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不管怎麼說,石磊的出現還是在原本就不大的蛋糕上又咬下一大口,這讓他們很不舒服,不過他們也沒有膽量去找石磊的麻煩,只能默默的詛咒石磊會倒霉的被那些更厲害的陪練武者盯上。

但是,不管怎麼說,石磊的出現還是在原本就不大的蛋糕上又咬下一大口,這讓他們很不舒服,不過他們也沒有膽量去找石磊的麻煩,只能默默的詛咒石磊會倒霉的被那些更厲害的陪練武者盯上。

在聖武殿中,雖然明面上秩序井然,還有執法隊的威懾,但是,暗地裡各種欺壓依然存在,拳頭大就是道理在哪裡都適用。

石磊可不知道那些陪練武者是怎麼想的,在呂剛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一個保密性十分好的私人擂台上。

「正式介紹一下,我是呂剛,合體境武者,擅長各種拳法。」呂剛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我是石磊,分神境武者,是最擅長防禦的重甲盾戰,我現在的防禦不輸於合體境武者。」石磊也笑著介紹了一下自己。

「你剛來聖武殿吧?」呂剛笑著問道。

「沒錯。」石磊點點頭,很爽快的承認了。

「我猜也是,不然以你的實力我不可能沒有聽說過,而且,我在這裡也很出名,但是你卻好像不知道我一樣。」呂剛笑著說道,然後說出了自己找石磊陪練的真正目的。

「我最近修鍊了一門很霸道的拳法,雖然已經入門了,但是總感覺沒能發揮出拳法真正的精髓來,所以我才想到找一個陪練,通過實戰更好的掌握這門拳法。」

「呵呵呵~~~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找我就找對了。」石磊笑著說道,「我可是很抗揍的。」

「希望你真的有你說的那麼抗揍!」呂剛沉聲說道,「事先說明,我雖然已經將那門拳法修鍊入門,但是我也只能在一般情況下完美掌握這門拳法,一旦全力以赴,施展這門拳法時還是有失控的可能,所以,你在陪練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你不說我也會注意的。」石磊笑著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呂剛躍躍欲試。

「不急,把最後一個問題解決了在開始也不遲。」石磊笑著說道。

「什麼問題?」呂剛問道。

「按照規矩,一個小時二十點貢獻點,你準備讓我陪練多長時間?先把貢獻點付了,然後再動手也不遲。」石磊笑著說道。

「沒問題!」呂剛毫不在意的笑道,「二十個貢獻點,我先預定十個小時的時間,不夠再續!」

說著,呂剛通過身份銘牌轉給了石磊二百點貢獻點。

「現在可以開始了吧?」呂剛問道。

「天賦–荊棘石甲!」

「秘術–金晶泰坦!」

「秘術–大地鎧甲!」

「七十二重強化防禦–激活!」

石磊先是激活了星魂中自帶的天賦神通,然後又先後施展了兩門秘術,大幅度的提升了力量和防禦,然後喚出本命武裝,激活了本命武裝中的符紋秘陣,讓自身的防禦再次提升。

「開始吧!」石磊用方頭錘拍拍塔盾,笑著對呂剛說道。

「現在,我終於相信你的防禦並不比合體境武者弱了!」看著全副武裝,變成泰坦戰體的石磊,呂剛笑著說道。

不過,石磊的防禦雖然很強,但是呂剛卻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躍躍欲試,恨不得立刻打爆石磊的防禦。

「小心了,我要開始了!」

大吼一聲,呂剛握緊雙拳,一步衝到了石磊的面前,拳頭毫不客氣的砸向了石磊。

「盾牆!」

陪練的時候,雖然不能反擊,但是卻可以防禦,所以,看到呂剛的拳頭砸過來,石磊毫不猶豫的將塔盾擋在了身前,攔住了呂剛砸過來的拳頭。

「咚~~~」

拳頭砸在塔盾之上,塔盾紋絲不動,呂剛卻被塔盾上傳來的反震之力震得飛了出去。

一個空翻,落地后又後退了數步,呂剛這才卸去了塔盾上傳來的反震之力。

「果然不簡單,不過你要小心了,我要認真了!」呂剛沉聲說道。

之前的一擊不過是他的試探,看看石磊現在的防禦到底有多強,試探過後,呂剛心裡有數了,決定全力以赴的攻擊,一定要打破石磊的防禦。

「來吧!」石磊大笑著說道。

「霸拳!」

深吸一口氣,呂剛雙拳緊握,體內真元在體內瘋狂流轉,然後聚集在拳頭上,讓拳頭擁有了可怕的殺傷力。

「霸拳碎山!」

「霸拳斷江!」

「霸拳裂地!」

「霸拳分海!」

「霸拳破空!」

「霸拳滅世!」

怒吼聲聲中,呂剛雙拳連續轟出,呼吸間將霸拳中的幾大殺招一口氣全都砸向石磊。

「來得好!」

「盾牆!」

呂剛施展《霸拳》時雖然氣勢恐怖,但是對經歷過蟲王一擊而不死的石磊來說還是有些不夠看,同樣是吼聲連連,手中的塔盾不斷移動,每一次都準確的擋在呂剛的拳頭前,讓呂剛的拳頭沒有辦法搭在石磊的身上。

「砰~~砰~~砰~~~」

拳頭砸在塔盾上的聲音密集如雨,但是,石磊卻一步未退,甚至塔盾也紋絲不動。

呂剛沒有想到,石磊的防禦那麼強,連續施展《霸拳》中的殺招,不僅沒能打爆石磊身上的防禦,反而讓自己被塔盾上傳來的反震之力震傷。 「噗~~~」

一口暗紫色的淤血噴出,呂剛的臉色好看了一些,不過氣息卻變得有些虛浮。

「你沒事吧?」石磊關心的問道。

「沒事!沒事!只是一點小傷,服下丹藥很快就能痊癒。」呂剛無所謂的說道,心裡卻有些鬱悶。

他受傷的次數多得數不清,不過他已經不記得上一次自己被反震震傷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沒想到在成為合體境武者后還會被反震震傷。

「這就好!」石磊鬆了一口氣,「還繼續嗎?」

「繼續!」呂剛點點頭,「不過讓我先緩緩,剛才這一番攻擊真元的消耗有點大。」

「好。」石磊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反正貢獻點已經拿到手了,呂剛是休息還是讓他陪練都可以,時間到了他就走人。

服下幾枚丹藥,呂剛坐在擂台上開始修鍊,加速丹藥的吸收。

時間不大,呂剛就站了起來,身上散發的氣息穩定下來,顯然,身上的那點傷勢已經消失了,狀態又恢復到巔峰。

「繼續?」石磊問道。

「繼續!」呂剛點點頭,眼中流露出澎湃戰意。

剛才,雖然沒能打爆石磊的防禦,甚至還被反震震傷,但是,連續毫無顧忌的轟出《霸拳》中的殺招,還是讓呂剛有了很多的感悟,所以,傷勢恢復后,呂剛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繼續戰鬥了。

「秘術–大地鎧甲!」

「秘術–堅甲術!」

「秘術–蠻牛之力!」

「七十二重強化防禦–激活!」

石磊先是施展了數門秘術,提升了自身的力量和防禦,然後才激活了本命武裝上的符紋秘陣,再次強化了自身的防禦。

不過和剛才不一樣的是,石磊並沒有施展《金晶泰坦》,變成泰坦戰體,也沒有激活星魂自帶的天賦神通。

之前與呂剛一戰,雖然只是被動的進行防禦,但是石磊也摸清了呂剛的力量到底有多強,知道即使不施展星魂自帶的天賦神通和《金晶泰坦》,呂剛也傷不到自己,所以,石磊可以的降低的自身的防禦。

「石磊,這樣沒問題嗎?」看到石磊沒有施展秘術變成泰坦戰體,呂剛皺著眉問道。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你想要打破我的防禦不是那麼容易的,如果不行,我自然會施展秘術加強防禦的。」石磊笑著說道。

「那你可小心了,我要開始攻擊了!」

說完,呂剛大吼一聲,拳頭毫不客氣的砸向了石磊的腦袋。

之前,石磊施展秘術,變成了數十米高的泰坦巨人,呂剛想要打到石磊的腦袋十分不容易,但是現在,石磊沒有變成泰坦戰體,與呂剛的身高差不多,呂剛動起手來就不會有那種彆扭的感覺了。

「來得好!」

「盾牆!」

看到呂剛的拳頭砸過來,石磊大吼一閃,不閃不避,直接將手中的塔盾擋在了身前。

「砰!!!」

呂剛的拳頭狠狠地砸在塔盾之上,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發出一聲巨響。

這一次碰撞,石磊雖然站在原地一動未動,但是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還是讓他的身體晃動了兩下,不過,呂剛的表現更差,直接被反震之力震得後退了數步。

雖然被震退,但是呂剛臉上不僅沒有氣餒,反而更加的興奮。

之前,在泰坦戰體的形態下,呂剛根本無法撼動石磊,但是現在,他的攻擊已經能夠讓石磊動搖,而且,拳頭砸在塔盾之上,雖然還會有反震之力,但是反震之力卻弱了很多,以前他的修為可以輕鬆地化解,想要像之前那樣讓他被震出內傷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兩次攻擊一比較,呂剛不得不另眼看待石磊,石磊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哪怕主動削弱自身,他也很難打破石磊的防禦,如果全盛狀態下,呂剛想不出誰能打爆石磊的防禦。

「只能交好,千萬不能敵對!」在心中,呂剛默默地為石磊打了一個標籤。

雖然打算交好石磊,但是現在呂剛卻沒有絲毫放水的想法,反而全力以赴的轟出《霸拳》中的殺招。

「霸拳碎山!」

「霸拳斷江!」

「霸拳裂地!」

「霸拳分海!」

「霸拳破空!」

「霸拳滅世!」

全力以赴的呂剛好像一言九鼎的霸王,掌控世間一切,拳頭所過之處,一切都被轟碎。

好在呂剛定下的這個私人擂檯布置了很多的符紋秘陣,將呂剛爆發的拳勁全都化解,否則在呂剛狂暴的轟擊下,這個擂台早就變成一片廢墟了。

「殺!!殺!!殺!!」

呂剛越打越興奮,越打對《霸拳》的領悟越深刻,越打招式的威能越恐怖。

不過,呂剛的攻擊對石磊來說還算不上威脅,手中的塔盾上下翻飛,好像最堅固的堡壘,將呂剛的所有攻擊全都攔了下來,沒有讓呂剛的拳頭砸在身上一次,讓呂剛一次次無功而返。

「呼哧~~呼哧~~」

終於,呂剛停止了攻擊,大口的喘著粗氣,身上的汗水更是好像小溪一樣淌了下來。

「石磊,你的防禦也太強了,我攻擊了這麼長時間,愣是沒能打破你的防禦!」呂剛忍不住再次感嘆道。

「我可是最擅長防禦的重甲盾戰,如果防禦不行,怎麼可能抗揍!」石磊笑著說道。

雖然經過了一場大戰,但是與汗流浹背的呂剛相比,石磊也不過是呼吸粗重了一些,距離出汗還有一段距離,顯然這點運動量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

呂剛也注意到了這點,心中對石磊的評價又高了幾分。

「也對!」呂剛點點頭,「我先恢復一下體力和真元,等我恢復好了,我們繼續!」呂剛笑著說道,然後服用了幾枚丹藥后坐在地上開始修鍊,加快丹藥的吸收。

很快,神采奕奕的呂剛從地上站了起來,繼續向石磊發動攻擊。

和之前一樣,石磊一直防守,但是呂剛卻別想越雷池一步,每一次攻擊都被石磊輕鬆地擋住。

時間一點點過去,很快,十個小時的時間到了。

「時間到了!」石磊後退幾步,躲過了呂剛的攻擊,然後沉聲說道。 「這麼快就到時間了?」呂剛眼中閃過一絲茫然。

在他的感覺里,好像只過去幾個小時而已。

「沒錯!」石磊點點頭,「你已經休息過五次了。」

聽了石磊的話,呂剛皺著眉回想了一下,他的確休息了五次,如果算上最開始那次因為反震受傷那次,他已經休息六次了。

石磊沒有撒謊,時間的確到了,只是他沉浸在對《霸拳》的感悟之中,忽略了時間的流逝,才覺得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

「能不能再陪我練上幾個小時?」呂剛笑著問道。

他現在感覺正好,完全感覺不到身體的疲憊,而且對《霸拳》的感悟越來越深刻,讓他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石磊搖搖頭,「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雖然服用丹藥能夠恢復體力和真元,但是,精神上的疲憊可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我最近都會在演武場做陪練,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和我預約。」

「有興趣!有興趣!」呂剛連連點頭,然後通過身份銘牌轉給石磊兩千點貢獻點,「我先和你預約一百個小時的陪練時間。」

「可以。」石磊笑著說道,「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我還會是那個時間過來。」

「那我明天也那個時間過來。」呂剛笑著說道,「明天能不能晚一點回去?我可以提供辟穀丹和恢復體力、真元的丹藥。我修鍊的拳法正處於關鍵時期,我想早一點掌握這門拳法。」

「可以!」石磊點點頭,「不過我最多只能陪你練十三個小時,我也要回去修鍊,時間太短我的修為提升的不明顯,等一年之期到了沒能通過考核,我就要倒霉了。」

「十三個小時?」呂剛皺著眉,他本來打算讓石磊堅持十五個小時的,「也行,那就十三個小時。」

最後,呂剛還是妥協了,畢竟像石磊這樣防禦出眾的陪練可不容易遇到,如果把石磊惹急了,以後不當他的陪練,甚至與他交惡,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與呂剛做好約定后,石磊直接離開了私人擂台,沒有在演武場中多停留,把演武場應得的手續費上交后直接回到了住處。

服下一枚輔助修鍊的丹藥,石磊開始修鍊《金晶泰坦》,丹藥入口即化,石磊很快就再次進入到那種奇特的狀態之中,身體瞬間變成了三十多米高的泰坦戰體,然後細細的體會著泰坦戰體狀態下是如何吸收從大地深處進入身體的暖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