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讓熊力天失望的是,殿主屍無海沉默了片刻,隨即平靜道:「牧晨,你這些時日,都在何處?」

但讓熊力天失望的是,殿主屍無海沉默了片刻,隨即平靜道:「牧晨,你這些時日,都在何處?」

林寒沒有一絲遲疑,立馬回答道:「弟子當日是接到了宋文淵長老的任務命令,前去落鳳山執行任務。」

「沒想到,還沒進入落鳳山,就碰到了一頭暴怒的八臂銀鱷,從雪地大荒中竄出。」

「慌亂之下,我讓一眾我帶領的將士先行逃走,我用師祖賜予我的聖境畫軸抵擋那八臂銀鱷。」

「結果弟子實力不濟,受了重傷,淪落在大荒山脈中整整數日,修為恢復后,弟子才找到出路,回歸葬魂宮。」

「弟子所言,句句屬實,還望殿主明察。」

林寒一字一句出聲,沒有絲毫眼神閃爍、或者身軀顫抖的異象。

不少強者暗中觀察,都是點了點頭。

此子,並沒有撒謊。 場上,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個想法,那就是,牧晨,絕對不可能是殺了聖子的那個兇手。

或者說,牧晨,根本就和此事無關。

屍無海再次沉默了片刻,道:「你無罪。」

唰!

他大手一揮,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接將鎖困住林寒的靈陣給轟碎。

熊力天看到這一幕,嘴角狠狠一抽搐。

既然殿主都說無罪,那他再想陷害,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熊力天,你為了一己私慾,栽贓陷害麾下弟子,本殿主就罰你進入葬魂冢中,守冢三年。」

屍無海的威嚴聲音響起,讓熊力天神色一瞬間難看到極點。

但屍無海乃是屍閻殿的最高掌控者,熊力天心中雖然十分不甘,但卻是立馬恭敬道:「多謝殿主懲罰。」

屍無海嘆了一口氣,道:「看來,是聖子太過自大,咎由自取,跑到了雪地大荒中,獵殺強大凶獸,卻是埋骨於其中,這一點,你們都要引以為戒。」

嘩!

話音落下,屍無海的身影,連帶著那座黃金寶座,緩緩消散在了高空之上。

底下,眾人都是紛紛躬身,恭敬道:「恭送殿主。」

「還真的是好運!」

葉欣瑤看了林寒一眼,她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但現在既然殿主都說林寒無罪了,葉欣瑤自然也不會再懷疑什麼,她轉身離去。

周圍,一眾葬魂宮弟子也都有些意興闌珊,紛紛散去。

……

林寒看到眾人散去,準備回到古堡之中。

但就在這時候,他耳朵微微一動,聽到了一道傳音。

林寒目光閃過一絲異色,隨即朝著葬魂宮外的某處走去。

半個時辰后,林寒來到了一座雪山之下。

那裡,一道亭亭玉立的年輕女子身影,正站在那裡。

女子看到林寒到來,美眸露出一絲激動,道:「公子,我就知道您沒有死。」

說話的女子,自然是幻女。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當日她和林寒分開逃走後,便是一直潛藏在這座雪山之中,不敢回歸葬魂宮,以免露出什麼馬腳。

但現在,林寒歸來,幻女一下子就放鬆了心中的緊張。

六學要眇 也不知為何,看到了這位比自己小几歲的年輕公子,幻女總是感到一種心安。

仿若只要林寒在,一切事情都不用擔心了。

幻女一身雪白的衣裙,勾勒出曼妙身姿,她長相不算絕美,但卻是有一種特殊的氣質,或許和她乃是一位魂王有關。

此時,她一雙秋水眸緊緊盯著踏步而來的林寒,有些擔心道:「公子,雖然你安全逃出來了,但若是那宋文淵回歸了葬魂宮,那一切都要暴露了。」

到現在,幻女都是認為林寒是從宋文淵手中逃出來的。

林寒看著幻女擔心的模樣,不由輕輕一笑,道:「放心,宋文淵回不來了。」

「回不來了,公子怎麼知道……」

幻女有些疑惑,但隨即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美眸露出一絲震驚,道:「難道,公子您……」

「沒錯。」

林寒看著幻女,點了點頭,道:「宋文淵,已經被我施展手段擊殺了。」

靜。

幻女一陣獃滯,心中充滿了震驚。

逆流黃金歲月 她可是知道,宋文淵可不比一些普通的半步聖境強者,而且,他手中還有著強大的禁器。

但縱然如此,還是被公子殺了?

幻女看著林寒,有些難以置信,但隨即便是激動道:「公子神威蓋世!」

林寒搖搖頭,笑著道:「這一次你做得很好,若不是你瞬間將跟隨屍邪雲的四大強者給控制在幻境之中,恐怕當日真的要讓屍邪雲逃脫掉。」

林寒很清楚,若是幻女不是自己人,四位化龍境八重天的強者,加上一個魂王,再屍邪雲這位大晉六傑。

縱然自己身上有著諸多手段。

但要知道,那些天驕身上,未必沒有強大的手段。

但幻女控制住了幾乎所有人,林寒瞬間將四大強者斬殺在劍刃之下,他們就算有什麼強大底牌,也是沒有機會施展。

所以,這一次幻女確實幫了林寒很大的忙。

林寒從太古龍帝的記憶寶藏中找尋到了一種靈魂秘術,叫做「烈火燎原」,乃是一套一等聖級的魂技。

若是領悟到大成,或者圓滿,一旦施展烈火燎原,一位強大的魂師,揮手間便可將方圓百里的大地,直接變成一片火焰死亡之地。

林寒一指點在了幻女的眉心,光華閃耀,隨即將這套靈魂秘術傳授給了幻女。

幻女感受著腦海中突然湧入的龐大魂技記憶,隨即她猛地睜開眼,喜出望外,恭恭敬敬將婀娜的身姿一欠,道:「多謝公子賞賜。」

這個時候,幻女終於開始相信林寒曾經對她的承諾。

隨隨便便就是送給了自己一套一等聖級魂技,簡直是大手筆。

幻女很清楚,若是只是靠自己,別說聖級魂技,就是頂級的皇級魂技,都是無法得到。

她現在使用的,還是當年自己完成一個大任務后,屍閻殿上層賞賜給她的一套能夠讓人靈魂陷入幻象的低級皇級魂技。

但就是如此,幻女也是如獲至寶。

因此,此時林寒直接給幻女一套一等聖級魂技,幻女內心,是如何得激動。

若不是主次有別,幻女甚至是想以身相許。

武道世界,弱者,依附強者,才能夠生存下去。

幻女不是什麼天真的少女,她很清楚,牢牢抓住了林寒這種有著少年王者之姿的存在,日後她也定會一飛衝天。

林寒看出了幻女的心中想法,不過對此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幻女努力修行,只要為自己效力,以後好處少不了她的。

半個時辰后,幻女離開了。

林寒囑咐幻女,若是她被一些有心之人問到有關聖子屍邪雲死亡的原因,就推脫說自己一直在葬魂宮外執行任務,並不知曉。

幻女天生聰慧,自然是點頭應是,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林寒也是十分放心。

幻女已經對自己發下魂道心誓,林寒不怕幻女背叛自己。

而這,也是為何林寒會直接給幻女一套一等聖級的魂技,他有心想要培養幾個追隨自己的強者。

幻女在魂道上的天賦很高,而且忠於自己,值得培養。

……

接下來,林寒都是在葬魂宮的邊荒之地默默修行,偶爾出去獵殺雪地凶獸,完成一些固定的任務。

聖子的事情,平息下來了后,沒有人再去懷疑林寒。

甚至是,不少人專門來拜訪林寒,想要混個臉熟。

畢竟,林寒雖然如今在這荒蕪之地住著,但誰都知道,這可是一位未來葬魂宮的聖徒弟子,身份尊貴。

對此,林寒只是讓自己的幾個侍衛應付這些人,他卻是躲在第九古堡深處一座黑暗的地下石室中,默默修行。

轉眼,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石室中,並無動靜。

很快,又是一個月的時間悄然流逝。

這一日。

「哈哈哈……」

伴隨著一道長笑聲,林寒那挺拔的身影從石室中踏步而出,一身血袍,面容英俊到極點,此刻神色大喜。

吞噬了一半當日從黑暗深淵中得到的靈晶宮殿,他的修為,竟然在短短的兩個月中,直接暴漲了兩重天,踏入了化龍境六重天。

林寒自信,若是當日的屍邪雲現在站在這裡,自己根本不用藉助蘿浮公主那龍靈玉佩的力量,直接就可以用自身實力,將其鎮殺。

「還有半座靈晶宮殿,若是吞噬了,應該可以再讓我突破一重天。」

林寒沒有再次進入黑暗石室中修行。

因為,他看到了,不遠處的古堡頂端,一道仿若幽靈般的美麗倩影正踏步在上面,一張傾城面容,用一張雪白面紗遮住,只露出那美麗絕倫的眸子。

林寒一身血色大袍,在漫天大雪中猶如一株青松,站得無比挺拔,他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一絲邪魅的笑意,盯著古堡上的婀娜身影,道:「雪幽長老,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看來,雪幽長老是想念在下了?」 站在古堡頂端之上的雪幽,一身素白衣裙,傾城玉顏用一方雪白面紗遮蓋,整個倩影,像是融入了漫天的風雪之中。

對於林寒的調戲話語,雪幽那一雙清冷的明眸閃過一絲冷笑,她淡淡道:「師尊找你,隨我來。」

話音落下,雪幽整個人化為一道殘影,瞬間便是消失在了遠處的風雪之中。

古堡中,林寒心中微微一驚。

赤蛟魂皇找自己?

看來,這老匹夫是心急了,想讓自己去探查葬魂冢了。

對此,林寒一邊心中暗暗想著如何應付,一邊整個人化為一道劍光,朝著消失在外面的雪幽追去。

兩個月的時間,林寒不僅僅修為提升到了化龍境六重天。

劍道意境,更是踏入了劍心通明高階。

可以算是一位真正的高階劍王了。

不過,林寒自然沒有展露全部實力。

他只是釋放了劍心通明中階的劍道意境,就已經讓他的速度,足夠追得上雪幽了。

雪幽,也不過是化龍境八重天的武者。

林寒如今踏入化龍境六重天,根本就不用再顧慮雪幽了。

雪幽看到了背後快速追來的林寒,看到了他身軀如劍,像是要撕裂空間,不由美眸暗暗震動,「這個紈絝,天賦太好了。」

在雪幽的心中,一直十分矛盾。

一方面,她對林寒的「紈絝好色」十分厭惡。

一方面,她又對林寒進入屍閻殿後展露的強大天賦和武道修為感到十分震撼。

終於,兩人一追一趕,來到了一片雪域荒野之中。

入眼處,是一座拔地而起的百丈冰川,像是一柄寒冰鑄就的大劍,氣勢磅礴,直插雲霄,似欲撕裂蒼穹。

此時,赤蛟魂皇一身黑色大袍,正站在那冰川之巔,俯瞰底下到來的雪幽和林寒兩人。

「師尊。」

「師祖。」

雪幽和林寒都是拱手道。

赤蛟魂皇大笑一聲,身影一閃,已經瞬間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他直接無視雪幽,看向林寒,道:「不錯,本座果然沒有看錯你,沒想到,短短的幾個月,你已經在葬魂宮中穩固了腳跟。」

林寒連忙道:「都是師祖的栽培,不然,徒孫無法有今日的成就。」

「不用謙虛,你的努力,本座都看在眼中。」

赤蛟魂皇拍了拍林寒的肩膀,像個和藹的長輩笑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