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元妃出手之後,卻發覺到一個問題。

但是元妃出手之後,卻發覺到一個問題。

發覺到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剛剛自己所謂的優勢。

在這一刻全部的顛覆了。

因為元妃發現自己的攻擊。在這一刻,竟然沒有起到作用。

不,應該說是被那個少年人很輕鬆的抵擋住了。

元妃睜大了眼睛。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明明他的招數已經擊中了那個少年人。但是眼前的景象卻是被那個少年人接住了。

幻像,似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自己剛才是確定了自己的攻擊是打中了那個少年人,但是又變成了那個少年人接住了自己的攻擊,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且確認也不是幻象。

但是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自己的錯覺嗎?

元妃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於是又進行了攻擊。

只不過他發現和上次還是一樣的事情。

還是剛才那種情況。

這個讓元妃十分的匪夷所思,所以元妃向後退了退。

正當元妃,覺得自己做得沒錯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被拉到了劉俊逸面前。

天空之上,鯤鵬妖師說道:「這傢伙的一個腿骨,竟然能夠領略到時間的鐵則。」

鯤鵬妖師覺得這一切已經顛覆了自己所知道的常識。 這是徹徹底底的顛覆,鯤鵬妖師已經無話可說了,一個腿骨所幻化成的人,竟然能夠領悟出十大鐵則之一的時間鐵則,這已經比很多人要強了很多,而且這樣的妖孽資質,鯤鵬妖師是自愧不如。鯤鵬妖,是曾經向逍遙帝君打聽過劉俊之的身世,結果得到的回復卻是三個字,不可說。

當年他與秋道平一個頭磕在地上,但是沒有想到的事,劉俊之又與他的兒子一個頭磕在地上,這輩分好像有點兒太亂。

正是因為輩分太亂,已經亂到了一定程度,所以才讓他很是不解,為什麼劉俊之這傢伙知道自己是秋道平的時候,還要與自己的兒子結拜,讓自己難堪呢,不過後來想了想,這可能是秋道平,也就是劉俊之的意思。雖然他擁有前世的記憶,可是他畢竟不是秋道平。按指示,鯤鵬妖師這樣認為,許多人認為他就是秋道平。

不過鯤鵬妖師隱隱覺得這可能是逍遙帝君的安排,到底逍遙帝君要做什麼事情?這一點鯤鵬妖師並不知道,但是鯤鵬妖師知道的事,劉俊之的降生很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不過這些都與自己無關,他驚訝的是劉俊之的天賦,一根腿骨化成人形,然後領悟了時間鐵則,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古怪的事情。

……

劉俊義看著眼前的元妃,對劉俊之說道:「他是不是火焰之體?」劉俊之笑了笑,沒有說話。

「那麼看來這就結束了。」劉俊一說完之後,元妃身上找起了火焰。元妃發現這種火焰自己無法撲滅,但是自己是火焰之體,怎麼會無法無法撲滅火焰呢,而且怎麼會受到火焰的攻擊?到底是哪裡出了狀況,但是他已經不能再想了,因為他已經被熊熊的烈火燒成了灰燼。

「你還真不憐香惜玉,他好歹也是個女人,可以解你的燃眉之急,你竟然把他給殺了。」劉俊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傢伙太狠了。

完全可以將元妃降服后,拉到自己的陣營當中,但是他卻把元妃給殺了,不過也無所謂了,畢竟一個元妃對大局沒有任何影響,殺了也就殺了,只不過劉俊義的這種做法有欠妥當罷了。

「我也很想把他俘虜,不過現在沒有考慮那麼多,畢竟敵人太多了,他的實力又是最高的,所以殺了他之後會給敵人很多震攝,那就是立威。」劉俊義說到他也不想辣手摧花,可惜這個女人的實力太高,而且身份地位也太高,殺了他,只能說是震懾一下。

「有時候,要考慮的多一點。」劉俊之說完這句話,便不再說話。

「果然,我就是考慮的少了。」劉俊之說道,雖然她這次失誤了,也會長記性,可是人已經殺了也無所謂了。

歡喜定光佛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說道:「你還是投降吧,畢竟殺人我不是很喜歡。」

「我想在我的字典里,沒有要殺就殺,何必那麼些廢話,不過你認為你殺了我,又能保住這金色的水晶嗎?別亂想了,我們的世界有很多強者,他們已經知道了,所以你就要面臨著無窮無盡的追殺。」中年男子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自己有那個禁忌的這絕招之後。只能夠再活三天,不過那已經無所謂了,只要將這個龍族的少女帶回去。自己也算是功德圓滿了,他現在唯一後悔的事情,她後悔的是自己,為什麼要帶這個龍族少女過來?

不僅沒有給自己有所幫助,而且是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如果沒有這個少女的話,他可以從容的撤退也不用用這個近照,但是現在不可能了,正因為不可能。

所以他後悔了,不過後悔也沒用了。最起碼在用這個絕招之前,將這個龍族的少女救下。

「時間已經到了,你認為你能完全吃定我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默默的為自己默哀吧。冰,冰凍千里。」青年男子說完之後,從他腳下出現了無數冰。然後慢慢的向外延伸,整個地面全變成了冰雪的世界。甚至空氣中也夾雜著寒冷的風。

「這種燃燒生命的招式,是十分愚蠢的,你也是愚蠢到了極限,你認為這種招式會對他有用嗎?」劉俊之說道。這個招是個對於歡喜定光佛,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如果實力相當,有可能歡喜定光佛。會受到一點小小的損傷,可是危及他的生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現在的話,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對於歡喜定光佛來說。這個招式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也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

歡喜定光佛笑了笑。腳下的冰面全部的破碎,最後消失不見。

然後他面前無數劍光直接將中年男子貫穿。

中年男子載倒在地。然後氣絕身亡。

歡喜定光佛從懷中掏出三個釋迦摩尼舍利。然後轉身就走。

劉俊之並沒有追他。因為已經沒有必要了。

不過三個釋迦摩尼舍利飄散在空中。然後組成了五個大字。是慢慢的幻化成了五個大字。殺准提魔王。

劉俊之看到這五個大字說道:「看來你要得到這釋迦摩尼舍利,就要完成他的心愿。不過無所謂了,等你成為了聖人,自然可以和准提天魔王公平一戰,看來這個日子將會不遠了,快去煉化這三顆釋迦摩尼舍利吧,這是你的機緣,而不是我的機緣。不過你不用謝我,也不必拿什麼東西感謝,因為我走的路和你們不同,所以沒有任何人能指點你成聖的道路,對於我來說都是一文不值。」

「也是,你走的道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劉俊義收了釋迦摩尼舍利。然後這些舍利都進入到他的身體當中。然後金光蔓延。直接震得大地之上,出現了寸寸斷裂的痕迹。

然後劉俊義的身體消失不見了,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

「我可和我成聖的時候不一樣,那個時候是朱雀獻瑞,但是等到他成聖,怎麼什麼都沒有?」天空之上的鯤鵬妖師,很同情下面這個小子。 這一點出乎常態。但是事出有因,必有妖。

「我真的是看不透,不過不想了。我們下去吧,下面的戰爭估計也持續不了多久了。」鯤鵬妖師說完之後,徑直的往下飛去。

只不過劉俊之面前又出現了一個人。而且速度十分的快。一劍就貫穿了劉俊之的身軀。

「不錯的機會,可是對於我來說,這種招式是沒有用的,根本殺不死我。」劉俊之壓低了聲音說道,因為這種招式,根本殺不死他。

果然,這把劍被眼前的女子拔出來之後。劉俊之身上的傷口迅速癒合。

面前的女子愣了一下,迅速的向後退去,他沒有想到他必殺的一擊,竟然很快沒有起到任何作用,這太詭異了。而且自己手中的可是神兵,竟然傷不到他,這怎麼可能,就算他有特殊的本領,能讓自己的傷口迅速的恢復如初,可是神兵的強大之處。能夠破壞任何人的生機。

但是卻在這個傢伙面前,沒有任何用處。

「那就說嘛,元妃不可能那麼簡單的死亡,唯一的解釋就是元妃,從始至終,就是被你設計了。從一開始就想殺死他吧,然後剝奪他所得到的東西。但是你終究還是遺忘了一個東西,偷襲我是個很錯誤的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會隱藏的很久,也能將元妃所得到的實力全部的化為己用,但是你太著急了,所以你出現了紕漏。」劉俊之笑了笑。果然,這傢伙隱藏不住自己,露出了馬腳,提前對自己動手。說他是太有信心,還是狂妄自大呢?

「不過我不認為,你們會是我的對手。」女子十分輕蔑的說道,因為他敢來,那就早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這一次,他決定把這些人都留在這裡,因為這些人太礙眼了,袞州府沒有了這些人,將會很快成為司州地盤。

所以,他決定親自下場動手。但是沒有想道,自己必殺的一擊。竟然就這樣的被人解開了。而且自己所做的陰謀事情,也被當面的揭穿了。這讓他如何不怒火中燒,本來他打算殺了這個少年就了事,現在她覺得要讓這個少年碎屍萬段。

才能解他的心頭之恨。因為這傢伙當著太上公這麼多弟子揭穿自己。讓自己以後在太上宮,還怎麼保持自己的威信,所以這個少年必須死,而且要死得凄慘。

才能解他的心頭之恨。

「我想你的對手應該是我好久不見了師妹,你用陰謀詭計奪走了太上宮宮主的位置,你可曾想過,你得到的一切東西只不過是虛幻而已,最終會是失敗的結局,我真為你悲哀,太上宮宮主這個位置就是一個束縛,如今的我已經脫離了苦海,但是你媽,你現在這個樣子已經越陷越深,權力已經讓你迷茫了。」一個女子憑空出現在劉俊之面前。背對著劉俊之,這個人正是飄渺仙子,太上宮的前任宮主。

「好吧,看來不用我動手了,你們之間的恩怨自己解決吧,我想到現在這會兒那些人已經得手了,司州太上宮,我想從今天開始,泰山宮將會成為歷史,九品宗門也將會成為歷史,你認為,高家會真真正正的幫助你們嗎?因為我們和他們做了交易。」劉俊之緩緩的說道。他覺得他自己有大氣運加身,而且是十分幸運的。

本來高家的人已經到了紅楓山莊。本來都已經做好了迎戰的準備。結果高家的家主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那紅楓山莊的弟子,怎麼和自己的亡妻長得一模一樣。

結果經過細細的詢問才知道。這哪裡是相像的那麼簡單,這個就是自己的閨女。

雲航成為了高家家主的閨女。所以反過來他們就不再支持太上宮了,但是如果沒有那個人。 應與卿卿度餘生 就算雲航,是高家家主的女兒也不成。

因為來的這個人正是逍遙學院的院長。也是劉家的當代家主。

所以兩家人就談判了,最後都各自讓步。高家還是司州的土皇帝。這個也如了高家的願。畢竟他們不願意和劉家硬拼。這也就是說明了。其實太上宮就是個棋子而已,可以拋棄的棋子。

只不過作為三大聖地之一。太上宮竟然可憐的成為了棋子。

只是他們一直覺得自我良好而已,三大聖地的牌子擺在這裡。

但是他們不知道,在這些武神世家眼裡,他們什麼也不是。

所以這些武神世家。實際上才真的是神武大陸的統治者。如果不是到最關鍵的時候,他們都不願意撕破臉皮。

高家的家主原本想不為難紅楓山莊。但是沒有想到他們卻弄來這麼一大靠山。

結果是他們兩家在互相扯皮。

正因為他們之間的互相扯皮,所以。高家果斷的放棄了太上宮。

不過這一點太上宮的宮主不知道而已,但是劉俊之已經知道了。

所以現在的太上宮等於是貓,只不過裝大老虎罷了。

而且司州,不,應該說太上宮,已經完全淪陷了,只不過這位太上宮宮主。

已經完全不知道!

他面對著飄渺仙子。內心十分的平靜,因為他已經是個勝者,在面對待著的時候,他不會有一絲自卑。

相反,他有些輕蔑的看著飄渺仙子。

「一個敗者而已,在我面前你稱不上敵人。」這個女子說完之後。手中的長劍已經抵在了縹緲仙子的胸口。

「你心中的心魔應該是這個小子吧,不過我就是不明白了。你和這小子根本沒有見過面,但是他為什麼是你的心魔。真是可笑了,原來你好這口,老牛吃嫩草。你就不怕啊,把你噎死。」這個女子說完之後哈哈大笑。當時如果不是他有這個心魔的話,自己也不能得手,太上公所修鍊的是無情道,他是最強的人。但是他心中有情,則成為了最弱的人。

所以自己大柱知道這個破綻,從而將他擊敗,並且逼走。

劉俊之冷落了,這些都是什麼跟什麼?他已經感覺自己的大腦不夠用了,他才見過飄渺仙子幾次。

怎麼平白無故卻成了她的心上人。 劉俊之仔細的看著飄渺仙子。似乎想起什麼了,可是又不記得,不太清楚。

……

「你說咱們家相公,是不是所有女子都通吃,這個女子也挺平常的。」莫無雙滿臉怒氣。這傢伙現在長能耐了。連太上宮的上代宮主都勾搭上了。

「如果說秦鳳凰是原配的話,這女子恐怕是原配中原配。」乾坤夫人當然知道這個女子是誰,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女子也轉世托生了。看來神武大陸現在的情況是越來越熱鬧。

「鳳凰姐,你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嗎?」聽到乾坤夫人的話后,他們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在找說法,乾坤夫人在帶劉俊之找理由。

「這個你們別問我,我是真的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和他是十世情緣,至於他的其他的過去,我還不是很了解,所以你們別問我。」秦鳳凰聽完乾坤夫人的話也一頭霧水。

他也不認識這個縹緲仙子,也並不知道他是誰?

「我想現在劉俊之也不知道他是誰,也只是十分看著熟悉吧。」乾坤夫人說道,因為他活得太長了,所以知道某些人不知道的事情。

……

「我承認,他是我的心魔,但那又如何?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斬殺他。」飄渺仙子很平靜的說道,他的臉已經冷若冰霜,現在更冷。

「你別逗了,因為你根本捨不得。」太上宮的宮主,很不屑的說到,如果飄渺仙子斬殺劉俊之的話,恐怕現在他的實力早已恢復如初。

而不是在這裡耍嘴皮子。

……

「天地未開之時,處於一片混沌。在這混沌當中誕生了3000神魔,以及地獄三界,不過那個時候,地獄三界稱為地府。其中也誕生了三位神魔,掌管地獄的閻君蕭焱,掌管冥獄的黑暗女神,以及掌管鬼獄,三個人當中最神秘的神魔,獄主。其中獄主擁有兩個妻子,一個便是黑暗女神,另一個便是巫妖王,只不過巫妖王還有另一個,它的名字叫做秦鳳凰,也就是現陰陽家的大司命秦鳳凰,上代天涯冰宮宮主的女兒。」乾坤夫人一字一句的說道,所有人都很吃驚,但是最吃驚的是秦鳳凰。

秦鳳凰沒有想到她和劉俊之之間,還有這樣的來歷。

因為當時的黃泉大聖。稱呼劉俊之為獄主。

當時秦鳳凰就知道劉俊之有這樣的來歷。

但是秦鳳凰沒有想到自己會是巫妖王。

他當然聽說過這個名字,冥獄的二當家。

而且也是個十分恐怖的存在。因為地獄三界,都有三大巨頭,而且都是聖人。

乾坤夫人說秦鳳凰是巫妖王。那麼黑暗女神的人選就很清楚了。 嚴先生是個鋼鐵直男 應該就是那個在戰鬥的飄渺仙子。

可是這也太詭異了吧。

「沒聽說過,不過似乎聽著很強的樣子。」周晴說道。 豪奪新夫很威勐 自始至終他不知道所提到的這些人究竟是誰?不過看乾坤夫人神色寧靜。

就說明這些人應該很強。

而且應該都是十分強大的存在。

只不過他不認識罷了。

「算了,不知道也無所謂了,但是你們只要知道一點,這個飄渺仙子是正妻,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只不過他現在應該不知道吧了,畢竟他還沒有完全的蘇醒,所以只是憑著片面的記憶。但是你們要記住,盡量不要欺負她,因為你們沒那個實力,打個比方吧,就說神武大陸,它的面積和冥獄比起來,不足十分之一。況且按照實力來劃分,黑暗之神,最強的實力狀態,武神九重。而且他也算最老牌的聖人,如果是我的話,還可以和他分庭抗爭,至於你們都沒有可能性,不過別擔心,除了劉俊之以外,他不會和你們有任何東西可以爭奪,況且鬼獄的傳承,是十分完善的。就算是劉俊之有了兒子,他們也繼承不了鬼獄,冥獄的傳承屬於世襲制,況且冥獄的女子,一生只有一個後人,所以避免了很多糾紛。這些話你們要牢牢的記在心裡,至於你們的子孫,自然會有你們的財產,這個你們不用擔心,是很公平的,但是不屬於你們的東西是得不到的。劉俊之,他有這麼偌大一個後宮,所以你們要和睦相處,不可以勾心鬥角,因為所有的東西,我都看著呢。這算是一次警告吧,我的話說完了。」乾坤夫人把自己該說的都說了。他可不希望勾心鬥角的情況發生。因為這會給劉俊之增加很多的煩惱。

蜜愛寵婚:總裁的心尖萌妻 這也是乾坤夫人不想看到的事情。

「你說的這些我們都懂,所以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情也不可能發生的。」傅雪嬌說道。雖然不知道未來如何?但是現在他們相處得很和睦。

乾坤夫人看了看這個少女,這個少女想的還真簡單,不過簡單也好,最起碼他能保持住自己的心。

「這一切都由劉俊之定奪,我們都會聽從他的。」莫無雙說道,因為這是個很敏感的問題。

正是因為敏感,所以他才說這樣的話。

……

外面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每時每刻都在有人受傷和死亡,但是很奇怪的事情就是,袞州的武者基本上是受傷。

但是相反,太上宮的人。除了投降的人以外,剩下負隅頑抗的人都已經死了。

「看來,我不想動用那從不死之墓得來的東西也不成了。所以你們現在就好好享受一下最後的時光吧。神通,無盡冰封。」

整個天地之間變成了冰的世界,而且天空還飄著雪花。

空氣也變得十分凌厲起來。

「很有意思的神通,不過我是不會出手的,因為這裡沒我的事情。多謝你讓我成為聖人,我現在要前往界上界,站穩了腳跟,不過在此之前,我想我還能幫你一個忙。現在我就去幫你忙了。」劉俊義說完之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果然很有意思,冰天雪地也不錯,不過我想這個女人應該是打錯了主意,我們這裡有個人比他更熟悉這東西,所以才要將這解凍,這是十分容易的。」劉俊之說道,因為這個女子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太上宮,現在的宮主確實是打錯主意了。因為冷天殊是琉璃玉華身,就是說他能控制所有的冰雪,所以解封這冰,根本沒有什麼問題。

果然這些冰,立即的消散於無形。銀色頭髮的冷天殊,看著太上宮的宮主,微微的一笑。

「你們真是找死,你以為一個神通就是我最大的底牌了嗎?神通,亂世之刃。」太上宮的宮主立刻又用出了另外一個神通。

天空之上。鯤鵬妖師看著下面施展神通的女子。

「這個女人果然是傻瓜,知道嗎?不屬於自己的力量用多了,會對自己身體造成永久性的傷害,看來不需要劉俊之他們動手,這個女子最後也會死於自己的手中,我有些手癢了,我下去先玩一會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