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山海界之行將近,他也要準備提升一番實力,因為十洲三島之地雖然融入了歸墟世界,但卻被強大的禁制隔離開來,自成一個世界,而且裡面還有諸多限制,並不是修為強大就能夠暢通無阻的,那些金仙也無法去除的強大禁制都是當年少昊親自設置的,沒想到自己轉世之後卻也受那禁制很大的約束,他這也可以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再加上山海界之行將近,他也要準備提升一番實力,因為十洲三島之地雖然融入了歸墟世界,但卻被強大的禁制隔離開來,自成一個世界,而且裡面還有諸多限制,並不是修為強大就能夠暢通無阻的,那些金仙也無法去除的強大禁制都是當年少昊親自設置的,沒想到自己轉世之後卻也受那禁制很大的約束,他這也可以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所以江元峰一由終南山回來。便親自下到歸墟湯谷之底。取來了一份天一真水放在身上備用。

兩大砷水一個冰寒之極,一個內蘊真陽,修為不夠肉身不強的修士一旦沾染上一點,那就是神魂俱滅的下場,江元峰自己雖有幾分把握,但仍舊不甚放心的請來一家恢復了元氣的申公豹前來護法,有他這上古金仙在,至不濟也能逃得元神轉世重修。

「我準備好了,麻煩申道兄了!」

江元峰調息好了元氣,將狀態調整到了最佳,然後對著不遠處的申公豹說道。看到申公豹瞭然的點頭,他輕輕張口一吸,身前飄浮著的那天一、玄溟兩大真水所化水霧便分出髮絲那麼粗細的一縷來,被他吸入了口中。

玄溟真水與天一真水兩大神水一入體內,便被江元峰用最精純的太元真氣包裹了起來,沿著經脈送入丹田氣海。

也只有向太元真氣這般上古鍊氣士無上法門修鍊出的近似先天本源的真氣才能抵抗住玄溟真水和天一真水強大壬舉水氣的侵蝕,與之同級別的真氣便數整個宇宙,也就那麼數十種,而且其中大部分還都不適合修鍊混元不滅金身。

丹田之中,江元峰一身太元真氣的修為都化作了一團混沌一般的氣海。中心是幾乎凝結為實質的精純真氣,吞吐之間維持著整個氣海的運轉。

兩絲天一真水和玄溟真水被夾裹到了丹田之後,便化為一冷一熱兩道靈蛇一般的氣流,在丹田中四下亂鑽。企圖衝破這方牢籠。

兩大神水雖然沒有達到生成靈智的地步,但本身就是萬水之精的它們蘊涵了大量靈氣,具有一點無意識的靈牲卻也並不出奇。

在江元峰有意放任的情況下,兩道神水化成的氣流左奔右突,每一次經過那真氣海都會損失掉一少部分的能量,直到數量已經不足初入丹田時的一半,丹田氣海才在江元峰的操控下,迅速的吞沒掉剩下的一少半氣流,然後運轉著那包含著冷熱兩種氣息的真氣分別由任脈與督脈遊走遍全身各大經脈竅穴,最後在頂門百會處向匯合,互相交融之後形成中正平和的新的真氣再次由上至下走遍全身,然後回歸丹田氣海。

如此一個周天,才算是將第一次的兩大神水煉化,如此幾個來回循環。嘗遍了丹田之內忽冷忽熱,周身經脈脹痛的感覺之後,全身的經脈竅穴大致上已經適應了兩種性質截然相反的神水效果,江元峰便大膽的開始嘗試僅憑藉肉身來接受兩大神水的洗鍊。

只見他控制著水滴大小的兩滴玄溟真水與天一真水,分別由右手指少瘴穴入體,經手太陽經匯入。另一滴則經右手拇指少商穴入體,由手太陰肺經匯入,只覺一冷一熱兩道洪流很快分別奔涌漫延了自己的半個身子。

一邊雖然沒有烈焰焚身,但那股真陽在體內焦灼的感覺更加的難忍。另一邊則是如墜萬載寒冰之中。連體內真氣神經都為之凍結,而漸漸失去了感覺。

江元峰不敢催動大量真氣或者是神力等手段驅除兩大神水的力量,以免這次煉體的效果受到了影響而事倍功半。只能用信仰神光與功德紫氣間接的護住自身根基,稍稍緩解玄溟真水與天一真水造成的破壞,以免留下不可挽回的損傷。影響日後修為的境界。

所以江元峰第一次嘗試兩大神水煉體的結果,便是一半身體被冰封。一般身體承受著灼熱的煎熬,同時還要煉化兩大神水的靈氣,以及忍受肉體組織被破壞后自行恢復的那種麻癢,簡直如萬千螞蟻鑽入身體一般難熬。直到天一真水與玄溟真水的力量漫延到丹田之後,氣海中突然出現的一縷青白二色絞纏的火苗,柔和而輕飄的朝著身體各處一點點漫延過去,火苗過處,身體內的玄溟真水與天一真水的力量都被燒煉成近似虛無的一股靈氣,由內至外的瞬間遊走遍全身各處,恢復並且淬鍊江元峰這被兩大神水破壞著的身體。肉體中的少量雜質也都隨著那看似微弱的火焰燒煉成虛無,再一次得到了很大的強化。

足足一個多時辰過後,江元峰的第一次用兩滴真水煉體過程結束了。其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在了後面的修復與淬鍊上。

稍稍平息了一下內息后。江元峰沒有停留,再接再厲的第二次取出一點兩大神水,融入自身進行肉體的淬鍊。

如此反覆淬鍊了足足九次,暫時因為修為所限,已經能夠達到目前肉體淬鍊的極限了,過猶不及,反而會傷了自身根基,於是江元峰停下了鍊氣,招呼一旁守護著的申公豹,自行去恢復元氣去了。

欲去山海世界探索,必須要保持充足的體力,目前他因為煉體之後真元損失了不少,自然要恢復一番才能有把握的前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機山。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9?9?9???O?M,sj.9?9?9???o?m,。9?9?9???o?m ?沂謂十洲二島,指祖洲、瀛洲、玄淵、炎洲、長州、引哦叨「洲、生洲、鳳麟洲、聚窟洲這十大洪荒海外仙洲,以及中界三境中蓬萊、方丈、姑射,都為洪荒海外無上仙山神島,

山海界中也分四海,歸墟在山海界之南。由這裡進入之後,第一個到達的將會是長州與炎洲二地。

長洲,在南海辰巳之地。地方五千里,離最近洲地有二十五萬里之遙。多山川、大樹,仙草靈藥、甘液玉英。靡所不有。有紫府宮天真仙女游於此地。

炎洲在南海中部,土地達二千里,離北北方最近的流洲相距九萬里。上有風生獸似豹。取其腦和菊花服之,盡十斤,得壽五百年。又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獸大如鼠,取其毛以輯為布,號為「火浣布」

對於十洲聖地與三島神山之中的情況恢復了少昊記憶的江元峰可以說是了如指掌,不過數萬年過去了。這十洲三島被納入歸墟之後形成了山海界這一方小世界,其中未知會有多少變故。所以他也不敢貿然踏入其中,準備與申公豹暫時先在邊緣觀察一番,依情況再行定計。

十洲三島是僅次於崑崙歸墟等聖地的洪荒天地蘊生的靈脈聖域,其內各有稀世奇珍之寶。只不過因為成形的時間有分先後,越在混沌初開之前的聖域之中,蘊藏的寶物便越接近先天,也就越加珍貴。

當東不周山到,崑崙墟一分為三,分裂成了崑崙、閬苑、瑤池三處聖地,前兩者一個為玉清道場,被元始聖人挪移至玉清洞天之中,另一個當年天帝後花園的閬苑,也被仙道天庭所佔據,成了天庭宮闕。而瑤池則一直歸金母所居,是唯一一處仍在西崑崙未曾遷移的福地,因為位處西方,所以瑤池金母又被稱為西王母。

當年的十洲三島位於洪荒東海。也是少昊統領之地,並不禁止外人進入。有修士妖神需要煉丹採藥。都可以進入其中取用,東華帝君未曾拜入聖人門下之前,便曾一直為少昊管理這十三處仙山福地。所以上界才有傳說十洲三島為東華帝君所治。

在洪荒大劫過去之後,有感少昊失蹤,東華也曾在東海建立了蓬萊島等仙山島嶼來緬懷舊地,因為通天聖人的道場金鰲島碧游宮便在地仙界東海,這些仙島大多歸了截教門下。後來封神之後。諸神尊聖人才都將自己的道場挪移至了在天外開闢的洞天之中歸隱,絕跡諸天。

說起來那金鰲島卻是與少昊還有幾分關係。當年龍伯釣大鰲,翻毀了五座海外神山之二,那其中一隻就被通天聖人化作了自家道場,取名為金鰲島。另一隻則被奶皇神尊取來,用以煉了五色石,修補洪荒大劫之後破敗的世界空間。

不過仙家福地雖然不禁出入,但是未免這十州三島之上的靈物被濫采濫伐一空,其上所有最珍惜資源之處便都被當初少昊以天帝禁令封閉。每隔三百六十年方才開啟一次。時間不過短短二個時辰,過期不候。便只能等到下一個三百六十年後了。一般靈物仙草之類則並無限制。以那十三處聖地靈氣之厚。一般仙草只要不曾斷根,很快就會再行生長至恢復如初。

那等真正上承天地法則之威的天帝禁令,宛如天威法則一般,是以天地法則設下的禁制,就算是金仙、妖神之流。也無法輕易破開,至於那金仙實力之上的存在,雖然有能力破開這些法則禁制,可裡面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了。

甘淵之北,江元峰手持一幅圖卷。打開山海界的門戶。

氤氳光門之中,有海天一色風景。實乃仙家妙地。

「申道兄先請!」

江元峰對申公豹抬手作請,申公豹也不怕這裡面會有什麼危險,被對方動了手數不說當年他與少昊交情不淺,試問堂堂天帝之尊,又豈會做出如此下作行為?

待申公豹毫不猶豫的邁進光門之中后,江元峰也緊跟著進入其中。

眼前天光明媚,海風和煦,海面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光門,門中走出兩個人來,如履平地般的虛步躡空。飄浮在半空之中。

二人正是初到山海世界之中的江元峰與申公豹。

出了光門之後,江元峰忙切斷了乏力輸出,將手中圖卷合攏這才鬆了一口氣。要知道這山海卷雖然因為只是開啟一道通往內部世界的門戶,所以動用一次所耗費的法力不及那天河星筋,但對於實際上五大元神都還只是返虛後期境界,合起來才有近乎天仙法力的江元峰來說。還是十分吃力的。

「當年只曾往蓬萊一行。十洲之的同其他二神山並未到過,倒是地仙界那東海小蓬萊島,申某因拜訪那一氣仙余元,多次遊覽全烏盛景。不論面積,單論靈氣,那小蓬萊島卻是也不遜蓬萊神山幾分!」

聽聞申公豹所言,江元峰笑道:「除了崑崙墟與歸墟這混沌中便孕生的兩大神域之外,其他洪荒聖地也不過是佔了內有先天靈脈所生的那些奇珍靈物的優勢罷了,靈氣之質秉承混沌先天雖略勝一籌,但濃厚程度卻不一定比得上布置了眾多聚元法陣的洞天仙府。」「這十洲之地申某可是不熟,帝君身為地主,便勞煩先頭領路了!」

「呵呵!道兄客氣了!請隨我來!」

二人駕遁光不緊小雙凶朝前方飛著。沿塗遇亞不少大小島嶼小面都生滿了瞬劣剛靈藥仙草,也有眾多妖獸之流在一旁守護。

在山海卷的十洲三山內,廣大的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種資源,除了十洲三島所在之外。還有不少專門出產珍稀材料的地方,無以計數的各種類礦脈遍布在其中那些島嶼和連綿的山脈之中,可以說只要你能夠打開通往山海卷世界的通道,無數天材地寶就是任由挑揀!

待到前方隱隱出現了陸地的影子。那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大陸海岸,江元峰二人才停下遁光。

「申道兄,前方便是長洲之地了,此地出產甘液玉英,與瓊漿玉液相比,別有一番滋味,據我推算三百六十年一次的開禁日期就在將近,不如你我暫去這長洲之中飲上一壺,也好探查一番蔣息!」

申公豹聞言點頭道:「申某對十洲之地情況尚有些陌生,一切就都憑帝君安排便是了!」

江元峰面露微笑說:「如此便好,十洲聖地,三島神山,雖然得十數種奇珍神物。其中靈藥不下十種,但多為助長功力,解毒療傷等類。真正有能使凡人也得長生的不死聖葯的地方。卻只有祖洲、瀛洲和元州這三處而已。

它們兩處都在東海,一處在北海範圍,我此行主要目標便是這三洲中的任意一處。三島神山開禁時間與十州之地不同,所以這一次便無法至三神山上取寶了,而十處聖地先天靈脈的禁制每三百六十年只開啟一回,每次只得短短半個時辰,以你我的遁速,分開行事,至多也不過能在開禁的短短時間之內趕至其中兩處地方,所以這逆天改命的神物才顯得不可多得。我先將這十洲方位以及出產為道兄說了清楚,倒時候道兄需要哪州的靈物,便可儘快自行趕去收取。」

「如此多謝帝君費心了!」

申公豹笑著稱謝道。他被封禁萬年,不但一身法力枯竭。原本身上法寶等物也都盡數被錄離了去。現在是手中空空,除了封禁他的周天定星盤之外,他可以說是兩袖清風。身無長物。所以他才急需要尋找一些材料來煉製隨身法寶。

但是一般的材料就算是天仙眼中的天材地寶,也不曾放在他的眼內。這一次天帝少昊邀他至十洲三島之地一行,卻正合了他的心意。

當年傳聞中十洲三島之內就有數種奇珍異寶,乃是先天靈脈之中生成,本質僅次於先天靈寶之流。就算不去著手以自身法力煉製,也可以拿來直接使用。比那些所謂的上品材料天材地寶要強過太多了,得到一件稍加煉利,最少也是封神法寶之中上等的存在。聽聞江元峰一番介紹之後,申公豹想也未想的便選中了流州所出產的煉器至寶昆吾精石。

流洲在西海中,地方三千里,離著岸十九萬里。上多山川,積石為昆吾,作劍光明洞照,如水精狀。割玉如泥。當年洪荒之中有名的幾把神劍之中,其中半數都曾用到那煉器至寶昆吾精石,包括幾任天帝至尊的佩劍。

這昆吾精石可謂是諸般煉劍材料之中絕佳的劍器載體,而且難得的是性質中和,能與幾乎任何其它材料相容。

選定了主要目標之後,申公豹也不欲浪費另一個機會,將第二次出手的目標定在了與流洲同在西海範圍的聚窟洲之上。

那裡所出產的一種奇珍神樹。乃是療傷救命的聖葯。聚窟洲在西海中未申地,地方:千里,北接方丈神山二十六萬里,離東岸二十四萬里。有各種奇獸。大山形似人鳥之像。故命名為「人鳥山」山中有反魂樹,能自作聲,如群牛吼,聞之心震神駭;伐其根心煮汁為丸,名為「返生香」或「震靈丸人鳥精卻死香」顧名思義,其葯能醫必死之症,即便神魂潰散,只須餘下一縷殘魂,也能使人返生。至於生死人肉白骨更是不在話下。唯一的缺點就是這返生香的藥效大部分是聚集在神魂方面之上,對於**的傷勢恢復效果不大。如果傷者**不全的話,服用這種聖葯之後只能保證神魂不滅,生機不絕。**是不能恢復的。

不過仙家之中能夠斷肢再續,**重生的靈藥不再少數,並非絕頂珍惜之物,但像返生香這般能夠拯救神魂與潰散之中的聖葯卻是少之又少。尤其是現今來說幾乎都成為了絕跡之物。所以這返生香才尤為難的。申公豹對此也為之動心。

至於其他各處聖地所出至寶,那對凡人來說服之可得長生的不死神葯。對於已經是金仙之軀,而且本身並非人族出身的申公豹來說,他的壽元幾乎是取之不盡,所以並不那麼在意。當前最需要恰好是一件煉器至寶和關鍵時刻可以挽救生命的聖葯。

「這天下絕頂的神仙聖境,帝君自己便佔據了三分之一,真乃羨煞天上群仙啊!」

申公豹感嘆著說道。

「申道兄繆贊了,我不過是承襲父輩遺澤罷了,除了那赤城天闕是以天帝名義取得之外,其它聖地都是由家祖家父母手中繼承而來,倘若按照人間的說法,可以說是一大紈絝了!哈哈!」

江元峰開著玩笑,與申公豹一同隱去身形,進入了長洲之地的範圍。

長州之地方圓有五千里,這了指的是長洲本島,而其外圍的諸多海島地域面積累加起來,至少有上千萬平,幾乎比得卜海天星卜塊中等大陸的面積」※

出乎山海世界主人江元峰的意料之外。他本以為十洲三島之地被封閉了萬年,應該是向一些荒極之地一般,少有人煙,只有山川大澤之中生活著的妖獸靈禽,以及諸多水族妖靈等生靈存在。

但是卻不想在接近長州外圍一帶的不少島嶼上。卻出現了為數不少的人煙。看其上人類外貌與凡人生的一般無二,上面有黃色皮膚的華夏族裔,也有金髮碧眼的西方人種,黑色皮膚的人種暫時未曾發現,但不一定就不存在。

看這些小島上的人,大多都是以農耕淡牧為生,住在石頭木材搭建的房屋之中,身上也有布衫皮衣。想來文明程度應該脫離了原始的刀耕火種,達到了古代封建年間的樣子。

江元峰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些各色人種,發現他們雖然體內沒有真氣修鍊過的痕迹,但一個個卻都是元氣異常充沛,而且每個人都有著如同凡間世俗里那些特異功能者的奇異能力,天生就可以操控火焰水流等等。體制也比外界人類強悍上十倍!

「莫非是這山海界靈氣太過充沛的緣故,所以這些人體內的能力才都覺醒了?可這些不同一般的凡人又都是從哪裡來的,我記得當初將這十洲三島之地封印在山海卷之中的時候,並沒有帶入外界凡人,而且也將所有人族鍊氣士驅逐了出去,開了靈智的妖族靈獸也都隨知他們自己的意願留下或者離去。其中頂多可能有個別殘餘的人類被帶入,但是也不可能發展出這麼多後代,定然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原因!」

想到這裡,江元峰來了興緻的繼續朝著長州中心方向行去,一路上他發覺人類的聚集地越來越多,尤其是一些大型的島嶼上,都有著不下數萬人的小城鎮。

想來方才那些個小島,不過是外圍少數隱居的人類所創立的聚居點罷了,真正的大面積人群都是在條件適合,靠近長洲中心的大型島嶼上。

來到真正長洲所在上空。江元峰在來路上的一個方向至少發現了三座建立在大型島嶼之上的大型城池。每一座所能容納的人口數量都不下於十萬。還有發現一些可以騰空飛行的修行人士的存在,修為大概都在煉精化氣的低層境界,雖然看起來數量可能不多,但是這些修士卻沒有如海天星上的同道一般隱藏在人跡罕至的地方,而且就那麼大方的出現在外人眼前,絲毫沒有避諱之處。想必這裡的風俗與外界應該不同吧!

這長洲之外,江元峰又見到一座面積足有華夏東三省面積之和的廣大島嶼,上面城池林立,有兩座人口容量至少百萬級的大城,以及數十座遍布在山脈原野之間的中小城鎮。而且這些人口聚集的城市中,不時的有飛進來飛出去,在他的神念之下,這些修士的修為一目了然,無所遁形,遠處看去,那情景便好似那蜂巢?外不停忙碌的工蜂一般,讓人一見之下就有驚嘆之感。

江元峰沒想到他會在這裡看到如同中才能見到的修仙城市。而且還是在他自己所掌握的山海世界里,他心中就不免有些驚詫和複雜之



探明了這裡的表面情況,正待深入其中城市區仔細了解,江元峰卻受到了申公豹的招呼。以他斬屍金仙的實力,尤其元神修為遠超同階。想要在方圓萬里之內找到一個目標神念傳訊,實在是再容易不過了。

幾個呼吸之後,江元峰身前金光一浮,出現了申公豹一臉笑意的



「帝君這十洲之地可謂是發展興盛啊!幾乎有地仙界四大部洲的風采。難得的是這裡元氣充沛,靈物眾多,遠比雖然地域廣大,但天地靈物只在少數險地存在的地仙界要強上不少!」

「呵呵!道兄說笑了,地仙界四大部州乃是諸神尊聖人聯手取最大洪荒大陸碎片所造,我這小小山海界怎能與之相比?我也沒有想到當初人煙荒蕪的十洲之地如今會繁衍出這麼多生靈,正要前去下面城中一探究竟,道兄可與我一同?。

「甚好!我二人這就下去!」

說罷,二人引隱起身形,輕鬆如意的進入了下方其中一座巨型城池之中。那城上所布置的大型陣法禁制對他們來說,就如同是茅草搭的籬笆一般,絲毫不能阻止他們的身形。

這座城池門上也如同一般古代城門一般,書寫著兩個古文大字,應該是此城的名稱。江元峰仔細一看,發覺這裡所用的文字竟然近似上古妖文,那兩個字他也能讀識,是為長熠二字。

入城之後,江元峰很是感受了一把只有在電影劇集之中才能看到的古代場景。一起的建築,擺設,吃穿用度之物都極具古意。其中也有著看起來有些身份的人們,身穿著材質上好的綾羅綢緞製成的衣物,更有一些動物乃至叫不出名字的低級妖獸拉行的「馬」車,在城中青石鋪就的寬闊道路上奔行。

江元峰眉頭一動,看起來這裡社會的發展,要比自己所估計的高出不少呢!這時申公豹看到前面有一類似酒家的店鋪,酒香肉香混集的香氣飄蕩出來,這位上古金仙一拉江元峰。二人就進了這店鋪之中。,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

9?9?9???O?M,sj.9?9?9???o?m,。9?9?9???o?m ?二百九十六海上妖國

長熠城中,仙來酒家之中,兩位身著高貴的男子佔據了二層靠近窗口的位置,對飲而談,樓下風景一覽無遺。

這裡的生活方式與風俗一切都很近似華夏古代的樣子,而且更有著上古遺風,讓申公豹這位曾經也常在世俗中晃蕩的上古金仙感到十分的親切。至於此地的主人江元峰,有的只是新鮮與好奇罷了。

即便是與申公豹同在上古人族興起之時生活過,但少昊的身份和性格註定他不可能如申公豹一般混跡凡人之間,四處遊盪,所以有的只是生活在現代的江元峰突然來到這充滿了古老氣息的城市中,一些驚奇與感慨罷了。

他們二人現在都把自己幻化成了城中一些有身份的人物的衣貌,不透露自己的真實模樣,以免引起這城市裡修行者的注意,招惹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雖然申公豹之前一起用神念掃過了整個城池範圍,並沒有發現有真仙以上修為的存在。僅僅有幾個真仙境界的人類和妖族修士,但卻不曾有能力發現申公豹那遠超他們自身元神的強大神念。

但是如果兩個形貌打扮都與眾不同的人突然出現在大街上,很容易惹得他們出來圍觀,雖然二人並不畏懼,卻也不想麻煩的去應付對方。

二人雖然表面上杯來盞去,但實際上這間酒家樓上樓下以及周圍幾條街的所在,所有人的談話聲音都逃不過他們的耳朵。

提出了張家長李家短的閑言碎語,以及凡人見面之間的寒暄客套,一個時辰的功夫,江元峰就了解了不少關於這裡的情況。

等到申公豹感慨過了昔日情節之後,二人一人拎著一隻陶制酒壺,出了酒家來到了大街上。

猶如玩世不恭浪蕩不羈的富家公子一般,江元峰與申公豹這兩位高人便喝著壺中山果釀造的酒液,一邊朝著城主府的方向搖晃著走去。

方才江元峰已經打探了明白,在這城市裡修行者是並不背著凡人的存在,而且這裡的凡人俗世崇仙者居多,修行者往往都是眾人羨慕崇拜的目標。

這長熠城裡的高層便都是由修行者鎖擔任的,其中權力最大的便是方才申公豹探查到的五個真仙境界的修士。

其中三個是妖族修士,是本城三大供奉,都在城池後面的大山中隱居潛修,平時不會管城裡的事務,只是接受長熠城的供養,在城池有了威脅的時候出手解決。而真正管理此城的便是兩名人族修士,大城主與二城主。

江元峰他們此行便是要趕往城主府,去找那兩個人族修士城主了解一番山海界之中不為凡人所知的情況。

當然對方配不配合,不並不在江元峰的考慮之中。兩個不過真仙境界的修士,還不曾放在他的眼裡,輕而易舉的就能將他們擒獲。更何況還有申公豹這上古金仙跟在旁邊,除非他們運氣實在不好,幾萬分之一的幾率對方手裡能有先天靈寶一級的存在,不然還無法逃出二人的掌控之外。

來到高大壯觀的城主府之前,江元峰二人便已經隱去了身形,這裡應該不會有能夠看穿他們禁法的存在。所以這兩位便大搖大擺旁若無人的由正門走進了城主府中。

長熠城城主分別是大城主天祿、二城主天壽,兩人據說都是出身於一個散修門下的普通修士,二百年前修為達到了真仙境界之後,便在眾人推舉下,接下了上任老城主,他們的師父的位置,成為了長熠城新任城主。

不過據江元峰推測,這裡面肯定有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所以他才拉著申公豹一起直接找上門來。

城主府後園禁地之中,一名真仙境界的修士在吞吐著周圍比外界強出十倍的靈氣。這名修士一身莽紋袞服,年紀在中年左右,相貌渾厚,氣質威嚴,正是長熠城大城主天祿。

「呵呵!這位城主還在修鍊,倒是勤勉的很,正好方便我行事!」

後園之中,隱匿其身形的江元峰對著身旁申公豹說道。

申公豹則有些皺眉的說:「帝君莫不是要施展搜魂之術來拷問這位城主嗎?」

江元峰笑道:「搜魂法術乃是魔道,施用過之後這人也就廢了,運氣好的還能神志混亂的活下來,運氣不好就是瘋癲而死,我有更合適的方法來問到我想知道的!」

「莫非是入夢之法?」

申公豹好奇的問。

「正是!」江元峰點點頭。說著,他已經站到了正在修鍊的長熠大城主天祿身前。

只見江元峰手掐一個奇異的法訣,雙眼放出一道魅惑與聖潔的光輝,徑直照耀在天祿大城主閉目的臉上,將他全身都籠罩起來。

一道晦澀而隱秘的神識念頭通過面上竅穴進入對方的頭腦之中,摸到了祖竅泥丸所在,悄然的溜進了這位長熠城大城主的意識海之內。

神識入夢之法,被入夢者只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大夢一般,醒來之後完全不會發覺出有何不妥之處,仍舊該做什麼便做什麼。卻不知自己的記憶已經被人看電影一般盜覽了一遍,連一些隱私秘密和尷尬齷齪事也不例外。

江元峰也是第一次施展此般秘法,只覺得自己的一點意念方法穿越了時空隧道一般,通過一段漫長的奇異通路,來到了一處灰濛濛的廣大空間。

此處空間一眼望不到邊,彷彿是無邊無際一般,在他的眼前飄浮著幾乎數不清的五光十色的大小氣泡,仔細看去每個氣泡中都不時閃爍著一幅幅生動的畫面。

這裡便是這位天祿大城主意識深處的記憶海。那些氣泡裡面所包含都都是他一生的記憶碎片。

靠近外圍的氣泡顏色最是鮮艷明亮,而越往深處,裡面的氣泡顏色就越暗淡,畫面閃動的頻率與速度也越來越遲緩,只有少數還閃動著一點光芒。這是因為越是遠久的記憶,如果不是那麼深刻的話,便是越不清晰,長久不去回憶,就容易淡忘下去,那麼那些記憶氣泡也就會隨之消散。

江元峰控制著自己的念頭朝著最近的一個氣泡靠近,緩緩釋放著一中催人入眠的氣息波動,待那氣泡中的畫面轉了兩轉,便停滯不動之後,他的念頭小心翼翼的融入其中。

入眼的是一連串的各種情景,無數的記憶畫面融入江元峰的腦中。他將一些雜亂的生活記憶全都提出掉,只吸收自己感興趣的一些記憶場景。

不過多時,一個氣泡的記憶便被江元峰翻看完了。

片刻之後,在外面的江元峰眼中神光消去。

輕嘆一聲,收回了自己的念頭。而那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天祿大城主則彷彿熟睡了一般,鼻尖傳出了輕微的鼾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