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廣才村長決定去看一看,牛開山打喪棒,說道:「儘管這村醫有三萬塊的年薪補助,而黃鐵生他老人家家裡也比較困難,但是他歲數太大了,七十三歲了讓別的村子知道咱們平安鎮第一村小龍村找了一個七十三歲的人當村醫,實在是鬧笑話。」

劉廣才村長決定去看一看,牛開山打喪棒,說道:「儘管這村醫有三萬塊的年薪補助,而黃鐵生他老人家家裡也比較困難,但是他歲數太大了,七十三歲了讓別的村子知道咱們平安鎮第一村小龍村找了一個七十三歲的人當村醫,實在是鬧笑話。」

羅小冬說道:「要不去看看吧,自古成功在嘗試嘛!」

這話說中了那劉廣才村長的心坎,李廣才對孫菊說道:「婦女主任孫菊同志,要不你陪我去看看?」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孫菊說道:「好,我看羅小冬也蠻有興趣的,不如我們三個一起去吧?」

孫菊這麼說,是有意拉攏羅小冬。

羅小冬想,多結交人總是好的,就這樣吧。

於是同意了去看,三個人吃飯完畢,送走了牛開山和王亮,就朝著村南部走去,村子不小,所以村子南部地勢低洼出的十幾戶人家,羅小冬幾乎從來沒去過,只知道是郭曉冬住在這裡。

這說曹操曹操到,郭曉冬在那邊不知道在幹嘛,玩泥巴呢還是幹啥的,羅小冬老遠看到了,說道:「郭曉冬!」

郭曉冬說道:「我爸爸病了,我準備去找黃大爺看一看呢,我爸爸說好像是蛇瘡!」

大家都驚了。

羅小冬說道:「什麼?蛇瘡?」

郭曉冬說道:「我不確定呢!對了,你們是來幹嘛的?」

羅小冬說道:「我們是找黃大爺的。」

村長說道:「黃大爺在家嗎?」

郭曉冬點頭,說道:「早上還看到黃大爺在家遛鳥呢!」

妙妙荷爾蒙 村長說道:「走,我們進去看看!」

劉廣才村長領著大家,孫菊,羅小冬,還有郭曉冬,進了黃家大院!

黃家院子里,還是泥土的,沒有水泥,看起來很是凄涼,和羅小冬的祖屋有的一拼,羅小冬心想,我自己的祖屋該修繕一下了,現在這麼多人來人往的,反而是泥土路,多不好意思,而這家黃大爺家,看起來也很貧困,所以如果有什麼事我能幫忙的,盡量幫一幫。

正想著呢,門口出來了一個女孩,這妙齡少女,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好一個美人胚子!

羅小冬一看之下,不禁有種心動的感覺,急忙定晴一看,只見那女孩認出了村長,說道:「劉村長,有什麼事嗎?我爺爺剛睡下!」

原來是他孫女。

劉村長說道:「咋,你是黃鐵生大爺的孫女?」

那女孩說話落落大方,說道:「是啊,你們肯定不認識我,我剛畢業回來,之前一直在外讀書,沒來爺爺的村子,我在姑媽家生活。現在爺爺老了,我回來孝順爺爺,所以!」

羅小冬點頭,心裡撲通跳。

而旁邊的劉廣才,也看出來羅小冬似乎對這個女孩有點意思,笑道:「沒想到黃大爺居然有個這麼漂亮的美女孫女!」

那美女聽了,喜笑顏開,說道:「不敢當,我聽說過,嗯,你叫羅小冬是吧?」

羅小冬奇道:「你怎麼認識俺?」

美女說道:「你是副村長啊,誰不知道!另外,我聽郭曉冬幾次說起過你,說你是打遍金海市無敵手,並說你創業了,辦自己的公司,叫羅小冬公司,還說你拒絕了馬國麟的國麟集團的高薪職位呢!」

羅小冬心想,這郭曉冬真夠意思,居然幫自己宣傳了這麼久,我他日一定好好謝謝他!

羅小冬笑嘻嘻說道:「不敢當不敢當,就是辦點小企業啥的,沒啥好的,對了,有空的話,請你吃大黃魚!還沒請教你叫啥名字呢!」

美女說道:「我叫黃鶯。」

羅小冬說道:「好名字,好名字啊!」

劉廣才心想,這是很普通的名字啊,莫非這混小子愛上人家黃鶯了!不過細想一下,我老人家如果年輕三十年,我說不定也會喜歡上這個黃鐵生的孫女呢,畢竟是一個美女啊,真是一個美人胚子。

羅小冬連連誇讚,誇的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那黃鶯一個大閨女,能好意思?

所以臉紅紅的,跟被蒸爐蒸熟了一般!

這時候,她轉移話題,說道:「我爺爺最近身體不好,剛睡下。怎麼了?你們有什麼事嗎?」

郭曉冬說道:「其實我也有點私事,但是還請村長和羅小冬說完,我再說我的事吧!」 黃鶯說道:「那這樣吧,我叫爺爺起來吧。」

羅小冬急忙說道:「不用了,我們等一會吧!」

也巧,這時候,黃鐵生咳嗽了一聲,起來了。說道:「黃鶯,院子里是誰啊?這麼吵?」

黃鶯說道:「爺爺,是村長和,和羅副村長一起來找你來著。」

黃鐵生說道:「那你不叫我起來?」

黃鶯說道:「爺爺你剛睡下。」

黃鐵生說道:「沒事,我出來了!」

村長劉廣才笑容滿面,和婦女主任孫菊一起上前,劉廣才說道:「黃老,我就開門見山了!」

黃鐵生說道:「什麼事?」

劉廣才說道:「是好事,你家經濟也挺困難的,我這次來,是想一方面,補助下你們家,另一方面,也是讓你為村裡效力啊!」

黃鐵生聽的不明所以,說道:「怎麼回事?」

劉廣才開門見山,說道:「新市長岑市長上任了,要推行新政,每個村,都要弄一個簽約醫生,就是弄一個和以前的赤腳醫生差不都的村裡的醫生,為村民服務,一年有三萬塊錢的保底的補助,另外,還有其他的一些普通藥物的補助,什麼頭疼腦熱的,什麼發燒感冒的,什麼止咳糖漿啊什麼的!」

羅小冬這才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

劉廣才說道:「現在,咱們村雖然大,但是村裡的大夫,卻沒有,只有你一個。」

黃鐵生皺了皺眉頭,說道:「這三萬塊,我也想要,但是我這把老骨頭,實在是,實在是走不動路了,我有關節炎,風濕性的,不好治療啊,我是個醫生都沒法治療!」

看了看自己的腿,黃鐵生嘆息一聲,說道:「我這是老寒腿啊!沒辦法,絕症了!」

羅小冬走上前去,說道:「黃大爺,我給你按摩一下,你試試看有沒有效果!」

黃鐵生說道:「啥?給我按摩?哎呀,羅副村長,你別逗我了,這按摩如果能緩解或者根除老寒腿關節炎,那世界上就多了一個諾貝爾獎啊!」

黃鶯說道:「羅村長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實在擔當不起啦!」

羅小冬不以為然,上手摸開去。說道:「我會一門古老氣功,你可知道氣功療法?」

那黃鐵生剛要拒絕,忽然覺得一股子熱氣進入了自己的寒腿之中,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

黃鐵生驚呆了,驚訝的看著羅小冬,說道:「這就是氣功?」

羅小冬點頭。

黃鐵生說道:「太,太,太神奇了,太神奇了,黃鶯,你來看,我的腿似乎!」

黃鶯也大驚,說道:「怎麼可能!」

三分鐘后,黃鐵生扔掉了拐杖,開始往前走兩步,往後走兩步!

然後,黃鐵生驚訝的喊了出來:「這氣功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黃鶯說道:「是啊,太神奇了,爺爺,你好像多年的老寒腿關節炎就這麼好了?」

黃鐵生左捶捶,右邊捶捶,發現真的完全好了!

健步如飛!

周圍人,包括郭曉冬,孫菊,老村長劉廣才,和黃鶯本人,都喜出望外,大為驚訝!

黃鐵生說道:「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山更有一山高啊!我當赤腳大夫也多年了,從來沒聽說過氣功可以治療疾病的!」

羅小冬笑道:「我也是偶然間發現的。」

其實羅小冬這根本不是氣功,羅小冬自己也糊裡糊塗。

只是有了上次斷骨重生的先例,羅小冬勇敢的試一試罷了,沒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

黃鶯感激的看著羅小冬,不知道說什麼好,忽然想起來,還沒端茶送水呢。

趕緊說去泡茶,羅小冬說道:「不用了。」

黃鐵生說道:「我家裡比較困難,沒啥好茶葉,但是你一定要接受我敬一杯茶。」

羅小冬說道:「這樣吧,這杯茶先欠著,等將來,我帶一罐子好茶,來給你們,送給你們,到時候你們用我帶的好茶,再經我一杯茶,就好了嘛!」

黃鐵生說道:「那,那行,我家裡的就剩下一點劣質茶葉,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醫妃權傾天下 羅小冬心想,我回頭讓郭曉冬去買點好茶,碧螺春,普洱,鐵觀音,西湖龍井,等等,都買一些,當送禮,送給村長和孫菊,牛開山王亮各一份,再送一份給黃鐵生吧。

這時候,郭曉冬想插口。

羅小冬看出來了,說道:「對了,郭曉冬兄弟,你不是想說事嗎?什麼事啊?」

黃鐵生說道:「郭曉冬,啥事啊?」

郭曉冬說道:「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我爸爸好像得蛇瘡了!」

羅小冬對於氣功能否治療蛇瘡,根本毫無把握,就不插嘴了,這時候,黃鐵生說道:「不要急,我去看看,對了劉村長,羅村長,你們?」

劉廣才還沒開口,羅小冬說道:「我們也跟著去看看吧,郭曉冬是我的員工,也是我的好兄弟,他爸爸的病,我們也去看看如何?」

劉廣才說道:「那好吧!」稍微有一點不情願,但是轉念一想,想看看這個黃鐵生是否老糊塗了!

是否還能醫療疾病呢?

所以,大家都跟了過去。

羅小冬進去看到郭曉冬家裡就收拾的比較好了,院子里,是水泥院子,鋪的乾乾淨淨,家裡鋪的瓷磚,白瓷磚,白牆壁,整理的乾乾淨淨的,羅小冬說道:「哎呀,不錯嘛!」

劉廣才也讚歎一聲。

郭曉冬說道:「是剛收拾的,是我掙了錢才收拾的,當然看起來不錯啦,這樣要多謝羅小冬你啊!」

羅小冬說道:「我?」

郭曉冬說道:「當然是你了,沒有你,我哪裡來的一個月四千塊錢的工資呢。」

黃鶯在旁邊,說道:「羅老闆對下屬果然大方啊,我聽郭曉冬說了,你給員工的工資,超過了平安鎮上普通工人工資的三分之一呢!」

這話的確不假,羅小冬給員工的工資是四千起步,鎮上是一般是兩千三百塊錢左右一個月,當然也有三千塊的都很少。

羅小冬給的工資,的確夠的上是比鎮上工資多三分之一了!

郭曉冬的爸爸老郭,叫郭建軍,人稱老郭子。

郭建軍出來,說道:「黃大爺,你總算來了,今天早上起來我發現不對勁的,村長,這是羅副村長?哦,還有孫主任!你們怎麼都來了?」

他穿好衣服出來后,看到大家,驚愕的語無倫次了。

過了一會,說道:「這,這到底是咋回事啊,郭曉冬?」

郭曉冬說道:「爹!」

做個了手勢,說道:「爹,我去請黃大爺過來瞧瞧,正好遇到村長他們想請黃大爺重出江湖呢!當村裡的醫生呢。」 郭曉冬說完,看著村長劉廣才和羅小冬。

這時候,村長說道:「我們的事,先放一邊吧,老郭,聽你兒子說你得了蛇瘡?」

郭建軍說道:「我覺得好像是,你們看看!」

說著把上衣脫了!

這一下,驚著了眾人,因為那老郭子的肚皮上,圍著腰間,一圈,全都起泡了,並且起了的瘡很難看很難看,黃鶯和眾人不禁皺了皺眉。

羅小冬說道:「這!」

劉廣才村長說道:「怎麼樣,黃醫生,你看?」他已經改口叫黃醫生了!

黃鐵生點頭,說道:「依照我多年的經驗看,這就是蛇瘡,沒錯的,你放心,我可以治!」

郭曉冬和郭建軍一陣高興,郭建軍問道:「怎麼樣,好治療嗎?花多少錢?」

黃鐵生說道:「這是一道偏方,是用蚯蚓和中草藥混合而成的,我要去挖幾條蚯蚓,然後才能製成藥物!」

羅小冬奇道:「好使嗎?」意思是管用嗎?

黃鐵生對羅小冬說道:「不瞞你,保證藥到病除,十五天就能好!」

郭建軍說道:「好,好!」

郭曉冬問道:「這費用,是多少呢?」

黃鐵生說道:「這蚯蚓你們可以幫著抓一下,三條大蚯蚓就夠了,其他草藥我家裡有,算你一百塊錢吧!」

羅小冬想,真便宜,這去大醫院,治療個蛇瘡,怎麼也要五百塊以上把!

果然,郭曉冬和郭建軍也覺得便宜,說道:「黃大爺,你也要賺錢嘛,你家裡那麼困難,郭曉冬,掏兩百塊錢給黃大爺!」

黃鐵生說道:「不用了,不用了,給我一百就行了,蚯蚓你們快點去抓!」

郭曉冬說道:「行,我馬上去抓蚯蚓,這兩百塊錢你聽俺爹的,務必收下!」

大家還在客氣,羅小冬上前,說道:「黃醫生,你就收下把。」

劉廣才村長也勸說黃鐵生收下,黃鐵生不太好意思的收下了。

然後,大家又回去了,回到了黃鐵生的泥土院子里。

劉廣才村長說道:「過去,是我的失職啊!」

黃鐵生說道:「啥意思?」

劉廣才村長說道:「這村裡的人嘛,人員很雜,眾多,我就忽視了黃大爺你們家,你們家的院子,是為數不多的土院子了,還沒鋪上用上水泥地,是我的過失啊!」

黃鶯說道:「爺爺,等我賺錢了,我一定把院子打成水泥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