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月,王世充算是不大不小的創造了一個奇迹,一直連綿不絕的對潼關維持著高強度的攻勢,近五萬人傷亡在潼關之下。

半個月,王世充算是不大不小的創造了一個奇迹,一直連綿不絕的對潼關維持著高強度的攻勢,近五萬人傷亡在潼關之下。

濃煙滾滾,將潼關整個籠罩在其中,期間下了兩場小雨,沒有讓這裡更加清爽,反而真切的體現出了血流成河的景象。

雨水被鮮血染的通紅,在潼關下肆意流淌,第二天地面乾涸之後,整個潼關城下以及城牆之上,都是一片淺紅顏色,看著像染了一層染料。

河南大軍傷亡慘重,而之前胸有成竹的唐軍也是筋疲力盡,近萬的傷亡,不但讓守軍漸漸驚恐了起來,同樣也使堅固的潼關開始微微搖動。

如果河南大軍眾志成城,那麼潼關很可能會在之後的某一刻向他們敞開大門……

可戰爭沒有如果,也沒有哪支大軍能夠承受近四分之一的傷亡依舊保持住士氣,更何況是王世充這種七拼八湊的大軍了。

右屯衛將軍,光祿大夫孟讓因侄兒戰死,大怒之下,督軍猛攻潼關,中箭而亡,右翊衛大將軍張升重傷而還,站殿將軍鄭虔相因攻城不利被王世充斬殺示眾……

潼關之下,李密舊部迅速凋零殆盡,倖存者們人心惶惶。

而王世充還在意猶未盡的環視左右,已經被染的血紅的刀鋒依舊未曾歸鞘,讓人驚恐不已。

此時,更為可怕的是,大軍糧草漸盡……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來自於潼關之上,已經開始無法忍受傷亡的李建成,帶著新降的程知節和秦瓊出現在關頭,兩個臉皮特別厚實的叛將在關頭呼喊,讓眾人早降。

於是乎,河南大軍的攻勢戛然而止,詭異的平靜了一個多時辰,就像往涼水倒進了滾油一樣,轟的一下,關下大軍便炸了開來。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這是一個很具戲劇化的場景,沒有親眼見證的人根本無從想象。

混亂從吳黑闥,郝孝德兩部開始,早有準備的他們,聯合了楊德方,陳壽等人,揮軍攻打王世充車駕。

王世充在陳國公段達等拚死護衛之下,衝出亂軍,回到不知所措的后軍當中,隨即詔后軍各部攻打前軍,想要來個陣前平叛。

此時,這場戰事儼然已經來到了高(防和諧)潮,潼關之下,沸反盈天,河南大軍各部相互廝殺,比之之前攻打潼關堅城可是熱情多了,忘乎所以的整個將之前還在拚死廝殺,流下無數鮮血的唐軍拋在了一邊。

矛盾重重的河南大軍終於在關鍵時刻崩潰開來,關上的唐軍將領們,從太子李建成以下,各個看的目瞪口呆……nt

記住手機版網址:m. ……………………

清晨,莫妮卡在用早餐時總感覺粥里有股怪怪的味道,不僅僅是今天有這種感覺,之前的幾天她也一直感覺這粥味道很怪。

可之前她去廚房查看時也沒發現食材不對。

一旁的尼克見她不怎麼好好喝粥,他放下勺子,「把粥喝掉。」

「這粥的味道怪怪的,我喝不下了。」這一連幾天都喝這粥喝她都要吐了。

「莫妮卡小姐,這是少爺專門吩咐廚房做的當歸粳米粥,喝這個粥有助於你腳傷的恢復。」一旁的女傭十分有眼色的說著。

聞言,莫妮卡瞥了眼尼克然後低頭強忍著不適感將粥喝了。

見她如此乖巧的喝完粥,尼克挑眉道:「今天怎麼這麼聽話?」

聞言,莫妮卡將手中的瓷碗放下,「怎麼,尼克少爺不喜歡聽話的?」

「我可記得不久前你還說過女人乖一些才惹人愛。」莫妮卡陰陽怪氣的說著。

聞言,尼克無奈的看著她笑了笑,好幾天前的事她竟還記得,這女人還真是不肯吃半點虧啊。

用完早餐尼克便去上班了,他離開沒多久,莫妮卡便狀似十分悠閑的向書房那邊走去。飛盧小說吧

在走到書房門口時她左右瞧了瞧,在確定周圍沒人後她這才扭頭準備進書房。

只是她的手剛搭上門上的把手,頭頂上便傳來一聲警報聲接著她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女傭的聲音。

那小女傭看到莫妮卡站在書房門口便開口問道:「莫妮卡小姐怎麼會在這裡?」

聞言,莫妮卡秀眉微蹙了一下然後轉身,「我之前買的書讀完了所以我想到書房找幾本書看,但是我剛剛不知道是碰到什麼了,這裡就突然響起警報聲了。」她語氣十分平靜。

那小女傭見她不似撒謊,於是她便上前對莫妮卡說道:「莫妮卡小姐,少爺之前吩咐過,如果沒有他的允許的話誰也不能進書房。」

「額,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這書房不讓進,我這就離開。」說完她沖那小女傭笑了笑便離開了。

見她離開,那小女傭也轉身去做自己的事了。

回到卧室后莫妮卡這才鬆了口氣,她不解的皺著眉想著之前自己進書房時好像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可為什麼現在突然會這樣。

想來書房的鎖上應該是經過特殊處理了,思及此她皺著的眉頭不禁又緊了幾分,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她能找到尼克犯罪證據的幾率便又少了幾分。

她現在也不敢貿然去聯繫白少卿安排在別墅的卧底,一時間她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中午用餐時莫妮卡發現桌上儘是些養腳傷的菜,她瞬間就沒胃口了,說實話她現在一看到這些拌著中藥做的菜便想吐。

傭人見她沒有什麼心思吃飯,她在放好菜后便開口道:「莫妮卡小姐,這些都是少爺特地吩咐廚房為你做的,說實話我在這裡照顧少爺這麼久了還從未見過他對誰如此上心過,所以莫妮卡小姐,你還是多多少少吃些吧。」 和張士貴跑去李破那裡一樣,秦瓊,程知節來投,對於李建成而言也是意外之喜。

這可都是在河南有著大名聲的人物,在李密麾下時,任內軍四驃騎,算是李密心腹部將,到了王世充手下,則更上層樓,很快就都成了衛府將軍。

他們出身山東剿匪官軍,活躍於河南土地之上,幾乎是一步步走到了今天這樣一個位置,照這個年頭的看法,此乃良將無疑。

李建成大喜之下,很鄭重的招待了兩人,也讓這兩個已經將叛主求榮當做家常便飯的傢伙「見識」了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王者風範。

自始至終,兩個人臉上都帶著得遇明主的欣喜笑容,讓李建成非常高興。

走了一個張士貴,來了秦瓊和程知節,一來一往,讓李建成覺得老天爺還是很照顧他的,天之驕子就應該是他這個模樣才對。

而有了這兩人在,王世充的大軍對李建成而言,便也沒什麼秘密可言了,像這種臨陣叛逃的軍中重將對大軍的傷害不言而喻……

所以,王世充大軍開始攻城的時候,潼關守軍的信心是非常充足的,河南大軍內部矛盾重重,缺衣少食,領著他們的偽帝王世充又無謀嗜殺,若是這樣還不能戰而勝之,那大傢伙不如回家種田算了。

而且叛將總要送上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禮物,張士貴如此,牛進達,沈青奴也一樣,秦瓊兩人同樣不會例外,因為叛將既要送上投名狀來取信於人,還要體現出自我價值,不然的話,富貴榮華怎麼會憑白到手?

於是這個時候,秦瓊趁機就給李建成出了主意。

他們兩個是悄悄走的,沒有驚動什麼人,王世充過後必要隱瞞消息,不然的話大軍說不定就走不到潼關城下了。

這個說法有點誇張,可大體上也接近於事實。

既然消息不曾走漏,那麼就有隙可循,在戰事進行到關鍵的時刻,他們兩人無論在關上守城,還是率兵出去,都可能有著一錘定音的效果。

這顯然和李建成與眾人商議的結果有著很大的差距,還是那句話,李建成麾下少經戰陣的缺點一直在作祟。

當他們見到鋪天蓋地的河南大軍的時候,膽氣不由自主的便弱了下來,所以他們的建言也就可想而知了,多數人的意思都是借秦瓊和程知節的名義,去招降王世充部將。

想要讓王世充內部先亂起來,再尋隙攻之。

又是一個不怎麼好,卻也絕對算不上壞的主意,而且很可能奏功。

按照習慣,李建成博納人言,自己又左右權衡,最終還是聽了秦瓊的建議。

至於這裡面的原因嘛,一來呢,有張士貴的「前車之鑒」,讓李建成意識到自己麾下眾人才能多數平庸了些,出的主意便也偏於保守。

張士貴逃走之後,李建成在焦頭爛額之餘,也自省了一番,每每想到若聽了張士貴所言,此時的情形又該如何?

畢竟人家張士貴率三千騎兵出去,還有著掣肘在側,就能破敵五萬,這樣的人……出的主意應該也不會差啊……

好吧,李建成確實有點後悔了,東宮人才是多,可優秀的領兵將領卻拍馬也趕不上秦王府,若是那會張士貴能老老實實迴轉潼關,真心誠意的跟李建成認個錯,說不定就能得到重用呢。

當然了,已經過去的時候,沒法再去重來一遍。

所以秦瓊的話,聽在李建成耳朵里,分量無形間便重了幾分。

二來呢,李建成覺得秦瓊和程知節是最熟悉敵情的人,其人所言必然要仔細考量。

三來,嗯,別看程知節長的很是「醜陋」,可人家秦瓊長的好啊,一副威武模樣,既不柔弱,也不粗魯,很符合李建成的觀感,一見之下便順眼的很。

再加上秦瓊祖上出身山東武將集團,家世上非常顯赫,就算後來落魄了些,那也絕對不至於落到身無分文,需要買馬求活的程度。

李建成和李淵一脈相承,比較看重這個,沒有來歷的程知節就享受不到秦瓊的待遇,估計打完這一仗,若是不能沾秦瓊的光的話,很快就能被扔在一邊,甚或是在之後的戰事當中,把這個大鬍子消耗掉。

而且,秦瓊這個人還有個最大的長處,禮數周到,說話動聽,算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一個人,當他想要說服誰的時候,很少有人會有被「說服」的感覺,不自覺間,就將他的話聽進去了。

這樣的本事可不是誰都能具備的,更像是天賦,而他的好名聲其實也多數因此而來。

總而言之,他的建議確實是被李建成採納了,打動李建成的其實就是秦瓊最後一句,若讓王世充退回洛陽,必然後患無窮。

幾天前,張士貴所言其實也就是這麼個意思,最終卻以叛逃為結局,可這樣的話在人家秦瓊嘴裡說出來,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王世充和李建成在潼關殺成一團,卻不約而同將兩個傢伙叛逃的消息瞞的死緊。

關鍵時刻終於到來,其實是李建成率先頂不住了,和瘋狂的王世充相比,他的顧忌真的太多太多,於是乎,兩個鄭軍叛將在潼關上露面了。

效果比較……「驚悚」,關下的大軍還在保持著攻勢,好像只在下一刻,河南大軍便已自相殘殺在了一起。

那一刻爆發出來的殺氣和亂紛紛的場面是如此的驚人,讓做了準備的唐軍竟然有點不知所措了起來。

殺氣衝天而起,河南將領們做出了最為瘋狂的舉動,在敵人注目之下,相互廝殺在一處,只在短短一段時間之內,便讓混亂蔓延開來,近二十萬大軍,好像發生了營嘯一般,刀槍並舉,無數人在片刻間,便已屍橫就地。

鮮血瀰漫中,王世充的帥旗東倒西歪的向後逃去,而這才只是開了個頭兒而已……

關上的李建成回過神來,急命人去招來眾將,看著關下亂如蜂窩的河南大軍,開起了戰時會議。

這個時候,兩個河南降將率先就覺著不對勁了,這樣一個關頭,你還要招眾人前來商議,不是應該馬上做出決斷,傳下軍令嗎?

他們兩人曾經跟隨過的人物,可都是能當機立斷的傢伙呢。

可這就是李建成的風格,從不妄斷,也從不妄信,這種沉穩的性格讓他的太子之位穩如泰山,可現在,卻讓他缺乏臨機應變的缺點一下擺在了明處。

這真是一個分外詭異的局面,自古以來恐怕也沒出現過呢……

而亂紛紛的建議湧入李建成的耳朵,好像比關下的廝殺聲還要混亂幾分。

有的人說要帶兵出城,趁勢掩殺,去砍下王世充的腦袋。

有的則在說著,這麼亂法,一旦出城,說不定就要跟敵軍陷入混戰,很難說最終誰會掉下腦袋,說不定王世充還能反敗為勝。

更有人說,不如讓秦將軍和程將軍帶兵出城,招降納叛一番,再一同擊破王世充所部。

這個陰損的主意把秦瓊和程知節都嚇了一跳,他娘的,這樣的混戰你叫俺們去招降誰去?說不定就會被卷進去沒了性命呢。

照這樣一個情形來看,其實秦瓊算是出了個餿主意。

他既不知李建成性情,也不知唐軍內部諸將都有著怎樣的特點,所以結果一旦出來,反而效果大打折扣。

當然了,秦瓊的領兵之能也就那麼個樣子,按照他原來的軌跡,秦瓊衝鋒陷陣自然不在話下,可那樣立下的戰功又怎麼能比得上他在玄武門立下的擁立之功呢?

換句話說,現在這樣一個局面,反而不如與鄭軍將領相通,徐徐圖之來的好些。

致深愛過的你 最終還是桑顯和的建議更為靠譜一些。

不如在關上靜觀其變,等關下殺的差不多了,再出關收拾殘局,一舉擊破王世充。

當他說話的時候,大多數人便都閉上了嘴巴,因為桑顯和在潼關已經呆了很久,而且能征慣戰,在潼關守軍中素有威望。

實際上呢,對於崇尚進攻,曾經在河東跟李唐相持,眼見形勢急轉直下,一怒燒了蒲津橋的桑顯和而言,這也是一個十分無奈的建議。

關下太亂了,即便是久經戰陣的他,瞅著也有些眼暈,這要是此時出關,陷入這樣的混戰當中,很難說結果會怎麼樣。

而且,此時唐軍上下守城多日,也已疲憊不堪,加上李建成也並非一個能讓大家敢死向前,無所顧忌的統兵之人啊……

於是潼關的局面更加詭異了幾分,守軍眼巴巴的瞅著鄭軍殺做了一團,卻無人領兵出關給鄭軍致命一擊的意思。

這無疑是一場大勝,而且是典型的戰略上的勝利,可說到戰術,那真的是一塌糊塗,過後很多唐軍將領甚至將此戰當成了自己的恥辱,不願向任何人提及。

這樣的勝利也算是千古奇葩了……發下軍令的李建成好像也感受到了眾將那帶著些詭異情緒的目光,強笑著向眾人言道:「今日一戰,王世充即便不死,也必危殆,之後眾人還當奮勇,孤定不吝官爵之賞……」

可他的話,在城下那震天的喊殺聲的渲染之下,輕飄飄的好像沒有一點分量。 聞言,莫妮卡心中劃過了一抹怪異的情緒。

她下意識就想逃避別人跟她說尼克對她好的話題,因為在她的潛意識裡她一早就將他定義為剝奪她自由的壞人了。

她在心底一直是認定自己討厭他的,所以她害怕他對自己好,她怕自己會迷失在他織的溫柔網中。

在感情方面她絕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他對她越好,她越是會將自己的心封的嚴嚴實實的。

現在她除了這顆心之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若是現在連這顆心也搞丟的話她也就是一具行屍走肉了。

現在唯一能支撐她的便是擺脫尼克然後帶著奈美離開這裡。

看著滿桌的葯膳,她還是強忍著吃了些,現在她必須要把身體搞好,不然的話以後可能就要拖累奈美了。

用完午餐后她到外面消食,在走到那片曼陀羅花那裡時她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微風一吹,那淡淡的花香在空氣中漫散開來,但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股似有若無的血腥味。

她還記得他曾說過這些花都是用人血澆灌的,而且是用那些背叛他的人的血,她不知道會不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自己的血也被灑在這裡。

這些花的花香是有微毒的,所以她沒有在這裡待太久。

待她回到別墅時發現尼克正坐在沙發上。

見她回來,他起身向她走去,「你忘了你腳上還有傷了嗎?」他嚴肅的說著。

「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對了,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她記得以前他都是傍晚才回來的,怎麼今天他回來這麼早了。第一文學網

「公司沒什麼事所以就回來了。」

「哦—」說完她便準備上樓去。

這時尼克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啊—,你幹什麼?」莫妮卡驚訝道。

「你不是想要找些書看么。」

聞言,莫妮卡微蹙了下眉,不過很快她便恢復正常了,「你怎麼知道我想看書,那不成你在我身上按了竊聽器?」她不動聲色的開著玩笑。

聞言,尼克微一勾唇,「你猜。」

廢柴風華絕代 「…………」猜毛線啊,不過看他這樣應該沒有懷疑自己。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尼克抱著她進了書房,他將她放在沙發上之後便徑直走到書桌旁準備辦公了,莫妮卡慢悠悠的起身到書架旁找書,就在她拿著書坐回沙發上時,尼克從衣服的兜子里拿出了一根鋼筆,他將鋼筆的殼摘下來后從裡面拿出了一枚黑色的東西。

莫妮卡瞥了眼那東西,在看清楚那東西的模樣后她眸中閃過一絲光亮,那不是那個黑色U盤么,他將這東西放的這麼隱蔽,想來那裡面一定是極其重要的東西了。

只是她雖激動卻也還算冷靜,她只是不動聲色的瞥了幾眼那U盤便低下頭看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