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堵車的各種情況之下,林雪初終於到了位於郊區的行雲公館。

以及堵車的各種情況之下,林雪初終於到了位於郊區的行雲公館。

但是這附近除了林子就是山,問誰啊?這個時候不應該突然出現個樵夫什麼的嗎……

眼前的這個環境,林雪初也只能想到有樵夫出現了。

林總倒還真的是返璞歸真的很。

在找了一圈發現都沒有人後,林雪初決定自力更生。

而且就這麼看來,林總真的是一個很佛的人,看這周圍的環境,除了樹就是山。

林雪初覺得等自己出去就到了另一個世界了。 林總家也太難找了吧,而且看這地方,荒無人煙的,林雪初總感覺行雲公館里其實就只有林總一家。

突然林雪初想到一件事,她不知道原主的叔叔長什麼樣!找不到地址就算了,連人都不知道長什麼樣……

林雪初已經很久沒有這種無力感了,她一個十項全能的金牌銷售,現在在這個山頭。

對,說白了林總住的地方就是一個山頭,她現在還迷失在了這個山頭。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林雪初走了一會兒后覺得自己腳有點疼。

本來以為行雲公館是個正常的地方,林雪初看了看自己的腳,幸虧沒穿高跟鞋過來,不然的話最後她得耗在這兒……

這個時候電話鈴聲響起,林雪初坐在小路邊的石頭上,接起電話。

「雪初你走到哪兒了?怎麼還沒到?」

「我覺得我應該好久都沒來你們這裡了,有點找不到地方……」林雪初撓撓頭。

「你說什麼呢?這個地方還是以前的那個樣子,一點兒也沒有變。」

「那我再找找吧,我應該快到了。」

是應該吧?林雪初迷了。

「你真的太忙了,忙到連叔叔家都找不到了。」

……我不光找不到你家了,我連你的樣子我也不知道。

「我發起了位置共享,你點進來看看。」

進入頁面后,林雪初瞪大眼睛,他叔叔現在所在的地方跟這裡直接隔了半個城市,點開地圖一看距離,這都快五十公里了……

早知道一開始就問清楚好了。

林雪初不想讓林總跟他夫人等太久,於是道:「那個叔叔啊,我剛剛接到一個很要緊的電話,上次有個廣告出了嚴重的問題,我現在得回公司修改一下,我忙完找您。」

掛電話之前,林雪初聽見林總道:「你不是因為那件事吧?」

「哪件事?……嘟嘟嘟……」

後面沒來得及問清楚,林總就把電話給掛了。

電話傳來忙音。

林雪初覺得現在的情況發展都是問號。

休息完了之後林雪初又繼續往前走,既然這麼大老遠的跑來這兒了,總得看看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林雪初一直順著小路走到盡頭,一座白色的別墅映入眼帘。

林雪初走進后,直接就跟二樓窗台上站著的人對視了。

那人從一見到林雪初開始就睜大了眼睛,先是滿臉震驚,然後在林雪初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從樓上沖了下來。

兩天之內林雪初接受了兩個陌生人的擁抱,關鍵還都是猝不及防的。

不過這兩個陌生人可能是原主的某某某,只是在自己這兒是陌生人而已。

林雪初推開了面前的人。

還有,林雪初想問一句,跟原主有關的所有小草都是用這種方式刷存在感的嗎?

想起原主手機里那1000多個聯繫人,如果遇見一個就抱她一下,估計她能對擁抱這件事從此就有了陰影。

「你是?」

其實在林雪初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後悔了,萬一對面的這個人跟昨天那個雙兒一樣是個玻璃心,覺得自己忘了他然後再要死要活的,自己可真的承受不住了。

那人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終於找到你了。」

林雪初懷疑這眼前這人是不是在山裡待久了,想隨便找個人就開始一段愛情故事。

冷靜了一下后林雪初問道:「你認識我嗎?」

「我怎麼會不認識你呢?雪初。」

把名字都給叫了出來,所以她誤打誤撞算是遇見了一個或許知道原主身世的人?

「我跟你怎麼認識的?」林雪初問。

「我們兩個是一起長大的。」

「你接著說,我以前出過車禍,失憶了。」

「我說你怎麼不來找我……」

林雪初有那麼個瞬間覺得眼前這人其實是個從別的位面跑出來的妖怪。

季玉澤已經冷著臉在公司加班兩天了,每個被他叫到辦公室的人都不敢直視他的目光。

季玉澤看著窗外,想到這兩天經歷的種種事情。

現在,那個女人已經兩天都沒有回復過他了,從他從醫院摔門而去那一刻,那個女人難道就沒有一丁點的愧疚?

後面是給他打電話了,但看自己掛掉電話不會多打幾次嗎?難道再跟他說幾句話會死嗎?

當然季玉澤是不會把這些真實的情緒給展現出來的。

季玉澤只是一直覺得他很不耐煩,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進不到心裏面,他時不時的看一下手機,那個女人的對話框都被頂到底下了。

為了通知那個女人什麼事情的時候好找到他。

季玉澤果斷的把林雪初的微信置頂了。

僅僅是為了好給她安排工作而已。季玉澤想。

而在季總糾結的這個期間,林總在林雪初的「授意」下又催了季玉澤幾次。

我現在都聯繫不上那個女人。季玉澤差點把這話給林總發了過去。

季玉澤從來沒想到過自己的情緒起伏會這麼大。

冷靜過後的季玉澤看著林總的信息,覺得所有的額事都要以大局為重,那個女人三番五次的拒絕工作本就是她自己的問題,現在自己的任務就是讓那個女人把工作做好。

季玉澤一直在嘗試著說服自己,然後後面還沒說服出個所以然,就大步邁向了電梯。等再次回過神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正開著車朝醫院的路上走著。

到了醫院后,季玉澤發現林雪初的床位已經空了。

「您的未婚妻在今早就已經辦了出院手續。」護士道。

那人聽了林雪初的話沒有什麼反應,突然之間安靜了下來,跟剛才的那個樣子截然不同。

「我們去上面坐坐吧。」那人道。

林雪初一開始有點擔心,但好不容易抓住一個跟原主有關的人,必須得把他知道的給問過來。

一進別墅,林雪初就看見了貼在牆上的照片,準確來說這些都是畫。

這些畫都是從小時候開始一直到長大,盡頭的最後一張是離別。

「後面你走了,我就把關於你跟我的事情都畫了下來,貼在了牆上。」

「我什麼時候走了?」

「我最喜歡這張。」那人沒回林雪初,而是拉過她的手,把她帶到一個角落。

然後那人當著林雪初的面把蓋在畫上的紅布給扯了下來。

眼前的畫跟之前她看到的畫風完全不同,畫里的人還是原主跟眼前的這人,但是畫中的他們正在被一團火給燒著。

林雪初愣了,她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畫的情景太過真實,裡面的人神色驚恐,林雪初盯著這畫,一股壓迫感隨之而來。

畢竟親眼看見自己被火燒的樣子,真的很不自在。

「還有呢。」那人道。

根本沒有顧及到林雪初的反應,那人就把她帶到了另一個角落,角落裡還是放著一幅畫,畫的內容跟剛才的那張唯一不同的就是上張畫里林雪初的神情,從驚恐變成了平和。

彷彿要一起覆滅的架勢。

「我們的結局會是一同走向極樂世界。」

突然從內心深處湧出來一股恐懼感,林雪初轉身就要逃跑。

「瘋子。」

這個地方以及這個人實在是太詭異了。 一覺醒來,林雪初像往常一樣在床上緩神中。

經歷了昨天那些事情以後,她自己一個人都不敢再去什麼地方了,看來不管在哪裡,奇怪的人都是存在的。

原主跟她表哥的事雖然昨天小坑說了不用她再管了,但其實她內心還是有點想為原主做點什麼的衝動。

林雪初還沒見過這麼深情的人,即使這人是被編造出來的,但是為了這個人的這份深情,她也想要做點什麼。起碼等原主的感情歸宿塵埃落定后,再去做別的事情,應該也不遲。

林雪初現在覺得很多事情其實就是一個點,只要朝著那個點走,那麼事情雖然會經常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但是結局終歸還是一開始就定好的那個樣子。

昨晚小坑已經把原主隱藏的劇情,也就是在主神的劇本里被墨水遮住的所有劇情都探尋成功了。

本來林雪初來之前是看過劇本的,但是她那個時候只是在關注著男主角的發展,包括他的結局啊等等,另外因為閱讀的習慣性,再加上順便看個女主的生平。

挫折也有時,歡笑也有時,但是他們的結局畢竟是圓圓滿滿的,太關心別人的時候,這就導致了會忽視自己,林雪初也根本沒在意她即將要成為的那個人的結局是什麼。

「原主最後為他表哥死了,其實她深愛的還是她表哥,季總的話因為他從頭到尾都看原主不順眼,所以其實,原主死的時候也沒有太大的描寫……」

「所以我這算是隨隨便便到了一個人的身上?不給我安排女主的身份就算了,還給我安在一個在原劇情里其實是十八線小配角可能連名字都是主神隨便寫的、一個人物的身上?」

林雪初大聲說道。

小坑感受到了來自林雪初的怒氣,笑了幾聲賣了個萌:「宿主大大,我都跟你說了多少次啦,誰是主角根本不重要呀,重要的是每個位面里出現的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啊,他們僅僅是沒有被詳細的描寫出來罷啦,那個人物是誰,會做什麼,都是根據自己固有的行動依據的,所以小坑告訴你,你在意的這些都是最不重要的東西。」

林雪初不想再聽小坑說這些了,明明就是給她安排的這麼難的任務,還非得變得很厲害的樣子。

「我完了要去為原主把她應該有的結局填好,你直接告訴我原劇情里林雪初的結局是什麼。」

「我剛剛說了呀,原主到最後都沒有跟她表哥見面,她以為她的表哥死了,但是其實,她的表哥只是被關了起來,昨天你不也看到了。」

林雪初追問道:「是誰把他關起來的,為什麼要關?」

「當然是他家人知道他跟原主的事了呀!」

「這也不至於被關起來吧……」

小坑難得的一回冷靜:「沒辦法。」

還有點兒不習慣。林雪初習慣性的朝旁邊看了看,要是小坑有實體,就會發現林雪初現在充滿了疑惑的神情。

林雪初停了一下后說:「……你居然也會這麼用正常的語氣說話。」

「小坑可是很百變的喲。」

林雪初翻了個白眼,道:「當我沒說。」

小坑每次用電子音笑的時候,林雪初總想阻止。「哈、哈。」

「那我昨天跟他見面的時候,是不是就打破了原劇情?」林雪初問。

小坑回答道:「並沒有哦。」

林雪初瞪大了眼睛,道:「why?」

「因為表哥會把去到那裡的每一個人都當作是原主哦。

突然想到什麼奇怪的點。

「那季玉澤……」

小坑道:「也不是沒可能,但季總昨天可是和他起過爭執的,所以他一直把你當成林雪初,不過如果下次季總直接去的話,也不是沒可能被當成原主哦!」

林雪初突然一陣惡寒。

……季玉澤被原主表哥拉著看著各種畫,然後聽他表哥說著要跟他一起去往極樂世界。

……

「所以說,原主的表哥其實就是瘋子?」

收拾好打算出門的時候,林雪初接到了林總的電話。

「雪初,你今天幾點過來?」

林雪初昨天驚嚇過度,都忘了她答應過林總的事情了。

不過既然決定要為原主找一個歸宿,再加上小坑的那些話,那麼這個劇情里還缺著一些關鍵的因素,那就是原主的表哥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他又是為什麼會被關在那個房子里的,原主林雪初跟他之間到底有什麼事情發生……

但這個坑比給男主帶金手指穿紅肚兜容易多了。

紅肚兜計劃這都開始這麼久了,現在還沒有任何的進展!反倒是自己,還三番五次的給季玉澤倒貼了進去!什麼被認為是個女流氓啊女色狼啊,或者欲求不滿,對還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