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響。

半響。

上官初夏首先睜開雙眼,旋即對著攝像機的鏡頭看了過去。

「廣大電視機前的朋友,願大家都能在心裡默默的替金醫生祈福,祝福她,希望她能安好,初夏代表金醫生謝謝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朋友們。」

「現在,就讓我們來具體看一看事發現場的慘狀!」

上官初夏沖著採訪車打了個手勢。

隨後趕來的後期製作人員,得到上官初夏的吩咐,不由點了點頭。

旋即,電視機的畫面一變,就開始播放一段事發現場路人用手機清晰得拍攝下來的一段視頻。

畫面上,8樓突然發生了大爆炸。

都市極品仙帝 玻璃碎片和碎塊嘩啦啦往下掉,不久之後,就清晰的看見一個人被爆炸,直接從8樓窗戶飛了出來,然後掉了下來,把樓底下一顆大樹的枝幹砸斷了無數根,然後重重的砸在了綠化帶之上。

然後畫面一轉,便是攝像師扛著攝像機近距離的撲捉到金小洛彌留在人世的最後一幕。

她雙眼渴望著,無力的雙手想要抓住這個世界。

可惜,她的傷勢很重,重到墜樓之後,只是喃喃的說著對不起,女兒不孝,小洛走了這些一字一個字艱難的吐出來的彌留之言,然後身體一陣痙攣抽搐,頭一歪,就那麼走了,就那麼的離開了我們。金小洛就這麼走了,攝像師自己的內心也是感傷的,他的鏡頭就彷彿悼唁金小洛一般一直不曾從金小洛的身上挪開,而這時…… 鏡頭清晰的撲捉到華新的雙腿重重的砸在綠化帶上。

「金小洛。」

「我華新不允許你死,你就不能死!」

華新斬釘截鐵的聲音就那麼鏗鏘有力,彷彿死神宣告的聲音一般清晰的傳進了廣大電視機前觀眾朋友的耳朵裡面。那一刻,華新彷彿如同天神降臨一般,宣告著。

聞言,內心充滿感傷的廣大觀眾朋友們,紛紛站了起來,內心熱血一陣沸騰!

「帥,太特么的帥了。」

「叼,這特么真是狂拽酷炫吊炸天,這麼牛鼻的話也說得特么的這麼磅礴大氣!」

「論裝`逼,我就服你!」

……

廣大電視機但凡看見這一幕的朋友,都不由被華新的驚艷出場給震驚,被華新如同神一般的宣言感到熱血沸騰。

旋即,華新就抱著金小洛沖了出去。

「廣大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讓我們祈禱華醫生能夠拯救金醫生吧,默默的送上我們的祝福!」上官初夏適時的出現,調動著眾人的情緒。

「可是……是誰究竟如此喪心病狂,要致華醫生和金醫生這樣的醫生於死地呢?現在讓大家隨初夏一同去感受一翻現場的慘烈吧。」上官初夏引領著,這個時候,電視機的畫面再次一變,上面顯示著爆炸現場的一幕又一幕。

滾滾濃煙的事發現場,殘破的牆壁,破碎的地板,被足夠當量的TN`T`炸`葯炸坍塌了的一個地板以及那打了馬賽克,鮮血淋漓,慘不忍睹的爆破玩手炮仗的屍體!

「太慘烈了。」

「太血腥了。」

「太慘無人道了。」

「究竟是什麼喪心病狂的人能夠在醫院這樣的地方干出這麼喪盡天良的慘烈事故,簡直令人髮指!」

「初夏這裡不求什麼,希望呼籲蓉城公安系統能夠儘快的破案,還大家一個朗朗乾坤的青天,同時呼籲廣大電視機前的朋友,尤其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朋友,但凡看見可疑的人物,一定要報警把線索提供給警方,儘快抓住兇手,給華醫生和金醫生一個公道!」

「現在,初夏明白大家心中最關心的還是金醫生。」

「讓我們再回溫一下關於金醫生的事迹吧。」

上官初夏不愧是做新聞記者的人,很明白調動大家的情緒。

隨著她的安排,電視機前再次出現了金小洛替田光用嘴吸取嘔吐物,保證他呼吸暢通的畫面。然後,便是李若悔恨的闡述金小洛是如何堅守在崗位上最後那一刻的,李若的哭泣聲,紛紛勾動了大家心中的軟肋,內心一片酸楚和感傷。

畫面一變再變,最後,再次播放著金小洛被炸彈炸飛,從8樓那麼高的地方墜樓的一幕。

根據現場的那些驚呼聲,電視機前的朋友們,都能深刻感受到那一刻的膽顫。

「爸爸媽媽,小洛再也看不見你們了,小洛走了,小洛走了……」

「爸爸……媽媽,小……小洛……走了……」

金小洛充滿渴望的雙眼,虛弱的想要抓住即將離開的這個世界。

可是,她終究受傷太重,身體一陣痙攣和抽搐,雙眼頓時就失去了身材,痙攣和抽搐的身體就那麼嘎然而止,再也沒有動彈了。

這個畫面,被刻意放滿了播發的速度。

眾人能夠清晰的看到金小洛眼中的渴望和奢望,眼角流下的淚水,讓眾人心中是那麼的疼,那麼的酸楚,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金醫生。」

「金醫生,你不能死。」

「我們需要你,這個社會都需要你。」

……

電視機前的觀眾無不感傷的凝視著這個畫面,眼角不由自主得就溢出了淚水。

「金醫生。」

「一路走好。」

「金醫生,願你在天國更美。」

……

很多觀眾都以為金醫生就這麼離開了我們,離開了大家,心中默默吊念著金小洛。

而這個時候,我們的後期製作人員,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著華新如同天降一般轟然出現在鏡頭前的那一幕。

「金小洛。」

「我華新不允許你死,你就不能死!」

「金小洛。」

「我華新不允許你死,你就不能死!」

「金小洛。」

「我華新不允許你死,你就不能死!」

……

華新的話,被後期製作人員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著。

彷彿神一般的宣告,你金小洛不能死,因為我華新不允許你死!

那麼的斬釘截鐵,那麼的鏗鏘有力!

「好。」

「你不能死,因為我不允許你死!」

「我們大家都不允許你死,因為你是我們的金醫生,你是這個社會的金醫生!」

「你不能死!」

廣大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都被華新這般如同神一般的宣言給震撼的豁然站了起來,紛紛握緊了拳頭的說道。

「廣大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

「初夏不知道金醫生的情況如何了,但是市一醫院的華醫生不曾放棄,市一醫院的廣大醫務工作者不曾放棄。因為金醫生代表的不僅僅是她個人,更是代表了我們這整個冷漠的社會,冷漠的人心,需要這樣一位最美噠菇涼,最美噠醫生,最美噠白衣天使,讓我們為華醫生鼓勁加油,為金醫生祈福!」

「現在,大家跟隨著鏡頭一起去看看手術的最新進展吧。」

隨後,上官初夏同攝相師一起向著手術室而去。

半響,上官初夏同攝像師就抵達了手術室外面。

手術室外面,守候在這裡的各個科室的骨幹精英們都沒有離開。

「大家看見了么?」

「我身後這些醫務工作者都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骨幹精英,他們一直守候在這裡,就是作為華醫生堅強的後盾,金醫生的後盾。華醫生不曾放棄金醫生,市一醫院的廣大骨幹精英們也不曾放棄金醫生。作為電視機前的廣大觀眾朋友們,我們更不能放棄心中的希望,因為她是金醫生,是我們的金醫生,是這個冷漠的社會,冷漠的人心都需要的那麼一個可以溫暖這個社會和人心的金醫生,現在金醫生就靠華醫生了,而我們能做什麼,我們什麼也做不了,但是我們卻不能因此放棄希望,讓我們在心裡默默的替華醫生加油,替金醫生祈福!」 「願金醫生一切安好!」

上官初夏對著鏡頭說道。

「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心聲。」

上官初夏旋即看向那些守候在這裡的精英骨幹們。

重生圈叉特種兵 「你好。」

「你能和我們說說你對金醫生手術的看法么?」

上官初夏拿著話筒,看向一名醫務工作者道。

那人撇了一眼上官初夏以及面對的鏡頭。

「金醫生的傷勢很嚴重,希望華醫生能夠成功的完成手術吧。」

那人了解過金小洛的情況之後,對於金小洛的傷勢,心裡已經有了數。 蜜愛成婚 這種情況的傷勢,根據以往的經驗,不說完成手術,就是能不能進行手術就是一回事,她根本就堅持不到進行手術的那一刻就已經死亡了。

「謝謝。」

上官出現禮帽的點了點頭,旋即看向另外一名醫務工作者。

「願金醫生能夠好起來吧。」

「我們會一直堅守在這裡,作為華醫生和金醫生的後盾,時刻待命著。」另外一名醫務工作者對著鏡頭說道。

上官初夏連續採訪了數名醫務工作者,大家的回答都很萬金油。

無非就是希望金醫生能夠好起來,他們會堅守在這裡,時刻待命著。

「謝謝大家。」

上官初夏對著眾人點了點頭之後,這才對著鏡頭。

「我是上官初夏,蓉城都市日報會持續跟蹤報道,再見。」

「金醫生的情況怎麼樣了?」

上官初夏豈能看不出這些人對著鏡頭都沒有說出真心話。

「不知道。」

「不容樂觀!」

守候在這裡的醫務工作者,三三兩兩的回答著上官初夏。

大多數人此刻的心裡早已經斷定金小洛已經死亡了。

畢竟,金小洛的情況如此之嚴重。絕對是一場超大型的手術,需要大家協力配合,才有可能完成這麼一個手術。而華新只是一個人,就想完成這類手術,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至於華新為什麼還沒出來,眾人內心都認為華新不過是接受不了金小洛的死亡,所以,他才躲避了起來。

「秦醫生,根據你的經驗,你怎麼看?」

上官初夏見這群醫院的骨幹精英,並不怎麼談論金小洛的手術,不由看向了秦海。

「不理想。」

秦海搖了搖頭。

「究竟怎麼個不理想,你給我個實話?」

上官初夏急道。

宿管阿姨 「金醫生什麼情況,你也是知道的。」

「被手雷炸飛,從8樓掉下來了,當場就沒了心跳。不是我悲觀,根據我以往的經驗,金醫生怕是已經走了。」秦海略帶傷感的說道。

「就是秦醫生說得那樣!」

有人附和道。

「難道就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么?」

上官初夏不甘心,替金小洛感到不值和惋惜。

「雖然我很想相信華老弟,但是金醫生的情況根據我這麼多年作為急診科醫生的經驗來看,幾乎沒有希望,除非……有奇迹!」秦海見識了華新的手段之後,一直挺相信華新。但這次金小洛的情況,嚴重到令人髮指的地步,所以,除非有奇迹。

「奇迹?」

上官初夏喃喃道。

「不過。」

「我支持華老弟,希望他能夠再創奇迹。」

秦海堅定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

守候在此的骨幹精英們根本不看好,也不相信什麼奇迹。

這邊,上官初夏把金小洛的情況完全報道了出去。

最美噠菇涼,最美噠醫生,最美噠白衣天使本來就是這一段時間的網路熱點。成為各大新聞媒體,電視台必播的一個新聞片段,金小洛的形象也深深的烙印在了千千萬萬網民的心中。

上官初夏的這個現場報道,一報道出去之後,立刻就在網路上形成了異常強烈的反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