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早說?”江道明淡淡道。

“你不早說?”江道明淡淡道。

天音淡然道:“所以,林道行很呆。”

林道行:“……”

老道很委屈,不是你說,快一點就划槳麼?

江道明掃了眼這老道,輕輕搖頭,一個可憐的老實人。

擺渡船如同離弦之箭,向前方而去,兩個時辰後,空中飄來一股濃郁的香氣,令人沉醉。

“這花香,我們快到了!”

江陵王等人激動地道。

三途河只有曼珠沙華生長,出現花香,肯定是曼珠沙華的花香。

wWW◆ тTk ān◆ ¢ ○

擺渡船再次加速,三途河河水不再湍急,開始平緩下來,前方出現黑色土地。

一朵朵血紅的花朵,在岸邊生長,散發着濃郁花香。

曼珠沙華!

曼珠沙華,又稱彼岸花,花開一千年,葉落一千年,花葉永不見。

“天音!”江陵王等人神情一證,恍惚地看着岸邊,那一朵朵盛開的曼珠沙華。

濃郁的花香,飄蕩而來,讓他們見到了心中的人,日夜思念的人。

天音惡念神情複雜,卻是看向江道明:“你看見了什麼?”

“亡魂!”江道明冷哼一聲,眼中盡顯殺意。 就在蘇玉霜對著李逸晨咬牙切齒之際,李逸晨的呼吸一下子變得粗重起來。

星辰天河圖幻化出來的人影雖然能巧妙無比的與血魂巨人不斷周旋,但每一次都是勝得險之又險,李逸晨雖然從中獲益良多,但是真輪到他去上場之時,卻支撐不了片刻就會敗下陣來。

在星辰天河圖中一次次的失敗,李逸晨不斷被擊中,雖然未能傷及根本,但那被擊中的疼痛不僅是真實無比,反而還會比現實中放大數十倍之多。

這大概是星辰天河圖為了激勵修鍊之人能夠快速的掌握技巧,不過這樣一來卻是苦了李逸晨。

甚至每次戰鬥下來,李逸晨都能身臨其境的感受到自己中了血毒的難受。

這一次李逸晨終於憑著技巧避開血魂巨人的血毒攻擊,但卻被血魂巨人一腿掃中,頓時李逸晨感覺到一股燥熱傳遍全身,同時整個人的神志都變得模糊起來。

淫毒!以李逸晨的經驗自然可以判斷出自己中了淫毒,只是李逸晨不明白為何血魂巨人這等陰邪之物會施展出淫毒,他更不明白為何在星辰天河圖中的演練自己中了毒的感受會這麼的逼真,李逸晨只感覺此時全身血脈噴張,彷彿要爆炸開來一般。

這種感覺居然直接傳到李逸晨的體內,當李逸晨盤坐的身體雙眼一睜之時,不遠處的蘇玉霜立刻映入他的眼帘,這一刻李逸晨所有的壓抑彷彿找到一個宣洩口一般,一下子撲了上去。

「李逸晨,你要幹什麼……你這個混蛋……放開我……」蘇玉霜不斷的嘶喊中想要推開李逸晨,卻發現此時自己已經力道全無,只得仍由著李逸晨暴力的撕毀著自己的衣衫。

此刻的李逸晨如同一頭髮狂的野獸,沒有半點語言的交流,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在潛意識中知道自己這樣做了所有的壓抑都會得到宣洩。

「啊……」蘇玉霜的身體在吃痛中發出一聲慘叫,李逸晨的全身頓時變得殷紅起來,而此時蘇玉霜明顯感覺到那股侵蝕著自己數日的難受一下子減輕了許多。

嗯……嗯……身體輕微的顫抖中,蘇玉霜雖然極力的剋制,但身體某處的疼痛還是令她忍不住發出沉悶的低哼。

難道他是故意假裝修鍊出岔來幫助自己?看著李逸晨眼中仍然一片赤紅,蘇玉霜突然想到這個可能。

這段時間和李逸晨的接觸中她知道李逸晨不是趁人之危那種人,當然她更不相信以李逸晨的天賦會在修鍊中出現這樣的問題。

如此一來,那麼事情就只有一個解釋,李逸晨為了避免尷尬,才想出這樣的辦法來解救自己。

絕色女房客 一想到這裡,蘇玉霜原本的反抗也變得更加的無力起來,任憑著李逸晨伏在自己的身上馳騁著,蘇玉霜突然覺得其實這個混蛋除了傲氣一些,其他地方還是有著諸多的優點,自己真和他一起,似乎也不是那麼的難以接受。

只是蘇玉霜卻不知道隨著她體內的毒素不斷的滲入李逸晨的體內,此時神魂還被凝固在星辰天河圖中的李逸晨明顯感覺到眼前的血魂巨人氣勢在不斷攀升,哪怕是星光幻影在演練拆招之際,也變得更加的艱難。

而星光幻影演練之後,輪到李逸晨輕自上陣,李逸晨更是潰敗如山,每一次都堅持不過一柱香的時間便直接敗下陣來,似乎比起之前更加的不如。

肉身的戰鬥已經結束,神魂還未打破星辰天河圖枷鎖的李逸晨此時還在昏迷之中,而蘇玉霜身上的殷紅卻已全然退去,此時除了某處不時傳來陣陣刺痛,蘇玉霜知道自己已經痊癒,所差的只是力量的恢復。

看著趴地而睡的李逸晨,蘇玉霜知道這是李逸晨唯恐尷尬而故意為之,當下也沒有揭穿,趕緊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一套衣衫換上之後,雙腿一盤恢復起自身的力量。

蘇玉霜這一坐便是兩天,那消耗一空的力量才再次恢復過來,可是當蘇玉霜再次睜開雙眼之時,卻見李逸晨還保持著當初趴倒的姿勢,而且全身之上依舊泛著一層殷紅之色。

這一刻蘇玉霜終於可以肯定李逸晨絕對不是為了避免尷尬而故意為之。蘇玉霜立刻扣著李逸晨的脈門,一番查探之下,發現李逸晨的神魂虛弱無比,甚至還有血毒入侵的感覺,剎那之間感覺全身一陣冰涼。

並不知道此時李逸晨的神魂被封鎖在星辰天河圖中的蘇玉霜,更不會知道她之所以感覺李逸晨的神魂被血毒入侵乃是因為李逸晨在星辰天河圖中與血魂巨人交手受到攻擊而令她產生的錯覺。

此時蘇玉霜立刻推斷出,李逸晨為了救自己身染血毒如今反而令他自己危在旦夕。

一想到這裡,蘇玉霜心中最後的那點不滿瞬間消失,此時看著李逸晨心中雖然火急燎燎卻又拿不出半點主意,畢竟若是她有解血毒之法,也不至於弄到如今的地步。

怎麼辦?怎麼辦?蘇玉霜更發現自己抓著李逸晨的手腕血毒也沒有侵襲過來,此時心裡早已對李逸晨充滿著感動的蘇玉霜更是直接理解成李逸晨肯定料到自己的舉動,所以將血毒完全封印在自己的體內。

「不行!我必須要把他帶回去救治!」當這句話不自覺的脫口而出之時蘇玉霜都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

帶李逸晨回去意味著九死一生,不過這個對於敢於深入敵腹的她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若此時帶李逸晨回去,就意味著她要放棄所有的計劃。

在蘇玉霜從軍作戰以來,還從來沒有過放棄任務的行為,甚至連這樣的想法都沒有。

可是這一刻蘇玉霜知道自己必須要這樣去做,無論付出再大的代價她都不能讓李逸晨就這樣死去,否則她知道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我是報恩,報救命之恩!被自己的想法驚住的蘇玉霜很快又找到為自己開脫的理由。

「咳……咳……」就在此時李逸晨卻終於在不斷的努力下,打破了星辰天河圖幻化出來的血魂巨人,達到星辰天河圖的要求之後,李逸晨的神魂回歸本身,頓時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起來。

「你……你……」看著剛才還危在旦夕的李逸晨突然之間變得神采奕奕,而且蘇玉霜甚至能感覺到此時李逸晨的實力似乎又有精進,如果不是之前自己檢查過李逸晨的身體,蘇玉霜甚至都會懷疑李逸晨是故意裝的。

但是憑著對自身術道的信任,蘇玉霜知道李逸晨剛才真的很危險,那神魂的虛弱絕對不是可以偽裝出來的。

「那血毒實在太霸道,著實差點就醒不過來了!」剛剛神魂歸體的李逸晨想到星辰天河圖中的血魂巨人隨口感慨。

但聽在蘇玉霜的耳中卻是另外一個味道,那血毒太霸道?差點就醒不來?那豈不是說明李逸晨真的是冒著生命的危險為自己解毒。

「咦……你的毒?」此時回過神來的李逸晨看著已經痊癒過來的蘇玉霜,他完全不知道在自己之前的那段時間中,自己已經做了藥方,而現在的自己其實只是藥渣而已。

不過此時已經對李逸晨充滿著感動的蘇玉霜彷彿腦袋短路一般更是把李逸晨這般行為當作為了避免自己尷尬才故意裝出來的,當即也是輕聲的附和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突然之間血毒就消失了一般。」

「啊……」李逸晨也是一愣,不過看著蘇玉霜已經痊癒也就不便再過多追問當即點頭道:「這樣也好,我們先出去看看他們的情況吧!」

「好的!」心境發生變化的蘇玉霜此時哪裡還有半點女強人的模樣,似乎李逸晨說什麼在她看來都是正確無比之事。

總裁危情:嬌妻帶球跑 兩人穿陣而出之時,荊浩等人一下子都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小姐,你沒事了?已痊癒了嗎?」看著蘇玉霜現身,擔心了這麼多天的四劍女更是立刻圍了上去。

「沒事了,這次多虧李逸晨,我已經沒事了!」蘇玉霜說起這話之時,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嬌羞,不過此時四劍女皆在小姐重傷初愈的喜悅之中,誰也沒有留意到這點。

「多謝李公子!」四劍女當即向著李逸晨行起禮來。

蘇玉霜臉上的那份嬌羞卻沒有逃過李逸晨的眼睛,想著蘇玉霜突然變化的態度,以及那一抹嬌羞,李逸晨心中不由咯噔一聲,難道我真的救過她?

「舉手之勞不必放在心上!」一邊回應著四劍女,李逸晨一邊瞄向蘇玉霜,而等待著李逸晨的正是蘇玉霜那含情脈脈的眼神,更是弄得李逸晨心中更加沒底起來。

除了和你合體之外,她必死無疑!這是雷神離去時帶的劍靈的話,而從成為天運劍主以來,李逸晨知道劍靈之言從未走空過。

如今蘇玉霜如同沒事一般的站在這裡,多半……可能……也許……

李逸晨此時很想問一下蘇玉霜具體的情況,但他知道這話若是問出口,那極可能引起無法預計的後果…… 三途河邊,盛開的曼珠沙華,妖異的紅,醉人的花香。

擺渡船來到岸邊,江陵王等人一臉癡迷,走下襬渡船。

江道明一擡掌,擺渡船化作巴掌大小,落入他手中。

“你沒有受到影響?”天音惡念驚詫地看着他。

江陵王等人,包括暗佛天在內,都受到了影響。

唯有天慧師太,神情如常,拉了拉林道行等人,想要喚醒他們。

可是,無論她如何拉扯,林道行等人都無動於衷,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江道明目光淡漠:“你又看見了什麼?”

“我看見了林道行。”天音惡念幽幽輕嘆。

“那你爲何沒受影響?”江道明疑惑。

“曼珠沙華,象徵着無盡的思念,絕望的愛情。”

天音惡念平靜道,周身流轉着邪佛之氣:“但愛情,在我心中,並不算什麼。”

“你們能不能讓他們醒來?”天慧無法,只能求助地看向江道明和天音惡念。

江陵王等人全部癡迷,魂不附體一樣,無論她如何做,都沒有反應。

江道明二人,卻是正常對話,像是沒有受到影響。

“不能。”天音惡念淡然道:“曼珠沙華,會讓他們看到自己心中思念的人,不會傷害他們,只是自己不願意醒來。”

“裝睡的人最可怕。”

江道明淡然道:“天慧,你別離本殿主太遠,小心邪佛出現。”

“邪佛化體,守護着曼珠沙華,若是不找到關於他前身的記載,不會現身。”天音惡念道。

“你能找出來?”江道明問道。

“你我先度過自己的心結吧。”天音惡念單手豎於胸前,潔白的袈裟,在曼珠沙華附近,竟是映照出一絲血光。

江道明揹負雙手,目光平靜地看着前方的曼珠沙華。

一眼望不到邊際,三途河邊,生長的全是曼珠沙華,紅色彼岸花。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 江陵王等人已經進入花叢之中,莫自哀流露出哀傷氣息,比之前更加哀傷。

暗佛天神情痛苦,一身魔佛之氣劇烈動盪。

天慧不受影響,她不懂愛情。

天音惡念也進入花叢之中,她席地而坐,聞着曼珠沙華的香氣,自己陷入沉迷。

江道明看着前方,曼珠沙華香氣爲引,再次引動了塵封的記憶。

高樓大廈,一個不同於這個世界的地方,埋葬了他前世種種。

紅色彼岸花搖曳,帶着一股特殊的魔力,讓人憶起當初的絕望。

“若我回來,你是否願意與我相伴一生?”

一個長裙女孩,在花叢之中緩步前行,向江道明而來。

“當初你的夢,都能成真。”又一個長髮女孩兒出現:“當初的海誓山盟,我依舊記得,你的不辭而別,又算什麼?”

“算成語。”江道明淡然道:“這個世界真是奇妙,塵封的記憶,都能喚醒。”

“不是喚醒,而是你忘不掉。” 大首長,小甜妻 兩個女孩兒微笑地看着他:“我們回來了。”

“但,我不在了!”

江道明神情驟然一冷,龍象真氣運轉,龍吟象哞之音響徹,兩個女孩兒當場炸裂,化作一縷紅光,消散在虛空。

漫天花瓣飄蕩,周圍十幾朵曼珠沙華炸開。

鮮紅的花瓣飄舞,意味着前世種種,徹底落幕。

“前世的羈絆,已經成爲本殿主的累贅了。”

江道明目光開合,揹負雙手,行走在花叢之中:“這個修行世界,詭祕太多,前世的記憶,會成爲我的一個弱點,雖然我不在乎。”

“希望地藏轉生,能夠助我徹底斬斷前世種種,一心武道!”

天音能斬出惡念,邪佛能將自己前身斬去,自己同樣也能借助地藏轉生,將前世斬去。

他只需要保留,對自己有幫助的記憶,比如關於神話的記載。

至於情愛,保留最後的感悟便夠了,至於人,留着幹什麼?

“江殿主。”天慧大師忍不住看了過來,江陵王等人都很平靜,唯獨江道明這裏,動用了真氣。

“無礙。”江道明微微擡手,向天音惡念而去:“邪佛爲重,你還想自我沉迷多久?”

“江殿主,真是心狠手辣。”天音惡念微微擡頭:“心中的遺憾,就不想在這裏彌補?哪怕只是一時沉迷也好。”

“本殿主只看見了亡魂,看不見愛恨。”江道明淡漠道:“你也想早些拿到那株曼珠沙華,你若想沉迷,可以,邪佛交給本殿主。”

天音惡念挑眉:“殿主有自信,獨自對付邪佛化體?”

“你廢話多了。”江道明面上有些不耐煩:“本殿主不聽廢言。”

天音惡念微微一怔,指尖浮現一道邪異佛氣:“帶着這道佛氣,若是遇見那株曼珠沙華,會觸動邪佛。”

江道明接過佛氣,轉身離開。

“一時癡迷,也算了卻遺憾。”天音惡念輕嘆道:“江道明,你就一點也不遺憾?”

她完全沒想到,江道明會如此果斷,直接毀了引動他內心深處記憶的曼珠沙華,沒有任何猶豫。

天慧照看着江陵王等人,防止意外發生。

江道明帶着邪佛之氣,穿梭花叢之中,觀看一朵朵紅色彼岸花。

花香越來越濃,鮮紅的彼岸花,微微搖曳,釋放着醉人花香,企圖再度引動他的記憶。

不等曼珠沙華引動,佛氣沒有感應,龍象真氣直接摧毀曼珠沙華。

快速穿梭花叢之中,前行一刻鐘,遠離了江陵王等人,邪佛之氣終於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