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西國的開國功臣,路正遠的爺爺可謂是一手撐起了路家,西國建立到現在不過幾十年,但武將輩出,這都歸功於路爺爺,他一手創建了威名赫赫的路家軍,並將路家軍訓練方法教導給他的眾多學生,從而使西國的領地無人敢侵。

作為西國的開國功臣,路正遠的爺爺可謂是一手撐起了路家,西國建立到現在不過幾十年,但武將輩出,這都歸功於路爺爺,他一手創建了威名赫赫的路家軍,並將路家軍訓練方法教導給他的眾多學生,從而使西國的領地無人敢侵。

如今已經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路爺爺的院子里種了數不清的竹子,一個亭子坐落在竹林間,這裡是路爺爺最喜歡待的地方。

路正遠想都不想,直接走向亭子,果然,一個滿頭華髮的老人正坐在那悠哉悠哉的品茶。

感覺到有人來了,老人抬頭看了一眼,繼續喝茶:「回來了。」

親切的聲音是最打動人心的,路正遠走過去,低下頭慚愧的說:「對不起,爺爺,我……」

「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苦衷,難為你了……」打斷他的話,路爺爺難免傷感幾分,他的大孫子從小就刻苦不喊累,這整個家族的擔子都壓在他肩上,苦了他了,「正遠啊,我知道你的苦,但沒辦法啊,你弟弟還太小,當不了重任,我和你父親也不想家族落在旁系手裡,只能……」

「我知道,爺爺,我都知道。」路正遠無所謂的笑笑,他都習慣了,整個路家,只有爺爺待他最親,會在他受傷的時候給他鼓勵,會在他迷茫的時候指點迷津,就連他唯一一次叛逆,都任由他去學院學了法術。

蒼老的手拍了下身邊的位置,「正遠,來這坐。」等他坐下后,輕拍他的手,「這次你爹又罰你了吧,真是的,我都說過多少次了,他就是不聽……」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路父看重家族的榮譽,路爺爺縱橫沙場多年,不願意路家兵法無人繼承,這一切就由身為長子的他接下。有時候他真的很羨慕弟弟,能親切的喊爹娘,而他只能叫父親大人,他在刻苦修鍊的時候,弟弟能和爹娘出門買小玩意。

他看似擁有了一切,卻又什麼都沒有……

竹子在風的吹動下簌簌作聲。

————————————

今天是個難得的陰雨天呢,從鐘塔回來后,祝菀青總覺得心裡悶悶的。

點開系統,背包一欄里陽炎槍的位置已經灰暗了,難道是槍的主人傷心了嗎?

算了,關她什麼事,以後能不能見面還說不定呢,做好自己的事情再說吧。

話說,最近她感覺白卿對她的態度越來越親密了,難道……她是想和自己發展成閨蜜嗎?

這樣也不是不想,掰出手指數數,她在這個世界里的朋友真的不多,十個指頭都沒有,她也想有個能無話不說的閨蜜,當然某些事情當然不能說啦,這是她藏在心裡一輩子的秘密。 這一周祝菀青不用去鐘塔,因為蘇懷玉給她布置了作業,從魔獸森林取出他放置在參天樹旁的藥材,取回來了,藥材就歸她。

光明大導師的藥材啊,肯定不同凡響!

任務不難,中島的魔獸森林不大,沒有山,全是平地,裡面魔獸大多沒見過,但是,蘇懷玉說的參天樹,顧名思義,就是最高的樹,在森林裡鶴立雞群,在森林外層,魔獸多為n級,很適合新手……

搞笑,她好歹比新手多點熟練度好吧,那3年東森林白混的?

最後證明真的是白混的……

輕而易舉的從參天樹樹洞里拿出蘇懷玉交代的藥材,得意的打開一看,是株百年靈芝!

好東西啊,存進系統背包,她打算在魔獸森林裡逛逛,熟悉一下這裡,萬一以後又要來這呢?

耳朵一動,好像有人說話的聲音?

好奇的移步朝說話聲過去,就見一男一女在那似乎是在商量什麼,用了隱身上前仔細聽。

身穿斗篷的男子靠在石頭上對單膝跪在地上的女子道:「安排好了嗎?」

「回主上,都安排好了。」

「這是賞你的。」男子伸出枯瘦的手指,憑空一劃,一滴血紅色的液體飛向女子。

女子收下那滴液體,千恩萬謝恭敬的說:「多謝主上!主上還有什麼吩咐嗎?」

手在石頭上輕敲,聲音沙啞的說:「我要你去北國製造獸潮,我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是,主上!」

祝菀青心裡一驚,她這是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一陣風吹過,斗篷男字的鼻子一動,猛然看向祝菀青在的地方,厲聲說道:「誰在那。」

女子站起身抽出雙劍,飛身掠向男子看的地方。

糟糕,被發現了!

轉身極速跑起來,這人鼻子真靈。身後女子離得越來越近,祝菀青已經不管不顧的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飛速離開。

一道銀光破空而來,等祝菀青察覺到的時候,銀光已經扎進她後頸處。

身體搖晃著倒下,身形顯露后,女子反手抓住祝菀青的手腕,將她拖到斗篷男子身前:「主上,是個人類。」

祝菀青已經開始意識模糊了,全身無力,眯著開始渙散的眼睛,看著男子抬起自己的額頭,這時候她才看清,男子藏在斗篷里的獸紋,他……不是人類……要回去……告訴老師……

失去意識后,男子,嫌惡的甩開手,對女子吩咐道:「把她丟進火山去。」

「是。」

在魔獸森林的最深處,有一座火山,那是千萬魔獸的葬身之地,也被稱為魔獸墓地,那裡是魔獸森林火元素聚集最多之地,無人能長時間待在那,否則就會被那裡的火元素奪取生命。

將祝菀青扛在肩上,快步朝森林深處走去……

已經過去兩個時辰了,按照祝菀青的能力,不可能這麼晚。

蘇懷玉估算了下時間,看向窗外。

該不會,她在森林裡閑逛起來了吧?

被肩膀頂著胃一路顛簸,祝菀青難受的睜開眼睛,頭朝地,有點腦充血,渾身還是沒有力氣。周圍越來越熱,背後已經開始冒汗了,扛著她跑的人也感覺到了越來越熱,開始加快腳步跳上樹枝,飛躍而去。

咕嚕咕嚕——砰——

火山裡的火元素在歡快的跳舞,岩漿時不時的爆發出小氣泡,火山口的周圍乾淨得什麼都沒有,但在火山外卻是萬物生長,彷彿有個結界把火山圍了起來,跨過那條界線,就真的是空氣都在燃燒,呼吸間全是燒灼的感覺。

女子展開身後的翅膀,飛到火山口將祝菀青扔進去,便匆忙的飛走了,掉落的羽毛在空中逐漸被燒成灰燼。

被扔進火山口的祝菀青苦不堪言,勉強撐起盾卡在火山壁的凸起處,但是溫度卻能透過盾傳過來,衣服已經被燒毀得只剩下貼身的防護罩,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乾裂。

她不想死在這,但是身體下的凸起已經支持不住了,承受了她體重的地方正不停掉落石塊,再過不久,她還是會掉下去!

「系統,系統!救命啊!我要死在這了!」

「系統已啟動應急措施。」

水流在胸前緩緩的凝聚起來,滋潤她的身體。身體得到一些緩解,小心翼翼的爬起來,企圖找到方法爬上去。

「呵呵呵呵呵~」銀鈴般的笑聲從火山裡傳來。

溫度更加熱烈起來,腳下踩的地方突然一松,她反應迅速的把手插進火山壁,就算身體被水元素滋潤著,也被溫度灼傷,幾滴血順著手滴落下去。

吸收了她血的岩漿瞬間活躍起來,看起來像是隨時都會爆發。

帝少的清純小妻 「不會吧,不會這麼倒霉吧!」要是火山爆發,那她絕對渣都不剩啊!

祝菀青眼睜睜的看岩漿慢慢湧上來,下一秒卻震驚得睜大了眼睛。

岩漿並沒有噴發,而是漸漸形成了一個人影,一個全身火紅色的人影!

火焰聚在它的頭頂,以火成衣披在身上,成形后,勉強算作眼睛的暗紅色瞳孔一眨不眨的盯著她。

它靠近后,祝菀青覺得自己更熱了,身上的水元素抵不住的開始蒸發。

「它」繞著祝菀青轉了半圈,好奇的說:「咦?你的靈魂居然來自別的世界,真奇怪。」

吊著的身體一僵,這個東西居然看出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了。

「有趣,有趣,」它歡快的轉了一圈,開心地說道:「我是火精靈,可以掌控火元素,你呢?」

「祝菀青……」聲音已經沙啞得不成樣子,但是,面前的東西居然是掌控火元素的火精靈!從來沒人見過的居然被她遇到了……該說是幸運還是倒霉呢……

神級大陸是個玄幻世界,但凡需要運用法力的,都離不開法術元素,但這些元素總不是憑空而來的,除了自然形成的元素以外,最主要的,就是各種元素精靈,可惜這只是人們得猜測,並沒有人能證實。

她也是看了那本法術大全才知道的,感謝蘇懷玉啊!

「祝……菀……青……」火精靈默默念了一遍名字,隨即失落的蹲回岩漿里:「真好呢,我都沒有名字,我一直被局限在這裡,沒有朋友,我好孤獨啊……」

嗓子啞得開始冒煙,忍住疼痛,擠出笑安慰它:「沒事啊,這不……這不還有我嘛,要不我給你取個名吧,小火怎麼樣?」

火精靈眼睛一亮:「好啊好啊,可是,我還是不能出去。」

廢話,你要出去了豈不就完了?

「對了!」火精靈突然興奮的看著她,讓她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果然,火精靈說道:「你是異世界的靈魂,肯定能承受住的,我就用你身體出去吧。」

不,我拒絕!

不等祝菀青反對,火精靈從她的指尖開始融入她的身體。

「不……」

身體燙到快要爆炸,從靈魂深處燃起來的燒灼感痛得她感覺自己靈魂快要燒成灰。

抓住火山壁的手逐漸鬆開,在要掉下去時,祝菀青身子一震,腳尖在火山壁上一點,跳上火山口。

站起身,此時的祝菀青雙眼被血紅色取代,臉頰上幾道火紋像是在燃燒一樣,咧嘴一笑,火紋更是靈動起來:「太好了,我自由了!哈哈哈——」

胸前傳來一陣清涼,「她」無所謂的拍了一下,朝繁茂的森林走去。 撲棱撲棱——

森林不遠處的飛行魔獸被驚得四處亂逃,就連最兇猛的b級魔獸飛鷹獸也倉惶飛走。

蘇懷玉的衣擺一塵不染的從草上滑過,棕褐色的眼睛看向驚鳥的地方,喃喃自語:「會在那嗎?」

過了一晚,祝菀青還沒回來,雖然借口祝菀青和他在一起讓她的室友不那麼擔心,但是事實上,祝菀青可能遇到了什麼事情,不然不會一直不歸的。如今他到了參天樹,藥材已經被取走了,說明她已經來過這了,那說明在其他地方她遇到了麻煩。

瞬移到了飛禽逃離的地方,地上有一個大坑,周圍空氣都在燃燒,氣溫極高。

淡定的給自己一個光結界,擋住空氣中的溫度,「這氣息……」他能感覺到剛才就是祝菀青在這,可她什麼時候……

——————————

小小的火球蘊含極大的力量飛向一隻魔獸,魔獸害怕得瑟瑟發抖,不敢動,被燒掉一些皮毛后就趕緊跑了。

「切,無趣。」祝菀青躺在樹枝上,無聊的說道:「沒想到出來了也那麼無聊啊……」

擅自入侵別人的身體,用得那麼理所當然,還嫌棄!

祝菀青盤腿坐在系統面板前,死死盯著佔據她身體的火精靈,她在差點燒成灰之前,進入了系統空間,為了防止系統被火精靈發現,系統啟動緊急措施,隱藏自己的氣息,將她的意識保住縮入系統最深處,所以火精靈才沒發現系統的存在。

「系統,快告訴怎麼做才能出去,我現在想揍它一頓!」張開嘴露出整齊的一排牙,她現在特別想咬人!

「宿主,您的老師似乎正在接近。」

「什麼!」蘇懷玉要是來了,看見「她」現在的樣子,那就糟了!「系統,放我出去,我要搶回身體。」

「可是萬一……」

「我有分寸。」

「好吧。」

蘇懷玉瞬移到祝菀青在的地方的時候,她已經趁火精靈睡覺時暫時搶回了身體,咻的一下跳下樹,訕訕的笑著說:「老師,我不是故意不回去的,我只是……我只是好奇想要在森林裡多走走。」

「哦?」蘇懷玉的目光從祝菀青臉上的火紋到血紅色的眼瞳,「走到被火精靈搶走身體?」

身前的人身子一僵,顯然不知道臉上不屬於她的東西暴露了一切。

手上亮起一道光,慢慢走進祝菀青說道:「放心吧,我幫你奪回身體。」

「嗯嗯!」拚命的點頭,老師真是個好人!

手心中的結界已經靠近她的額頭,下一秒眼前的人眼神一變,抓住了他的手腕:「人類,你想要把我趕出去?」

周圍沒有生物,安靜得只能聽見呼吸聲,兩人靜靜的注視著對方的眼睛。

話不多說,火精靈最先忍不住退後幾步燃起幾道火焰率先攻擊,卻在近蘇懷玉身時被光牆擋住消散在空中。

這男人……很強……

不敢輕敵,手變為爪,火焰覆蓋雙手,蹭的衝上去近身攻擊,腳下留下稀疏的火星子。

被彈回系統空間的祝菀青罵了一句,見兩人打了起來,她也著急啊,她就不該因為好奇心去偷聽的,該死的,難道只能眼睜睜的在一旁無能為力嗎。

奮力的想要衝出意識重回身體,卻屢屢被彈回來。

該死該死該死!

火焰掌將將擦過蘇懷玉的肩膀,燒下一截髮尾。到目前為止,蘇懷玉採取的是防禦為主,他不想傷害學生的身體,只能找空子封上結界。

一個擦身而過,他眼尖的發現祝菀青後頸處冒死有什麼東西在閃……

此時空間里的祝菀青只覺得自己的脖子好涼,頭開始劇痛起來,腦海里飛速閃過在現代的生活,她的家人,朋友,還有……還有什麼?她忘了什麼……

火精靈似乎也察覺到了後頸的異常,伸出爪子想要把脖子后的「東西」扣出來,卻在這時被蘇懷玉抓住空隙,一道封印打入額頭。

「不!人類!」尖叫著臭罵封印它的人,祝菀青的意識終於回歸自己的身體,被封印的火精靈的氣息漸漸退去,最後在祝菀青的背上形成了一副火鳥圖案。

抱住倒下的身體,衣衫微微被拉下,露出背上火鳥圖的一角,蘇懷玉眼神不覺一暗,居然趕不出去……

幾次瞬移回鐘塔后,將祝菀青放在床榻上,他換上新的衣袍,到一樓的書架處,念出一串咒語:「光之元素聽我召喚,空間之門……」

一道漩渦出現,邁開腳步走了進去。

而此時祝菀青的系統空間里可謂是熱鬧非凡。

「你們人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艹,你佔了我的身體還好意思說,我可去你媽的。」

總裁的契約甜妻 「我xxxxxx」

「xxxxxx」

縮小后Q版的火精靈只有手掌大小,它被封印后就進到了系統里,莫名其妙就成了祝菀青的契約魔獸,罵戰由此一觸即發。

「你就是卑鄙的人類,居然敢契約我! 風裏狼行 我這輩子就沒被束縛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