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此時他的心中全是妹妹秦思瑤,哪怕明知道那可能是個假消息,他都想來看一眼,親自確認一下。

但此時他的心中全是妹妹秦思瑤,哪怕明知道那可能是個假消息,他都想來看一眼,親自確認一下。

感知到水牢中的眾多隱藏生命后,秦思宇並沒有直接去對上他們,而是一把拉過一名還清醒一點的守衛,先是在他的腿上來了一腳,隨著咔嚓的聲音,秦思宇的聲音宛如自地獄中飄出。

『秦思瑤在哪?』

守衛被秦思宇提住脖領子,由於巨大的身高差,他的雙腳懸空根本就使不上力,此刻腿上傳來鑽心的疼痛,他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在看秦思宇的眼神,宛如要吃人一樣,嚇得立刻就指了一個方向。

得到方位,秦思宇隨手將守衛扔下,然後就向那個方向走去,接著一腳踹開了緊鎖的鐵門。

守衛落地,連忙張大嘴急促的呼吸,然後一張已經被逼得漲紅的臉才緩了過來,接著臉色又變白,冷汗不斷落下又不斷的慘哼聲傳出。

對於身後發生的事,秦思宇絲毫不在意,對於他來說,這些人或許是無辜的,但當這些人站在自己的對立面時,他根本就不能去考慮這些人是不是無辜的,只能去判斷這個人是不是有危險。

所以一路上他總是用精神穿刺來避免戰鬥,然後遇見的門框直接一腳踹開,快速的向著裡面突進。

一路上不斷地有人向著他們呼救,說著自己有多冤枉,說的自己有多可憐,但在看見秦思宇他們根本就不為所動后,直接破口大罵,然後所有的污言穢語就向他們飄來。

轉身償愛 『麻籍,開始發動你的能力,這次我要讓這裡全部塌下來!』跑動中的秦思宇突然回頭對跟在身後的麻籍道。

麻籍愣了一下,然後才明白秦思宇的意思,默默的點頭,然後速度就慢了下來。

秦思宇一路上一直的跑動,然後在快進到水牢的最深處時,他突然聽見了流水聲,然後精神為之一振,明白快到地方了。

『思瑤,我是哥啊,你在哪裡?』秦思宇再一次踹開一道密封的鐵門,然後直接對著裡面喊道。

『思瑤,我是哥哥啊,你在哪裡…?』聲音在水牢的最深處不斷回想。

『你誰啊,誰讓你進來的?』走廊盡頭的黑暗中,一個痴肥的女人站了出來,然後滿臉橫肉的向著秦思宇叫囂。

秦思宇瞄了一眼,竟意外的發現這女人還是一名二級進化者,然後直接就向著她走去,對於他而言,能問出來總比自己瞎找強。

『你是誰啊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看著秦思宇一臉兇相的向著自己走來,而且氣勢竟然比自己還足,女人直接退縮了,開始慢慢的向後退去。

秦思宇冷笑,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女人的想法,精神世界中這女人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所以看著女人要去摸槍的動作,秦思宇手一揚,一柄飛刀就飛了出去,直接釘在了女人的肩胛窩上方。

『啊!』女人一聲尖叫,剛剛拿在手中的槍一個不穩,直接掉在了地上。

『小兄弟饒命,小兄弟饒命,我也是為生活所迫啊,我本來就是幹這一行的,求求你不要殺我,你是要找秦思瑤是吧,我帶你去找她,我帶你去!』胖女人雙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對著秦思宇不住的磕頭。

『帶路!』秦思宇言簡意賅,但語氣中的寒意已經快要將周圍凍結。

此時的水牢兩邊,一些聽見動靜的女人都轉過了頭,然後奚落的看著胖女人的狼狽樣,不斷響起陣陣如夜梟似的刺耳笑聲。

這些女人的聲音已經沙啞,甚至秦思宇明顯聽出來有好幾人聲帶都有了問題,但看了一眼那赤裸的泡在水中的身體,秦思宇還是移開了腳步。

自始至終,這些女人都沒有向秦思宇求救,只是一個勁地將眼神放在那胖女人身上,看著她肩頭的血液不斷的流下。

秦思宇明白,這些女人的心已經死了,她們應該是被這胖女人折磨了很多次,有的身上的傷口觸目驚心,全是被利器劃開的,宛如長大的嘴一樣的口子。而再被水一泡,就像在她的身上張滿了嘴巴一樣。

秦思宇沒有再多看一眼,推著胖女人向另一個方向走去,而在他的身後,褚華則在不斷的解鎖,然後將一個個女人自水中不斷的拉了起來。

終於胖女人帶著秦思宇來到了一個單獨的牢房前,然後看著那浸泡在污水中的身影,秦思宇突然流下了眼淚,然後一把搶下胖女人手上的鑰匙,將她推的一個踉蹌,自己開始手忙腳亂的開鎖。

終於鎖開了,秦思宇趕緊拉開牢門,然後撲了進去,輕輕的用力將那身影自污水中拉出,然後低著頭快速找到鑰匙,為她將吊在頭頂的鏈拷解開。

因為長時間的浸水,那身影的頭髮披散在頭部,但秦思宇還是依稀可以看出有幾分妹妹的影子,然後看見解開鏈拷的她要倒,立刻想都不想的就將她擁入了懷中。

『小心!』剛剛跟過來的褚華出聲大喊,然後一道閃電就向著這邊甩來。

秦思宇聽見了褚華的警告,身體剛剛一動,他的耳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只聽那聲音微弱的喊了句;『哥哥!』

然後秦思宇的動作停滯了,任由一抹寒光刺在了自己后心上。

『思宇!』褚華的閃電終於甩了過來,然後秦思宇只感覺自己身體一麻,立刻他懷中的那個身體開始劇烈的抖動,而隨著抖動,那柄閃耀著淡淡寒光的短刀還在快速的在秦思宇的后心刺動,只不過力量卻是越來越小。

『啊!』

一聲嚎叫響起,那被秦思宇推出去的胖女人突然沖了上來,然後快速的跟褚華撞在了一起,直接將他撞飛了出去。

『啊!』

另一聲痛苦的嚎叫聲自秦思宇口中響起,聲音中充滿了悲傷,而隨著嚎叫,他抱在懷中的那個身影嘴中開始不斷的咳血,直至徹底的沒了聲息。 第三百九十三章掀桌子

等在外面的三人,都聽到了裡面傳來的那道宛如孤狼的嚎叫聲,然後都自那聲音中聽到了悲傷,聽到了痛苦,以及一絲絲瘋狂和心驚肉跳。

那聲音就好像不是人可以發出的聲音一樣,就好像是什麼野獸的聲音,粗獷沙啞,聽的幾人說不出自己是個什麼感覺。

『這聲音?』瞿寶良疑惑的看著周凱勝。

『我在裡面安排的那人,任務就是趁他失神的時候刺殺他,為此我在裡面布置了好些東西,甚至我教那人,在刺殺他之前,先叫他一聲哥哥,解除他的防範意識!』周凱勝得意的介紹到。

『師兄手段真是厲害!』瞿寶良不由得心驚,為周凱勝的心機感到后怕,然後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他叫出了聲,就說明我安排的那人已經死了,但不管怎麼樣他已經受了致命傷,就算可以快速恢復,但實力上總是損失了一些,這時候就該是沈隊長立功的時候了!』周凱勝看著一邊的沈榮恩笑道。

『不急,等他出來再說,我們已經付出了那麼多,也不吝於再付出一點!』瞿寶良攔住了想要下去的沈榮恩。

不嫁總裁嫁男僕 此時水牢的深處,褚華將胖女人已經電的快要熟了的屍體一腳踢開,然後就快速向著裡面衝來,等看見秦思宇安然無恙,這才鬆了一口氣。

就在剛才,他看見秦思宇抱著的那女人自衣服下抽出了刀,本來他是擔心秦思宇真的認為對方是自己妹妹而受傷,連忙出手相助提醒。

結果他只顧著關注這邊,一時不差,竟被那被他輕視了的胖女人將他撞飛,等他再翻起了身,那女人已經將他的視線全部佔據,原來她不禁力量大,速度也委實不慢。

『你沒事吧?』褚華關心的看著秦思宇。

『沒事,我們走吧!』秦思宇手一松,懷中的身影徹底的成了一團軟泥,然後直直的萎縮了下去。

褚華跟著秦思宇向外走去,然後遠遠的就看見那些女人中,除了一部分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剩下的無不用著各種武器對著這邊,就在他想向一邊躲去時,卻突然生生的停下了身體,然後依然跟在秦思宇身後。

秦思宇就好像沒看見這些女人一樣,隨意的自她們的中間穿過,然後楚華才發現,這些女人全部都一樣,血跡正緩緩的自眼睛與鼻孔耳朵流出,顯然已經是沒救了。

兩人猶如無人之境,一直走到了外面的一道門口時,才發現麻籍竟然在這裡,而在他旁邊的那扇門,已經被徹底的關閉了。

『發動你的能力,我要這裡一個人也出不去!』秦思宇對著麻籍無情的道。

麻籍重重的點頭,這一次他沒有再看秦思宇,而是繼續嘗試著擴大自己的能力範圍,然後不斷的匯聚更多的異種能量為己用。

秦思宇抽出了插在身後的鬼刀,沿著鐵門的幾個縫隙隨意的畫了一下,然後一腳踹出,同樣的帶著兩人自一眾突然出現的守衛中走出。

『讓我來吧,你的精神力不是這麼隨意用的,留著以備不時之需!』褚華拉住了秦思宇,然後自己走到了前面,雙手一揮,兩道雷電長鞭就向著前面的黑暗中甩去。

有遠程攻擊的,那就自然也有近程的突然襲擊,所以秦思宇直接走在了三人之尾,然後鬼刀帶走了一個又一個突然冒出的身影。

終於下去半小時后他們走到了出口附近,而此時麻籍也早已經做好了準備,然後在秦思宇的眼神授意下,麻籍的雙手突然向兩側的牆壁一按,立刻他們腳下的地面開始轟隆隆的震動起來。

『該死,他們要拆了這裡活埋他們!』

沈榮恩看出了下面的能力屬性,然後立刻就向著下面跳來,同時身在半空的他雙手一揮,他身邊兩側的空氣氣溫劇,然後大量的水汽凝結,並在呼吸間形成兩道極大的冰刺。

『去!』沈榮恩能力形成,一聲暴喝下,兩道冰刺就向著水牢口飛去。

冰刺在飛行途中,沈榮恩就看見下面的地面在不住的抖動,等他落在地面上時,已經快要站不住身體了,而在靠近入口那邊的地面,就像是大江上的波浪一樣。

『轟!』一聲爆響,水牢入口終於倒塌了下來,然後引起連鎖反應,坍塌不斷向著後面延伸,然後形成一片巨大的灰霧。

就在入口坍塌時,秦思宇三人終於走了出來,然後看著向自己飛來的兩道冰刺,秦思宇隨手兩刀就披散了它們,接著煙塵蔓延遮掩了他們的身形。

身後周凱勝與瞿寶良落了下來,然後兩人揮手形成大風,吹散了眼前的這一片煙霧,卻早已經不見了秦思宇他們三人的身影。

『他們哪去了?』沈榮恩氣急敗壞的問道。

『走不了,我已經鎖定了他們的能量波動,他們甩不掉我們的!』

慕少,不服來戰 瞿寶良勸了一句沈榮恩,然後才轉頭看向身邊的周凱勝道;『他們誰是秦思宇?』

『不知道,但我現在對他們越發的有興趣了,六位三級進化者,這實力一流啊,難怪他們可以解決掉金陵城,也敢於闖入江城了!』周凱勝饒有趣味的看著秦思宇他們消失的地方。

恰在此時別墅區的方向突然爆起一團火光,然後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音才傳了過來,就像是打雷一樣,先看見閃電,再聽見聲音。

『你在那邊也安排了人?』瞿寶良第一時間轉頭看向周凱勝。

『沒有,看來是他們已經察覺到了,這是打算計劃撤離嗎?』 至尊瞳術師 周凱勝搖了搖頭,然後似乎是無意的說了一句。

『這樣看來他們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秦思瑤,這邊的行動只是為了驗證秦思瑤是不是在咱們手裡?』沈榮恩驚醒過來。

『追,絕不能讓他活著出城,我們已經將他得罪死了,那就只有解決掉他才能安心,要不然等他以後成長起來,在倖存者中的影響力將對我們產生巨大的威脅!』瞿寶良咬牙,然後第一個向落跑的秦思宇他們追去。

沈榮恩也明白這一點,然後緊隨其後跟了上去,只有周凱勝,嘴角掀起一絲弧度,譏笑的看著兩人的背影,然後才慢慢的吊在了後面。

而且不僅吊在後面,他的臉上也沒有呈現出焦急的神色,就好像這件事的後果跟他沒有關係一樣,但還是還時不時的向其他方向看上兩眼,樣子上做的足。

隨著那聲爆炸聲,沉睡的江城終於醒了過來,倖存者們一個個的躲在窗戶後面,手中握著武器,緊張不已的看著外面的黑暗中。

黑暗裡,只有零零散散的幾盞街燈亮著,為倖存者提供一點少的可憐的視野亮度,然後更廣闊的地方,還是隱藏在欲擇人而噬的黑暗裡。

一些膽大心細的進化者走出了安置所,然後趁著外面巡邏隊混亂的時機,一頭扎入了黑暗中,就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

對於別人而言這是災難,這是危險,但對於他們而言這是機遇,這是食物,更是無數等待別人認領的廢棄物資,是一個個看得見的貢獻點。

一陣陣馬達嘶吼聲響起,然後一隊隊巡邏隊轉向,開始向著自己來的方向撲去,同時他們的車載對講機,也開始變得嘈雜起來,各種各樣的情況紛至沓來。

『第三小隊遇敵,地址在東街口,敵人向西…!』對講機嘈雜的聲音中,突然傳來這樣一句,然後突然又戛然而止。

『第六小隊…!』

『警告,對方會遠程精神攻擊,所有人保持…!』

『第五十五小隊遇敵,敵人向南逃竄,速來圍捕!』

對講機中大多數的聲音都是說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所以各巡邏小隊根本就無法判斷對方位置,只能心中暗自著急的同時,先從自己的位置向著中心點前進,但就在這時,終於一條完整的消息傳來,所有人精神一震,東西向的巡邏隊就開始轉向。

特勤車內,劉勝扔下手上的對講機,然後將車又開進另一條岔道,繼續向著預定的集結點趕去。

第二輛車上,小娟全身能量波動沸騰,精神力全部輻射出去,然後將遇到的所有人,全部精神攻擊一遍,然後讓他們無法泄露自己一行的蹤跡。

但這樣的方式並不能長久,隨著他們造成的動靜越來越大,行蹤越發隱藏不住了,於是在他們快要感到目的地時,由王者之拳中隊長級別率領的追擊隊終於趕上了他們,然後劉勝的招數徹底的失效。

『所有巡邏隊聽命,我是第三大隊第五中隊長馮小金,現在所有人向著運動公園前進,不要再聽信其它信息,重複運動公園,不要再聽信其它消息!』

夜色中,一道道車燈原地轉向,然後加大馬力向著運動公園合圍去,同時由幾位大隊長率領的嫡系力量,也快速向著包圍圈的中間奔去。

合圍,即將在運動公園周邊完成! 第三百九十四章聚齊

一輛六輪輪式裝甲車上,胡曉原面色陰沉的看著車內,目光在一個個人的臉上轉過,最後看向了車上唯一的空處。

『還是找不到沈榮恩嗎?』胡曉原臉色很難看。

『沒有,現在沒有人知道他在那裡,就連他自己的第三大隊也不知道!』毛曉東扶著自己額頭道。

『那現在這場混亂的起因知道了嗎,究竟是怎麼引起來的?』胡曉原將目光看向了王蒙。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開始的時候接到了有人在城區內驅車狂飆,然後有巡邏總隊正在跟進,擔心出現什麼情況,再後面我就趕來總部了!』王蒙也一臉疑惑的看著胡曉原,然後又看向身邊的毛曉東。

『巡邏總隊你在負責,什麼情況現在?』

『開始的時候我接到彙報,也是有人在城區內非法行進,而且有攻擊巡邏隊的舉動,後來我研究了一下他們的線路,發現他們的起始點與目標地很奇妙,分別是安置別墅與水牢!』毛曉東臉色凝重道。

『水牢,他們是想去救人?』胡曉原心中一動,然後回想了一下水牢中有沒有關什麼重要人物。

『你不用想了,我收到消息水牢的犯人基本上都死了,今天晚間早些的時候,九華宗的周凱勝以你的名義,召集了瞿寶良營地的一批人布置在水牢,而當時瞿寶良根本就不在訓練營,有人彙報看見他向西過江了!』

『向西過江了,看來他是去找那一位了!』胡曉原想到了瞿寶良的目的,心中只覺一陣悲涼。

『眼線彙報說,水牢那邊爆發了一場戰鬥,但好像是高層級的戰鬥,而且水牢在戰鬥爆發的那一刻倒塌了,沒有人走出來。

但他說在現場外面看到了三個人,其中一個人能力應該是冰系,他聚集了兩根冰刺向著水牢轟擊,而當時水牢的地面正在大幅度抖動,我感覺應該是有人在使用土系的能力,外面的人是想阻止他,卻失敗了。

眼線離得太遠,說是沒有看清楚那些人的樣貌,但我猜測那個冰系能力者應該是三隊長,他身邊的那兩個沒有太出手,但水牢那邊瀰漫起的大範圍塵霧卻被他們揮手驅散,應該是隱族的二位!』毛曉東陳述。

『目前看情報來說,這夥人一共有五名三級進化者,再結合他們的手段與在水牢的戰鬥,你的擔心可能實現了,要不然他們的動靜不會這麼大!』

毛曉東說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猜測,然後就直視著胡曉原的眼睛,他一直都明白鬍曉原擔心的是什麼,但這一刻現在真的來臨了,他想知道胡曉原究竟會怎麼做。

『是他就是他吧,現在事情鬧到這一步,他已經沒有什麼翻盤的機會,只是沒想到,最先發現他行蹤的,會是那些人!』胡曉原自嘲的笑了笑,然後雙手緊緊握拳。

他本來的意思是明天去親自見這些人,如果可以他想將他們拉進隊伍來,就算不行他也想試探一下這些人,看看是不是真的可以合作的那種人,結果沒想到他還未成行,這件事卻已經泡湯了。

預想的合作對象,變成了最恨自己的敵人,而還被隱族那些人先於自己發現,胡曉原明白,他已經沒有選擇了。

『是時候決定了,團長!』毛曉東看著胡曉原,再一次提醒他。

『不用說了,我知道怎麼做!』胡曉原滿臉的痛苦,閉著眼睛靠在了車身上。

此時秦思宇他們正在大追逃中,但因為周凱勝出工不出力,而且瞿寶良也擔心他再搞什麼小動作,所以一直放了一半注意力在他身上,導致他始終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追上秦思宇等人。

至於得到他授意的沈榮恩,因為速度並不是他擅長的,所以也就只能遠遠的吊在三人身後,不時的召集四周空氣中的水汽來凝結成冰刺,然後向著他們轟擊。

但這樣的攻擊無異於隔靴搔癢,都不用秦思宇動手,褚華隨手一道雷電長鞭,便直接將後面襲來的冰刺抽碎,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試了幾次之後,沈榮恩就不再做那無用之舉,而是死死的咬住三人,不讓三人將自己甩開得太遠,而另一邊瞿寶良終於對上了周凱勝,然後也不知道二人進行了什麼交談,瞿寶良立刻拋下了周凱勝,然後全速向著這邊追來。

『準備麻叔!』秦思宇一直在關注著身後,看見這一幕立刻喊了一句身邊的麻籍。

此時空氣中的濕度越來越大了,遠處的雷聲也越來越近,看樣子云雨正在快速向著這邊移來,兩邊的沈榮恩與褚華,同時露出了笑容,因為這樣的天氣對他們而言,都是有利的。

瞿寶良的速度很快,幾秒內就越過了沈榮恩,然後人還未到,一顆珠子就被他彈了過來,看方向是向著秦思宇他們前面去的。

秦思宇心中一動,立刻一柄飛刀射出,他擔心這顆珠子有什麼古怪,因為這畢竟是隱族的東西,如果再像上次符宗的虞雨晴那樣,那這虧可就白吃了。

果然飛刀升空后迅速撞到了那顆珠子,然後秦思宇留在飛刀上的一點黑炎也碰到了那珠子,肉眼可見的珠子碎了開來,然後一股狂暴的能量就宣洩了出來!

『麻叔!』

看見這一幕秦思宇一聲爆喝,然後一道土牆突然在他們面前豎起,直接將爆炸產生的波動擋在了三人之外。

爆炸的威力很大,狂暴的衝擊波不斷的將土層剝下變薄,而麻籍的雙手也撐在土牆後面,不斷的用能力去加固它,跟衝擊波的破壞相平衡。

但街道兩側的高樓就慘了,沒有任何防護的玻璃首先成樓層的破碎,然後被後面的力道推著向室內衝去,街道上的垃圾浮塵也隨風飛揚,形成一股恐怖的煙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