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平他們三人都已結婚生子,大伙兒像大家庭生活在一起,二位老人家也算是在家含飴弄孫。只是黑旋風近來病慨慨地,大家挺擔心他的健康。

劍平他們三人都已結婚生子,大伙兒像大家庭生活在一起,二位老人家也算是在家含飴弄孫。只是黑旋風近來病慨慨地,大家挺擔心他的健康。

葉缺四人坐在靠窗處,看得見東樓的客人陸續在登樓。過不久,看到孫大叔夫婦帶著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走上來,葉缺還認

得那雙明亮的眼睛,她肯定就是玉蘭妹。

接著走上來的是二伯父母和振遠哥,同時鄭芝龍也帶著鄭森走在後面。葉缺起身要迎上去請安,振遠眼尖已經瞧見了。

「葉弟,這麼巧你也在這裡。」振遠說。

「葉缺,你也在這裡,好極了,你跟我們一起好嗎?」鄭森見到葉缺高興的說。

「葉缺,我們在客樓等你。」易劍平見狀,追上來道別。

那走在前頭的玉蘭,聽到有人叫「葉缺」,稍遲疑一下,終於停下腳步。

她回眸時,正好與葉缺的目光接觸,兩人都露出含蓄的笑容。

孫大叔夫婦仔立等候鄭芝龍和張志,見面互相寒暄。

孫大嬸這時雖意識到眼前的少年就是葉缺,但還是驚喜地問:「真是葉缺小哥嗎?

「葉缺向孫大叔、大嬸問安,向玉蘭妹問好!」葉缺忙趨前問候。

「葉缺哥哥好,好高興見到你!」玉蘭含羞地說。

孫傳庭這時才知道,原來多日前見到的少年就是葉缺,他訝然道:「原來你就是葉缺,前次見面卻不相識,請多關照。」

「請孫大叔、大嬸見諒,之前不便向大叔請安,今日才要登門請罪,沒想到在此不期而遇。」

「我們看到你的名號了,正猜想你長成什麼模樣,現在見到,不出所望是更加挺拔英俊,孫大叔、大嬸高興還來不及怎會見怪。」孫大嬸仍像多年前一樣親切隨和。

葉缺接著替張志夫婦介紹,哪知兩家已經認識了。

這時洪士銘已得到通報,從東樓出來迎接。見到葉缺,開口邀請道:「葉缺兄弟,也請裡面相聚!」

孫大嬸像六年前一樣,一手拉著玉蘭妹另一手拉著葉缺走向東樓,鄭森也走過來和葉缺親近。

入席時,孫大嬸拉葉缺坐在玉蘭旁邊,鄭森則一馬當先的坐在葉缺旁。

鄭芝龍被安排在主桌,要和黃道周同席,這時正好向洪士銘推辭,和芝鳳在此落座。

張志夫婦就坐在孫傳庭夫婦的左側,振遠正對著葉缺和玉蘭而坐。

孫大嬸問起葉缺別後的生活。葉缺在孫大嬸追問下,才簡述壁崖餘生及拜師學藝的經過,把最近與雷浩天的爭鬥隱而未說。

當孫大嬸問及百丈崖是受誰的挾持,葉缺只得含糊其詞的說:「是無極教所為。」

孫大嬸既然知道葉缺是張志夫婦的親侄,對當年發生的事必然也和她一樣感到氣憤,於是對著張志夫婦說:「對一個無辜的小孩,怎可用這種手段,幸好這孩子命大才能生還,但也夠讓他受苦的。」

。基多遇襲了?

四階改造者的基多不但遇襲,還在對約翰他們求救。

要知道那可不止四階改造者基多,還有着三十多把足夠對四階改造者產生威脅的泰坦級武器。

這才半小時不到的時間,就開始求救,他們到底遇到誰了?

難道是那個縫合者?

此刻的約翰中將腦中瘋狂轉動,研

《從上海灘開始》第一百八十九章無頭縫合者 等到他不再向我這面看過來的時候,我這才重新點燃了火把,這個時候好像有人在往這面走動的聲音,不過我也並沒有太在意。

只當是樹葉飄落髮出來的聲音。

正當這個時候,我剛把樹枝點燃,準備用火攻衝出去的時候,只見四面八方突然亮了起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突然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下扔了一枚閃光彈,我的眼睛都要被晃死了。

我心想我的眼睛都這樣了,那個綠毛屍鬼肯定十分的不好受。

不過沒關係,好在我的感覺不是特別的差,而且綠毛屍鬼那東西生命力還是特別頑強的,一時半會只是光線的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

說起來我倒還是挺佩服那個女人的,自己的老公都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她居然還能夠待的住。

雖然是我和她二哥不讓她出來的,可如果她自己真的這麼擔心這個男人的話,她要是執意跟我出來也沒有睡能夠攔得住。

所以我想之前的那些戲碼充其量就是在裝深情而已,可是這種情況下我是絕對不能夠說出來這種話的,我心裡清楚的很。

一方面女人和她的二哥還是有不錯的勢力的,尤其是女人的二哥。

別的不說,光看他現在這副架勢我的心裡十有八九就已經有數了。

在這些強烈的光芒之下我還是走了出來,在離綠毛屍鬼不遠的地方突然站住。

他現在應該十分難受,龐大的身體都蜷縮在了一起,我想有可能是之前我給他喝下去符咒的原因。

現在的光居然和他喝下去的東西產生了共鳴。

長此以往下去,他說不定真的會被這個光晃到受傷。

死亡倒是不會,她丈夫的體質還是可以的,可是很有精神失常,或者乾脆成為一個植物人。

我給女人發了信息,讓他們趕緊停止光照。

而這時我已經畫好了符咒,並且在他的周圍點燃了一圈的小火。

綠毛屍鬼怕火,而且他又是剛剛成為綠毛屍鬼,肯定不敢輕易的從這裡跑出去,所以我就可以暫時的將他困住。

只要將他困住之後做法,我就能想辦法壓制住他體內的屍毒。

雖然我不能夠完全的將屍毒解除,這肯定需要古墓的幫助,但是暫時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了,到時候我會去古墓去尋找解毒的方法。

不過這些都是我先制止住這個男人之後的事情了。

我的事情已經做好了,可是另一面的光還是沒有停下。

儘管我已經給女人發了許多,並且告訴她再這麼照下去會發生什麼情況,可是她非但沒有撤走,反而一條消息都不給我回。

情急之下,我沒有辦法,只好給她打了電話。

電話的另一頭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我知道肯定是她的二哥鄧三科。

「怎麼是你?快點把光關掉!」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這時候我突然覺得不對勁了,這聲音似乎是從我後面發出來的,當我就要轉過身去的時候,突然被一股大力一腳踹在地上。

而後是嗚嗚的聲音,這個聲音我還是很熟悉的,是那個女人的,她的嘴應該是被捂住了。

我回頭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鄧三科。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旁邊帶著兩個黑衣人,看樣子都是特別萌打的角色。

這個時候我才反應過來這個男人的目的並不單純。

他根本不是過來幫助他妹妹的,與其說是幫助,倒不如說他是特意過來摧毀一些東西的。

不過在他看向了不遠處的男人之後,突然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我剛要起身,卻反被旁邊的兩個他的黑衣打手給桎梏住了,想要掙扎,可根本沒有這兩個人的力氣大。

「嘖嘖,這人是誰啊?哦不對,這不是人,這好像是一隻猩猩。」

「真是有意思。」男人拿著一隻看著像是手電筒的東西在他的身上來回的晃動著。

「這好像還是一隻綠毛的猩猩。」

當看清楚綠毛屍鬼下面的已經被啃的面目全非的屍體的時候,這男人的笑容幾乎癲狂。

「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這是一個喜歡吃肉的猩猩,吃的還是人肉。」

他轉過頭來看向我,他的表情讓我感到有幾分的恐懼。

為什麼會碰到這麼一個人,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一個媽生出來的,女人和這個鄧三科完全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

「你叫劉子龍是吧,我聽說過你,你說這個猩猩為什麼這麼奇怪,他喜歡吃人肉也就算了,為什麼身上還穿著人的衣服呢?」

「你在說什麼呢,我聽不懂。」

我把頭撇過去,現在我根本不是這個人的對手,雖然我知道這個時候一般理智的人是不會選擇激怒對手,但是我總覺得如果告訴他真相結局會比這個還要恐怖的多。

我甚至不知道如果告訴他了,這個綠毛屍鬼到底還能不能活下去。

這畢竟是他妹妹的丈夫,可是我總覺得他對他自己的妹夫似乎並不是很滿意。

如果借了這次的機會殺了他,我倒是覺得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我記得女人似乎非常不願意過來找他,甚至在提到鄧三科的時候會本能的十分的懼怕,不知道是不是我今天看到的這樣。

如果是的話,這確實有些過於恐怖了。

這個鄧三科不會要對她的妹夫痛下殺手吧!

果然,我面前的鄧三科手上突然多了什麼,我原以為是一把小刀,等到他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那是一把槍。

槍是殺不死綠毛屍鬼的,但是卻可以殺死面前的這個人。

如果鄧三科真的開槍射殺了他的妹夫,那麼這個人就死了,就算我真的找到解藥也救不活他了。

但是綠毛屍毒卻會在他的體內滋生,他會瞬間變成一個半死不活的怪物,也就是真正的綠毛屍鬼。

「你不會想要開槍吧,住手!你現在是在殺人!」

我大聲的呵斥道。

我之所以這麼激動,因為我聽到了他在扣動扳機的聲音,這個人實在太恐怖了,我甚至懷疑他有病。

。身後的人回答道:「差不多了。」

程允桉收回視線,俯視著下邊的人,唇角淡淡浮現出些許的笑意,「好戲還沒開始呢。」

也是這一瞬間,底下宴會的人竊竊私語地出了聲:「這葯就這麼好?程大公子怎麼將這東西以兩個億的價格拍下?」

「不清楚,一定對他有用就對了!」

坐在宴席

《偏執傅少的心頭肉》第315章後果自負 其中一人盯著她的臉,沉吟著與另一人交換眼神,狐疑道:「大小姐?」

宮玉道:「對,就是我,我回來了。我要見師伯,還有我娘……」

這是一座熟悉的島嶼,到了這裡,她便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在神凰秘境綳了半個月的神經,冷不丁地放鬆精神,一個不支便暈倒了過去。

「小玉兒。」拓跋浚趕緊抱住她。

……

半個時辰后,宮玉被安排在島嶼上的一座豪華的宮殿內,身邊還有幾個丫鬟侍候。

半個月來,她都沒怎麼睡好覺,這一睡,直接就睡了一天一夜。

夜半三更之時,宮玉猛地驚醒過來:「文樺。」

伸手去摸,身旁沒有夏文樺。

那空落落的感覺讓她一驚,立馬掀開被褥,起身下床。

「大小姐……」侍候的丫鬟聽到動靜,及時進來。

點亮宮燈,宮玉也就看清了周圍的環境。

宮玉詫異地朝那丫鬟問道:「這裡是忘憂島?」

頭一疼,她扶著額頭沉吟一陣,好像想起什麼來。

那丫鬟道:「是,這裡是忘憂島。」

宮玉補充道:「我以前住的地方?」

「是。」那丫鬟畢恭畢敬地回答。

宮玉緩過勁來,冷不防想起夏文樺,急道:「文樺呢?」發覺她們不認識夏文樺,又改口:「我是說那個和我一起來的男人,他在哪裡?」

「島主正在給他療傷,他應該在島主閉關修鍊的寒冰洞里。」

「寒冰洞?」宮玉知道那個地方,擔心夏文樺的安危,她顧不上自己的身體,且不管現在是不是夜間,便奔過去開門朝外跑。

「大小姐,大小姐……」丫鬟追著在後面喊。

宮玉的速度很快,小半個時辰后便跑到黎璟之的寒冰洞前。

旁人都以為這寒冰洞是黎璟之修鍊神功用的,其實,準確的說這寒冰洞是黎璟之用來研究凰族以及世人前世今生的場所,可以說這裡就是一個研究室。

有黎璟之的貼身侍衛看守,但宮玉報了名字和身份,他也就放宮玉進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