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安德魯似乎因為疼得厲害,忍不住哼出了聲來,那名黑衣人急忙把安德魯放回了草垛上,「彼得大人,安德魯大人的傷勢十分嚴重,我看等一天兩天再走吧。」

但安德魯似乎因為疼得厲害,忍不住哼出了聲來,那名黑衣人急忙把安德魯放回了草垛上,「彼得大人,安德魯大人的傷勢十分嚴重,我看等一天兩天再走吧。」

就在這時,那名黑衣人,突然拿出了水晶球,一縷縷黑色的魂之力冒了出來,「喲,諸位,怎麼一個成瘸子,一個毀容了呢?哈哈哈……」

「瑞姆,你…要不是你,我今天至少可以光榮的戰死,是你害得我變成這樣的,你這個徹頭徹尾的混蛋……」安德魯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彼得卻笑了起來,他露出了森森白齒,整張被燒毀的臉顯得異常的陰森可怕,「瑞姆,我們失敗了,回去后是不是沒有地方了?」

彼得問道,一瞬間,水晶球里的魂之力頓時旋轉著暴漲了起來,「哈哈哈…彼得小弟,我並不是一個無情的人,陛下那邊,我會替你們說話的,即使你們失敗了,最多就便宜了烈陽帝國那些傢伙,不過,等以後,我們再回來拿下這座城市也不遲,還有呢,先幫幫你們吧。」

就在這時,一道魂之力纏在了安德魯斷腿的患處,一道則纏在了彼得的臉上,兩人頓時間感覺到渾身上下的疼痛感,奇迹般的消除了,安德魯的臉色一時間平靜了下來。

「安德魯,擔心你的腿嗎?哈哈,回來吧,我讓你們看一個和有趣的東西,利斯基已經嘗試過了,他前次回來少了一隻手,現在可是生龍活虎呢,哈哈哈……」隨著瑞姆的話音落下,水晶球上的熒光漸漸褪去。

黑衣人扶起了已經不再因疼痛而寸步難行的安德魯,彼得從旁扶住,三人離開了倉庫,三人為了掩人耳目,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倉庫的後面,安德魯忍不住回望了一眼,籠罩在黑幕下的新城,囔囔道。


「吉克.萊茵,下一次,咱們就在戰場上見吧。」……

紅蓮學院的會議室里,魔晶燈把整間屋子照的通亮,漢尼斯和瑞克已經回來了,而漢尼斯也把所發生的一切告知了眾人。

「那些混蛋,竟然是哈斯坎帝國,不行,吉克,你趕快寫信,這件事情刻不容緩,他們肯定是想要大舉入侵魯克公國。」阿妮一臉急切的說道。

「蘭特,能麻煩你嗎,幫我寫,我最後簽上名字?」吉克對於這樣的事情有些頭大,只得向旁邊的蘭特求助,因為尼雅回來后,就把自己鎖在了房間,沒有出來過。

「好,我現在就動手。」蘭特說著,拿著紙筆,找了個會議室的角落坐下,開始寫了起來。

「瑞克,待會麻煩你連夜出發吧,必須儘快通知王都,待會你送信到王都后,我們再弄幾份一樣的,送往各各城市。」吉克的神情顯得有些急切。

「放心吧,吉克大哥,我待會就去烏魯達鎮,直接坐船到海鳥之城,然後只要十來天就可以到達了。」瑞克說著,十分自信的樣子。

吉克點了點頭,這時,他看向了一臉沉默的漢尼斯,往常漢尼斯都是話很多,但今天卻特別的沉悶。

「對了,漢尼斯,你還沒告訴我們,今天那個逃走的敵人為什麼能使用空間魔法呢?」吉克突然問起,漢尼斯回過了神。

「哦,是這樣的,如果不是空間魔女一族的女性,只要使用了空間魔法,基本會被空間吞噬殆盡,但按你們今天所說的情況,或許哈斯坎帝國真的研究出了,普通人也可以進行空間轉移的方法,但是可能要付出點代價。」漢尼斯一口氣說完后,眾人似乎明白了。

但吉克還是一臉疑惑,漢尼斯清楚他想知道尼雅今天為什麼,一看到這個空間轉移,便性情大變,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吉克,老頭子我本來不想說的。」


漢尼斯頓了頓,接著說道,「因為空間魔女一族十分特別,他們的魔法構成,每一個魔女所形成的轉移魔力,形態都不同,有的可能是長型,有的是方形,像尼雅的是圓形,今天你們目睹的是菱形,至於尼雅為什麼會這樣,吉克,你自己去問她吧。」

「老頭子我唯一知道的是,只要這個構成空間魔法的形態粒子,存在於世上,就說明對應的魔女還活著。」漢尼斯剛說完,吉克頓時便想起了那一晚,他在艾希莉的求助下,去救他們的事情。

那一晚,他的腦海里,確確實實的知道了尼雅還有一個姐姐。


終於,在過了一會後,蘭特已經把信寫好了,吉克急忙簽上了名字,然後瑞克早已準備好了封蠟,在信件封好后,瑞克把信裝在了衣服里,便準備離開。

「小心點,瑞克。」吉克站起來說道,瑞克停了下來,微微笑了笑。

「放心吧,吉克,大哥,不過就是送下信而已,不會有什麼事的。」在說完后,瑞克跑出了會議室。

眾人也打算回去休息了,因為明天一早學院會恢復正常的上課,必須早起,在回到宿舍時,蘭特卻站在了漢尼斯的房間門前,待吉克進入房間后,他才開口說道,「漢尼斯老爺子,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呢,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還是瞞不過你呢,蘭特!」漢尼斯說著,嘆了口氣,他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也不知道如何跟蘭特說。

「說吧,老爺子,我會幫你保密的。」蘭特說完后,漢尼斯幾度欲言又止,而後他終於開口了。

「我想要離開呢,去找尋一些真相,恐怕以後不能陪你們一路走下去了。」漢尼斯說完后,打開了房間的門,走了進去,似乎心意已決。

「我不知道你想要去尋找什麼,但是呢,我倒覺得,跟著小哥,說不定比起你自己費很大的力氣去尋找要好得多,你是因為這次偶然發生的事情,看到些什麼了吧。」蘭特說完后打算轉身回房,他知道如果漢尼斯決意要走,他也不好阻攔。

「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漢尼斯快步走出房間,問道,蘭特停了下來,而後回過頭來,笑著說道。

「憑感覺,不是嗎?呵呵……」

瑞克收拾好了東西,已經走到了西門處,這時,西門的燈還亮著,阿斯爾形單影隻,他在西門前來回踱步,似乎在等著什麼人,一副焦急的樣子。

先前漢尼斯和瑞克回來時,他也已經知道了瑞克打算帶著吉克的信回王都,他急忙回去,處理好一部分事宜后,便率先來到了西門,等待著瑞克。

瑞克走過去后,徑直了走過了阿斯爾的身邊,背對著他,停下,揮了揮手,說道,「老頭子,我走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阿斯爾一時間喉嚨里,哽咽了起來,他笑著說道,「臭小子,路上小心點,要記得回來。」

「知道了……」 早晨,在和熙的陽光,照射下,一切又恢復了平和,舊城的孩子們已經齊整整的坐到了各自的教室里,但今天卻有些不同,幾門主要的課程都無人教授。


吉克和一部分教師們集中在了會議室里,在會議室的黑板上,掛著一副地圖,上面是舊鋼鐵之城,米塞站在講台上,他的手不斷的對著舊城的地圖指指點點。

「待會,把這個圖案,弄上幾十份,教師們帶著學生們,一起去舊城。」米塞說著,拿出了一張潔白的紙,上面畫著一個圓形的綠色魔法圖案。

很多教師都有些不明白,庫洛卡斯這些天也百思不得其解,想要在三天後,讓舊城長滿花草樹木,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他把米塞畫著魔法陣的紙接了過來,也沒有多問,便吩咐一部分老師馬上著手去做。

漢尼斯的臉上又恢復了往日的笑容,他在庫洛卡斯那幫人走掉后,關上了會議室的門,跑到了米塞的身邊,問道。

「你這到底是什麼魔法啊?」吉克也有些疑惑,那天米塞在他的耳旁告訴他,可以施展一個讓舊城長滿花草樹木的魔法,吉克沒有多想,便馬上對著舊城的工人們說了出來。

但是,事情平穩下來后,吉克知道了這樣的事情,是違反自然規律,根本不可能用魔法來實現的。

米塞面對一雙雙懷疑的眼神,嘆了口氣,「本來,這個魔法是不可以使用的,只有在森林遭到了大面積的破壞,動物們居無定所的時候,我們精靈才會施展,但現在,我願意為你們施展,這個魔法。」

「真的,假的?」漢尼斯還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對於知曉目前的大部分魔法的他來說,米塞所說的實在太過於虛幻了,要知道,想要讓植物憑空的長出來,是需要耗費多麼龐大的魔力先不說,唯獨需要支付強大的木系魔法,這一點,就很難做到。

「真的還是假的,兩天以後你就知道了,現在趕緊按我說的去做準備工作吧。」米塞催促道。

學院內,在教師們的帶領下,許多學生紛紛前往舊城,去做米塞所說的事情,把現在教師和一部分學生手頭拿著的魔法陣,畫在舊城的邊緣,然後由外向里,儘可能多的畫上一些。

事情的起因自然是吉克在昨天說出的話,學生們邊議論著邊走在街道上。

而這時,在紅蓮學院外,站著一個人,那天那間提供住宿的公館老闆,今天一大早他回來就在這裡等著了,自己的屋子已經被毀掉了,罪魁禍首自然是吉克了。

「吉克校長,你可來了,你看,我的屋子也被你毀掉了,是不是……」

「去找阿斯爾吧,我現在呢,有點事情,或者我回來再說,放心吧,一定會把你的屋子修復原狀的。」吉克說著一臉虛心的跑了起來。

很多新城的市民也自發的組織起來,前往下城去幫忙,能夠和平解決掉了新舊城市的事情,很多人似乎鬆了一口氣,否則他們就得背井離鄉了。

阿斯爾一大早就已經帶著部隊去礦上了,明天才會回來,德爾科則留在了城裡,給吉克打幫手。

在學生們都陸續的到達了北面的舊城后,分作了兩批,開始著手繞著西面和東面開始畫起了魔法陣。

吉克騎著霍斯特,不斷的穿行著,疏導著越來越多的人,米塞則沒有出現,他獨自一個人留在了宿舍里,而原因他也和吉克幾人解釋了,他今晚會下去,到舊城的中心去做一些準備工作。

待宿舍里人去樓空后,米塞徑直的走上了五樓,敲了敲艾希莉和歐森的房間,門開了,歐森機警的探出了小腦袋,在看到是米塞后,他轉過頭,朝著艾希莉喊道,「姐姐,那個精靈來了。」

「怎麼?已經等不及想要知道三個封印物的地點了嗎?」艾希莉一臉淺笑,她坐在房間中間的沙發上,桌子上放著熱氣騰騰的紅茶。

「小姑娘,我已經按你所說的做了,接下來你至少得告訴我其它的三個封印物,到底在哪裡。」米塞一臉著急的說道。

艾希莉不緊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怎麼,怕你做完后,我不告訴你嗎?」

米塞搖了搖頭,「小姑娘,我不是和你開玩笑,請你告訴我,三個邪神的封印物在哪?」

「好吧,我就先告訴你吧,有兩個封印物,都在一個叫瑞姆的男人手裡,他是吉克.萊茵的哥哥,很多年前,便已經在他手裡了,當時我一直不知道是什麼呢,現在我總算明白了。」艾希莉說著,米塞的臉色頓時變了。

「那個叫瑞姆的男人在哪?」米塞再次問道,他的聲音顯得十分急切,似乎想要只知道地點,便立即前往。

「算了吧,你不是那個男人的對手,即使你去了,也只會白白送命。」艾希莉收起了笑容,一臉認真的說道。

米塞的臉上則有些不可思議,他實在想不到,自己活了上千年,竟然不是一個人類的對手,但看艾希莉的樣子,並不是在開玩笑。

無奈之下,米塞只得坐了下來,「這樣吧,你好好幫助大哥哥,提升他的力量,這個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大哥哥成長起來后,才是瑞姆的對手了。」

「那麼還有一個封印物呢?」米塞聽到艾希莉只說了兩個封印物,而還有一個封印物並沒有說。

艾希莉皺著眉頭,而後她說道,「喚火者.福瑞西斯,已經醒過來了,我在幾個月前見過,但似乎因為解開的封印,並不完整,我已經想辦法,暫時封住了它,應該還可以維持不少日子。」

「什麼?喚火者已經醒來,到底在哪裡,我現在必須馬上前往,如果晚了就來不及了。」米塞急切的站了起來。

「放心吧,時機成熟了,你自然會見到它,而且它現在暫時被封印在大山裡,而且它還在沉睡中,至少到來年吧,我施展的封印,至少還應該可以支撐半年的時間,至於地點,以後我會告訴你的。」艾希莉說著,站了起來。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米塞雖然對艾希莉的話半信半疑,但這久以來,除了吞噬者的力量,讓他感覺到外,其餘的九個邪神,看起來還在被封印著,他的確有些操之過急了,現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把吞噬者的封印物帶回去精靈的國度。

「對了,米塞,今晚里世界的門會打開,你能進去,幫幫大哥哥嗎?」艾希莉再次對米塞提出了要求。

米塞的臉色變得有些微怒,面對艾希莉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他有些厭煩了,「小姑娘,你為什麼知道,我能進入那個世界?」

「咯咯,米塞,我雖然無法進入里世界,也無法看到,但是我卻能感覺到,那些被裡世界選中的人或其他東西。」艾希莉笑著說道,她知道米塞不會拒絕的,才這樣開口。

米塞只手托腮,在想了一陣后,他點了點頭,因為他也想好好看看,吉克身上那股魂之力,因為這個力量的存在本身就是幻想,不存在於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雖然他層見識過,一些能進入里世界的人,從那邊的世界里,得到了強大的力量,但唯獨魂之力,他從未見過。

「啦啦啦……」歐森在一旁,邊哼著,邊自個的玩了起來,米塞看了他一眼,對著艾希莉說道,「那小傢伙,是在那邊的世界失去了什麼,是吧,還有你,小姑娘。」

艾希莉眼中閃過一絲矯捷,說道,「我弟弟他,失去了成長,他一直以來,自從失去了成長后,便永遠停留在了六到八歲的階段。」

「那你呢,小姑娘?」

面對米塞的問題,艾希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後她說道,「我出身的時候,便是這個樣子了,數百年的歲月里。」

「你是……」米塞剛想說什麼,艾希莉便把一根手指放到了嘴唇中間,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在舊城裡,不少魔藝系的學生,拿著刷子,在旁邊武藝系的學生們提著的綠色魔法塗料,小桶里,蘸著綠色的魔法塗料,開始畫著米塞要求他們畫的魔法陣。

這種塗料,很常見,是源自公國最東面的木材之城產出的,可以用來製作魔法陣,很多魔法師身上都會帶著,而今天全程的綠色塗料,都已經被搬下來了,但似乎不夠畫滿全城。

不夠的部分只有用其他顏色的塗料暫時代替,忙碌了一整個下午,舊城的邊緣已經全都畫滿了綠色的魔法陣,而學生們和教師們也著手朝著城內開始畫去。

吉克眼看著太陽已經開始落下,剩餘的部分,明天再努力的弄一天就可以畫完,他便開始吩咐大家收工了。

但今天一整天,吉克覺得昏昏沉沉,胸口有些悶,他不明白到底怎麼了,這會霍斯特載著他和漢尼斯兩人,緩步的朝城中心跑去。

兩人打算在那裡吃點東西,然後等米塞下來,做好他口中說的關鍵的準備工作,再一起回去。

在進入公館后,不少工人都紛紛和吉克以及漢尼斯打招呼,而吉克此行過來還有一個目的,策劃挑唆的工人們已經被抓了起來,此會正關押在舉行宴會的大廳里。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明天中午,我會把你們全送上絞刑架,既然你們還是不肯說的話。」魯米怒意瑩然的大喊道。

「魯米,不要啊,我們真的不知道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只是拿錢辦事,求你饒了我們吧,我還有老婆孩子。」里根斯一臉哭腔的說道。

吉克和漢尼斯走了進去,裡面二十多名工人被綁了起來,其中,為首的是里根斯,諾伊和達西,一見到吉克,達西便開口道,「吉克校長,救救我們吧,我們也不想的,只是實在沒辦法,不能眼睜睜看著家人餓死。」

面對這些工人們的求饒,魯米一副嗤之以鼻的態度,「你們有家人,礦山上死掉的那些人,工廠倒塌死掉的人,他們難道沒有家人嗎?說,那些人的下落,如果你們肯招供,我就讓你們輕鬆點。」

「行了,魯米,我看他們真的不知道,暫時放過他們吧。」吉克也十分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或許只有選擇自保。

「難道就那麼便宜了他們,不行。」魯米說著,漢尼斯搖了搖頭,說道。

「要不這樣吧,讓他們一輩子都在礦山勞作吧,好好讓他們贖罪。」

吉克看著一臉茫然,不斷的在求饒著的工人,最後他看著魯米,「他們變成這樣,這個城市的領導者,不是應該付一半的責任嗎?如果生活安定些……」

魯米抬起了手,打斷了吉克的話,「你說的我知道,好吧,就讓你們幾個在礦山工作到死吧。」

而此時,諾伊顯得一臉輕鬆,似乎心中壓著的巨石被卸下了,他小聲囔囔道,「山姆,對不起,我一定會好好贖罪,照管好你的家人。」

在晚飯過後,吉克和漢尼斯來到了公館外的廣場上,在即將來臨的夜幕下,等待著魯米的到來。

終於,一個高挑而略顯清瘦的身影,出現在了廣場的邊緣,米塞邁著大步走了過來。

「可以開始了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對老頭子我說。」漢尼斯早就等不及,想要見識下米塞到底使用的是什麼魔法。


米塞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去一旁,讓市民們散開些吧。」

待吉克和漢尼斯去疏散市民后,米塞站在了廣場的中央處,他閉著眼,開始緩緩的念起了咒語,一陣沉長而拗口的精靈語,漢尼斯目不轉睛的看著,生怕錯過一個細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