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本無清靜,

仙道本無清靜,

神佛也非性空,

數百載魑魅魍魎身,

卻是一場醉夢……

歌聲縹緲而憂傷,嫋嫋的在整個金碧輝煌的廣寒宮之中,四散的飄蕩開來,使得被衝的七零八落的廣寒宮衆人,都是心中不由的一陣難過。

而那花朵飄落,水浪翻飛的聚寶盆之中,卻是有一個小小的碧綠嫩芽,緩緩的自月老爆開之處,開始一點點的吸收那簌簌落下的緋紅花朵,開始急速的生長而起。

五米。

十米。

二十米。

五十米。

那碧綠嫩芽生長的極快,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然直接的生長到了足足五十多米高。

“凝!”


就在那碧綠嫩芽,直接蜿蜒盤旋,直接的生長到足足五十餘米之時,就聽高空之中端坐蟾車的林坤,陡然間一聲爆喝。

呼呼呼!

在他爆喝之聲響起的瞬間,就見那纖細如絲的綠芽四周,也是有一道道紅色的大道符文,和一個個花鳥魚蟲、人物山川、飛禽走獸的虛影,緩緩的顯現出來,直接的塞滿了整個的虛空,然後,一個個的與大道符文一道,向着那纖細如絲的嫩芽凝聚而去。


短短數息的時間,就見那原本纖細的嫩芽,也是急速變幻,直接的化爲了一棵枝繁葉茂的參天碧樹。

樹冠之上,則是一個個紅、橙、黃、綠、青、藍、紫的姻緣求籤符。

而與此同時,那原本捆綁在財神身體之上的一道道紅線,也是隨着姻緣樹的落成,而自發的緩緩脫落,然後被聚寶盆之中飄蕩的金色神識光波,完全的籠罩而進,繼而直掠而起,絲絲繞繞的穿過氤氳的大霧,直接的落入了那金色蟾車之中,安靜盤坐的林坤手裏。

這一切的變化,都是極快無比,根本就容不得衆人多想。

廣寒宮裏的一干衆人,頓時都直接的看呆了。

剎那間,整個的廣寒宮之中,也是陷入了無邊的寂靜之中,落針可聞。

只有那高聳入雲的姻緣樹之上,那一個個顏色各異的條狀求籤符,在微風的吹拂之下,不斷的發出沙沙的聲響。

“哈哈哈,終於成功了!”

就在廣寒宮裏的衆人,一個個都是滿臉驚駭的望着那須臾之間發生的一切,目瞪口呆之時,突然,一道清脆嘹亮的大笑之聲,卻是陡然在高空響起,將這無邊的寂靜,徹底的打破。

“瑪德,雖然幾乎耗費了老子大半的靈犀決二層神識,但終歸,還是成功的突破了天帝的枷鎖,直接的改變了月老的宿命……”

“從今天起,她將以一個嶄新的面貌,重新修煉,七七四十九日之後,便可化爲真身,再行月老之職了!”

“而這操縱三界衆生姻緣的鴛鴦譜,就由我暫時保管吧!”

衆人聞言,盡皆大驚,一個個都不由自主的擡頭望去。

就見那高空之上的金色蟾車之中,原本閉目養神,古井無波的林坤,此刻卻是滿臉堆笑,神采奕奕,喜悅異常。

此刻的他,一頭烏黑油亮的黑髮,被巧奪天工的北斗玉冠梳理的絲絲柔順,發出一道道晶瑩的流光,臉龐之上,肌膚如凝脂美玉,細膩而光潔,雙目之中,帶着一抹逼人的凌厲銳氣,使得他出落的愈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再加上那身體之上蜿蜒青龍呼之欲出的青龍袍,和那頗有神韻的龍鳳戲珠腰帶,使得他此刻,就彷彿是睥睨三界的主宰一般。

而他的雙手之中,則是捧着一本五色流轉、金邊紅皮的古籍。

那古籍四周,不時的有着閃亮的紅心,不斷的盪漾而起,在那大紅鑲金的封面之上,則是寫着三個極爲古老的文字,在那陽光的照耀下,閃爍着璀璨奪目的光芒——鴛鴦譜。

“什麼?”

“突破天帝枷鎖,改變月老宿命?!”

“只需要七七四十九日,便可姻緣綠樹化真身,再行月老之職?”

“這……”

廣寒宮裏的衆人,望着那高空之中,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神色睥睨的林坤,一個個都是不由的驚異出聲。

林坤方纔的話語,在他們看來,是那樣的虛無縹緲,而又真實可信。

說它虛無縹緲,是因爲,這樣的至高神力,已經徹底的超出了他們想象。

天界之中,任何一個神仙如此口出狂言,他們都會嗤之以鼻。

但,此刻口出狂言的,不是別人,而是在他們心目中,無所不能的榮譽宮主——林坤。

他的話,不但可信,而且,猶如大道真理,需要大家悉心領悟。 而就在林坤響亮的聲音,在那半空之中陡然響徹之時,就見他身前散發着熠熠光華的鴛鴦譜,也是突然間紅光大盛,然後卻迅速的斂去。

咦?

這……

難道,這是鴛鴦譜在暗示我?

讓我這就找個人配一下,試試效果?

林坤見轉,頓時輕聲一笑,心中忍不住激動的想道。

就在他心念微動之時,忽然,就見那散發着熠熠光華的鴛鴦譜,須臾之間變得更加厚重了一些,整個的書卷之上,有着一道蓬勃的威壓,緩緩的瀰漫開來,向着下方一個個目瞪口呆的衆人,延展而去。

於此同時,整個古樸雋永的書卷,也是漸漸變得透明起來,愈發的晶瑩剔透,並緩緩散發出一道道七彩流轉的神祕光華,看上去玄奧莫測。

“瑪德,我倒是要看看,這傳說之中的鴛鴦譜,到底有何神妙。”

林坤一邊心中想着,一邊也是不再耽擱,直接的將那晶瑩剔透的鴛鴦譜翻動起來。

那每一頁之上,都是有着一個刻畫的惟妙惟俏的人物畫像,那畫像的落款之處,則是標註着與之相匹配的生辰八字、命格屬相、前世今生概述等等,很是詳盡。

林坤走馬觀花的開始翻動,每翻到一頁,便下意識的狠狠在其上點下一指,希望可以將這鴛鴦譜的操作手法,給試出來。

但是,任他怎麼點,那每一頁之上的人物,都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嗎賣批,俗話說:亂點鴛鴦譜,按道理來說,這掌管天下姻緣的本本,就是用來點的啊?”

“難道,這鴛鴦譜也是受到了天帝的禁錮,而變得不靈光了?”

他一邊皺眉喃喃自語,一邊也是加快了翻頁的速度。

但是,讓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本以爲片刻就可以翻完的小本本,卻就彷彿是永無盡頭一般,任他翻了整整的半個時辰,都是沒有翻到最後一頁。

嗎賣批,這……這特麼是什麼情況啊?

林坤無奈的停下手來,望着那散發着莫名氣息的鴛鴦譜,一籌莫展。

不過,還不待他想明白,忽然,就感覺右手食指之上,被針紮了一般的疼。

他定睛一看,頓時大吃一驚。

就見那食指之上,一滴殷紅的鮮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陡然間自那指尖飛濺而出,吧嗒一聲,直接的落入了那手中打開的鴛鴦譜之中。

嘶嘶~

頓時,那小本本也是似有感應,須臾之間,就彷彿是與林坤產生了某種奇妙的鏈接一般,直接的一陣變換,然後化爲一道耀眼的流光,唰的一聲,直接的沒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哎喲我去!

林坤猛地一驚,腦海之中,也是不由的一陣發脹,須臾間,有着密密麻麻的人物信息,和一些玄奧的偈語,緩緩的在腦海中顯現了出來。

那一道道信息,很是龐雜浩瀚,其中有着天帝、王母的生辰八字、命格屬性,也有財神、太白金星等人的暗戀心緒,甚至,就連廣寒宮裏吳剛、紫煙等人的心中所想,都是一一的展現了出來。

“叮!月老鴛鴦譜滴血認主成功,自即日起,由你暫掌三界千萬生靈姻緣和合之事。”

“從此以後的七七四十九天內,三界之中的所有愛情故事,都由你來書寫,所有道侶的愛恨離合,都由你來掌控……”

……

於此同時,一道道清脆悅耳的聲音,也是自腦海之中,嫋嫋的飄蕩而起,恍若大道箴言。

林坤聞言,頓時一臉的激動,原本一籌莫展的臉龐之上,也是不由的浮現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嘿嘿,這個不錯!”

“有了這月老鴛鴦譜的掌控之權,我看這三界之中,還有誰敢挑釁我。”

“別說那小屁孩扶搖了,就是他老子天帝如果不聽話,我都要讓他直接去和二郎神的狗配對,讓三界的每一位神仙見到他,都心中罵上一句:狗艹的,哈哈哈!”

林坤越想越興奮,一邊想着,一邊望了一眼之前鮮血濺射而出的食指。

呼呼!

就在他意念微動間,忽然,就見那之前已經沒入腦海之中的鴛鴦譜,也是再次的顯現了出來,直接的化爲書本狀,落在了他的雙手之中。

“我去,還有這騷操作?”

“也不知道這玩意還能不能自己收回去?”

林坤見狀,不由猛地睜大了眼睛,雙目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再次出現在手掌之中的鴛鴦譜,暗暗想道。

就在他心念微動之下,那已然還原的鴛鴦譜,再次的化爲一抹流光,直接的沒入了他的腦海之中,就彷彿是輕車熟路一般。

“嗯~,不錯不錯!”

林坤見狀,很是滿意的喃喃自語道。

他已然明白,此刻的鴛鴦譜,已然完全的與自己綁定,在之後的七七四十九日之中,赫然就是自己的專屬靈寶了。

雖然,他比不上盤古開天斧的威力無窮;也比不上女媧紅繡球的神通廣大,但是,它這可以調度整個三界姻緣離合的屬性,從某種程度上說,在如今的天界之中,甚至比那兩件傳說中的先天靈寶,更加的有威懾力。


從今天開始,別說是讓天帝老兒和狗配對,只要他願意,就是讓佛祖和日日熬粥度人的孟婆談戀愛,也是未嘗不可。

他又來來回回的實驗了好幾次,直到完全的收放自如,沒有一丁點的滯塞感,這才堪堪的住了手,擡起頭來,環顧四周。

不過,就在他擡起頭來,望向四周之時,頓時也是臉色大變,一臉的驚駭。

就見那原本枝繁葉茂,其上七色求籤符飄飄蕩蕩的姻緣樹,此刻卻是再次的拔高了數十米,就連整個的形態,也是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那原本褐色的粗大樹幹,此刻卻是變得古樸而斑駁,就彷彿是經歷了萬古歲月的侵蝕一般。

原本嫩綠髮光,遮天蔽日的蒼翠枝葉,也是已然變得稀稀疏疏,沒有剩下多少。

而那一個個粗細不一的掛着幾片綠葉的枝丫之上,則是有着一道道長長的紅線,直接的垂向大地,遠遠望去,就彷彿是掛起了一簾殷紅的紅色紗帳一般,神妙異常。

林坤望了一眼,頓時一臉懵逼。

嗎賣批,這特麼又是鬧哪樣? 而更讓林坤不可思議的是,就見那原本雙雙分立嫦娥仙子左右,目不轉睛的擡頭望着自己的吳剛和紫煙,此刻,卻是相互望了一眼對方,然後,就彷彿是失魂落魄了一般,直接緩緩的走到了一起。

兩人迎面而立,就彷彿是夫妻對拜一般,相互的鞠了一躬,然後拉起手來,緩步走向那聚寶盆之中的姻緣樹之前。

當兩人立於那高聳如雲、紅線如瀑垂落的姻緣樹之下時,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咕咚一聲,雙雙跪下,然後很是虔誠的拜了一拜。

我去?


這特麼是怎麼回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