用光,還沒有達到突破鍊氣期頂峰的要求。

這時候可不是心疼的時候,李岩二話不說將左手中的紫元丹吐下。立刻一股強大的靈力配合著劉光全內最後一股靈力合力一衝。李岩彷彿聽到『波。。』的一聲音輕響。只神識一清,氣海紫府彷彿被打開了一道閘門,一下子就擴充了十倍!!!

有過之前突破的經驗,李岩知道自己在這一刻,終於踏入了鍊氣期頂峰的行列!!雖然來的有些取巧,可起碼在這裡有了一保命的根本!!

這下李岩才真正的安下心來,並不急於馬上出去,而是在這裡繼續打坐,進一步鞏固修為。他可不希望在之後,於人爭鬥之時,突然因為靈力斑雜而失手送命!!!那才叫虧。

李岩也真沉的住氣,進秘境的時候,帶隊長老谷一平曾告訴大家,由於這次空間裂縫出現的比每次早,所以奪丹大會的時間從原本的三天時間延長到了三個月的時間,而李岩他竟然一下子在這裡就靜靜地打坐了二個月!!再加上之前躲避浪費的時間,離奪丹大會結束也不過只有半月時間!!好在身上有玉佩,靈力不為人見,不然的話,就是在這秘境中靜坐這麼長的時日,也會被其他門派的弟子發現不是。

「恩,差不多了,再等下去就真的耽誤事了。」算計著時間,李岩睜開雙眼,平地而起。經過二個月的鞏固修鍊,現在他己經是一名合格的鍊氣期頂峰修士了!!

一掌震開封在洞口的碎石,李岩邁步走了出來。回頭看著洞中己經出氣多,入氣少的劉風和楊光,心中閃過一絲抱歉:「對不起了,在這裡,不是你們死,就是我死。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

說完發出一股暗力,將整個山洞震塌,將二人完全的埋在其中。到不是李岩心狠,這可是秘境之中呀!!他們二人功力盡失,別說遇上其它的修士,就是隨便來一隻妖獸都對付不了!!

將這邊的事情了結,李岩取出谷一平給他的地圖看了一眼,找到婆羅山的位置,再次將隱身符拍在身上,悄無聲息的向婆羅山進發。他的修為真正到達了鍊氣期頂峰,隱身符的妙用才完全的發揮出來。

這一路之上,也遇到了幾個落單修士,李岩的隱身符可以隱去身形,玉佩可以掩蓋靈力波動,風雲雷劍一劍刺出還帶有雷電麻痹的效果。這一套組合讓李岩開心不己。在這婆羅山的秘境之中,完全是近乎無敵的存在!!

還沒有到達婆羅山,李岩的收穫就己經裝滿了四個乾坤袋!!!這己經是相當可觀了。突然在他的左邊傳來一陣強大的靈力波動,伴隨著一聲慘叫,隨後再次安靜下來,看來又是有人被殺。

李岩小心的靠了過去,發現那裡只有一個小池塘,南邊的一邊被水打濕。一個青年修士死在那裡,胸口多了一個大窟窿,身上的乾坤袋早己不知去向。四下異常安靜,沒有任何異樣。

按說要是別人,這會兒,恐怕早己離去,可是李岩對於這一個場景太熟悉了!!這和他在黑森林之中見過的第一個修士被殺,簡直就是眼前一幕的翻版!!將靈力集中於雙眼之上,仔細搜取,果然在水下緊貼水底發現了一個淡淡的黑影。

看來剛才的那一擊,似乎是偏了少許,這才讓那個青年修士慘叫出聲,引來了李岩。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要是其它人也就罷了,李岩對他的記憶實在是太深了!!現在己經到了奪丹大會的后程,能存活下來的哪一個不是硬茬子??哪一個不是身家豐厚??而這傢伙不知道陰了多少人,身上的好東西能少的了嗎??

看他能在水中潛伏,截擊,說明修習的是水系功法。要是他一直在水底下不出來,李岩還真不好對付。不過現在嘛。。。李岩心中打定主意,悄悄取出風雲雷劍,將自己的靈力最大限度的輸入到劍中。

等風雲雷劍再也無法容納更多的靈力之時,整個劍體都閃過絲絲電光。李岩滿意的手訣一引,筆直的射向小池塘中黑影所在的位置!!人也緊隨其後。

當風雲雷劍一入水的時候,黑影就有所察覺,立刻身形晃動想要躍起逃走。可風雲雷劍上突然發出強大的雷電之力,登時讓他那剛要躍起的身體為之一頓。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可李岩的手掌在他的眼前不斷放大。

重擊之下,他的腦袋硬生生的被拍到了胸腔之中,當場身死。沒辦法,對於這麼一個穩重有經驗的殺手,李岩可不敢有絲毫大意。一擊得手后,取出風雲劍,一探手,在他的屍體之上竟然找出了十一個乾坤袋!!!

顧不上在此感嘆,剛才的動靜太大,沒準又引來其它人,再次啟動隱身符,折了一個方向跑了一個時辰,這才重新向婆羅山的異度空間方向前進。雖然還會偶爾遇上幾個落單修士,可一看全是小門派的弟子,修為也不高,根本沒有什麼油水,連動手都懶的動了。

要知道現在的醉天身上可是有著十五個裝滿藥材靈草的乾坤袋了!!按照之前得到的消息,在最後十天,八大門派餘下弟子會齊聚婆羅山爭奪靈丹異靈的時候,那才是是等級最高的一部分天材地寶。

也可以說整個秘境之中最精華的部分還是在這平時不被開啟的婆羅山異度空間之中!!只不過太過兇險,哪怕是在這裡承認各派弟子通力合作,想要到達山頂也是極為艱難!!甚至於還從來沒有人真正到達過婆羅山頂,沒有知道那上面到底是什麼品級的天材地寶!!

聽先人說,很久以前有修仙者的前輩,不知為什麼在這婆羅山下了極強的禁咒。後來通往這婆羅山,山頂的路,也就只能是這不定期開啟的時空裂縫化為的秘境了。

李岩一邊閑來思索著為什麼這些前輩要在婆羅山下禁咒,一邊急匆匆地趕路,突然他發現在右邊的樹林之中有無數黑色人影晃動。什麼時候在婆羅山外圍會有這麼多的修士聚集??而且全都是一身黑衣,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們是如何進來的!!

察覺一絲不尋常,李岩小心翼翼的接近了他們,到要看看是何方神聖。離著他們大約五十丈左右便停下了腳步,要是再往前,極有可能會被他們發現。藏好身形,最前面的二個好像是他們的頭領。李岩小心的傾聽他們的談話。

「地裂,準備的怎麼樣了??我們隱忍這麼多年的心血可經不起再次的失敗了!!」

「天怒,你什麼時候才能安靜點??現在是爭這個的時候嗎??」

天怒有些激動:「安靜??我們等了多少年??等了多少輩??這片土地本來是屬於我們的!!可是現在呢??卻只能躲在萬里冰原的盡頭!!那個毫無生機的鬼地方!!!」

「唉,你說的這些有什麼用??」地裂有些無奈:「可是當年五位魔祖被封印,這才造成這樣的結局和。只要我們今天能夠成功的將五位魔祖救出,那麼遲早會奪回這一切!!」

「哼。。」天怒一聲悶哼:「要不是有這個狗屁限制,進來還要自封修為,我自己就可以搞定了!!」

「好了,你別發牢騷了。我己經早在婆羅山那裡準備好了。在那些正派弟子自相殘殺的時候,他們的血就會順著山上的法陣傳送到封印之上。只要收集夠了九十九名正派弟子的血液,那麼封印之力就會銳減,五位魔[祖就可以破封而出了!!」

「你就不怕到時候死的人不夠??」天怒歪著頭看著地裂。

「嘿嘿,有我們在,怎麼可能不夠??」地裂陰惻惻的笑著:「如果他們一直拼殺下去當然最好,如果想要逃走,老夫不介意送他們上路!!」

「還用的了那麼麻煩??我一個人就可以將這些小崽子全弄死!!」天怒眼睛之中流露出嗜血的凶芒。

地裂不滿的看著他:「我們這次來不是為了爭強鬥狠!!要是人頭不夠當然要我們出手,可是如果夠了,那麼我們的最終目的是保護破封而出的五位魔祖!!」

「魔祖還用的著我們保護??」天怒露出不不相信的神色,「哪一個的神通都不是我們可以比擬的!!!」

「唉,要不我說你要動動腦子!!」地裂現在非常懷疑天怒的智商:「要知道當年大戰之時五位魔神就己經受了重傷,又被封印萬年,誰知道現在會是什麼狀態??只要五位魔祖安好,別說這幾個小崽子了,就是那個狗屁八大門派又算的了什麼??」

「哦,你說的有理,我按你說的做就好了。」天怒也明白了事情的勸重,不再爭強。二人又在開始參量細節。

聽到這裡李岩不敢再聽下去了,慢慢的退了出去,向婆羅山全力進發。一路上心思百轉:原來那婆羅山竟然是封印五位魔祖的地方!!!怪不得那裡總是會有各種奇材靈藥,完全是受到封印之力滋養形成的!!

現在李岩無心去考慮魔宗的人是怎麼混進來的,他只想快點趕到婆羅山,阻止崑崙宗的人上山!!他不可能指望其它門派的人聽自己的話,只希望崑崙宗的損失能降到最低,也就知足了。

秘境中心,婆羅山。山並不高,也並沒有什麼高大的樹木。可是卻生長各種外面難得一見的靈草。七大門派(密洛宗的那二個獨苗己經被李岩給埋掉了),的剩餘弟子全都聚集於此,還有一些其它小門派的弟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