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百列看著遠方,微微睜大眼說:「我見過的第一個,是莉莉絲。」

加百列看著遠方,微微睜大眼說:「我見過的第一個,是莉莉絲。」

雖然不知道加百列為何無緣無故的提到莉莉絲,但蘇伊人還是順著她的話說下去:「莉莉絲是一個什麼樣的性格?」

「該怎麼說呢,像一團火,是在天使界少見的性格。」加百列五指張開,在她的手心裡浮出一個小小的人影。

那個人與天使們一貫的白色及地長袍不一樣,她身披戰甲,腰間懸挂著長劍。她金色波浪長發被高高束起,更加顯得英姿颯爽。可那雙大而嫵媚的眼睛又軟化了周身的鋒利,現下正笑得如同彎月一般。

蘇伊人無法將這位天使與她所見到的莉莉絲連接起來,她所見到的莉莉絲太過普通,與鄰家小女孩沒有什麼區別。

「她不會就是······」

加百列收回手,淡淡的說:「她就是莉莉絲,自然界與靈魂界水晶天一樣分為三大隊。自然界第三隊隊長烏列爾率領旗下眾天使掌管天使界刑罰,第二大隊隊長拉斐爾掌管人間所有的守護天使,負責引導亡靈進入到靈魂界,第三大隊隊長莉莉絲是自然界的主要戰鬥力,負責擔任自然界的安危。」

蘇伊人自己琢磨了下,加百列這番話涉及到很多問題了。縱然天使界這三大層是分開的又各自獨立,那為何自然界會是莉莉絲擔任守護,應該是有水晶天星軌城裡面統一規劃的。如果是這樣,那麼位於最底層的靈魂界豈不是最薄弱的地方?

「那個,加百列,我覺得你對我說這個是不是多餘了?」蘇伊人說,「畢竟我不是天使,只是個人類而已。」

加百列從某種回憶中醒過來,不由得笑道:「說不定你會留在這兒的哦。」

這裡的天使真奇怪,為什麼一個兩個都要自己留在天使界,她還沒死呢,還想多活幾年。蘇伊人默默的念叨,米迦勒是這樣,加百列也是這樣,還真是一個接一個的來。

加百列擺擺手說:「這些話的確不適合講給你聽,但是我就是想問問你,人間的疾病真的會讓無數的天使既然知道是死也要撲上去嗎?」

蘇伊人恍然大悟:「原來你是因為阿萊的事啊,不過這個我想你應該知道,畢竟莉莉絲淪落到被你們追捕,不就是這麼回事而導致的嗎?」

「如果不是因為愛情,她早就成為唯一的女性六翼天使了,何必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蘇伊人這下才明白,感情加百列是把莉莉絲當做偶像對待,結果偶像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事放棄了大好的前程,她自然會不甘心、不明白。可這天使界除了她再無別的女性,問都沒地方問去。 可是愛情一事,誰又能預料得到呢?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里,然後開出花來。

蘇伊人遲疑了下,說:「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這其中的原因就不需要再去深究吧?」

扶一把大秦 加百列說:「我猜想,你留在所羅門無非是愛上了那個男人,所以我想知道愛情一事,有這麼大的魔力,會讓莉莉絲放棄一切,會讓你放棄一切嗎?」

「其實我······」不,不能說,如果讓旁人只道她並不喜歡亞特塵希,不知道會生出多少事端。蘇伊人看了看四周無人,瓦沙克又離自己也有兩步遠,低下頭做害羞狀點頭:「喜歡的·····」

加百列不知道是心有觸動,還是因為莉莉絲帶給她的悲慘印象太深,居然對蘇伊人說:「人類的感情雖然很奇怪,有時候自己本身都無法控制,但是你最好考慮清楚,那個人並不是一個可以照顧你一輩子的人。」

停了停,她又說:「那個人和天使界諸位大人很像,你永遠也無法知道他在想什麼,在謀划什麼。當他展現在你眼前的那一面的時候,你需要問問自己,那是他嗎?」

蘇伊人震驚了,一方面加百列居然有知心姐姐的潛質。另一方面她說的又是那麼的有道理,這些話蘇伊人自己也曾想過,但是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有時候蘇伊人自己想著想著,會覺得是自己想多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很遠的一邊,亞特塵希手啪的捏斷了一根樹枝,正在談話的拉斐爾頓了頓,說:「這計劃你覺得有問題?」

亞特塵希將樹枝捏了個粉碎,說:「不,是我想聽錯了,如果按你所說的話,那我與你的目標卻是不同,你為保路西法性命,我為······」

蘇伊人攏了攏耳邊的頭髮,「謝謝你,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依舊喜歡他。而且我覺得我們才沒見幾面吧,你為什麼會這麼勸我?」

加百列說了句:「我不想你走莉莉絲的老路,這條路有一個就夠了。」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蘇伊人解釋:「這對她而言是世間最甜蜜的事,對你而言卻是世間最惡毒的毒藥。一件事,個人看法不同。莉莉絲無法讓你成為她那樣,你也不可能再度讓莉莉絲成為自然界的領導者。」

「我知道你有辦法見到莉莉絲。」

加百列一句話,讓蘇伊人後背生出冷汗,蘇伊人掐了把自己冷靜下來說:「她是綁架我的人,我怎麼會見得到她呢,你說笑了。」

加百列笑了,深邃的眼眸閃爍出智慧光芒,「你不必緊張,所謂綁架的實情,我都知道。只不過我不願意揭穿而已,自從我當上守護天使長之後,這天使界、這自然界呆地有些膩味了。」

「我知道你有辦法見到莉莉絲,如果你見到她了,告訴她。如果路西法是她一生所追求的話,那麼請她儘快。」加百列語焉不詳的說。

蘇伊人一頭霧水,儘快?儘快什麼?

「你是想讓她儘快走,還是儘快見到衛爾特斯?」蘇伊人猜測著,卻見加百列神情笑得奇怪。 加百列一副如我所料的樣子,「你果然能見到莉莉絲。」

她這是暴露了?蘇伊人想,這天使界的人怎麼生了顆七巧玲瓏心,變著樣套人話呢,這下好了,一旦證實她與莉莉絲有聯繫,不知道帶出多少事來。首先受到衝突的是亞特塵希,他的計劃也會紛紛夭折,這可怎麼辦。

蘇伊人的表情彷彿逗笑了加百列,「我還是那句話,你不用緊張,在你面前的我是個聾子、啞巴。我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也沒看到,所以也說不出任何無關緊要的話。畢竟我的職責只是掌管人間的守護天使,只要人間不倒,我便不會受到波及,這天使界的紛爭與我無關。」

蘇伊人略微放下心說:「你真是個奇怪的人,你的利益同天使界綁在一起,居然沒有謀取共同的利益。」

加百列說:「你忘了?我是天使,並不是人類。在我看來你才是個奇怪的人,聽說你會預言?你可知道,只有水晶天之上的聖殿,居住在哪兒的『那人』才會此預言。而且自然界從來就沒有什麼利益紛爭,有的只是心在搗的鬼。」

蘇伊人看著加百列的樣子,忍不住惡作劇一下,「若我說,你將會在一個人的心裡,你會相信嗎?」

加百列不在意的說:「站在我這個位置,不知道會在多少人的心裡。 冒婚新娘 你看他,在他的心裡我不知道死過多少次。」

蘇伊人順著加百列的示意看過去,遠遠地,烏列爾帶著帕迪走過來。

可是很不巧,帕迪當初在生命之樹下對加百列的一系列挑釁,蘇伊人都不知道。算一算,這下還是第二次見到帕迪。

不過當初這個能不顧衛爾特斯的臉色,在人間便對亞特塵希與瓦沙克進行挑戰的四翼天使,蘇伊人還是頗有印象。當初還猜測他上頭有人撐腰,不過現在看來撐腰的熱不給力啊,不然怎麼會被烏列爾像是抓犯人一樣的帶回來?

蘇伊人不知道帕迪與加百列之間的事,但瓦沙克知道,他向前幾步立在蘇伊人後側,隱隱防範。

烏列爾一把將帕迪甩在地上,難得說了個長句子:「身為中級天使第二隊隊長,擁有能天使的稱號,卻管不住一個屬下,令其胡亂傳播上級天使行蹤。」

加百列用手無形的勾起帕迪,淡淡的說:「四處傳播米迦勒大人沉睡,衛爾特斯將回水晶天的消息,你散播得夠快的。」

身為階下囚的帕迪居然挑釁道:「是,哪有怎麼樣?」

烏列爾飛速出手,在帕迪肩胛處以手為刃狠狠劈在帕迪身上,帕迪慘叫一聲,也沒什麼傲氣掛在臉上了。

蘇伊人暗道不好,這消息無論是真是假,只要說出來了沒有道理莉莉絲聽不見。衛爾特斯一旦返回水晶天,按照莉莉絲的能力她是進都進不去的。只要慌亂,指不定莉莉絲就會自己生出法子提前去見衛爾特斯。

「瓦沙克,你快去告訴王這個消息,要快!」蘇伊人只能希望亞特塵希能把莉莉絲攔下來,她這樣衝出去無疑是送死。 瓦沙克安撫下蘇伊人,想了想說:「這個消息王已經知道了。」

蘇伊人道:「知道?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拉斐爾去見王的時候,」瓦沙克確通道。

「我還在想拉斐爾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去見他,這樣的消息的確能引得各方動起來。」蘇伊人說:「無論是真是假,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莉莉絲相信。莉莉絲這個人等待太久了,只要有一絲機會都不會放棄,眼看這機會就要付之東流,自然會搶在衛爾特斯回水晶天之前,自己想喚醒路西法。」

「可有的人,等的就是這一刻。只要安睡在衛爾特斯身體里的路西法有異動,當路西法蘇醒的那一刻,死亡與救贖都會降臨在他頭上,就看誰手快了。」

現在的亞特塵希與拉斐爾商議的便正是此事,端看兩人從中能划拉多少好處了。

要害處被攻擊,帕迪並不好受,但是他卻得意的很,疼得扭曲的臉上掛著笑,看起來很是怪異。「你們膽敢抓我?你們知道我在為誰辦事嗎!」

烏列爾冷冷道:「在你是人類的時候,靈魂界、自然界、水晶天各由首隊隊長掌握,相互禁止干涉對方的事物。若需調動外界的人員,需要得到其隊長的首肯才能行事。」

加百列冷笑一聲,「沒過我這邊的點頭,便調動我手低的人員,我完全可以當作不知道此事然後處理掉你。」

帕迪不甘低吼道:「不!你不敢!你知道他是誰嗎?你一個小小的中級天使怎麼有膽子對抗······啊······」

原來是烏列爾一腳把站起來的帕迪又給踹趴下來,蘇伊人在一旁看得都搓搓手臂,好暴力。

「那你一個小小的天使,稱謂都沒有一個,怎麼膽敢對抗刑罰天使與能天使?」加百列反問道,「難不成就憑你那兩對羽翼,就自以為有能力了?」

帕迪惡狠狠的盯著加百列,簡直將她當做此生最痛恨的仇敵一般,「若不是你生怕我會奪你的位置,不停的打壓我,不然你早就被削走能天使的稱號了!」

蘇伊人聽得簡直想敲開帕迪的腦迴路,這自以為是的功夫和腦補簡直非常人所能及啊。她用手掩住自己悄悄的說:「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對話,今天算是開開眼界。」

瓦沙克面色沉靜的點點頭,實則當她的呼吸撲在耳邊的時候,瓦沙克簡直是用此生最大的努力才剋制住自己。「這人腦子不正常,王后離他遠一些才好。」

這兩人竊竊私語以為只有對方才聽得見,可惜天使們都是耳聰目明的生物,被譽為「不正常」的帕迪首當其中。

「區區人類,竟然對天使不敬,烏列爾,你站在這兒居然當做沒有聽到,你還是刑罰天使嗎!」

烏利爾掏掏耳朵,「我的職責範圍是針對天使,人類並不歸我管。」

帕迪指著他們,如同受了莫大怨氣,「好好好,很好,相互包庇,這自然界簡直比人間還黑暗,我要稟告大人,我要請求大人更換隊長!」 加百列嘲諷道:「說得那麼好聽,無非就是想要自己坐上我這個位置而已,我知道你背後的人是誰,米迦勒大人對吧。」

帕迪非但沒有驚恐,反而得意道:「你知道?知道還不放了我!你們竟然敢私自扣留為米迦勒辦事的我,等著受處罰吧!」

「很不幸,你到現在為止還不是米迦勒大人旗下的隊員,你現在頭上還掛著守護天使的稱號,那便一日是我能天使的隊員。」加百列好心提醒,返回來問烏列爾說:「不尊隊長,傳播謠言,泄露上級天使行蹤者,會是什麼樣的處罰?」

烏利爾吐露出一個字:「死。」

帕迪哈哈大笑:「你果然是嫉妒我,嫉妒得想要殺掉我,哈哈哈······」

加百列有了一點兒耐心,反問道:「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嫉妒你?」

帕迪慘白的臉上浮現出不自然的血色,帶著瘋狂說:「你嫉妒我得到米迦勒大人的賞識,你嫉妒我是個四翼天使,你的位置即將不保!」

「唉,很可惜,」加百列搖搖頭說:「那你告訴我,你得到米迦勒大人的賞識之後又有什麼用?你依舊還是在我的手底下做事。你想想自己成為四翼天使有多久了,我依舊好好的坐在能天使這個位置上,你有撼動我分毫嗎?」

加百列的話無疑有百分之百的殺傷力,帕迪直接被耗掉最後一層血,加百列又加了句:「如果真的得到賞識,那麼為什麼那份賞識現在沒有來救你?」

「會來的,那位大人會來的!」帕迪咬牙切齒道:「你別想挑撥我,你的話我一分都不會相信!」

加百列放棄了,對烏列爾說:「動手吧。」

帕迪起不來身,但是伸出手使勁的向前爬,整個人沾染了自己的血跡、泥土和水,早就沒了初見時候的意氣風發。

烏列爾從手臂中抽出劍,飛到空中劃出十字,那道光決帶出無比耀眼的光芒刺向帕迪!

蘇伊人被刺得睜不開眼,瓦沙克祭出結界包圍住他們。

但是!

突如其來的一個人卻徒手接住了十字決!

帕迪欣喜若狂的大笑:「我說那兒大人是不會放棄我的!我會讓你們統統受到懲罰,全部受到懲罰!」

加百列走上前道:「衛爾特斯大人不去追蹤莉莉絲,怎麼有空來這兒了?」

來的人正是衛爾特斯,他翻轉手腕將接下的十字決打到別處,掃了眼帕迪說:「留他一命。」

帕迪一邊咳血一邊笑,很是傲慢的說:「你們後悔了吧,不過即便是跪著求我,我也不會饒了你們的,因為我要······你在幹什麼!」

原來是衛爾特斯一揮手將帕迪綁在樹上,蘇伊人真以為他是來救人的,結果這神轉折還真是······

加百列詢問道:「這是誰的命令,米迦勒大人的嗎?」

結果衛爾特斯卻說:「不,是我想這麼做。」

說謊!蘇伊人說:「他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帕迪活著還是死了對衛爾特斯沒有任何影響。只不過對米迦勒有一點波動罷了。」 瓦沙克接話道:「上位者,也需要底下的人為自己賣命,可是如果賣命者不僅得不到好處還被殺,那其他的人再為他做事也需要考慮幾分。」

衛爾特斯是說了謊,可是沒有人敢明晃晃的反駁衛爾特斯說這是米迦勒指示的,蘇伊人能想到的事,他們自然也想得到。只見加百列輕笑道:「只要留他一命對吧?」

衛爾特斯點頭,帕迪驚恐大喊:「不可能,米迦勒大人絕對不會是這麼說的,你們這群騙子!我要見米迦勒大人,我要見他!」

烏列爾封住他的嘴,吵鬧的聲音終於消失。「上級天使是你相見就能見到的嗎?現在你的罪名還又多了條,假借上級天使為自己辦事,讓你活著算是便宜你了。」

加百列親自動手,別在頭髮上的嫩綠芽變為一枝權杖。她虛空點了點帕迪的額頭,帕迪背後的羽翼不受控制的呈現出來,然後漸漸變淡、直至消失,化作一道光飛進權杖內。

加百列不僅掌握生命之樹的開啟,是靈魂界到達自然界的通道,也是所有人類靈魂想要轉化為天使的必經之途。一併手握所有守護天使生殺大權,能收回守護天使身上的能力,將其本源回歸生命之樹。

帕迪對加百列很是覬覦,便是這個原因,但是他卻首先嘗到了被收回能力的痛苦。

原本是自己身體里的東西,卻被一點一點剝奪消除,帕迪眼睛瞪得幾乎出血,五官扭曲得不成樣子。聽覺、視覺、觸覺都化為疼痛在咆哮,但是他卻一點聲都發不出來。

這個剝奪的方式比起烏列爾來說算是溫柔許多,至少沒有那麼血粼粼,但是見帕迪的樣子,蘇伊人也覺得好受不到哪兒去。

蘇伊人在心裡反覆對自己說不能多管閑事,閉上自己的嘴,不要問也不要說,但還是忍不住的對瓦沙克說:「帕迪和加百列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

蘇伊人一轉頭,便離瓦沙克極近,她方才似乎有種錯覺,好像看見瓦沙克的眼睛是黑色的。但是再細細看的時候,那種顏色又消失了。不過被她這麼專註的看著,瓦沙克不自然的咳嗽幾下當做提醒。

「無非是帕迪幫某位大人辦事,想求得加百列的位置。」

哎呀,他臉紅了?蘇伊人看著瓦沙克雖然一本正經,但是耳朵卻紅彤彤的不由得好笑,現在的瓦沙克顯得有血有肉,感覺起來不再那麼有距離感了。

「我們回去吧,」蘇伊人本想出來走走,結果倒顯得她像柯南一樣,走哪兒都是移動的災難發生器。

瓦沙克撤下屏障,等蘇伊人對加百列歉意的說了幾句話才走過來。而衛爾特斯也拖著不知是死是活的帕迪準備離開時······

「都給我站住!」

一聲嬌哧,拉住所有人的視線。來的是一個很普通的四翼女天使,現在來的這位天使,用非常不客氣的語氣在說話。 「這是個好機會,引誘路西法醒過來的好機會,」瓦沙克低言道。

蘇伊人看著在場的人猶豫了下,道:「現在是個好時機嗎?加百列、烏列爾立場不明,衛爾特斯肯定是一心想要殺死莉莉絲。」

瓦沙克分析道:「但是加百列與烏列爾並不知道路西法就是衛爾特斯,他們也不會明白莉莉絲為什麼拼盡一切都要見一見衛爾特斯。」

有道理,路西法的歸宿在天使界是個秘密,知道的人除了所羅門的核心人物,剩下的只有米迦勒、拉斐爾、衛爾特斯自己和莉莉絲。而現在米迦勒與拉斐爾都不在此地,按照猜測米迦勒的做法,他肯定不願意把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所以衛爾特斯不會讓加百列與烏列爾知道這件事的。

果不其然,蘇伊人猜想得不錯,衛爾特斯沒有接莉莉絲的話,直言道:「你的出現,對我沒有任何影響,對你只有死。你以為一個區區的屏障能困住我多久?」

莉莉絲擦掉臉上的眼淚,歪過頭一笑:「我找到一個能救你的好法子。」

「無知!」衛爾特斯右手一揮,烏列爾手中的光劍順勢飛來,只見衛爾特斯唰唰幾下劈成好幾個十字決,對著天空呼嘯過去。

碰!

那是一種劇烈撞擊的聲音,還帶著震耳欲聾的迴音,蘇伊人一時不查震得差點倒下。瓦沙克接住蘇伊人,替她捂住耳朵才覺得好了些。

劇烈撞擊沒有帶來任何的效果,反倒是莉莉絲幾欲站立不穩,面色發白往後倒退好幾步。她用拇指擦掉嘴角的鮮血,說:「不愧是上級天使,血障下還能發出這樣的攻擊,看來這些年你的位置不是白做的。」

蘇伊人耳朵嗡嗡直響,什麼也沒聽到,就是頭腦有些發暈,就感覺無數個瓦沙克在眼前晃來晃去。然後聽到時遠時近的呼喊······

「伊人,伊人你醒醒······」

「學······長?」蘇伊人晃了晃腦袋,方才怎麼那麼像是后城學長的口氣?

「王后,王后您怎麼樣了?」這下清楚了,是瓦沙克。

蘇伊人接著瓦沙克的手臂站起來,然後就感覺鼻子里濕漉漉的,一抹才發現是鮮血。瓦沙克倒是如臨大敵的樣子,「王后!您受傷了!我帶您出去!」

蘇伊人擺擺手捏著鼻子在身上摸索好一陣也沒發現手帕之類的東西,正巧眼前遞過來一方疊的正正方方的手帕,不客氣的接過來擦擦。

「沒事,沒受傷,流流血是促進血液循環。」蘇伊人不在意的說,只是那模樣看起來沒多大的信服力。「他們這是什麼樣子的局面?」

因為莉莉絲的樣子看起來比自己還要慘。

瓦沙克低著頭一下下擦拭蘇伊人袖子上、手背上的鮮血,一邊答道:「莉莉絲當初放棄天使的身份在血海研習血魔法,看樣子成就還不錯。才一個人便能困住四位天使隊長,不過困不了多久,而且她將生命加持在屏障上了。」

蘇伊人問:「如果屏障破了,會怎麼樣?」

「會死」 蘇伊人一時間五味陳雜,尤其是在她見識過莉莉絲原本的樣子之後,那從一個意氣風發的天使長變為如此普通的女人,但那雙面對這衛爾特斯的眼睛,不知道蘊含了多少種情感,哀哀戚戚又帶著決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