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覺得花襲伊亂說的。

他覺得花襲伊亂說的。

「花姐,那你們十大聯盟也會到我那兒了?」羅陽問。

狂拽冷少妖嬈妻 花襲伊沒有應聲,便知十大聯盟還不會大舉對付第十塊木炭。

「十大聯盟還不動手,等到什麼時候?」羅陽說道。

「小子!你以為十大聯盟沒別的事做?」十三姨冷道。

這話也有道理。

可是第十塊木炭要做的事那麼可怕,十大聯盟還不把精力放在對付它,這說不過去。

在羅陽看來,十大聯盟或許還沒有找到對付第十塊木炭的辦法,才不敢輕易接近它。

畢竟第十塊木炭要是行起凶來,那是很嚇人的。

當然,或者也有十三姨說的原因,便是十大聯盟還有其他同樣重要的事要處理。

我打造的鐵器有光 現今有羅陽可以阻止第十塊木炭,十大聯盟自然就把這個任務交給羅陽了。

「十三姨,你們應該還有很多事瞞著我吧?」羅陽笑道。

「小子,有些事不能跟你說,不過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們知道的也不多。」十三姨說道。

第十塊木炭若直接找上門,那倒很麻煩。

羅陽連忙打個電話給唐桂花,打通了,說道:「桂花姐,遇到陌生人進村子,要躲遠一些。」

唐桂花好奇道:「牛仔,怎麼回事?」

第十塊木炭的事,羅陽不方便多說。

說了,只會讓唐桂花和安玉瑩等人害怕。

「等我回到家了再跟你們說。我現在在路上,很快要到家了。」羅陽說道。

電話那頭傳來安玉瑩的話音。

「牛仔,還要多久回到家呢?」安玉瑩問。

「很快了。回到家再跟你們詳談。」羅陽說道。

屆時要是先回到縣城羈留住了,晚上可能還回不到村子。

是以,現時不便說個準確的時間。

結束了通話,花襲伊問道:「呵呵,你不打電話讓人找找,看第十塊木炭有沒有進村子?」

重生麻雀變鳳凰 羅陽覺得也有道理,便打電話給郎意鋒。

打通了,羅陽說道:「老郎,吩咐大家留意有沒有陌生人進村子,如果有,立刻打電話給我。」

隨即又描述了一下第十塊木炭的模樣,即是那個羅陽熟悉的男子的樣子。

若第十塊木炭幻化成了別的樣貌,那就只能是陌生人了。

郎意鋒說道:「老大,一有發現,我會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你。」

打完電話,剩下的只有等了。

其實羅陽也可以叫縣城的朋友尋找第十塊木炭,但縣城人多,找起來麻煩。

何況第十塊木炭若幻化成其他人的樣子,那羅陽也無法叫朋友去尋找,樣貌都說不出來,怎樣找?

須知,第十塊木炭既能幻化成男人的模樣,又能幻化成女人的樣子。

是以,想靠樣貌來尋找第十塊木炭,那難極了。

羅陽有血煞子和魂珠,還比較容易找。

至於十大聯盟是否有獨特的方法能找出第十塊木炭,則是個未知數。

「呵呵,現在只有我們,你也應該把秘密說出來了吧?」花襲伊揚了揚眉頭。

羅陽怔了怔,聽不懂她指的是什麼。

「小子,她問你用什麼方法對付第十塊木炭,你以前藏得那麼好,我們都不知道你那麼強。」十三姨說道。

聽明白了,羅陽一陣尷尬。

腦海里的那種神秘的金光,羅陽一點也不了解。

不然,他就更有把握制服第十塊木炭了。

見羅陽不應聲,花襲伊冷笑道:「呵呵,你老是問我們問題,我們一問你,你就開始裝聾作啞,你說說你厚不厚道?」

羅陽苦笑道:「花姐,十三姨,蘭姐,我沒有辦法跟你們說什麼。你們要知道,我沒有理由騙你們。事實上我也不知第十塊木炭為什麼會顧忌我。」

聽了這話,車裡的三位美人同時冷笑,顯是嗤之以鼻。

十三姨冷笑道:「小子,你說謊的技術也太差了!還得再練練!」

這種揶揄的話語,羅陽聽多了。

有時候,人說真話在別人聽來更像是假話。

十三姨和花襲伊不相信,羅陽也沒有辦法。

「十三姨,聽我說。等我弄明白之後,我一定會告訴你們的。」羅陽說道。

別人以為羅陽撒謊,殊不知他講的就是實話。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問你不回答,那你以後也別問我們問題了。」

這句話才是花襲伊和十三姨想要表達的真正意思。 有了這個借口,日後羅陽想再問十三姨和花襲伊問題,確實她們就可以借題發揮了。

羅陽冷笑道:「花姐,十三姨,你們也太狠了。」

兩們美人揚了揚嘴角,抿嘴一笑。

但想到第十塊木炭的事,十三姨的俏臉很快又被凝重的神色所佔領。

「小子,你有方法找到第十塊木炭?」十三姨問。

羅陽卻望向花襲伊。

他的意思是指九陽殿的人發現了第十塊木炭的行蹤,應該一直跟著。

殊不知,九陽殿的人也害怕被第十塊木炭發現,不敢老是跟著它。

花襲伊說道:「呵呵,現在只知道第十塊木炭還在縣城。具體在哪裡,還要再找一找。」

找到之後,怎樣對付第十塊木炭,那才是重中之重。

羅陽說道:「快找出它。」

於是花襲伊打了個電話,講了幾句。

掛了機后,花襲伊說道:「呵呵,第十塊木炭到郊區去了,我們的人不敢跟蹤了。」

一問之下,才知第十塊木炭極有可能是往夜傀當初被封鎮的地方去了。

幸好那兒已沒有夜傀了。

這麼看來,第十塊木炭也極想見到夜傀。

羅陽說道:「那我們就去那!」

雖還不知第十塊木炭跟夜傀相遇後會發生什麼大麻煩,但羅陽也不願意看到出大事。

花襲伊和十三姨自然沒意見,她們也希望羅陽儘快阻止第十塊木炭。

靳少的高調寵妻 不過羅陽倒不想帶其他人去,以免第十塊木炭傷人。

「花姐,十三姨,不如我一個人去,你們等我的消息,怎樣?」羅陽說道。

「小子,我們陪你去!」十三姨堅定道。

聽她的意思,便是覺得羅陽可能會臨陣逃走。

花襲伊也說道:「呵呵,你一個人不安全,我們陪你去。」

不久,車子回到縣城,再折向當初發現夜傀的地方。

後面車子的人還不知羅陽要幹什麼,等停了車,下來后,白蕙才問道:「怎麼了?」

要去那個山洞,還得步行過去。

車子已無法前進,又正當夜晚,小路又沒有路燈,漆黑一片。

「你們在這裡等我!」羅陽說道。

他身上帶的血煞子和魂珠已發出紅光,證明第十塊木炭確實在附近了。

谷雪冷道:「噯!你把我們帶到這裡就丟下,什麼意思?又說是同一條船上的人,為什麼瞞著我們?」

一番連珠炮式的質問,羅陽只能實說。

「雪妹,第十塊木炭應該就在周圍。我們去找它。」羅陽說道。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半信半疑,畢竟她們不知羅陽是怎麼得知第十塊木炭在這偏僻的城郊的。

「噯!你聽誰說的?」谷雪求證道。

其中的秘密,羅陽當然不能說。

不說,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會一直追問。

羅陽只得找個折中的辦法,說道:「我請朋友幫我查的。你們在車上等我吧。」

聽說羅陽要去阻止第十塊木炭,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自然不高興。

「你把我們丟在這裡,你覺得我們安全?」白蕙問道。

雖說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跟第十塊木炭沒有恩怨,但也不能保證第十塊木炭不會傷害她們。

把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帶在身邊,那才能保護好她們。

但那又會有一個問題,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一心想著跟十三姨等人抬杠。

待會若發生了雙方鬧翻的一幕,則很不好。

由之前的情況來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隨時會撕破臉皮做一些可怕的事。

羅陽說道:「不如你們先開車去找酒店,先找住的地方,我很快就去找你們。」

谷雪冷笑道:「噯,你想把我們撇開就說。不用找那麼多借口。在天江市時又說是同一條船上的人,現在好了,終於要把我們給丟了!」

聽那酸溜溜的話語,便知谷雪心裡冒火了。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力勸羅陽不要幫十大聯盟,可羅陽還是要幫,這就足夠讓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怒火衝天了。

現今羅陽又不想帶她們在身邊,更讓她們不滿。

身為萬魂宗第99代宗主,在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看來,羅陽有義務去找十大聯盟報仇。

可羅陽卻一直在幫敵人,這讓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很躁火。

「雪妹,你們要跟來,我怕你們受傷。你們自己想好。」羅陽說道。

待會若跟第十塊木炭發生衝突,還不知情況會怎樣。

羅陽有信心跟第十塊木炭打個平手,若能自如控制腦海里的金光,那勝算就高了。

可惜現今還不知腦海里的神秘金光是怎麼回事,在與第十塊木炭戰鬥時,還得靠運氣;若金光不能及時出現,羅陽都有可能掛掉。

是以,他還不敢說百分百能保護好身邊的人。

只能說是儘力。

當時跟第十塊木炭談好了的,結果第十塊木炭反悔了。

換言之,再次見面,如果羅陽還表示要阻止第十塊木炭的行動,那雙方就有可能打起來。

「噯!你要保護好我們!」谷雪提醒道。

「走吧,大家聽我的指揮。」羅陽說道。

帶上手電筒,羅陽走在前面,身後跟著數人。

由彎彎曲曲的小路向前走,夜風輕拂,帶著三分肅殺的味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十三姨和花襲伊當然希望羅陽能阻止第十塊木炭,甚至能制服它,那就更好。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則是另一種想法,她們跟在羅陽身邊,也是為了尋機破壞羅陽阻止第十塊木炭。

若羅陽放棄阻止第十塊木炭,那十大聯盟的麻煩就大了。

可惜現今羅陽還不肯聽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話,這讓她們心裡很不舒服。

須知,她們跟羅陽的關係很不一般。

首先,羅陽是萬魂宗的宗主,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是萬魂宗的人,雙方有同門關係。

再次,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跟羅陽又有高於朋友的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