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話音剛落,便有軍士回來報告:「林將軍,立馬遍地都是屍體,粗略一看,均是極樂樓的殺手,屍體數量起碼不下於五十人!」

他話音剛落,便有軍士回來報告:「林將軍,立馬遍地都是屍體,粗略一看,均是極樂樓的殺手,屍體數量起碼不下於五十人!」

「其中還有一人身材高大,手臂粗壯如鐵,更是先天高手,我們懷疑是天池十二殺手之一的鐵漢!」 林穆安聽到屬下的彙報,不禁對李宇肅然起敬:「閣下立下奇功,本將會向都統大人報告,還望告知閣下的名諱。」

李宇趕時間,他帶著空暮煙等人離開,朝後擺手道:「我叫李宇,百花樓和皇城內應當還有極樂樓的一些餘孽,還請將軍將其清掃乾淨。」

看著李宇消失在街邊,林穆安心中久久不能平靜,以氣感五層的修為,居然真的殺死了先天境的高手,不管他用的是哪種方法,這一事迹都足以作為奇迹來廣為流傳了。

李宇沒有想那麼多,他帶著空暮煙直接前往煉藥師協會,昏迷的秦素雅也被李牧歌等人一起帶了過來。

在一間單獨的煉藥室之中,空暮煙被李宇輕輕放下,出乎李宇的預料,少女居然一下就勾住了李宇的脖子,一道充滿香味的身軀就與他貼合在一起。

絕美的容顏與李宇零距離接觸,他只感覺到一條濕滑的香舌在試圖撬開他的牙齒!

在回到安全的地方之後,空暮煙的精神稍有鬆懈,陰陽合歡散的藥力就猛然爆發。

被春/葯控制了神智,空暮煙忍不住貼近了李宇這個『救星』,她一邊撕扯著李宇身上的衣袍,一邊以滾燙的身軀貼近李宇。

少女甚至直接獻上香吻,這讓李宇怎麼也沒想到。

如此一位絕美少女任人予奪,恐怕很多人都會忍不住將其就地正法,說實話,李宇也做不到如此坐懷不亂。

可一想到空暮煙作為自己的好友,兩人之間有信任、有依賴,她是在如此情形下才會這樣,自己怎麼能趁人之危!

李宇以強大的意志推開空暮煙,免得忍不住做出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出來。

「不要走!」空暮煙嚶嚀一聲,她緊緊的摟住李宇。

「平心靜氣,緊守本源!」李宇按住空暮煙的額頭,以強大的精神力與其溝通,使其漸漸冷靜下來。

白衣少年看著自己差點被撕爛的衣服,他苦笑一聲:「沒想到暮煙姑娘這麼猴急。」

他搖搖頭,開始思索起救治空暮煙的對策。

空暮煙和秦素雅兩人均是中了春/葯,不過秦素雅所中的只是一種三品春/葯,其品級不算低,足以讓先天境以下的女子投懷送抱,成為床上玩物。

不過那種春/葯還算是平平常常,煉藥師協會能就有一種三品靈丹可化解其毒性,再加上尹卿月和李牧歌等人輪流催動真氣助其排出毒素,秦素雅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而空暮煙的情況則不同,步千里是將其作為最重要的爐鼎,她激活了空家的血脈,可催動紅蓮聖火,必然能助他修鍊到天地陰陽大樂賦的第三層。

為了讓空暮煙就範,他給少女餵食的便是四品春/葯陰陽合歡散。

這可是一種能讓先天境的女性武者都忍不住主動獻身的奇葯,那是極樂樓留存的絕品丹藥,不僅可使女子輕易化為蕩婦,更是可改變女子的體質,使其更加易動情。

若是在陰陽合歡散的藥效下與之交合,會使女子對其產生依賴感,以後對其死心塌地。

李宇這回不僅要祛除陰陽合歡散的藥性,還要將其對空暮煙的影響降到最低!

「看來只有以丹藥配合銀針刺穴之法了!」

李宇深吸一口氣之後,做出了最終的決定。

他以最快速度煉製出三品丹藥解毒丹,可短暫的壓制陰陽合歡散中的一些毒性。

但光憑這種三品丹藥可無法根治陰陽合歡散,必須配合上太玄武神開創出的一種特殊技法才行。

「幸好為了準備煉製真正的暴雨梨花針,我提前煉製了不少的破魂銀針,將上面的陣紋稍微改動一下,就可製作成無垢銀針。」

李宇手中出現十幾根以血銀打造的銀針,在銀針上刻畫著破魂陣紋,可直接對目標的靈魂造成傷害!

暴雨梨花針是在玄鐵所打造的細針上刻畫些許陣紋來增添其威力,成為可怕的暗器。

李宇製作的破魂銀針威力更大,即使是先天高手,中了破魂針也會十分難受,還有可能直接靈魂湮滅。

這是李宇為了對付一些強敵特意煉製的器具,以他的精神力,在銀針上刻畫破魂陣紋也會消耗大部分的精神力,到現在為止也才製作出不到一百根破魂銀針。

這種銀針只有在數量達到一定程度時,才對先天高手有足夠的威脅,此前有星辰令,李宇也就沒有急著用此來對付黑白無常等人。

「呼,無垢銀針煉製成功!」

一炷香時間后,李宇在空暮煙的糾纏下艱難的煉製出無垢銀針。

要知曉,空暮煙時不時的就貼近他的身軀一陣扭動,那玲瓏有致的身材讓李宇忍的十分辛苦,以大毅力才煉製出了所需的無垢銀針。

「暮煙姑娘,稍微消停一會吧!」李宇低聲道。

「我好熱!」空暮煙的身軀一陣扭動,她居然撕扯著自己的衣袍,使大片雪白的肌膚曝露在空氣之中,似乎這樣可以稍微減輕一點她那種燥熱的感覺。

李宇拿起一根銀針,卻是最後嘆息一聲:「那就得罪了!」

他直接抓住空暮煙的衣服,粗暴的將其撕開,空暮煙發出一聲發自鼻腔中的呻吟,其中具有非凡的誘惑力,讓人想入非非。

李宇面前出現大片雪白嬌嫩的肌膚,由於陰陽合歡散帶來的藥力,少女的渾身泛紅,帶著一種媚人心魄的吸引力。

如此一位少女玉體橫陳在面前,李宇卻是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他的精神進入了一種空靈狀態,找准位置以無垢銀針刺入空暮煙的穴位上!

「嚶嚀!」少女嬌媚的喘息一聲,李宇刺入其體內的無垢銀針在快速變黑,那是被銀針導出的部分毒素!

銀針刺穴之法,是太玄武神開發出的一種驅毒之法,能以銀針導出目標體內的可怕劇毒。

後來太玄武神以此進行改良,還有了以銀針刺穴來提升武者潛力,改善其體質之法。

銀針刺穴之法,甚至後來成為了一些大門派培養核心弟子的秘法,被其視為真傳! 「要用銀針刺穴之法來增強體質,需要我的精神力達到三階左右,才能在銀針上刻畫那道陣紋。」

「若是能掌握雷霆之力那就更好了,這些也只能以後再行規劃。」

李宇想到銀針刺穴之法的強大,他默默搖頭,心思轉移到面前的空暮煙身上來。

他以無垢銀針刺入空暮煙周身十二處大穴之內,銀針漸漸變黑,無垢銀針可吸收大量的毒素,配合解毒丹效果極佳。

空暮煙的呼吸漸漸變得平穩,李宇卻深吸一口氣,保住少女的嬌軀翻轉過來,拉開她腹部的衣物,能看到紅色褻衣的花紋。

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件貼身肚兜,李宇只要搖頭將其甩出腦海。

清理思緒后,李宇心神定下來,他以無垢銀針刺入空暮煙腹部周邊最為重要的三處穴位。

他自己更是以掌心貼住少女滑膩溫潤的肌膚,強忍心猿意馬的感覺,催動真氣助她療毒。

一炷香時間后,少女體內的毒素被排出大半,她漸漸恢復神智。

「李宇……」

空暮煙看清楚面前李宇的模樣后,她下意識的呼喚道。

可當她低頭看到自己單薄的衣衫和裸露在外的背部和腹部時,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

「李兄,你這是做什麼!」

少女眼中有些慌亂和羞惱,更多的卻是不知所措,若是此時李宇要對她做些什麼,那自己到底是該順從還是拒絕呢?

李宇沒想到少女此時想的是這些,他苦笑一聲解釋道:「為了助暮煙姑娘排出那陰陽合歡散之毒,我只好出此下策了。」

空暮煙見李宇收回手掌,她眼中閃過一絲失落,剛才李宇的手掌給她帶來了一種滾燙和安全的感覺,她心中甚至有點後悔自己醒的這麼早。

「暮煙姑娘,我現在幫你把無垢銀針都取出來。」

李宇對空暮煙溫柔說道,他手指連彈,空暮煙背上的無垢銀針一一飛落,插在了地面上。

只見本來銀光閃閃的無垢銀針已徹底變得漆黑,上面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傳出,聞到之後就讓人情慾大動。

光是這一絲殘留的毒素就有著如此效果,可見陰陽合歡散的藥效之猛。

李宇用自己的外套包裹住空暮煙的身軀,剛才是少女自己先撕爛了自己的衣袍,他才幹脆將其徹底撕碎。

「走吧,不要讓卿月她們在外面久等。」

李宇和空暮煙兩人從煉藥室內走出的時候,正好看到李牧歌等人在門口張望。

「暮煙,你沒事就好!」尹卿月過來一把抱住空暮煙。

兩位少女關係極好,尹卿月想到若是今天沒有李宇去救出空暮煙,那她的下場絕對堪憂,尹卿月心中一陣后怕。

秦素雅也臉色蒼白的站在一旁,她低聲道:「李兄,謝謝你救了我跟暮煙。」

少女說完這句話,或許是回憶起她在憐星樓里的表現,臉上不禁浮現出一絲羞澀。

至今為止,也就只有眼前的男人見過她婉轉呻吟的一面。

李宇不禁問道:「素雅,你和暮煙都是在她的洞府里被擒的?」

少女點頭:「今天我想約暮煙一起去參加團體賽決賽,沒想到極樂樓的少主帶著幽影、紫魅等人正好過來。」

「我們不是他的對手,便被他擒下。」

「極樂樓實在是太過囂張,上次不僅在皇宮中刺殺天元國皇子,此次更是在楚風武院內出手……」

李宇冷冷一笑:「所以,此次我給了他們一點教訓,可惜讓步千里給逃掉了。」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秦素雅也知曉李宇此次的戰績,不僅滅殺數十名極樂樓的高手,還將鐵漢斃於掌下。

要知道,鐵漢可是極樂樓的天池十二殺手之一,是極樂樓的中堅力量。

即使是進入皇宮中刺殺,極樂樓也沒有天池殺手陣亡,沒想到卻有人折在了李宇手中。

幾人在煉藥師協會中還未離去,就有秦家的子弟找了過來。

「李公子,大將軍想請你去秦府一敘。」

秦素雅認出了來人是秦家的一個旁系子弟,不過此人天賦很高,更是跟著大將軍秦稷忠出生入死,是他的親衛之一。

秦衡殊代表著秦稷忠而來,李宇自然是點頭允諾,又有秦素雅在場,李宇便隨著他們一起前往秦府。

空暮煙由於衣物受損,最後還是和李牧歌等人一起回去修整。

秦府位於楚風皇城的北面,在楚風皇城中佔據著大片土地,這是皇城四大世家獨有的待遇,這四大世家是大楚國的中流砥柱,自然有著其深厚的底蘊。

「叔叔這回邀請你,連我都事先不知曉,或許他有什麼重要事務要找你吧。」秦素雅猜測道。

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理,李宇跟著秦素雅一起進入秦府深處,在一座石亭中,李宇看到了一身白衣的秦稷忠。

上次在皇宮之中,大將軍就是這種裝扮,他那絕世劍術深深植入李宇的腦海中,李宇不禁對這位武藝無雙、地位尊崇的大將軍升起敬意。

「李宇小兄弟,請坐!」

秦稷忠微笑著示意李宇坐下,他仔細的盯著李宇看,像是要從他臉上看出花來一樣。

李宇不禁有點疑惑的問道:「大將軍……」

一身白衣的英氣男子笑道:「李宇,你定然在疑惑我為何會請你入府,實際上此事也與你之前在皇宮內中的一戰有關。」

秦素雅也不禁豎起了耳朵,想聽聽秦稷忠找李宇到底是為了何事。

「在皇宮一戰中,我與那位白猿劍客大戰一場,也算得上是惺惺相惜,在與其暢談一番之後,他告知我,東海那邊盛傳,三年之內海中群島即將有至寶出世。」

「靈猴族藉助我大楚國的天風印,就是為了尋回靈猴族的一件傳世之寶,在至寶出世時能分一杯羹。」

「為此,陛下特意向靈猴族討要來了五個名額,在至寶開啟之時,我大楚國有五人可參與此次爭奪。」

「我正是陛下欽點的五人之一,但我看蠻族在架勢,或許我很可能沒有時間去參與至寶的爭奪。」

李宇不禁問道:「那大將軍的意思是?」

秦稷忠定定的看向李宇:「若是李宇你能在那之前晉陞為先天境的話,那到時候你就可代替我去爭奪至寶!」 東海區域是天武大陸內一處富饒之地,靈猴族的花果山在東海區域,就連當世第一人的絕世武帝所創立的武帝城也在東海之濱。

據說東海的無垠大海內還有著海外群島,在遠古時代曾是人族的聖地,無數教派在東海群島內傳道,被譽為海外仙島。

後來不知什麼原因,海外群島與世隔絕,無數強大傳承消失,使得東海不再是傳道聖地,其漸漸弱於中原地區。

靈猴族便是從東海而來,他們帶來至寶即將出世的消息,應當是有一定的準確度,不然他們也不會耗費巨大代價找大楚國借護國至寶。

讓李宇意外的是秦稷忠的態度,他以先天大圓滿和大將軍的身份,才獲得大楚皇帝的欽點,成為爭奪至寶的成員之一。

可現在他卻輕易將這個機會讓給李宇,要知道,李宇現在才氣感五層。

李宇不知道是什麼讓秦稷忠認為他可在三年內突破至先天境,還能與無數強人爭奪至寶!

似乎是看出了李宇的疑惑,秦稷忠淡然笑道:「蠻族入侵、外族強勢壓制我人族,再加上東海那邊傳來的至寶出世的消息。」

「這些都預示著一個堂堂大世即將到來,無數英雄豪傑、絕世俊彥即將崛起,而我看到,李宇你將是群星璀璨中的一顆星辰。」

「以李宇你的潛力,將會為我大楚國在大世之中爭得一席之地,這次至寶出世,將是你的一個機會。」

李宇好奇的問道:「大將軍就對我這麼有信心?」

「那是自然,百變靈猴可是可稱霸太古的存在,在同級之中就是無敵的存在,李宇你竟然可壓制那小猴子,絕對是我人族之中的絕世天才。」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連項英和我都遠遠無法相比的潛力……」

「現在的問題是距離至寶出世最多還有三年時間,留給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秦稷忠輕輕敲著石桌,當說到他不如李宇的潛力時,他的表情平靜,似乎毫不在意這種事實。

這也是李宇佩服秦稷忠的一點,他似乎永遠都是這麼的中正平和,沒有多少事情可影響他的判斷和情緒。

李宇沉吟一番道:「我本就計劃在晉陞先天境之後就去天武大陸各處遊歷一番,看看各地的風土人情,開拓視野。」

「若是我能趕得上東海至寶出世,我定然會去。」

「至於在三年內達到先天境,我對此有著絕對的信心!」

看著李宇目光中的自信和堅毅,秦稷忠眼神恍惚了那麼一個剎那,他似乎想起了自己年少時,也是如此的意氣風發。

「好,我明天就要趕回龍騰城,在走之前能跟你見一面,也算了了心愿。」

「若是有機會,李宇你也可以來龍騰城,殺盡蠻子也是我等男兒的理想。」

秦稷忠在臨走之時,談笑間有種鐵血風範,這才是在龍騰城中直面無數蠻族大軍的大將軍!

從秦府中離開,李宇默默想了想,他最終步入煉藥師協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