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平大口地喘著氣,沉默著。

何平大口地喘著氣,沉默著。

游玄皓踏著銹劍飛至老何身旁,一臉驚訝的樣子:「我的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昊天至尊玉皇大帝啊,你怎麼傷得這麼重,何長老,看來現在不為你報仇是不行了啊!」說罷看向黃峰,表情瞬間凝重起來。

黃峰眼神對上游玄皓,不由一驚。明明這個小子修為比自己低一大截,他有什麼勇氣在自己一個元嬰初期面前叫囂?而且他的眼神竟然會讓自己感到如此恐慌,可見這個游澈絕對不簡單!

「如果你非要打,我黃峰自然奉陪到底。不過我勸你還是趕快帶著你的小跟班趕快離開吧,不要等我反悔,取了你們的小命!」黃峰道。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想放過這個小子,只是心中隱約的感到一陣不安。游玄皓絕不會只是一個人前來救場,而游玄皓五人小隊產生的化學反應,絕不是他黃峰能輕易應對的。

可惜,他並不知道的是,這次確實只有游玄皓一個人來了。

游玄皓還想說什麼,突然被何平起身拉住手。

「走吧……」何平道。

游玄皓無奈,既然何長老都說要走了,自己再計較也沒什麼意義,便攙著何平下了山。說實話,原本他就不想與黃峰正面對戰,當然並不是怕他,自己還有一張哪怕在與金猊惡鬥時都沒有使用的召喚符,只要璇女師父一出手,黃峰不死都不可能。當然,如果這麼草率就用出召喚符,那麼這張符在打金猊的時候就白省了,所以在黃峰沒有反悔之前離開才是最好的辦法。

這件事情,到第二天再解決吧……

……

「所以說我現在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么?」洛鈺看著滿臉大寫的誠意的游玄皓,問道。

游玄皓嘻嘻一笑:「不不不,老洛你還可以選擇那個落單的黃教主,現在還有四長老和七長老遲疑未決,就看你是不是唯一一個忠心的賢士了。」

洛鈺無奈地搖搖頭:「我的兩個女兒都站在你這邊,我還能說什麼呢?」

游玄皓起身,友好地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洛鈺被游玄皓突如其來的禮節嚇一跳,接著也起身,與游玄皓握了握手。

「好了!那麼我正式宣布,以游玄皓為領導人、金猊神獸為最高信仰、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民主教派——皓璇宗,於今日——斗木帝國新曆朗天十三年,成立啦!」

啪啪啪——

掌聲如雷。

「哦哦!游玄皓,游玄皓!游宗主,游宗主!」龍越和最年輕的九長老起鬨道。

「游兄你確定要取這個名字?我怎麼覺得裡面滿滿暗戀的味道啊?」葉子塵認真地問道。

游玄皓搶過葉子塵手中的扇子就給葉子塵腦袋一記重擊:「你瞎說什麼大實話呢!我跟你說,禁斷之戀什麼的最具挑戰性了,而我就是要不斷挑戰極限,這才是人生的意義!」

雖然各位都知道游玄皓是在開玩笑,但是還是暗自覺得宗主的性格莫名的有些扭曲了。這扭曲的根源,自然只有游玄皓才懂。畢竟自己是東方澈的轉世啊!

就在凌晨四點半,何平與各達成合作意向的長老就開始調集玄陰教弟子,自願的佔了絕大多數,少部分不自願的便在分到一點資產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如今玄陰教就只剩下黃教主、兩個遲疑未決的長老、黃教主的真傳弟子四個人了,而此時天已大亮,黃峰卻仍舊睡著大覺,貌似是晚上鬱悶地給自己灌了太多酒,現在還不太清醒。把東西都準備好,游玄皓決定在陰陽眼附近的招雲山建立初始根據地。

洛鈺與五長老秦厲斷後,以防黃峰帶人殺過來,皓璇宗原始的一百四十六人向招雲山進發。

游玄皓和洛家姐妹坐在最前頭的馬車上,雖然游玄皓只是把兩姐妹當成好朋友,也非常欣賞她倆的才華,甚至對她們產生過不少奇怪的幻想,但貌似這兩姐妹是真的對自己產生了很深的情愫,然而游玄皓並不知道該如何解決才好,至少現在還不能告訴兩姊妹自己的意思——沒想到自己簡單的耍帥會造成這麼大的歷史遺留問題。如果告訴她們自己只是為了一己私利而與洛家談婚論嫁,恐怕會嚴重傷害到兩位少女的心吧……

蘇小璃、葉子塵、龍越和簡柔坐在第二輛馬車上,而最後一輛馬車上則是六長老、八長老、九長老以及二長老何平。後頭的弟子盡皆運起真氣,健步如飛,跟在馬車後頭。大約一個多時辰,眾人順利到達招雲山。

招雲山是一條小河的發源處,山谷中一條瀑布穿過不見日月的密林,飛漱而下。

花費五六個時辰的時間,一百多名弟子在中游一段植被適中的地方蓋起木屋,游玄皓作為指揮者和當事人不得不稱讚這群弟子的蓋樓速度簡直堪比光速。一天下來,根據地建設基本上完工,所有人都有了居住之所,慶幸的是黃峰也沒有帶人來鬧事。 網遊之野望 晚上特意邀請了當地的幾位元老,與皓璇宗的所有人一起喝上幾杯,慶祝新教派在此紮根。雖然沒有什麼山珍海味,卻吃得十分痛快。直到子時,眾人才都回房休息。

次日,游玄皓便準備率人到距此較近的一個大村落——甘源村招募信徒,如此一來皓璇宗馬上就能正式運轉了。

游玄皓自己都不會想到,自己隨意創建的一個小小教派,在幾年後會徹底改變大陸的格局…… 「喂,那邊在幹什麼啊?」

「你不知道么?聽說陰陽眼的神獸出山啦,在招募信徒呢!」

「真的啊?是不是我們也能像眾甜村他們一樣長生不老了?」

「你也聽說了眾甜村的事?據說玄陰大教已經解散了誒!皓璇宗就是玄陰教重建的。」

「那真是太好了!」

「……」

各種各樣的討論在大街小巷傳遍,歡呼聲在臨時搭建的木台下震耳欲聾。

台下一名身著藍色廣袖留仙裙的蒙面女子醒目地站在人群之中,饒有興緻地看著台上兩個自稱神獸使徒的中年人。

「各位辛苦勞作的百姓,勞煩各位於百忙之中抽身來參加我皓璇宗的傳教活動!」

藍衣女子呵呵一笑,心裡道:「這既然是來傳教,自然應該是把自己作為至高無上的存在,怎麼這皓璇宗不按套路出牌呢?」

「首先我們要強調,金猊神獸是我教唯一的信仰,而我們的教主,是天上至高的真仙,也是金猊神獸最忠誠的護衛。我教的宗旨是為教主傳揚眾生平等的思想。金猊大人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只要沐浴到他的光輝,凡人也能得道修行,長生不老也並非不可能。」何平在台上一本正經地道。

接著洛鈺道:「若屬皆為招雲山下甘源村平民,受招雲山濃郁的天地元氣影響,本就是上界關照的長壽之所,今金猊大人特予凡間眾生修道長生的法門,凡修鍊者,不僅延壽十餘載,更是為仙道的發展貢獻了一份力量!」

台下的眾人聽得玄乎,卻抓住了「延壽」的字眼,不有興奮起來。

藍衣女子暗嘆不愧是愚民,一段瞎編亂造的話都可以讓他們俯首仰望,這皓璇宗真是用一張爛網撈了條大魚。

「各位,人人都可以與天齊平。」洛鈺繼續按照游玄皓提前準備的稿子說道,「在金猊大人所傳功法的修行下,甘源村一代一代的長壽,會讓招雲山的天地元氣越來越濃郁,當天地元氣突破了凡人能接受的極限時,這裡將化為一片聖地,屆時此地也必將人才輩出。當多次經歷如此這般的脫胎換骨,甘源村也不是不可能成為與仙界齊平的存在!縱然若屬現在做不到這些,但是雖若屬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孫;子子孫孫無窮匱也!為家鄉造福,為後世造福,這是多麼偉大的事情啊!」

游玄皓寫的稿子也並非虛假,按照這個假設,甘源村位面上升確實是有可能的,但那需要至少上萬年的時間,到時候還有沒有皓璇宗,誰知道呢?

「二位真人。」台下一個老翁拄著拐杖,站在眾人前頭,用滄桑的聲音道,「我是這甘源村的村長,感蒙昨夜貴宗請老朽喝上幾杯仙釀,我願帶領全村所有自願的老百姓歸入貴宗之下。還望金猊大人能多照顧招雲山的百姓,多留些仙緣與我們!」

「我皓璇宗建立與此,便是你招雲山甘源村最大的仙緣!」空靈的聲音自上空響起。

藍衣女子覺得聲音有些耳熟,卻又也想不起是誰。

金光閃爍,木台的正上空出現了四個身影。三男一女,穩穩噹噹地落在台上。不得不說,之前洛鈺對游玄皓四人施加的隱身術著實厲害,台下的藍衣女子也沒能看破。

「何、洛二位拜見宗主,拜見二位宗主夫人,拜見金猊大人!」何平和洛鈺趕忙行禮,語氣無比的虔誠。

「二位請起。」游玄皓一身黑邊仙人長袍,立在木台的最前方,接著面向台下各位,道,「諸位,今日我宗誠招信徒,我與金猊大人至此,實屬不易,各位所見的我與二位仙妃不過是在仙界的投影而已。自此以後金猊即是此界的守護神,是你們的信仰,你們每月都要向她供奉一些山餚野蔌,而我,只負責在上界注視你們的一言一行,造惡者——死。我們將會在此劃下大陣,保各位平安,至於我宗的法壇,就由何、洛二位指揮,你們獻上一些勞動力了。在此,我希望大家能為了甘源村的繁榮昌盛獻上自己的一份力量!」

這時,金猊右手輕輕一揮,隨著一道耀眼金光,百姓們瞬間感覺到體內融入了一股溫暖的力量。原本他們見到金猊是一位衣著略顯暴***濤暗涌的妙齡女子時,還有些奇怪,可此時感受到那濃烈的氣息,便很快打消了內心的疑慮。

不等台下眾人歡呼,游玄皓與洛家姊妹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恭送宗主與二位宗主夫人!」何平與洛鈺再次行禮。

藍衣女子此時已經深深地被震撼到了。游玄皓,那個人是游玄皓!這個皓璇宗……原來是游玄皓的名堂!果然不愧是乾雲仙門的精英,一下子就創建了自己的教派……

默默地從人群中走開,藍衣女子暗自道:「游玄皓,感謝你為我展示了如此不可思議的演出,你每一次都讓我大開眼界。 他以時間為名 我想,過不了多久,我們還會見面的吧……」踏起腳下的曼珠沙華,女子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離開了甘源村。

隱形狀態的游玄皓靈體自動感受著瑾瞳殘留下的靈力,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瑾瞳妹子,你就這麼不願意與我相見么……我有預感,我們馬上就會再次相遇。留下水晶鞋的姑娘啊,你的白馬王子要來找你嘍!」

……

開完傳教活動,已是下午時分。

游玄皓長舒一口氣,道:「這些天慢慢準備,適時傳教一下七煞化元功的基礎法門,待到中元過後便開始修建法壇——這裡頭的花銷不小,我得想辦法聯繫瑪雲宮貸一筆款才行。不過也不要著急,至少現在人心已經齊了,除了黃峰那裡包括他自己的三人不知能不能說服,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金猊一口喝下整杯米酒,一點也沒有女孩的氣質,拍拍游玄皓的肩膀,道:「真是沒想到你們這麼輕易就把那群愚昧的人類騙了過來,不得不說,這個世上到底還是狡猾的人過得痛快!」

游玄皓把金猊的手拿開,笑道:「狡猾?我們只是運用語言的藝術,把事實用稍微誇張一點的辭藻修飾一下罷了。不過話說回來,你倒是佔了不少便宜,以後他們都要天天把你當天皇老子一樣供著,也算是補償你了吧!」

金猊剛想反駁游玄皓,蘇小璃說話了:「哎呀,能不能不聊這個話題了,天天聽你們說宗教的事,我一個本應守在閨房不理外事的小女子只想安靜地休息一會兒……」

葉子塵點頭也道:「小璃姐說得有道理,現在大家可以隨意放鬆一下,就沒必要聚集在這裡了。」

游玄皓邪惡地笑了笑:「那麼,小葉你就陪小璃姐回去吧,你們的房間隔得有點遠,要不要共用一間?這樣比較方便。」

「游兄你……不要總是開我玩笑好不好?心累啊!」葉子塵無奈道。

這時,龍越起身,一手摟住簡柔的腰,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走去:「既然可以散了,我們就回房了,晚餐時候麻煩叫我一下。」簡柔開始也有些反抗,但接著還是接受了龍越的行為。自龍越為自己擋劍那時起,簡柔其實就已經完全接受龍越了。

「你這傢伙真是不客氣啊!」游玄皓道,接著看向洛家兩姐妹,「你們兩個也辛苦了,回去休息一下吧,貌似一直在外面站著都晒黑了誒。」

洛婭一把摟住游玄皓的手臂,對洛鈺道:「爹,我們隨游宗主回房去了啊!」

游玄皓不由全身發麻,預感到事情的發展脫離了自己的想象,想甩開洛婭的手卻一下子使不出力來。洛鈺雖然眼神中帶有一絲怪異,但還是點了點頭,而游玄皓另一旁的洛晨則羞紅了臉不說話。所有的長老、金猊、蘇小璃和葉子塵也都安靜下來,八卦似的盯著游玄皓。

游玄皓吞咽一口口水,道:「散了散了!老婆們,我們去享受青春的美好吧!」接著一手一個妹子迅速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

結果那一天游玄皓什麼也沒有干。

當然,游玄皓也沒有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兩姊妹。可能是受了前世的影響,游玄皓總是對於傷害別人心靈感到莫名的恐慌。暗自下賭注,如果皓璇宗能成為大陸第一教派,便娶她們兩個為妻,雖然自己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但不娶何撩,畢竟是自己造的孽,而且洛家姐妹絕對配得上自己,他也很喜歡這姐妹倆——但這先提條件一定是要先把皓璇宗建成天下第一宗。不過根據游玄皓「不自信」的推理,皓璇宗在自己的帶領下,最差的發展情況也該是大陸第一,甚至可能會是全宇宙各位面的第一,游玄皓對自己的推測也是喟嘆不已。

七月十五,中元鬼節,在金猊的指導下,游玄皓五人小隊回到了金猊陰陽眼。

「好了,按照金猊所說,聖元之潮應該在碧月正當空的時候出現。畢竟她是在很小的時候就經歷過的,搞清楚狀況就不必著急。」

五人坐在火山口的一側,靜靜地等待聖元之潮攜著聖元之力與帝流漿降臨蠻荒之眼。

然而當月亮即將升上正上空時,遠在招雲山的金猊忽然從床上爬起來,驚惶不定:「糟糕,忘記告訴他們一件事情了,要完!」說罷起身,背後金光閃爍,長出一雙巨大的翅膀來。打開木窗,稍微遲疑了一下,金猊還是極速地向陰陽眼飛去……

嚎叫聲,自森林深處響起。

天上忽然多出幾片烏雲來,險些將月光盡皆遮蓋,一瞬間電閃雷鳴,狂風席捲,把兩個女孩嚇了一大跳。

「我去,這中元鬼節連個鬼影都沒有,雷公電母倒是來湊熱鬧了!」游玄皓在狂風中眯著眼睛道,「我覺得我們應該進洞躲一下。」

龍越疑惑道:「這難道就是聖元之潮的前兆嗎?」

游玄皓搖頭:「我覺得我們可能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這聖元之潮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甚至可以說……我們幾乎是沒有希望了。」

「什麼意思啊?」龍越和蘇小璃一臉懵逼地問道,明明開始說得好好的一定要得到聖元之力,現在又突然有退縮的意思,這傢伙真是讓人摸不清頭腦。而葉子塵和簡柔卻已經基本上明白游玄皓話中的意思了。

「等著瞧吧!」游玄皓笑道:「龍越兄,假設這個世上有一個絕色的美女,在一個英俊的王子和一個醜陋的屌絲同時追求她的情況下,請問誰能俘獲那個美女的芳心?」

龍越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你是說有些人天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

游玄皓和葉子塵同時無奈地搖搖頭,暗嘆龍越的智商真是需要及時充值啊!不過現在不是嘲笑龍越的時候,因為爭奪聖元之潮的強大靈獸們恐怕馬上就要到來了……

「我是說,待會……」

轟隆隆——

游玄皓話還只說到一半,巨大的威壓撲面而來,恐怖的氣息令五人一下子有些喘不過氣。

一道血色的光芒在空中閃過,接著附近幾里的樹木都開始劇烈搖晃起來,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陰陽眼的上空…… 耀眼的血光攜著恐怖的威壓,盪開沉沉的霧靄,只聽一聲狂嘯,天地之間的一切彷彿陷入停滯一般,狂風散去,星月定格。

巨大的肉翼扇動,巨獸緩緩落在了陰陽眼的另一側。那是一隻高五米的巨猿,通體暗紅色,手中一把形狀有些古怪的超長玄鐵劍,在月色下反射出厲厲寒光。

「人類,離開這裡。」巨獸面向有些驚慌失措的五人,好像是怕出什麼麻煩,用異常輕柔的聲音道。

游玄皓想起身,被葉子塵一把抓住:「游兄,我們就這樣放棄了么?」

游玄皓把葉子塵的手放開,複雜地笑了笑,站了起來。葉子塵便明白游玄皓必然不會輕易放棄,哪怕希望渺茫。

「哈嘍!我叫游玄皓,這幾位是與我一起來奪取聖元之力的好朋友,敢問閣下大名?」

巨猿用怪異的眼神看了游玄皓一眼,抬頭道:「我是斗木森林的三大霸主之一,劍王魔猿。這裡馬上就要展開一場惡鬥了,我勸你們還是早點離開吧,我可沒有精力保護你們。」

眾人不禁為劍王魔猿的善意感到不可思議。這麼和善的森林霸主,在森林裡應該有很高的威信吧!

「那麼,尊敬的魔猿先生,我們決定留在這裡,不過我們不需要您的幫助,您只需專心戰鬥就行。」游玄皓道。

魔猿愣了一下,道:「哦?你們是想趁我們戰鬥的時候偷偷吸取聖元之力?恐怕很難做到……不過如果你們堅持留在這,我也不會強求什麼,你們想死的話我可攔不住,不過,到時候你們可沒有後悔的機會!」

聽到魔猿最後這句,眾人突然感到身上有些發麻,彷彿自己已經命懸一線了一般。

游玄皓剛想尋求隊友們的意見,只聽空中一聲爆裂的巨響,兩隻同樣巨大的靈獸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

嘯——

一條青色的巨蟒浮在空中,口中狂吐墨綠色的毒霧,與對面開啟火罩防禦的九頭巨獸對峙著。

「九嬰,你兩次奪走聖元之力,如今已是接近半神的存在,為何還要與我相爭?!」青色巨蟒怒道。

那九頭的凶獸大笑:「正是因為我已接近半神,卻遲遲不得突破,所以才需要聖元之力與帝流漿的輔助。你與那隻猴子都不過天帝中期,哪怕得到聖元之力,如果聖法宗的那個人要來獵殺你們,照樣還是一個死字!」

巨蟒大怒,低頭看見地上的劍王魔猿,吼道:「魔猿老兄,你我二人殺了這個貪心的老傢伙,平分聖元之力可好?」

劍王魔猿向游玄皓五人看了一眼,無奈地低吼一聲,展開巨翼,緩緩升空。只是這麼輕輕一揮翅膀,眾人就已經被磅礴的靈力震懾住了。

「碧天龍蛇,如若你真能信守承諾,我自然願意合作,否則,我們三大霸主便一同從這片森林永遠的消失吧!」

紅光閃耀,魔猿手中玄鐵巨劍揮斬,下一刻已到了碧天龍蛇的身旁。

葉子塵見眼前場景,突然想起了什麼,對眾人道:「我想起來了,我們斗木皇室中有一本古籍曾經記載金猊陰陽眼每六十年必有天災,故而從未有人敢在此時到陰陽眼來冒險,想必說的便是這三獸之爭了。沒想到我們會有機會親眼見到。」

龍越興奮道:「如此說來,我們真的是猛士啊!」

簡柔看著龍越一臉打了雞血的樣子,不由有些擔心地抓住龍越的手:「龍大哥,待會行動的時候千萬不要大意,如果得不到也不要強求,畢竟活著就是最大的勝利……額……」話還沒說完,龍越的臉突然靠了過來,簡柔一下子愣住了。

「你總是這麼溫柔呢。」龍越笑道,「不過現在可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想要找個機會都難。」

簡柔於是抬頭看向空中,不由得被眼前的場景驚到了。

明明沒有多大的聲響,空中卻已完全換了一副模樣。墨色的毒霧,侵染了大片的天空,巨大的屏障在九嬰面前立起,擋住了毒霧與劍王魔猿的奮力一擊。從簡柔的視角上看,彷彿整個世界都只剩下這片被森林霸主侵染的天空。

劍王魔猿怒吼一聲,接著一道灰色劍氣斬出,將屏障轟開了一個小口。

九嬰向後退了幾步,九顆腦袋對著劍王魔猿與碧天龍蛇吐出藍色妖火來。冰冷的火焰從黑霧中劃過,瞬間凝結出墨色的冰晶來。

巨劍揮舞,劍王魔猿在面前劃出一條弧線,接著白光一閃,妖火在魔猿的面前停滯了。區域性時光停滯,恐怕再沒有比這還要霸道的技能了吧!

而碧天龍蛇也大嘯一聲,口中吐出黑色的液體來。

碰——

黑色液體碰上藍色妖火的那一刻,瞬間凍結起來,然而就在下一刻,凍結的液體突然炸開,黑色的粉塵在空中撒落。

僅僅只是簡單的對陣,爆發出的巨大靈力波動已經令底下的游玄皓五人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完全無法想象劍王魔猿令時間定格時爆發出的靈力有多龐大,月亮定格之下,聖元之力遲遲沒有到來。

「這可不妙啊……」游玄皓道,「如果那隻魔猿沒有被打敗或者獲得勝利的話,聖元之潮恐怕都不會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