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第三天的時候,實在受不了這種擔驚害怕的氣氛,八爺壯著膽子走出了別墅,並且準備掏出青遠市。

但是在第三天的時候,實在受不了這種擔驚害怕的氣氛,八爺壯著膽子走出了別墅,並且準備掏出青遠市。

不過出門的瞬間,八爺就碰到了來他別墅巡視的黑虎幫成員。

雖然八爺怕林天恆,但是他卻不怕這些普通人。

所以一番輕鬆的戰鬥之後,八爺不但解決了這些黑虎幫的小弟,還得知了林天恆現在的情況。

這麼好的機會,八爺又怎麼能夠錯過。

所以他立刻直奔海天度假村,準備趁機解決了自己最大的後患。

轟隆!

被八爺一拳擊飛的張於歌,直接裝壞了三四輛汽車。

「噗!」

張於歌知道自己撐不住了,連忙對遠處支援的雇傭兵小隊喊道:

「你們別浪費時間了,快點帶著老大走!」

滋滋滋!

七八顆硬幣形狀的物體,落在八爺的周圍。

密集的電弧,暫時將八爺牢牢的困在原地。

但現在的八爺,可不是那天被大量炸藥給炸成重傷的廢物。

要不了幾十秒,八爺便可憑藉自己強悍的肉體,強行掙脫開。

望著眼前狼狽的張於歌等人,八爺猖狂大笑道:

「哈哈!敢跟我八爺作對,你們都得死!」 姜雲卿接陳瀅去孟家的事情,陳家自然沒有人反對,而陳夫人也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替姜雲卿辦好她身為皇后的第一場小宴。

陳連忠知道此事的時候,人正在宮中。

葉三將消息告訴君璟墨時,陳連忠、魏卓還有張閣老等人就在當場。

葉三說道:「娘娘遣人來傳信讓微臣跟陛下說一聲,此事交給陳夫人去辦,陛下可覺得有什麼問題?」

君璟墨想了想就明白了姜雲卿的意思,抬頭道:「陳尚書,你覺得呢?」

陳連忠感覺著周圍那些朝臣或是羨慕,或是嫉妒的目光,明知道姜雲卿在替陳瀅做臉,給他陳家撐腰,又怎會拒絕。

他連忙恭敬說道:「皇後娘娘能看得上老臣的兒媳,是我陳家的福分。」

「老臣並無異議,等稍後回去之後定會交代下去,讓她好生襄助皇後娘娘,還請陛下放心。」

君璟墨淡聲道:「那此事就這麼定了。」

「小青子。」

「奴才在。」

旁邊立刻有小太監上前。

君璟墨說道:「你吩咐下去,讓周錄和司禮監那頭配合陳夫人和孟二夫人,皇后那邊若需用什麼東西,直接從內庫中出,不必回稟,直接取用即可。」

「還有,挑幾個伶俐的宮人送去定國將軍府幫著辦差,回頭等陳夫人擬好名單之後,交給朕看一眼之後再發下去。」

小青子聞言回道:「是,陛下。」

下方諸人聽到君璟墨的話后,都是臉色變幻不斷。

如果只是皇后小宴也就罷了,可如今那名單居然要給君璟墨過目。

這段時間,他們府中妻女有不少都跟陳瀅母女有齟齬,而且他們跟陳連忠、陳裕更是起了不少矛盾,若是那陳夫人故意劃掉他們府中妻女名額,到時候皇上過目的時候,豈不是會直接便壞了印象,更有可能牽連了前朝為官的他們?

所有人都是心中提了起來,想著回府之後定要吩咐府中女眷尋了機會去陳家拜訪。

若有齟齬的,想辦法化解了。

若沒有的,也盡量不要得罪了陳家母女。

這陳家姑娘得了帝后的眼,將來的好日子還長著呢,只可惜了那魏統領……

殿中不少人都看向人群中臉色暗沉的魏卓,目光中帶上了憐憫之色。

本是好端端的姻緣,結果得罪了陳家不說,連帶著新后和陛下這邊也招了眼,恐怕這位魏家新貴前程堪憂。

君璟墨看了魏卓一眼,收回目光說道:「剛才說到哪裡了?」

葉三連忙提醒:「回陛下,寧王後裔作亂……」

「哦,對。」

君璟墨點點頭:「寧王當初跟廢太子一起謀逆叛亂,跟南梁聯手鬧的京城差點血流成河。」

「朕雖斬了寧王,卻網開一面未曾牽連他府中子嗣,原是想要他留一絲香火,卻沒曾想他們不知收斂,居然敢趁著朕離京之時與廢太子勾結,妄圖犯上作亂。」

君璟墨靠在龍椅之上,冷聲道:

「來人,傳朕旨意。」

「寧王子嗣罔顧朕憐恤之意,不知悔改,欺君罔上,著廢其郡王之位,貶為庶民。」 君璟墨手指輕敲著龍椅椅背,神色淡漠之間,嘴裡的話讓得殿中所有人都只覺得后脊生寒。

「寧王府一脈所有男丁有官革官,有權去權,發配西荒,永不召回。」

「女眷沒入奴役,其子孫五代不得科舉入仕,不得行商入伍,若有違逆,誅九族。」

「至於廢太子……」

君璟墨手指一停,那之前敲擊時發出的「篤篤」聲瞬間停了下來。

「廢太子李豫,謀害親父,挑撥朝臣,於社稷有害,罰其鎮守皇陵五十年,期間無詔不得外出,不得朕旨意,任何人不得前往皇陵探視。」

「另外,凡與此次作亂之事有關之人,交由刑部、大理寺查辦,若有涉案,一律嚴懲不貸,決不輕饒。」

刑部尚書鄭和元,還有大理寺卿黃雲直接上前道:「臣遵旨。」

殿中諸人聽到君璟墨對寧王府和廢太子的處置,都是臉皮子微緊。

璟王依舊是當初那個璟王,哪怕登基為帝,手段也沒有半點軟綿柔和。

寧王府的人也就罷了,當初寧王便是被他一劍刺死,屍體懸挂宮門前震懾四方。

寧王府的人若是知趣,安安分分的守著那郡王之位活著也就算了,可他們如今居然趁著君璟墨離朝之時勾結廢太子意圖奪回江山,復辟李姓王朝。

君璟墨不拿他們開刀,又拿誰來開刀?

只是那廢太子……

他們可都記得,廢太子當年曾經被君璟墨養在身邊十年,親自教導,步步扶持,可如今居然也落得個鎮守皇陵五十年的處罰。

這是要讓他在皇陵中守著他們李家先祖直到老死。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緊,原本因為君璟墨突然離朝,而生出其他心思的人此時都是提起了心,生怕自己成了第二個寧王和廢太子。

君璟墨淡淡的掃了下方諸人一眼,將所有人臉上神色盡收眼底。

他開口說道:

「朕之前離開京城三月有餘,朝中之事多虧諸位愛卿幫忙處置,各位的功勞朕都記著。」

「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朕必不會虧待了諸位。」

下方一些人腦袋垂的更低,有心虛者心亂如麻。

張閣老掃了一眼那些人,開口道:「陛下,這些事情都是小節,待您忙完之後再行處置就行,只是您的登基大典不能再拖了。」

「您登基數月有餘,大燕皇權更迭,總要叫天下人知曉我大燕如今的皇帝陛下是誰才行。」

君璟墨點點頭道:「張閣老說的是,此次朕與皇后歸來,此事自然不用再拖,登基大典便定在一個月後,著欽天監、禮部共同操辦,登基大典和冊封皇后的典禮放在一起。」

禮部尚書許崇年、欽天監正來吉上前道:「臣遵旨。」

君璟墨說道:「皇後身子不適,不宜操勞,典禮之事一切從簡。」

二人恭敬道:「臣等明白。」

定下登基大典之後,又借著寧王、廢太子警告了一眾朝臣,君璟墨便放了所有人離開。

等出了大殿之後,陳連忠周圍便被人團團圍住。 見黑虎緊鎖著眉頭,一臉的擔憂之色。

張於歌連忙艱難的站了起來,擦去嘴角的血跡說道:

「沒事,我還能再跟他大戰三百回合!你們快帶老大走!」

其實張於歌心裡非常清楚,他雖然和八爺都是黃級中期的高手。但八爺畢實在這個境界停留的要比他更久,並且八爺也比張於歌的戰鬥經驗更加豐富。

所以繼續戰鬥下去,張於歌除了一死,就再無其他可能。

於是黑虎便果斷的搖頭說道:

「不行,你無謂的犧牲,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以張於歌現在的狀態,根本堅持不了多久。這點時間,完全不夠黑虎等人帶著林天恆安全逃走。

張於歌急的抓耳撓腮,都不知道該如何來表達自己的想法了。

見狀。

黑虎安慰道:

「你別擔心,我已經有了更好的辦法。應該也快了……」

不遠的八爺,不屑的哼道:

「辦法?你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主動把林天恆那小子交出來,然後再向我磕頭道歉。否則你們所有人,記住,我說的是所有人,都得死在我的拳頭之下!」

林天恆的幫手之中,除了一個張於歌之外,其他人八爺都不屑去多看一眼。

即便是雇傭兵小隊,在這種正面碰撞的情況下,也都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當凡胎肉體的黑虎,居然誇出海口,說出自己有更好的辦法的時候,八爺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

以前忌憚黑虎,那是因為八爺心疼自己的店面和小弟。

但是現在這些都沒有了,黑虎對八爺來說,就是一隻隨手可以拍死的螞蟻。

黑虎輕笑道:

「呵呵,我是對付不了你,但你要明白,這個世界上比你強的修鍊者,可是燦爛的如同滿天繁星一般。」

感受到一絲不安的八爺,立刻厲喝道:

「你什麼意思?!」

「你會明白的。」

「哼!故弄玄虛!等我扭斷你脖子的時候,看你還能不能笑的像現在一樣開心!」

八爺雙腿猛的發力,他踩過的地磚,都瞬間碎裂。

那破封而出拳頭,嘩嘩作響,著實可怕!

雇傭兵小隊剛想要出手支援,卻看到一輛梁博基尼大牛,直接漂移過來,橫擋在了八爺和黑虎他們之間。

後面還有一輛耀眼的大紅色法拉利,也緩緩的使了過來。

「不早不晚剛剛好,虎爺,我這個時間點掐的好吧?哈哈!」

空間小農女 一個笑聲粗狂的健碩男人,弔兒郎當的從南博基尼大牛上走了下來。

而大紅色的法拉利上,則走下來一隊俊男靚女。

「煩死人了!魏坤琳還有完沒完,來這種窮鄉僻壤辦事情,幹嘛還要把我們帶著一起!」

說話的女生身材高挑,兩條渾圓筆直的極品大長腿,非常吸人眼球。

雖然她的臉蛋被墨鏡給遮住了大半,但那不俗的顏值,卻還是難以被遮掩住。

不難看出來,這是一位富家大小姐。

一聽這話,帥氣的男生立刻提醒道:

「老妹,首先得提醒你一點:請把『我們』的『們』字去掉。魏坤琳其實只想帶你一個人過來,而我是被你給強行拉過來的。至於他的目的就很簡單了,估計就是想在你面前裝裝比,讓你好愛上他唄~」

秦嵐妃怒瞪了一眼男生,不悅的哼道:

「秦峰,你到底還是不是我親哥,幫個小忙磨磨唧唧的,簡直比娘們還娘們!」

自己老妹這火爆脾氣,秦峰已經習以為常了。

所以他非常清楚自己此刻最正確的選擇,就是閉嘴啥也不說。 古畫迷局 否則他這張帥氣的臉蛋,就又要被一道道猙獰的抓痕給布滿了。

見秦昊不搭理自己,秦嵐妃不由氣呼呼的瞪眼看向了魏坤琳。

這個都快三十歲的老男人,居然天天還想打自己這個小姑娘的主意,簡直太噁心了!

但讓秦嵐妃無奈的是,魏家是徽州省的名門望族。不僅財力雄厚,能人更是輩出。

像往魏坤琳這種三十歲沒到,就進入黃級中期境界的天才,更是層出不窮。這讓其他家族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所以為了巴結魏家,秦家的老輩們,自然恨不得直接將秦嵐妃塞給魏坤琳才好。

實在沒轍的秦嵐妃,只能一直敷衍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