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任憑傅然如何呼喚,都得不到絲毫回應,心中與白若水的聯繫依然存在。

但是任憑傅然如何呼喚,都得不到絲毫回應,心中與白若水的聯繫依然存在。

「看樣子她應該開始涅槃了。」傅然心中想道。

「那老頭怎麼辦?別指望我,我可不是這個畜生的對手。」傅然攤了攤手,讓他和這頭巨齒鱷相鬥,無意是自尋死路。

「我先準備一下,你盡量拖延片刻吧,半盞茶的時間就可。」焚老凝重開口,不過這一次卻是在傅然心間響起。

聞言,傅然頗為無奈,不過卻無可奈何。

(未完待續。) ?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焚老曾經說過,他現在無法發揮出巔峰力量,面對巨齒鱷,還是需要一些準備,畢竟焚老是符師。

「這下好了,這半盞茶的時間要是挺過去,就輕鬆了,如果挺不過去,就把小命丟在這裡了。」傅然自語苦笑,下一刻雙目一凝,體內所有玄力都開始聚集。

傅然身體微弓,銀光在腳下閃爍,所有的精神力鎖定巨齒鱷,雙臂上出現火紅鱗甲,身上披著一副銀色淡薄鎧甲,此刻傅然幾乎是做到了極致。

但是即便如此,傅然依然認為十分危險,剛才巨齒鱷隨意一擊,就讓他狼狽不堪。

唰!

巨齒鱷似乎知道傅然心中想法,並不給傅然拖延時間的機會,長尾連掃,寒風襲來,同時三道白光交錯襲來。

傅然幾乎所有的精神力都在巨齒鱷身上,幾乎在後者動的一瞬間,他便動了,身形閃動,一道道殘影出現,銀光在昏暗的山洞中閃爍,好似雷電一般。

此刻傅然也看清了,這哪裡是什麼白光,分明就是三塊寒冰。

傅然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加上早有準備,這才險而又險的避開了,不過即便如此,那寒冰擦身而過的時候,依然有一股寒意襲來,這股寒意衝進他體內,肆無忌憚的衝撞。

好在僅僅一股寒意,傅然心意一動,便是驅逐。

但是他也更加謹慎,現在絲毫大意都可以讓他命喪於此。

「不能如此被動。」

傅然一念至此,當即狠狠一咬牙,體內玄力瘋狂涌動,與此同時,雙手迅速交錯,道道手印殘影留下。

「流掌!」

傅然很清楚,一般玄決根本無法威脅到巨齒鱷,當即毫不猶豫的動用流掌。

雙掌下壓,旋即山洞之中出現一道光束,落在了巨齒鱷身上,同時還有一股威壓。

流掌施展出來,傅然身形退後,對著巨齒鱷遙遙一指,旋即身前突然出一道龐大的符紋,符紋交錯,猶如擁有生命一般的蠕動,其上傳來的玄力波動無比驚人。

「龍紋!」

傅然除了自身化符外,最強的兩個攻擊手段,都是動用出來,而他面色也是湧現紅潤,龍紋還好,能夠吸收周圍天地玄力,而為了增加流掌的威力,傅然幾乎將身上絕大部分玄力都用在上面。

蜜愛甜妻,BOSS太危險 符紋蠕動,旋即其內竄出一個龐大的龍頭,龍吟聲震蕩。

「這是……」

在巨龍出現的瞬間,傅然清楚的看到,那巨齒鱷的身體不自然的動了動,這讓他想到一件事。

龍紋有著龍威,眼前的巨齒鱷即便是已經有了不弱靈智,知曉眼前並非真正龍族,但是面對龍威的時候,血脈上的壓制還是讓它忍不住顫抖。

如果這個龍威更強的話,是否能夠壓制住巨齒鱷一些?

想到這個可能,傅然也不管是否有可能,當即催動雙臂龍骨,使得雙臂散發出如同火焰一般的光芒,同時一股真正的龍威散發出來。

就在傅然故意釋放龍威的時候,巨齒鱷那甩動的長尾突然頓了頓,見此,傅然面色微喜,果然有用。

既然如此……

傅然雙目緩緩閉上,精神力纏繞上腦海之中的食命花,下一刻,傅然散發出的氣息猛然一變,原本宗玄境巔峰的氣息,突然化為尊帝鏡巔峰,氣息之強,連周圍的寒意都無法靠近絲毫。

這一刻,傅然有一種想法,只需要一隻手,一招之內,眼前這頭七階巨齒鱷便會氣短命絕。

這一刻的傅然終於明白在尊帝鏡眼中,所謂的七階玄獸是怎麼一回事,猶如螻蟻一般。

不過傅然更明白他這股氣息是來自食命花,來自白若水,只不過是狐假虎威而已。

「這就是那股神秘氣息么……似乎不止尊帝鏡程度。」焚老也是感受到這股氣息,心中暗道。

豪門新妻有點萌 自傅然離開清風學府東院之後,焚老便與傅然有了聯繫,在他的感應中,傅然身上有一股氣息,十分強烈,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天帝境才對,而那股氣息和眼前這股氣息一模一樣。

但是卻並非是天帝境,而是尊帝鏡,讓他有著疑惑,以他的感應,應當不會錯才對。

尊帝鏡的氣息一出現,傅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巨齒鱷身體繃緊了許多,看樣子即便是並非玄獸獨有氣息,也能夠對玄獸造成威懾。

龍威再加上尊帝鏡的氣息,足以讓巨齒鱷能夠發揮的實力不足巔峰。

而就在這個時候,兩道巨大銀色手掌從天而降,巨齒鱷微微仰頭,發出低聲咆哮,想要掙脫氣息上的壓制,但是這是天生,弱肉強食,如何能夠輕易改變。

巨齒鱷長尾抽動,一道道冰塊逆襲而上,最後穿透巨大銀掌,沒有絲毫效果,下一瞬,銀掌落在巨齒鱷身上。

第一道銀掌剛剛落下,第二道緊隨其後,而且傅然還能夠感覺到第三掌也在接近。

兩到銀掌重疊在一起,恐怖的吞噬爆發,傅然心意一動,巨龍咆哮衝出,帶著不弱的威勢對著巨齒鱷衝撞而去。

轟!

巨龍在接近巨齒鱷的時候,傅然低喝一聲,旋即炸裂開來,玄力擴散化為道道漣漪,衝擊著周圍牆壁,使得山洞出現陣陣顫抖。

傅然也是爆退,直到距離冰牆丈余這才停下,一道道漣漪衝擊,即便是傅然也感覺到體內氣血翻湧。

感覺到這次攻擊兇猛,傅然面色一喜,即便是七階玄獸,挨上這麼一擊,恐怕也不會好受,而且還是在血脈氣息完全被壓制的情況下,再加上流掌的吞噬能力。

而就在傅然施展流掌時候,距離山洞兩千丈之外,凌月兒手持長劍,長劍之上有著鮮血低落,在她不遠處,兩頭六階玄獸身上有著數道傷口,並不嚴重。

就在此時,凌月兒突然望向山洞方向,當看到天空中那一道光束的時候,面色一變,也不再理會兩頭巨齒鱷,身形一閃,便是對著山洞急馳而去。

而另一個方向,楊蝶與雷痴並肩而立,此刻雷痴身上衣衫已經破碎不少,氣息也萎靡了一些,至於楊蝶雖然身上看不出絲毫狼狽,不過也是不斷嬌喘。

而在兩人不遠處,地面上躺著不少巨齒鱷的屍體,其中大部分都是三四階,五階的也存在數頭,而剩下的十餘頭巨齒鱷,全部都達到了五階,還有幾頭六階的存在。

「那是…….」

雷痴與楊蝶二人同時抬頭望向遠處,當看到那三道銀掌落下的時候,都是一驚,無論是傅然還是凌月兒施展,都證明二人已經與那頭七階巨齒鱷鬥起來了。

「不管那麼多了,走!」此刻二人也不再理會這些巨齒鱷,連忙對著山洞趕去。

在楊蝶雷痴二人時候,十餘頭玄獸也是瘋狂奔跑,只是不知道是追擊楊蝶二人,還是擔心首領。

山洞中,傅然任憑那些漣漪衝擊著他的身體,目光緊盯著那爆炸的中心,能夠看到巨齒鱷的身體,卻不知具體情況。

「呃呃呃……人…類,殺…了…你…」

巨齒鱷惱怒的聲音傳出,旋即數道白光再度襲來,傅然身形連忙閃動,剛剛避開冰塊,身後卻是浮現巨齒鱷的血盆大口。

一排排鋒利的牙齒猶如長劍一般,若是被咬中,後果不敢想象,哪怕是傅然恐怕也會被瞬間撕裂。

奈何此刻傅然身處半空,無法借力,感覺到那透露著血腥大口撕咬而來,傅然面色微變的同時,竟強行扭動身體,同時腳下出現銀光。

巨齒鱷猛然咬下,不過卻是並無所獲,原來是一道殘影,而此刻的傅然出現在十餘丈的地面上,手臂上鮮血橫流,一層淡淡的薄冰出現傷口處,緩緩蔓延……(未完待續。) ?傅然眉頭一皺,雖然沒有傷鬼的治療,但是憑藉半具龍身的恢復能力,再加上食命花的龐大生命力,恢復速度也應該極為恐怖才對。

但是此刻這手臂上的傷勢卻是沒有恢復的跡象,這一發現讓他心底一沉。

「是和這薄冰有關係么?」傅然心中猜測。

手臂上的傷勢已經完全被薄冰覆蓋,雖然並沒有蔓延而去,但是那股寒意卻是順著手臂進入傅然體內,當即傅然也不敢無視,調動體內氣血向那股寒意包圍而去。

但是即便是寒意驅逐,手臂上的薄冰也並未消失,傅然身體一震,想要震碎薄冰,但是卻是沒有絲毫作用。

就在傅然想要下一步動作的時候,巨齒鱷再度襲來,長尾掃動,巨齒撕咬,血腥味瀰漫,當即傅然也顧不得手臂上的傷勢,身形再次閃動。

閃爍間,傅然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來到那枚巨蛋旁,毫不猶豫的單手一招,手腕上光芒閃過,巨蛋消失。

巨齒鱷發現眼前這個弱小的人類居然敢當著自己的面取走巨蛋,發出陣陣低吼,雙眼之中湧現血光,身上也發出陣陣寒意,甚至還能看到霧氣散發。

傅然可不會因為巨齒鱷的惱怒就此放手,無論他是否取走巨蛋,這巨齒鱷都不會對他手下留情。

「還有片刻,後面的事情就交給老頭了。」傅然心中計算著時間。

傅然緩緩抬頭,身上突然出現一道道黑色的紋路,不斷扭動蔓延,不過呼吸間,傅然整個身體都被這種紋路覆蓋,那模樣好似魔人一般。

於此同時,在傅然身後出現一道龐大的虛影,虛影與傅然一模一樣,神色淡漠,盯著巨齒鱷。

既然連流掌和龍紋都對巨齒鱷效果不大,那麼傅然也動用自己最強手段。

呼!

下一刻,還不等巨齒鱷發動攻擊,傅然身後的虛影便是一拳轟出,勁風呼嘯,周圍地面上的碎石紛紛捲起,細看之下,這一拳揮出,進入在領周圍出現不少旋風,每一道旋風就好似利刃一般。

「這是一個活紋。」

符紋有死紋和活紋兩種,如慕芙那種凝聚成長劍的符紋則是死紋,如楊蝶那凝聚成猿猴的符紋便是活紋。

活紋與死紋最大的區別便是活紋能夠發動持續不斷的攻擊,直到玄力耗盡或者被摧毀為止。

而大多數的死紋都只能發動一次性的攻擊。

一拳揮去,巨齒鱷居然露出人性化的嘲諷,長尾掃來,最後與虛影拳頭撞擊在一起。

周圍的空間都出現波動,刺耳的碰撞聲在山洞內回蕩不休。

傅然瞳孔一縮,巨齒鱷一擊之下,虛影的一條手臂已經極為淡薄,下一次的碰撞,恐怕這虛影的一條手臂將不復存在。

「果然!」

傅然知曉,僅僅是靠虛影的這些攻擊,對於巨齒鱷來說,完全就是不疼不癢。

就在這個時候,虛影突然衝出,雙拳齊揮,一道道拳影將巨齒鱷完全籠罩,看模樣似乎要放手一搏的意思。

不過就在靠近巨齒鱷的瞬間,傅然嘴唇蠕動,下一瞬,虛影開始膨脹,最後轟然爆開。

嗡嗡嗡!

山洞外,地面顫抖,山上不斷有石塊滾落,這一個,整個山上的玄獸都露出恐慌,沒有靈智的它們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出現。

「這個氣息…..是傅然的那個符紋!」望著不遠處的山洞,楊蝶瞳孔一縮,擁有符心的她,對符紋之敏感無人可比。

當初在見到傅然第一眼的時候,她便感覺到傅然身上擁有一支強大的符筆,不但如此,應該還有一個恐怖的符紋,這個符紋之強,即便是楊蝶也感到心驚。

那個符紋之強,遠超龍紋,但是由始至終,楊蝶都沒有親眼見到,而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她感應到了山洞內有一股強大的符紋氣息,必定是讓她符心觸動的那個符紋。

「從氣息上判斷,應該是活紋。」楊蝶不愧的擁有符心之人,僅僅從氣息上就能判斷出活紋還是死紋。

「快,恐怕傅然一人堅持不了多久。」楊蝶焦急,一步跨出便出現在十餘丈之外。

雷痴有些疑惑,傅然一人?他不是和凌月兒在一起么?

不過就在這時,雷痴的感應中,突然出現一道熟悉的氣息,正是凌月兒,頓時恍悟,原來凌月兒和傅然不知因為什麼原因,竟然分開了。

雷痴雖然實力強大,但是感知力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和楊蝶比起來弱了不少。

就在楊蝶雷痴二人趕到山洞外的時候,凌月兒的身影也是出現,三人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凝重,傅然竟然一人和那七階巨齒鱷鬥了起來。

「走!」

凌月兒招呼一聲,身形一動便沖入山洞之中,楊蝶和雷痴緊隨其後。

三人沒有任何停頓,不過片刻便到了盡頭,不過卻並未看到傅然的身影,一道冰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我來!」

看到冰牆,三人心中瞬間便有了判斷,傅然既然沒有破開冰牆逃出來,看樣子這冰牆不是一般堅硬。

而在三人之中,凌月兒的實力或許最強,但是若是輪到攻擊力,無人可以和雷痴相比。

雷痴拔出長劍,細如柳枝,劍身如雷,緩緩抬起視線望著身前冰牆,毫無力氣的劈下。

「問天下!」

雷痴淡淡開口,就在聲音落下的瞬間,身前冰牆突然裂開,好似被人一刀兩斷一般,切口光滑如鏡。

「走,這冰牆有恢復能力。」楊蝶沉聲,旋即三人身影一閃便穿過冰牆。

三人穩住身形,抬頭望去,都是倒吸涼氣。

傅然一身狼狽,上半身的衣衫破碎不堪,身體上有著不少傷口,在傷口上還有薄冰覆蓋,氣息極為萎靡。

而在傅然不遠處,一頭巨齒鱷張開血盆大口,不斷發出低吼,眼中有著忌憚。

在巨齒鱷的身上,也存在一道道傷口,不過並未太過嚴重,倒是那如同寒冰透明的長尾斷了一截。

「這是巨齒鱷?那尾巴是怎麼回事?」楊蝶驚呼,這巨齒鱷實在太過詭異,不但長尾透明,眼中更是露出人性化的色彩。

「小心吧,這巨齒鱷應該是發生變異,雖然僅僅七階初期,但是防禦力卻是極為恐怖,而且還開啟了靈智。」傅然平淡開口,不過聲音卻是極為蒼老。

在聽聞到這蒼老的聲音,巨齒鱷眼中的忌憚更甚。

「表哥你……」凌月兒變色。

「不用擔心,只不過是靈魂之力控制著他的身體而已,不過控制他身體的這道靈魂卻是十分強大,若是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尊帝鏡或者七品符師。」楊蝶阻止了凌月兒,緊盯著傅然,沉聲道。

傅然別頭望向楊蝶,緩緩點頭,有著讚賞之色,道:「不愧是楊道那傢伙的後輩,居然擁有符心這等稀有東西,有了衝擊八品符師的資格了。」

聲音落下,傅然又別頭望向巨齒鱷,沉聲道:「我因為一些特殊情況,無法發揮出巔峰實力,僅僅我一人還是無法殺死這頭畜生,想必你們也看見了,一旦被攻擊,傷口之上便會出現薄冰,使得自身喪失了一切恢復能力。」

楊蝶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傅然,這才凝重盯著巨齒鱷,連如此高手控制傅然都落得傷痕纍纍的模樣,不用想也明白眼前這頭巨齒鱷的恐怖。

「動手!」

下一刻,傅然低喝,身形爆沖而出,於此同時,身上綻放紅光,一層宛如實質的鎧甲出現,與傅然施展相比,不知凝實了多少倍。

就在傅然衝出的瞬間,雷痴手持長劍也是爆沖而去,他二人都擅長近身戰,此刻自然要拖住巨齒鱷,給楊蝶和凌月兒創造機會。

凌月兒單手一推,手中長劍漂浮在身前,不斷旋轉,每一次旋轉都會留下一道劍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