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營地被搶走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營地被搶走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大小姐,你得拿主意。」

幾名還算忠心的遊俠,圍坐在營地里的會議室。

「賽格,我們手頭上海有多少錢?」

「大小姐你這是?」所有人都不解佛蘭卡為何突然這麼說。

「你們的情況我大多都清楚,現在團隊的狀況根本就沒辦法在運營下去了。」

「佛蘭卡,所有錢的都在這裡了。」

一直跟隨佛蘭卡身邊的賽格,是位上了點年紀的牧師。

「怎麼這麼少?」包裹里金幣的數量還是出乎了佛蘭卡的想象,「我帶回來的錢呢?」

「都在這裡了,這些就是你帶回來的錢。因為傷殘人員的花費,營地里的錢基本上已經花光了。」

聽到錢是被爺爺拿去慰問那些失去家人,或是失去自主生活能力的團員了。佛蘭卡的心多少放下了許多。

「拿出一些來,給那些新入團的人。」看著賽格取出一部分錢離開后,佛蘭卡再次審視了一下在做的十多名成員,「這些錢,你們拿去分了吧!算是我代爺爺給你們每個人一點心意。」「他日若蒼狼團在建,若各位還有心,我還歡迎你們回來。」

佛蘭卡說完后,便徑直離開了團部。她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要去做,那就是從爺爺最後一程。

小鎮的一片空地上,牧師正在死去的每一個人念著悼詞。

作為勇者,死亡並不是令人悲傷事情。

肉體死亡了,但他們的靈魂卻與上天的造物主們相聚了。

這是無比好的事情,

我們應該為此感到開心、快樂。

……

塵歸塵,土歸土,

願往生者安寧,

願在世者重獲解脫。

牧師將杯中的聖水灑向柴堆,完成了最終的儀式。

上百位各行各業的普通人來為這位老好人送行,有商人、有小販,有大人、有孩子、有老人。

一盞火把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隨之落下,已經澆撒了煤油的柴堆燃起熊熊大火。

羅巴赫等人的屍體被火焰緩緩吞噬,那一刻堅強的佛蘭卡再也無法控制淚水。如果不是她身旁的賽格眼尖手快,佛蘭卡也追隨自己的爺爺而去了。

「爺爺……」

淚水淹沒的佛蘭卡的視線,凄厲的喊聲撼動著在場每一個人的人心。

傍晚,佛蘭卡回到營地的時候。這裡已經是人去房空,廢棄的各種設施就那麼東倒西歪的散落在地上。

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賽格,「你也去吧!我想一個人呆一會。」

「好!」

佛蘭卡走進團部的會議室。雖然她能猜到裡面的情景,但是推開門的那一刻心還是莫名的痛了一下。

白天那些團隊的骨幹成員,沒有一個人選擇留下來。

佛蘭卡隨意的找了一張椅子坐下趴在桌子上,大聲痛哭起來。

不知何時,一個弱弱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你沒事吧?」

「是誰?誰在那裡?」

黑暗中閃出一絲亮光,照亮了一張小臉。

佛蘭卡擦了擦還掛在眼睛上的淚珠,好好端詳了一下。

「你是……」佛蘭卡認識她,只是一時記不起她的名字來。

「嘿!」小傢伙咧開嘴一笑,「果然還是沒有存在感呢?」

「雪妮!你是雪妮對嗎?」

佛蘭卡突然想起了這個小傢伙的名字,她是爺爺了綠之森遇到的。由於毫不起眼,團里知道她存在的人很少。

「你怎麼還在這?」

佛蘭卡好奇所以人都走了,為什麼這傢伙還在這裡。

「我一直都在這裡啊。」雪妮身影突然消失,然後再次顯現出來。「你看!就是這樣。」

雪妮似乎除了吃飯,其它時間都會待著同一個地方。只要她願意,沒人能發現她的存在。

「什麼情況?」

賽格聽到房間有動靜,急忙沖了進來。但是現場的狀況有點讓他摸著不頭腦。

當看到雪妮的時候,賽格突然憤怒了。

「為什麼?為什麼團長遇襲的時候,你不在他身邊?」

「那是沒辦法的事情,他的命運就在那裡!」雪妮輕描淡寫的說完這句話后,再次恢復了呆萌的狀態。

只有佛蘭卡還處於懵逼中,不理解賽格為什麼會如此憤怒。

直到發生那件事……

賽格雖然很想衝上去揍丫的一頓,但是他知道自己打不過人家。只能把頭扭到別的方向聲,「呼…呼」的生悶氣。

太陽再一次升起,佛蘭卡還沉浸過往的美好回憶中。幾個不友好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喂喂喂!還沒有走么?」

「這裡是蒼狼的領地,請你們馬上離開。」佛蘭卡的話語雖然義正言辭,卻略帶一絲底氣不足。

「哈?蒼狼?是死狼吧!」

領頭的年輕人帶著一身非主流打扮,一看就是附近暴走族的成員。

「你…」

「你什麼你,識相的話還不趕快滾。」「不過嘛,考慮到你們沒啥地方可去。要是你讓兄弟樂呵一下的話,我可以免為其難讓你們多住幾天。」

說著,一雙眼睛在在佛蘭卡身上游移中。

佛蘭卡還沒做出回應,賽格已經怒不可滅了。按著德魯伊的古老悉數,德魯伊是不能擊殺同類的。但是,有一個人除外。

「承諾是否還算數?」

「當然!」空氣中回蕩著一個聲音。

「那麼對這麼詆毀我隊人該如何處置?」

「當誅之。」

說完,雪妮的身影在空氣中緩緩顯露出來。

原本給嚇了一跳的暴走族成員看到雪妮的樣子的時候,哈哈大笑起來。指著一臉無害樣子的雪妮,

「這…這…這算什麼?」「哈哈哈……」「混蛋…你在耍笑老子嗎?」

說著便提著武器沖了上去。

「危險!」

佛蘭卡想要衝上去擋在雪妮身前。想想自己怎麼說也算是個見習遊俠,怎麼能讓一個小女孩去…..。

身體卻被賽格強行拽住了。

賽格只是朝佛蘭卡搖頭,「仔細看就行。」

就在十多名暴走族成員快要衝到雪妮面前的時候。

「荊棘叢林」 「荊棘叢林」

荊棘藤蔓幾乎是瞬間從冒出。不只是腳,被藤蔓纏繞住后,荊棘叢會迅速覆蓋滿人的整個身體。

「穿刺、絞殺、花葬。」

躲過一擊的人,有幸見識到接下來的恐怖畫面。

纏繞覆蓋在人身體的荊棘藤如同活物一樣快速蠕動著,原本細小的尖刺突然暴漲如同鋼鐵一樣刺穿人體。鮮血順著藤蔓叢涓涓流出,受到鮮血的刺激,藤蔓突然暴漲扭在一起。

就像編辮子一樣,將包裹在裡面的人壓了個粉碎,連一絲殘渣都不剩。

藤蔓形成的樹頂,「呼」的一聲開出一朵血紅的花朵。花粉隨即播撒,被花粉波及的人們悉數暈倒在地。再次被地上的藤蔓覆蓋吞噬,直至屍骸全部消失。

連五分鐘不到,暴走族連同營地外看熱鬧的加起來上百號的人就消失了。地上連一絲血跡都沒有,如果不是空氣中還瀰漫著一絲血腥味的話,連佛蘭卡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眼所見。

「啪啪啪!」

營地外響起幾聲掌聲,突兀而且令人厭惡。

「漂亮,漂亮,真沒想到在這裡還能見到第四位階的魔法。」

無雙依舊招牌性的裸著他的上半身,鼓著掌走了進來。

作為標配,特蕾莎並沒有走進來。只是斜靠在大門口,一手拄著那把大的出號的巨弩。

雪妮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但很快就消失了。本身就不太習慣跟人打交道的她,隨即躲到了佛蘭卡和賽格的身後。

佛蘭卡楞了一下,隨即捂住走進的眼睛。大喊一聲,

「變態!」

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尅是北方,而且還是是冬季。大冬天不穿衣服,神經病?

佛蘭卡腦子裡升起無數個問號,

「那個麻煩你能先穿上衣服么?」佛蘭卡用一隻手捂著眼睛,另一隻手慌亂的擺動著。

「額…」無雙腦迴路延遲了一下,隨即看向自己的身體,「啊啊啊…,抱…抱歉。」

門口的特蕾莎小聲嘀咕了一句,「白痴!」

無雙立馬轉身,指著特蕾莎大喊道,「你說什麼,我可是有聽到的。」

完全把佛蘭卡等人涼在了一旁。三人懵逼的看著(⊙﹏⊙這都是什麼鬼?)。

「嘛!還是先辦正事好了。」

無雙突然想起了小主人的交代,打了個冷戰。然後,放棄了繼續鬥嘴的想法。

「嗯嗯!」清了清嗓子,「我來簡單說明一下。我們是阿爾伯特家的使者,此次是為了整合布里克斯……」(此處省略N個字。)

聽完了光頭的嘮叨,佛蘭卡大致上明白了對方的來意。

對方代表的是帝國,因為蒼狼團的突然覆滅,導致小鎮現有的平衡被打亂。為了解決這一個麻煩,對方決定對小鎮做大規模的整動。

不服?嗯,無雙最喜歡這種傢伙。

「快點,快點。可千萬不要直接投降哦!」說著,一臉興奮的無雙就準備把剛穿好的衣服撕裂。

無雙,全名無雙鬼。一個一提到戰鬥就會興奮到極點的傢伙,因為修鍊的武僧霸體技能,打架撕衣服是他常乾的事情。也就在小主人面前,能保持正常一點。

佛蘭卡和賽格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向躲在後面的雪妮。

「勸你們還是放棄吧!光那個裸露狂人就是我能對付的。況且……」雪妮把視線集中了特蕾莎的身上,「門口那個沒有一絲要出手意向傢伙,也不是善茬。」

既然連團隊的守護者都說打不過,那就是真的沒機會了。況且對方並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或許……。

想到這裡,佛蘭卡說道,「那個,我們選擇歸順。」

「哈?怎麼可以這樣啊?無趣無趣。」聽到沒架打,無雙一臉的失落。不死心的望著三人,

「吶吶,那邊的小妹妹,我們打一架好不好。我保證使用一隻手。」

額?h黑線……,連特蕾莎感覺無雙這傢伙絕了。那有到處求別人跟自己打架的?

走到無雙身後,伸手就是一個爆栗。

「蘿婭下達的任務還沒做完,如果你想挨罰的話可以繼續。」

剛想發怒的無雙,突然無比乖巧。小跑步的閃身到營地的大門外,「既然這裡的事情解決了,我們趕快到下一家去吧!」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特蕾莎,幾步走上前來鞠了一個躬,「給你們添麻煩了,這是報道的地點。請務必在明天下午之前報道。」

說完,特蕾莎轉身就要離去。

「那個,請等一下。」

「嗯?還有什麼事么?」

「這就完了?」

「你以為呢?」特蕾莎微笑的反問道。

「難道不怕我乘夜逃走了?」賽格插嘴問了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