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他還是一熱血青年,這梧桐對他冷清了一些,沒禮貌了一些,這些他都無所謂,但是,他今天好不容易賺錢充值了兩天生命,被她又一劍斬了一天,這就讓他不能忍了。

到底他還是一熱血青年,這梧桐對他冷清了一些,沒禮貌了一些,這些他都無所謂,但是,他今天好不容易賺錢充值了兩天生命,被她又一劍斬了一天,這就讓他不能忍了。

忍不了,絕壁忍不了,就算她借了兩次錢給夜南山,夜南山也表示忍不了,於是,夜南山爆發了。

瞪著眼睛,夜南山怒視著梧桐,嚷道,「勞資招你惹你了嗎?莫名其妙,真有能耐,別留手啊,一劍殺了勞資一了百了!」

說著,夜南山還朝著梧桐快步走了過去,走到她身前,大聲道,「來啊,你殺啊!勞資都不帶躲的,殺啊!誰慫誰王八蛋!」

梧桐似乎沒想到夜南山會突然暴怒,開始微微有些驚愕,見夜南山走近,一幅咄咄逼人的樣子,梧桐臉上也浮現出怒意。

「你敢殺勞資嘛,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我命魂里那隻鳳凰,勞資死了你也活不了!」

「你…」

「你什麼你!」夜南山毫不客氣的打斷梧桐的話,「長得這麼漂亮,心怎麼就這麼歹毒,蛇蠍心腸!勞資不管你和原來那個他有什麼恩怨,但是我告訴你,他是他,我是我,勞資不欠你的!」

「會功夫了不起啊?會使劍了不起啊?要麼你一劍殺了我,大家同歸於盡,一了百了,要麼,別成天提著你那把破劍在勞資面前耀武揚威!勞資不要臉的嗎?瞪什麼瞪!勞資不吃你這一套!」

夜南山突然爆發,噼里啪啦說的這一大串,讓梧桐又驚又怒,握著劍的手捏的緊緊的,一臉怒意的瞪著夜南山,似乎隨時都可能一劍將夜南山給斬了。

夜南山這會兒熱血上頭,也是不知道怕,毫不示弱的和梧桐對視著,雖然武力上,和梧桐完全不是一個等級,但是氣勢上在這一刻卻完全不輸。

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互瞪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梧桐先把眼神挪開了,也不多說話,似乎也是不知道說什麼,咬著牙,緊緊的握著劍,梧桐轉身回了屋子,砰的一聲,狠狠的把屋門給關上了,顯然,梧桐這心裡這怒氣也不小。

「哐啷」一聲,進了屋子的梧桐,又將手中的劍摔在了地上,看著地上的劍,咬牙低喝,「要你何用!」

梧桐似乎在怒自己不爭氣,怎麼就狠不下心一劍斬了那無恥之徒,和他同歸於盡呢。

顧少,太會撩 外邊的夜南山,此時卻是長吁了一口氣,剛剛熱血上頭不管不顧,這會兒冷靜下來了,想想都一陣后怕。

這女人美是美,但絕對是個狠茬,萬幸的是她沒有真的提劍殺了自己。

或者說,她不敢殺了自己。

原來小貔貅說過,在他的命魂,和一隻鳳凰糾纏著,他和那隻鳳凰,屬於同生共死的狀態,當時夜南山就感覺是梧桐來著,但是,這也就是夜南山自己的感覺而已,他也不確定是不是。

但是,看梧桐今天這個反應,看來,基本可以確定她就是那隻鳳凰無疑了。

也得虧她真的就是那隻鳳凰,所以,她只要自己不想想死,就不敢真的殺了夜南山,否則,如果她不是的話,那麼……

夜南山想這個都有些後背發涼,剛剛太衝動了啊,還好,自己的感覺沒有錯,賭對了這一下。

兇險是兇險了一些,但是好在沒出什麼意外,算起來,這一回,是夜南山扳回一城,而且,還確認了梧桐的身份。

和自己同生共死的鳳凰,有意思…夜南山似乎知道以後該如何和梧桐相處了。

清理了身上的血跡,夜南山檢查了一番剛剛受傷的地方,已經一點受傷的痕迹都看不到了,別說,這系統治傷的功能,還真是強大,這麼一道大口子,說治就治了,一點痕迹都沒留下,像是沒受過傷一般。

就是,這療傷的成本著實有些高,一天生命額度就這麼沒了,夜南山很是肉疼。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以後能不受傷,肯定就不受傷!」夜南山自語道,「我一心一意賺錢買命,爭霸天下打打殺殺什麼的,不適合我。」 在車裡對話的這兩個人,對即將到來的F.S成員來說,一定是生面孔,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哪怕是對四方的大部分人來說,也是生面孔。

只有高層的那麼幾個人知道,坐在副駕駛的人是伊諾,開車的人是長谷川。

先前鹿溪所說的「另一個戰場」指的就是這裡。開戰之前,鹿溪也曾想過,在西郊墓地真的不一定能幹掉江山或是房雲清,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她將長谷川這一隻奇兵藏了起來,安排他們在半路截擊。

R8的引擎聲越來越大,在長谷川聽起來,像是戰鬥的鼓點。

「攔哪一輛?」旁邊的伊諾問了一句。

長谷川眯起眼睛向前看了看,幾乎已經可以從遠處看到車隊的身影,他道:「打頭的那輛R8是江山的車,不過,我們都沒辦法確定他在不在那輛車裡…」

「不管怎麼說,都要攔下第一輛比較穩妥。」伊諾回道,「但是,我們的機會並不多。」

「是啊…」長谷川仍然盯著遠方,似乎有點惆悵。自己這邊只有三輛車子,可對面是超過十輛的車隊,不可能把每一輛都攔下來,所以,他也得賭。

「差不多了,走吧!」旁邊的伊諾又補上一句。

長谷川默默點頭,掛上檔位,踩下油門,車子緩緩開了出去。他還特意回頭瞄了一眼,後面的兩輛車子沒有任何停頓,馬上跟了上來。

這兩輛車子裡面坐的就是從美國帶回來的拳手。

長谷川的車子一點一點從路邊,駛向了公路上。當前輪剛剛上了公路,他瞄了一眼,發現R8已經飛馳而來。

他今天的目的是,攔車,殺人,並且保證自己不受傷。所以,當然不會把車子開出去,直接跟R8對撞,那純粹是找死。以R8現在的速度來看,輛車對撞,必定是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忽然間,長谷川整個人沉了下來,神情極為認真,壓低了視線緊緊盯著R8在視線中越來越近。在原地等了兩秒鐘之後,他猛踩油門。

「嗡!!!」一聲躁耳的刺向在空蕩的四周炸開,長谷川的車子一下竄了出去。

架勢R8的人是江山的另外一名近身,聽到這個聲音嚇了一跳,本能的踩下剎車,一個急剎差點讓後面的車追尾,還好他立刻鬆開。

不過,這已經產生了連鎖效應。頭車剎車,緊跟著第二輛、第三輛全都跟著剎車,前面的劑量還好控制,但是後面的就沒那麼好控制,尤其是後面車裡的人也聽到了這個聲音,都不自覺的帶剎車,終於還是沒逃掉追尾的結果。

砰!!砰!!砰!!

車隊靠後的位置,三輛車接連撞上前面的車,直接讓半個車隊陷入癱瘓。還好撞得並不嚴重,幸運的是,江山等人乘坐的GL8就在連環追尾的最前面一輛,毫髮無損,繼續向前。

這個時候,R8減速,後面的車也都跟著減少。而最前面的長谷川,則打滿方向盤倒車,直到車頭與對面的R8面對面…

輛車相聚不到兩百米,長谷川虛起眼睛向前看了一下。

「不對,這不是我們要找的人。」他搖了搖頭說。

旁邊的伊諾同樣愁眉緊鎖,小聲說了一句:「麻煩了…」

「呵,不麻煩!」長谷川十分從容地輕笑了一聲,說道:「讓後面的人待命,我們先衝過去,看準了目標之後再讓他們動手。」

「嗯。」伊諾點了點頭,「聽你的。」

長谷川深吸一口氣,像是在自我調整。隨後,踩下油門,車子緩緩加速向前開去。

要知道,兩人說話的這幾秒種的功夫里,R8並沒有停下,仍然勻速朝前開,所以等到長谷川再向前的時候,兩車相距最多也就一百米的距離。

很多電影里出現過這樣的鏡頭:一對死敵,分別駕駛一輛汽車,全速前進,對撞。

可真實世界當中,別說什麼過白碼的速度了。就算一個人以60碼的速度開車,在沒有任何阻擋的情況下,直線撞上另外一輛同樣60碼全速前進的車…

這是需要比自殺還大的勇氣才能做到的,而絕不是一咬牙一跺腳就能踩下油門的。

如今,駕駛R8的混混就有了這種體會,看見長谷川開車徑直衝了過來,一股莫名而強大的恐懼感瞬間蔓延全身,害怕到牙根打顫,雙手發抖。

當然了,長谷川不可能傻到開車去撞,真正的聰明是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在確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其他條件才能成立。

可這個時候R8里的混混並不知道,他就以為長谷川是準備來拚命的,求生慾望讓他的右腳本能的搭在了剎車上面,慢慢踩下去。

長谷川微微一笑,他就是要用這種尋思的氣勢鎮住對方的頭車,讓整個車隊的速度慢下來,這個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R8越來越慢,幾乎已經快到了要停下來的狀態。而長谷川這邊越來越快,終於,兩車相會,「嗖!」的一聲,當長谷川開車飛馳而過時,R8里的混混只感覺地都在顫抖,同時,懸著的心也放下來了。

因為R8停下導致後面的車全都停下,當然,也有車子試圖繞過前面的車子開出來,那輛載著江山、七喜、岳向北、洛基等人的GL8就是其中之一,明少正在這樣做。

越過R8的長谷川,立刻減速,轉頭死死盯著車窗外,一輛輛車子從他的視線中掠過,卻還沒有看見他要找的身影——一個外國人。

因為長谷川並不認識江上、岳向北等人,哪怕給他看照片也不一定能記住,所以,在出發之前鹿溪告訴她F.S當中有一個外國人,只要找到這個人叫洛基的人就行了。

哪怕洛基沒有跟江山在一起,但只要洛基出事,其他人一定會管。

長谷川幾乎從頭走到了尾,還是沒有找到目標。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F.S的人從車裡下來,手持鋼刀棍棒,朝長谷川的車子圍過來。

「Fuck!Wemadeamistake?!」眼看著混混們從四面八方圍過來,長谷川也有些著急,開口罵了一聲。

「Don』tworry。There!」伊諾突然抬手說了一句。

長谷川立刻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一輛GL8從車隊中饒了出來,正準備朝前面開。

「這個時候,什麼人會急著逃走…」

伊諾這個人有個特點,說什麼話總是喜歡說一半,留著另一半給人家猜。這大概跟他身為「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種之一」有關係。因為他認為,剩下沒說的話,對方肯定猜得出來。

「bingo!」長谷川微笑著打了個響指,立刻抓起旁邊的對講機,「看到那輛別克商務車了么?攔住他!」

說完,他猛地踩下油門,車子轟鳴而出,追了過去。 次日。

夜南山照例做了早飯吃了去出攤賺錢。

昨天晚上和梧桐結下了梁子,夜南山表示自己不是大度的人,所以,今天的早飯,夜南山沒給梧桐做,只做了自己一個人的。

但是,似乎一不小心做的多了些,多出了一人份,吃不太完……

嗯…只是不小心多做了一些,才不是特意給那女人留的呢!

夜南山表示,自己是有骨氣的人!

天樞學院門口。

原來的位置,原來的小攤,原來的夜南山開始賣雞蛋。

今天天樞學院還是一如既往的人多,這段時間,天樞學院招生,在對各地趕來入學的人進行測試,據說要維持十天的時間,今天是第五天。

天樞學院的招生測試,夜南山還不太了解是怎麼回事,但在這也賣了兩天雞蛋了,多少看了一些,稍微了解了一些。

天樞學院招生條件極為嚴格,只有道源覺醒的人,才有資格直接入學,但是,道源覺醒的人少之又少,夜南山在天樞學院門口賣茶葉蛋也有兩天時間了。

這兩天的時間,招生處從早到晚,一直是人滿為患,派對進行測試的人不知幾何,可道源覺醒的人卻寥寥無幾,每每有道源覺醒的人出現,招生處那邊圍的水泄不通的人群,總是會沸騰起來。

每次聽到招生處那邊喧鬧沸騰起來,就知道又出現一名道源覺醒者了。

天樞學院招生,其實針對的並不僅僅是道源已經覺醒的人員,道源已經覺醒的人員,是可以直接入學,成為學院正式學員的。

除了這些已經覺醒道源的天才,天樞學院的招生測試,更多的是針對那些沒有覺醒道源,但卻極有天賦的人員。

有一些人員,他們暫時還沒有覺醒道源,但是,可能天賦極好,只是缺少一個契機和一些運氣覺醒道源,天樞學院要找的就是這種人。

通過天樞學院的招生測試,可以測試出每個人的天賦,只要天賦達到天樞學院認定的標準,就能夠成為天樞學院的記名學員。

然後,由天樞學院對他們進行培養,進行潛能激發,幫助他們覺醒道源,一旦道源覺醒,就能夠成為天樞學院的正式學員。

這種天賦很好,但又沒有覺醒道源的選手,往往就是隱藏的天才選手,在覺醒道源后,他們的潛力無可估量。

簡單言之,天樞學院的招生,一方面是招收已經覺醒了道源的選手,另一方面,就是挑選天賦極好但卻沒有覺醒的天才種子。

很多天樞學院的老師教授,甚至把那些沒有覺醒的種子選手,看的比已經自在覺醒了道源的選手更重。

因為天樞學院,從來就不缺道源覺醒者,能成為正式學員的,都是道源覺醒者。

但是,天樞學院,不,任何地方,都缺少天才道源覺醒者,而那些種子選手,往往就有可能成為這種天才道源覺醒者。

總統少爺,跪地求婚! 當然,這些現在不關夜南山的事,他現在只想著好好賺錢買命,覺醒道源修行什麼的,他雖然也嚮往,但怎麼的也沒命重要不是?

而且,昨天晚上,夜南山也認了個理,打打殺殺的不適合他。

要是成了覺醒者,開始修行了,免不了打打殺殺,萬一受點傷又給他把生命額度給折騰沒了,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說到底,還是現在命太薄了啊,要是生命額度夠多,有個十年八年的,那夜南山說不定也想著怎麼修行一下,好歹他也是穿越者嘛。

穿越者共同的夢想,天下無敵唯我獨尊,再加娶十個老婆什麼的,這個夢想,夜南山也是有的。

……

下午,夜南山送走一位光顧的富家公子后,眼前突然竄來一道人影。

「呀,小哥哥,真的是你呀,我還以為看錯了。」

夜南山定睛一看,微微一愣,原來是前兩天見過的,還和他一起吃了一頓飯,給他講了這個世界修鍊體系的李萱萱,沒想到在這見到她。

不過李萱萱好像是說過她就是天樞學院的學生,在這見到她也不那麼奇怪了。

「喲,小姐姐好啊。」夜南山笑道。

雖然那次和李萱萱最後不歡而散,但夜南山對這個自來熟,長得又可愛的女孩子,還真是挺喜歡的,而且,人家主動來打招呼,還叫自己小哥哥,夜南山怎麼的也得笑臉回應不是?這是禮貌問題。

嗯,梧桐那女人就沒禮貌,夜南山心道。

「小哥哥你在這賣雞蛋?」李萱萱一口一口小哥哥,叫的還挺順。

夜南山笑著點點頭,「嗯,做點小買賣賺錢。」

李萱萱看了看夜南山,然後說道,「小哥哥,對不起,那天我不該怎麼說你的,我是覺得你人很好,所以,希望你也能成為源士,不被錢財迷惑雙眼,耽誤前途,我那天後來想過了,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源士的,小哥哥要是能多賺些錢,成為大富翁,開開心心的生活,也很好呢!對不起小哥哥,你能原諒我嗎?」

夜南山有些意外李萱萱會這般說,這倒是反而讓夜南山有些感覺不好意思了,連忙擺擺手,夜南山說道,「沒事,沒事,我沒放在心上,也沒怪你,不需要道歉的。」

李萱萱欣喜道,「那你原諒我啦?」

夜南山,「我說了,我沒怪你呀,哪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

「太好了。」李萱萱高興的說道,「那我們還是朋友吧。」

「當然。」夜南山點頭應道,「對了,你吃不吃茶葉蛋,挺好吃的,嘗嘗吧。」

李萱萱聞言,湊近看了看鍋里的茶葉蛋,嗅了嗅鼻子,「還挺香的,我吃,多少錢,小哥哥我給你錢。」

夜南山擺手,「不用了,都說是朋友了,我請你吃,別客氣。」

「謝謝小哥哥。」李萱萱當真是不客氣了,「那我不客氣了。」

說著,李萱萱已經自己上手在鍋里拿了一個茶葉蛋出來剝了。

「唔…好吃!」李萱萱驚呼道,眼睛還半眯著,似乎在感受茶葉蛋的美味。模樣甚是可愛。

漂亮的女孩子,總是受歡迎一些,而且,作為夜南山在這個世界第一個朋友,夜南山也願意對李萱萱釋放出善意。

夜南山看著她這幅樣子,也笑了笑,說道,「好吃就多吃幾個,別客氣,隨便吃,我請。」

不過,很快,夜南山就有些後悔自己說的這話了。 沒有人不怕死,血肉之軀也不可能阻擋鋼鐵。

面對長谷川橫衝直撞的全速前進,本來準備圍上來的混混們,無一例外的散開。畢竟沒有人想被撞。當然了,搏命的時刻一定會有,但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現在。

人群散開,長谷川肆無忌憚的加速,油門踩到了底,發動機嗡嗡作響,直奔前面那輛GL8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