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愕然,馬龍和胖子更是驚喜的叫出聲,“三哥來了!”

全場愕然,馬龍和胖子更是驚喜的叫出聲,“三哥來了!”

見楊三氣勢洶洶,光頭連忙鬆開鄒小北,並後退了幾步。

這時,劉強對光頭等人喊道,“寶哥,快抄傢伙啊!” “那這樣一來事情不是解決了嗎?可你爲什麼還這麼謹慎,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呢?”田靜問道。

“唉!這只是外患。”舒靈嘆道:“龍困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艾家勢微,其他的那些宏運股東全都蠢蠢欲動,都想趁機取而代之,其中以劉金與薛定軍兩大股東最爲囂張,這不現在公司幾乎已經被他們控制,進出人員都要接受盤查。”

“艾氏在宏運佔有多少股份?”龍浩宇問。

“百分之四十五。”

“劉金與薛定軍呢?”龍浩宇繼續問,

“原本是各佔百分之十五的,可是現在他們已經將公司那些小股東的股份全都收購,劉金佔百分之二十,薛定軍佔百分之二十七。”舒靈如實道。

他們二人加起來就佔了一半,如果艾氏付出百分之二十,只餘百分之二十五,那麼按照股份多少來說,那艾琳不是就得退位讓賢了。

“不是還有百分之八呢嘛?在誰手裏?”田靜突然問道。

“不知道。”舒靈搖頭,她也不知道,恐怕只有艾琳才知道了。

“上官家族一下子就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看來也是來者不善啊?”龍浩宇道。

“誰說不是呢,可是不這樣又能怎麼辦,總不會有人不記報酬,無緣無故的來幫宏運吧,除非對方是傻子,不過這也只能想想而已。”舒靈難得的來了一句玩笑話。

額!——

龍浩宇頭上落下幾條黑線,傻子,自己像是傻子嗎?龍浩宇剛想說我可幫忙,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闖進來兩位身着西服的中年男人。

爲首那位中等身材,身體略微發福,臉上紅光滿面,戴着一個精緻的金絲眼鏡,不過從哪不時轉動的眼中可以看出,對方是個狡猾的老狐狸,也許就是舒靈口中的劉、薛二人之一。

龍浩宇不認識這人,不過他身後那位,長得肥頭大耳活像天蓬轉世的,他可是記憶猶新啊。

“哈哈。”爲首那人先是哈哈一笑,後道:“老夫聽說舒助理這裏來了貴客,所以特來替艾總招待一下,不能怠慢了人家不是,舒助理不介意吧。”

“老狐狸。”舒靈忍不住在心裏咒罵一聲。

對方說完看向龍浩宇,不過看罷頓時移不開目光了,當然,他是看的田靜移不開目光。

感受到對方**裸的目光,田靜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故意往龍浩宇懷裏靠了靠。

“哎呀,這就是貴客嗎?果然是國色天香啊!”對方說着,來到田靜身邊,表現的很禮貌的伸出胖手。


“呵呵。”龍浩宇笑着握了上去。

“唰!”對方臉色一變,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就要抽出來, 執子之手,娘子拖走

“龍大哥,這是劉總。”舒靈在旁邊不懷好意道。

“哦,劉總是吧,幸會,幸會。”

誰和你幸會,你他媽放開我,劉金心中萬分不悅,可是他不得不低頭,因爲他感覺對方手上傳來一道巨大的力道,直接將他的手掌捏的都變形了,疼的他忍不住打個哆嗦,臉上浮現一層細汗。

酷似天蓬的胖子看的一陣肉疼,本來他剛纔想提醒劉金來着,可惜他都來不及開口,這下好了,手估計要廢了。

“哎!劉總,你這是怎麼了啊?不是尿急忘了上廁所吧。”龍浩宇故意調笑道。


你他媽才尿急呢,你全家都尿急。劉金心中咒罵着龍浩宇,臉上還裝出尷尬的表情,強顏歡笑道:“哎呀,**病了,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

情到深處已成殤 噗嗤!”

旁邊的舒靈與田靜忍不住笑出聲來,田靜趕緊擡手捂住紅脣,不讓自己笑出來。

“那就快去吧。”龍浩宇無辜的看着他道。

“這。”劉金窘迫的看眼被龍浩宇握着的手。

“哎呀,看我這真是失禮,不好意思啊劉總,我是看你親切,別介意。”龍浩宇說完手掌還不留痕跡的用力的捏了幾下,疼的劉金“啊”的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嚎叫。

龍浩宇這才心滿意足的放開劉金。劉金趕緊將手背到身後,酷似天蓬的胖子看到他的手掌一陣痙攣,且顫抖着。

劉金什麼話也沒說,憎恨的看眼龍浩宇,憤怒的轉身離去了,酷似天蓬的胖子緊隨其後,他可不敢多留,前車之鑑就在眼前。

“幫我去查查這個小子。”劉金對酷似天蓬的胖子道:“別讓他壞了我的計劃。”

“不可能,他只是一個送快遞的,哪有這本事。”酷似天蓬的胖子隨口應道。

劉金聽罷突然站住,酷似天蓬的胖子差點撞到他身上,劉胖子轉頭問:“你認識他。”

無奈,胖子將自己與龍浩宇發生的矛盾與劉金說了一遍,當然他免去了龍浩宇打人那一段,否則就該他遭殃了。

聽到龍浩宇只是個送快遞的,劉金這才放下心來,不過還是讓酷似天蓬的胖子再去查查。

“咯咯,小流氓你太壞了,他肯定疼死了。”二人走後,田靜再也忍不住了,嬌笑道。

“活該,誰讓他看我媳婦的。”龍浩宇輕颳了一下田靜瓊鼻道。

“誰你媳婦啊!”田靜臉紅的嘟囔一聲。

看眼打情罵俏的二人,舒靈心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嫉妒。

“我能幫宏運,等艾琳回來你轉告她一聲,我先走了,有事打這張名片上的電話。”龍浩宇從身上掏出一張名片,放到桌上,然後便離開了。

“什麼?”舒靈呆呆的立在當場,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自語道:“龍大哥說他可以幫宏運。”

伸手拿起桌上的名片看了一眼,疑惑道:“天運集團?”

宏運集團外,一輛保時捷跑車“唰”的停在了宏運門口,艾琳剛準備下車,突然看到了田靜挽着龍浩宇手臂,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準備開門的手也自然的停了下來。

“他怎麼在這?那女孩是誰?”艾琳眉頭微皺,心裏暗道,看着田靜她心裏莫名的涌起一股嫉妒。

“怎麼了?”上官信問。

“沒事。”艾琳看着遠去的二人,搖了搖頭。

上官信將信將疑的看了一眼龍浩宇離去的方向,然後下車,很紳士的爲艾琳打開車門。

“你不用送了,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下車後,艾琳攔住準備跟進來的上官信道。 可是這個被劉強稱作寶哥的光頭大漢,卻紋絲不動,在他臉上的表情,從剛開始的愕然,到生出了幾絲惶恐。

“寶哥,你發什麼愣啊?”劉強急了。

光頭遲遲沒有其他的動作,帶過來底下的幾個兄弟更是絲毫沒有任何的反應。

再看對面的楊三,只是走到了鄒小北前一步的位置站定,將他那把半人多高的大東洋,往地上一戳,雙手疊加的放在刀把上,不屑的眯着眼睛看向劉強等人。

打羣架打的就是氣勢,一看楊三光是帶着大東洋來的,就完全把對方給震懾住了。

馬龍雙手環胸,湊到了楊三身後,斜着眼睛抖着腿,一副不把劉強放在眼裏的語氣說道:“慫了吧?來啊,剛纔誰那麼囂張哇?”

轉而又對楊三說道:“三哥就是那死光頭,剛纔還揪小北的領子呢,剁了他的手!”

馬龍的話音剛落,鄒小北輕皺了下眉頭,瞪了他一眼,壓低着聲音說道:“馬龍!不要挑事!”

然後又立馬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對楊三說:“三哥,嚇唬嚇唬他們就好,沒必要動真格!”

說完,鄒小北有些擔心地看了一眼楊三手裏的那把大東洋,這玩意鄒小北也是第一次見,心裏莫名地有些突突跳。

他只是氣不過劉強三番四次地欺負林初雪,想借着楊三的勢力給劉強個教訓。

說起來今天這場架是因他而起,看着楊三抄大傢伙,又想起前世楊三英年早逝的原因。

鄒小北不想讓楊三重蹈覆轍。

這還沒開打呢,鄒小北帶來的人就囂張成這副樣子,劉強面子上很是掛不住,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當即從一旁帶來的小弟手中,抄起一根傢伙就塞進了光頭寶哥的手裏,吼道:“寶哥幹他丫的。”

光頭寶哥心裏暗罵,劉強這臭小子,找上自己的時候,只說是讓出面幫忙教訓一下學校裏幾個囂張的臭小子,可沒說這些人跟楊三有瓜葛。

光頭當時正閒着發慌,收了劉強孝敬的兩千塊錢,吆喝了幾個兄弟,就打算給劉強在學校撐撐場子。

眼前這情況,光頭進也不是,退了不是。

“怎麼想動手?”楊三看到劉強往光頭手裏塞了根傢伙,嘴角冷笑了一聲,抄起手裏的大東洋,就這麼**裸地往光頭的左肩砍去。

楊三出手之快,鄒小北心裏暗叫不好。

雖然楊三手裏的那把大東洋已斑駁不堪,但是畢竟是把大刀子,這一下下去,光頭的肩膀就算不被削下來,那也得廢了。

光頭傷勢嚴重的話,恐怕要驚動了警察,楊三免不了要吃些牢獄之災。

楊三,可是鄒小北創業第一桶金的主力先鋒。

可是現在阻止也來不及了,刀已經穩穩的落在了光頭的肩膀上。

鄒小北覺得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求這把大東洋生鏽不中用。

“啪嗒!”刀子落在肩頭的那一刻,光頭一把就扔掉了手中的傢伙,“撲”的一聲就跪倒在了地上。

楊三就這麼站着,一手握着刀柄,刀尖的那頭在光頭的肩上,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

鄒小北這才發現,光頭的肩頭並沒有自己預想的鮮血淋漓,那件有些發黃的白色背心上,絲毫沒有一丁點的血跡。

這才定睛一看,原來楊三在掄起刀的那一刻,早就刀鋒一轉,落在光頭肩頭上的只不過是刀背而已。

雖然有些吃痛,倒是並沒有受什麼皮肉之傷。

原本被嚇得雙腿發軟,跪在地上的光頭也反映了過來,想到自己剛纔的慫樣,立馬想從地上重新站回來。

楊三感覺到刀子的力量,知道了光頭的意圖,手中又使了使勁,壓着光頭的肩頭,不讓他起身。


光頭剛剛纔離開地面一公分距離的膝蓋又重新的跪了回去。

光頭皺着眉頭,面中閃過一絲不悅和幾分惱怒。

他擡起右手握住了楊三架在他肩膀上的那把大東洋刀背,頭微微向上揚起。

被楊三當着那麼多人的面下了面子,光頭心裏其實滿腔怒火。

但是金角這一帶,楊三的名號也是響噹噹,那是出了名的狠角色。

光頭並不想跟楊三有什麼直接的衝突。

所以他只是用一雙眼睛,帶着幾分惱怒地盯着楊三說道:“楊三,今天個不是你我之間的恩怨,你也沒必要這樣子吧?”

光頭又把手中的大東洋刀背往邊上挪了挪,稍微鬆解了一下肩頭的壓力,繼續說道:“說吧,你收了這小兔崽子多少錢?讓我兄弟給雙倍,今天這事兒你就不要插手了!”

光頭收了劉強的好處費,纔來學校門口幫劉強出頭的。

他以爲楊三那樣的人,若沒有好處恐怕也是不會隨意插手這檔子事。

像他們這幫在社會上混跡的人,大多就靠着那些有着小錢錢的學生上交保護費來度日子。

反正都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只是光頭根本沒想到對方居然會請了楊三過來。

光頭不想跟楊三有衝突,就開口打算讓劉強拿錢擺平楊三。

到時候,想怎麼收拾鄒小北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